第319章 可惜

    皇帝罚了唐国公三年俸禄,还延迟封唐国公为太子太保。

    这对于旁人家或许是天崩地裂的大事了。

    毕竟谁不想被皇帝加封太子太保。

    那不仅是皇帝的信任,也是对朝中群臣的震慑,证明自己已经成为朝中的最强大的臣子。

    可是老太太却并不想叫唐国公被封什么太子太保。

    如今唐国公府的声势已经很高了,不需要唐国公继续往上走。

    皇帝加封唐国公为太子太保的用意其实也被老太太猜到一些。

    不就是希望唐国公在被加封之后就有能力辅佐五皇子做太子了吗。

    不然,没有太子的太子太保又有什么用。

    可是这时候唐国公府能卷入皇子之争吗?

    老太太本来还因为这件事有点愁的慌,没想到唐二爷就这么及时地送来了这么大的一个唐国公府的把柄。既然唐国公管教家中不严,怎么能被加封太子太保呢?因为皇帝也只能先将这旨意收回来,想着等过两年风头过去了再加封唐国公。不要说这两三年多么短暂,却已经能叫唐国公想到法子,少跟皇子们有接触。如今也算是否极泰来,算是因祸得福了。因此,当唐国公说了这个处置之后,大家没觉得有什么唉声叹气的,相反都松了一口气。

    唐三爷脸上还露出笑容,戏谑地说道,“这么说,二哥回来的倒是有点用。”

    唐国公冷冷地看了唐三爷一眼。

    长兄如父。

    唐三爷在严厉的目光中不敢开口了。

    “无论如何,唐家百年都没有这种罢官的货色。”唐国公是认真地觉得唐二爷为家族蒙羞,而且唐二爷在山东做的那些事他都已经命人去打听清楚了,十分庸碌无能,没有半点能耐,只靠着自己的想当然做事,因此唐二爷罢官的时候,他的那个县城之中竟然还奔走相告,说无能糊涂的县太爷终于滚了,朝廷真是英明什么的。这些话传到唐国公的耳朵里,把唐国公气得半死,此刻想到了,便对唐国公夫人说道,“回头你叫人去金氏的房中,把不义之财都给搜出来,送去山东给百姓舍粥米。”

    “金氏?”唐国公夫人只管束家宅,自然不知道唐国公查到了什么,不由诧异地问道,“金氏怎么了?”

    “她敢收人孝敬,还在老二的耳边吹枕头风。不然,你以为御史弹劾的是什么?她得了好处,就去糊弄老二,叫老二判错了案子。”唐国公缓缓地说道,“自然老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是他的女人,他能不知道金氏收了不义之财?这两个东西……”唐国公只恨今日没有把唐二爷浑身的骨头都给打断,冷笑着说道,“一个小妾,在山东摆出一副正室主母的风头,还敢以小妾的身份来往山东官眷女眷,你以为她凭的是什么?自然是老二那个糊涂东西!山东的官宦女眷都被这贱妇得罪得差不多了,却不敢吭声,还不是仗着国公府的势力!我倒是不知道,一个小妾竟然还敢抬着国公府的门面在外这样招摇。”

    唐国公夫人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她皱眉,缓缓地说道,“这可对国公府的名声不利。”

    “所以把她那些不义之财都给搜出来,交换山东百姓。至少也是国公府的态度。”

    “那金氏如何惩治?”总不能就这样叫金姨娘被宽恕了吧。

    “女眷的事……”唐国公皱眉,却想到唐二爷的庶子,对他心爱的姨娘动手,没准儿会叫人非议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仗着嫡长欺凌庶子,因此沉吟片刻冷冷地说道,“一个姨娘,竟然还敢在外冒充国公府正经夫人,还敢贪赃枉法,既然老二断了两条腿,今日你就传我的话。她敢贪赃枉法,敢对不义之财伸手,就打断两只手,给她长记性,叫她知道,不是什么都是她能动的。”唐国公说完这话,唐国公夫人便点头说道,“剩下的交给我就是。”

    “嗯。”唐国公便起身走了。

    他的脸色不大好看,不过云舒却觉得唐国公未必如外表看起来那么生气。

    或许是因为……他也觉得此刻唐二爷被罢官其实对唐国公府是个缓冲。

    不然这一两年里,皇帝更加宠爱皇贵妃了,听说在宫里皇后都被皇贵妃打压得不敢出中宫大门,之前的一次皇家祭祀的时候,皇后没出来也就罢了,皇贵妃竟然还敢代替皇后主持后宫的祭祀,带着宫中所有的嫔妃还有外命妇们一同举行大典,这件事就是把皇后给挤得没有喘气的地方了。皇贵妃尚且在宫中这样,皇贵妃生的五皇子自然更加气势汹汹,不仅如今在朝中被皇帝扶持,还打压着自己的几个兄弟,如今皇子们之间的气氛也不怎么好。

