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处置

    “什么,国公爷进宫了?”唐国公夫人听到唐二爷被打断腿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

    毕竟,唐二爷给家族丢了脸,令唐国公府蒙羞,还因为自己做错事连累家族,叫唐国公兄弟的脸上都不好看,被他牵连,活该打断腿。

    可是唐国公提着断了腿的弟弟进宫请罪,不由叫唐国公夫人脸色一白。

    想也知道,所谓请罪,不是求陛下降罪唐二爷。

    而是唐国公自己去请罪了。

    唐国公是她的丈夫,唐国公如今自己去请罪,只怕也会一力请求皇帝责罚他,那唐国公夫人心里能好受吗?

    一想到这里,唐国公夫人的脸色就格外难看。

    老太太却微微点头,叫丫鬟出去了。

    “无论怎样,老二都已经回了京都。陛下仁厚,看在咱们国公府的面子对他网开一面,这是陛下对咱们的恩典,只是咱们却不能当做理所当然。既然是老二的错,咱们国公府自然也要承担。”唐二爷犯了错,皇帝看在唐国公的面子上饶恕,这或许对唐二爷算是极好的。可是对唐国公却未必了。毕竟就算是饶了唐二爷,可是他的罪过就是罪过,是不能抹杀的,皇帝是看在唐国公的面子饶恕,这些非议岂不是都落在唐国公身上?

    日后恐怕也是极为麻烦的事。

    还不如如同如今这样,叫唐国公自己去请罪,先感激陛下宽恕唐二爷的恩典,再自责自己管教弟弟不严的罪过,自己请皇帝责罚。

    然后这件事就算是全都抹平了。

    日后也不会留下后患。

    老太太见多识广自然能想到唐国公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先把唐二爷的腿打断了,招摇过市地进宫,自然会叫京城里的人都看见,虽然陛下饶了唐二爷,可是国公府是觉得没脸见人的,也不会包庇唐二爷,亲手把这小子的腿打断,也是为了给这朝中一个交待。这方方面面全都顾及到了,日后也方便行事几分。只是老太太能想得到的,二夫人却想不到,她十分愧疚,看着唐国公夫人讷讷地说道,“大嫂,真是对不起了,二爷给国公府丢脸了。”

    她一向爽利,可是此刻也露不出爽利的样子了。

    实在是心存愧疚。

    这国公府里一家子出息人,难得出了事的却是二房,这叫二夫人怎么受得了。

    特别是二房还是庶子,如今拖累了国公府,二夫人没脸见人了。

    “弟妹说的这是什么话,到底是国公爷的弟弟。”见二夫人十分愧疚,唐二爷的荣光没有享受得到,倒是跟着唐二爷倒霉,唐国公夫人心里不免十分同情她,对她也是十分和颜悦色的,平和地说道,“你不要怪国公爷打断了二弟的腿。毕竟这京城里都看着咱们国公府的动静呢。如果国公爷是非不分只知道护着二弟,这才会叫人非议。而且……”她也担心日后二夫人再因为唐二爷被打断腿心里怨恨长房,便温和地说道,“而且弟妹也要想想三丫头。如果国公府是非不分,那尚书府那等规矩的人家只怕会怀疑唐家的家风,进而对三丫头……”

    她没有都说,因为她知道二夫人能听得懂。

    果然二夫人一脸惊恐。

    打从唐二爷坏了事,她一直都只担心出嫁了的唐三小姐。

    那是她十月怀胎生的长女,是她的命根子。

    她之前就担心唐二爷这件事会叫唐三小姐被连累,因此惴惴不安,如今听唐国公夫人提醒,顿时想到了这一点。

    没错啊,如果唐国公府就把犯了这种错的唐二爷给护着保着,那难免会叫朝中正直的朝臣觉得国公府的家风不好,那一定会牵连唐三小姐在户部尚书府的生活。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唐三小姐日后的生活可就是要很艰难了。一想到女儿要在婆家吃苦,那二夫人顿时心里一个激灵,什么心疼唐二爷断了腿都不存在了,她只可惜唐国公没有把唐二爷的两条胳膊也跟着打断。

    唐二爷被打得越可怜,才会叫唐三小姐不会被他牵连吧。

    “大嫂您说得对,大哥真是打对了。”二夫人急急忙忙对微笑着的唐国公夫人说道,“要说我们二爷,也该打!他做的那些事,都是给咱们国公府抹黑!”她这样急忙地说着话,云舒都忍不住嘴角微微一抽。只是唐二爷回了国公府就挨了打,叫云舒觉得也挺解气的,毕竟这唐二爷灰头土脸地回来,还被陛下罢了官,国公府的脸都被丢到山东去了,云舒听着也生气。而且这唐二爷完全没有半分觉得自己做错,一张嘴就是有人陷害,要么就是自己无辜的,还很有一种这地儿不行,下回咱们换个地儿继续当官,一定能名动天下的样子。