    毕竟,当初被沈大将军府出身的沈贵妃和八皇子压着的时候,皇子们虽然也不服气,可是沈家家大业大手握兵权,自然无人敢和八皇子相争。

    可是这皇贵妃的家族也并不是什么显赫的人家,虽然如今被皇帝宠得很,可是她当初被皇帝护着不敢惹眼的时候也只不过是小小的嫔妃,因此后宫和皇子们对皇贵妃的敬畏不大。所谓的敬畏也只是来源于皇帝如今对她们母子的宠爱罢了,却并没有如同对于沈大将军府的敬服。因此,如今皇帝说要封五皇子做太子,朝中的抵触很大,说五皇子既不是皇后之子,也不是皇帝的长子,更没有什么显赫接触的功绩,在皇子们之中也没有鹤立鸡群,凭什么封五皇子做太子啊。

    难道五皇子格外出色吗?

    他做了什么能压过其他皇子的贤明之事吗?

    朝中的群臣自然是不可能答应这么容易叫五皇子上位。

    而且皇帝膝下的皇子不少,这些皇子的家族当初能被沈家给压住,可是比起五皇子来说却也都很显赫。

    他们的族人也在朝中。

    如今八皇子与沈贵妃死了,后宫和皇子之中顿时势均力敌,正都想要往太子之位上拼搏一下,当然更不会顺服五皇子。

    有野心的皇子和他们各自的家族与依附之人,也不会在如今叫皇帝轻易得逞。

    只要朝中的群臣都为了辅佐各自的皇子不肯答应五皇子成为太子,那皇帝也是没什么办法的。

    因此皇帝才想以唐国公的强势来压制群臣的不满,谁知道唐二爷就闹出这样的事,唐国公如今也不会往皇子之事上凑了。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

    云舒不明白什么从龙之功。

    她只知道狡兔死走狗烹。

    自古以来,从龙之功能有多少有好下场的。而且皇贵妃母子也的确不是什么贤明的人,辅佐了他们,等他们成功以后会反过来如皇帝弄死沈家一样弄死唐国公府的概率很大啊。

    云舒想着这样的心事,等到了晚上给老太太铺床的时候,看见老太太坐在一旁似乎在想什么,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这下老太太能睡得安稳些了。”不久之前皇帝一直都暗示要加封唐国公,老太太其实心情不怎么好。而且似乎是因为皇贵妃母子在皇帝面前更加得宠,皇帝还频频提携皇贵妃的娘家人,因此唐国公府的那个李姨娘最近在府里蹦跶得也很欢,也就是唐国公夫人身份高贵,唐国公也敬重自己的正妻,因此才能压的住她。

    如今唐国公自己请罪了,皇帝对唐国公的压力少了多了,云舒瞧着老太太似乎也轻松多了。

    “是啊。这家族要安稳,不是非要高官厚禄,位极人臣的。一时的锋芒的确显赫,可是咱们要的是能叫唐家这个家族更长久地走下去。”老太太见云舒笑着过来扶她,便笑着扶着她的手走到了床边,喝了一口温水,觉得好受多了,缓缓地说道,“只是可惜了小三和小四。”这说的就是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了。这两位公子比较倒霉,摊上了唐二爷这么一个家伙,日后虽然前程也有国公府体贴,不过唐二爷也算是他们的污点了。

    毕竟科举之后皇帝还有考官都是要看看科举场上的这些上榜的举人进士的来历的。

    如果唐三公子和唐四公子走得远,走到了皇帝的面前,皇帝一看这两个不错,再摊开他们的履历在一看,那就坏了。

    原来是唐二爷的儿子们。

    虽然唐二爷罢官的时候并没有被皇帝治罪,这两位公子也不算是犯官之后,可是到底唐二爷是他们的亲生父亲,做父亲的犯过错,也会被皇帝牵连到儿子们的身上。

    那时候,可能对他们科举有些影响。

    “其实就算是影响,也最多是到了陛下面前,陛下觉得二爷不行,怀疑两位公子的休养,因此不能点他们做三甲。不过如果只是普通的举人进士,有咱们国公府在,不会有太多影响的。”云舒便笑着安慰老太太说道,“而且三甲之才能有几人呢?咱们府里出了三爷这个探花都被京城里的人说出了人中龙凤,可见这状元榜眼探花的三甲之才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三公子和四公子也未必能如三爷一般。”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