    嗯……唐二爷现在也算是名动天下了。

    他算是臭名动天下了。

    被罢官的家伙能有什么好东西。

    可恨唐二爷还想东山再起。

    云舒都想笑了。

    唐二爷显然没把自己被罢官这件事当回事儿,不然,金姨娘怎么敢在唐二爷被罢官回家之后还有胆子说要来给老太太请安?还不是唐二爷必定笃定地告诉她,什么罢官之类的,按都不算事儿,等他两三年他又是一条好汉什么的,因此金姨娘才还敢这么风风光光,还敢在国公府里作妖。不然,但凡唐二爷真的觉得自己错了,那还不夹着尾巴做人?因此,只看一个姨娘也还敢在这种时候出头,云舒觉得唐国公给唐二爷一顿好打不冤。

    不过想到唐国公去宫中请罪,云舒就十分担心。

    打从那年皇帝在宫里杀了沈大将军,云舒就多了一个毛病,十分担心唐国公在皇帝面前也被收拾了。

    虽然都只不过是她的杞人忧天,不过云舒胆子小,自然是害怕的。

    她在唐国公府这么无风无雨地平安长大,家业也有了,安稳的轻松的生活也有了,对国公府是有归属感的。

    因为重视国公府,因此才会更加紧张国公府的每一个人。

    唐二爷还振振有词给自己辩解的样子,云舒看了都牙根儿痒痒。

    此刻见唐国公夫人已经说得二夫人不会再因为唐二爷挨打日后惦记抱怨唐国公狠心之类的,云舒不由也微笑起来。她一边觉得心里解气,一边十分担心地等着宫中的消息,等了好久,等到唐三爷都皱眉想要去打听打听的时候,唐国公才拖着跟一条死狗似的的唐二爷回来了。他们是一直回到了老太太这儿,唐国公把手里提着的已经满脸痛楚没有血色,却看着他惊恐地不敢说话的唐二爷往地上一扔,之后淡淡地说道,“陛下恩典,在宫里的时候已经叫太医给他看过。养着吧。”

    大家这才看见唐二爷的腿已经被夹板给绑起来了。

    可见刚刚那小丫鬟也没夸张。

    说打断了腿,这是真的腿断了啊。

    唐二爷战战兢兢地倒在地上,一动不敢动,也不知道在宫里经历了什么,看唐国公的眼神都藏着惧怕。

    “还不快把你们二爷给抬下去。好好养着吧,可别叫人担心。”老太太便对二夫人温和地说道,“你是他媳妇,快去照顾他,不然他身边的人我也不放心。”二夫人如果不照顾唐二爷还能叫谁照顾唐二爷,金姨娘吗?夫君躺在床上养病,做正室的不管,反倒叫个姨娘忙前忙后,二夫人这是怕别人说她太贤惠了吗?老太太这么一提醒,本来正看着唐二爷瞪眼睛,恨他拖累儿女的二夫人顿时被点醒了,头上不免冒汗,二夫人急忙站起来对老太太说道,“母亲,那我照顾我们二爷去了。”

    老太太说的太对了。

    这时候她不照顾唐二爷的话,那叫别人怎么说啊?

    不得说她连夫君的生死都冷眼旁观,说她不贤良淑德啊?

    那岂不是更要牵连她的孩子么?

    二夫人心里一边十分后悔这么些年唐二爷远在山东,自己都在国公府这样平平安安的环境里养得傻掉了,一边叫人抬着唐二爷出去。

    唐二爷看着二夫人,只觉得他满脸的幸灾乐祸,目光厌恶无比。

    二夫人却并没有太在意。

    唐二爷本来也不怎么喜欢她。

    只要别只叫金姨娘那女人在唐二爷面前得意,二夫人就觉得足够了。

    她想着心事自己匆匆地带着人走了,老太太面前到底忙乱了一会儿,之后唐国公就坐在了唐国公夫人的身边,喝了一口茶。

    “陛下怎么说?”老太太这才探身关切地问道,“对你,陛下是怎么说的。”

    众人的目光都露出几分紧张凝重。

    云舒在老太太身边站得笔直,然而却也竖起耳朵听着。

    唐国公见家里人都关注这件事,摇了摇头说道,“陛下说二弟的错不该牵连到我。不过我一力请罪,也说我身为家主管教家人不严,也该受罚。陛下夺了我三年俸禄。之前陛下说要封我太子太保,如今这册封收回,不封了。”他这么一说,老太太顿时松了一口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