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贬官

    如果是那样,那云舒觉得太不值得。

    因此她就没有对莺儿说什么。

    “她怎么这样儿了?到底怎么想的啊。”翠柳不由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到底都是从一个屋子里出来的小丫鬟,莺儿如今的样子叫她感觉非常迷惑。

    “她一直都这样。只是想要做四公子的姨娘,大概是觉得自己能做第二个金姨娘吧。”因为看到二房本来就不怎么规矩,有唐二爷在那儿宠着一个金姨娘,所以莺儿觉得有了奔走吧。云舒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说曹操曹操就到,没等她念叨金姨娘两天,金姨娘竟然从山东千里迢迢地回到了京城。自然,金姨娘是不可能一个人回来的,因为她是跟唐二爷与唐三公子一块回来的。

    唐二爷灰头土脸地回了京城。

    他被人参了回来。

    在山东当知县没两年,就因为治理一县不行,考评成了最下等不说,还被当地的御史参了一本,说他贪赃枉法。

    没直接砍了他,就算是皇帝看在唐国公的面子上了。

    不过因为唐二爷当这个知县当得罄竹难书,一无是处,皇帝把他给一撸到底,什么都没剩就回来了。

    唐二爷回到了京城,脸都是灰灰的,看起来没有了精神。

    唐国公倒是恨不能皇帝砍了他。

    唐国公府这么多年的世族,从没有唐二爷这么给家族丢脸的,而且这丢脸丢得叫唐国公和唐三爷都跟着没脸,毕竟唐二爷这一回把能丢的脸全都给丢了,一无是处,叫京城里的其他人家都好好地看了唐家的笑话一场。这件事云舒倒是听闻了,没想到唐二爷很快地就回来。这时候刚刚过了端午节,云舒本来跟着老太太一块儿去看了赛龙舟,唐国公府的龙舟队这一次大胜,拔得头筹,整个国公府里都十分热闹快活,还有唐国公府卖的粽子今年也非常火爆,简直供不应求,这么多开心的事加在一块儿,冒出唐二爷这件事。

    很突兀。

    也很叫人郁闷。

    因此当唐二爷垂头丧气拖家带口地回到了京城,他坐在老太太的上房面对唐国公与唐三爷的沉默,也觉得说不出话来。他一直都觉得自己怀才不遇,不是自己没能耐,是因为自己没有唐家嫡子的身份,因此才不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可是他没想到自己都被外放到了山东去,自己给自家做主,却依旧落下这么一个结果,此刻他目光有些闪烁,刻意避开了唐国公冰冷的眼睛,只能对老太太拱手说道,“儿子无能,令国公府蒙羞了。”

    “能保住性命就是好的。别的不说了,你一路劳顿,还是先好好歇息,往后再说吧。”老太太便叹气。

    云舒站在一旁见老太太的脸色不好看,就知道老太太郁闷。

    唐二爷虽然只是庶子,可是庶子丢了唐家的脸,那也是老太太在丢脸。

    而且这一次唐二爷的罪过不小,皇帝看在唐国公的面子上不予深究,可是到底叫唐国公的名声也被唐二爷拖累。

    老太太最重长子唐国公,如今见长子被庶子拖累成为朝中攻歼的对象,心里怎么可能会愿意。

    只是她忍耐着没有露出什么不高兴的样子罢了。

    虽然如此,她的脸色也有些淡淡的。

    见她的脸色不好,唐二爷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然而到底没忍住,对老太太说道,“母亲,这件事儿子冤枉。儿子自认在山东一向公私分明,将政务搭理得井井有条,清楚明白,也没有冤情。那人……是陷害儿子。”他这次被皇帝给撸成了光头就是因为判错了案情,因此那人家里不肯罢休,也实在是因为被逼得活不下去,因此就告状告到了正好到了山东的京城来山东寻访的御史的面前,这御史也是刚正不阿的性子,知道了这件事就直接捅破了天,叫唐二爷上达天听了一次。

    云舒恶意地觉得,唐二爷能被皇帝看在眼里,这大概是他人生之中高光的时候。

    别管是好事还是坏事罢了。

    “陷害你?怎么陷害你?”老太太便反问道,“人家冤枉是陷害你,那你贪赃枉法呢?”

    “谁,谁在任上的时候不收些下边的孝敬。这也是朝中的常态了。”唐二爷目光闪烁地说道。

    他觉得自己家底单薄,在唐国公府的时候没什么赚银子的时候,既然被外放去了山东,唐国公也没在他的身边,自然他就收了一下下头的孝敬。

    可是这算什么?

    “常态?如果为官做宰,就要爱惜自己的羽毛,一些蝇头小利就迷住了你的眼,你怎么可能会有大前程。走到朝中高位的那些达官显宦,从不会因为这些就叫自己的名声受损。”老太太就不明白了,这国公府也没有在金银上委屈过唐二爷,他在外花销,无论什么都记的是公中的帐,从来没有自己花过钱。而且养在这样奢侈的唐国公府上,怎么就眼皮子这么浅,一点银子都要拿着不放。

    她见唐二爷垂头没有悔改的样子,就知道庶子心里是不服气。

    他觉得自己没错,被皇帝处置了这件事,他不服气得很呐。

    一想到庶子竟然还不服气,老太太就觉得心里不痛快。

    她还没有迁怒他拖累了唐国公呢。

    见她脸色慢慢露出不悦,云舒无声地站在她的身边,不由往她的身边站了站,却见外头进来了一个三等小丫鬟,有些胆怯地说道,“老太太,外头金姨娘说想给老太太请安。”她在这样紧张的气氛里还敢提起金姨娘,老太太面沉似水冷冷地说道,“不过是个姨娘,叫她自己回去歇着!”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东西,这时候还敢掐尖儿要强地争风吃醋,想来她的面前故弄玄虚,也配!

    老太太不会给一个姨娘这个面子。

    坐在唐二爷身边也一副十分痛心的二夫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她的脸色也十分焦虑。

    虽然唐二爷对她不好,可到底是她的丈夫,是她儿女们的父亲,如今被皇帝给撸回了京城,身上的官职一概全都没了不说,还带了罪过。虽然罪过被陛下饶恕,可是怎么说也是曾经有过的,这样的父亲回了京城,丢尽了脸,她的儿女们怎么说亲啊?相看的人家只怕一听说唐二爷这样的情况,只怕连唐国公府的面子都不愿意给了。更何况她长女嫁了户部尚书府,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还有了身孕,如今可好,丢脸的父亲回来了,户部尚书府得怎么看她女儿?

    二夫人嘴角全都是水泡。

    这些天她上火得不行了。

    见金姨娘竟然有胆子敢拜见老太太,二夫人很不得跟金姨娘拼了。

    唐二爷在山东的时候,身边服侍的人只有金姨娘,不说她得充作知县夫人怎么耀武扬威到底风光,二夫人也都不在意。可是当唐二爷糊涂的时候,金姨娘难道不知道劝劝他,叫他别鬼迷心窍了吗?如今闹成这样,唐二爷和金姨娘只怕都不是脑子清楚的。她心里想着这样的心事,又因为上房除了老太太在说话之外鸦雀无声,便紧张地看着唐国公。唐国公在老太太开口的时候从不会打断驳斥,然而此刻看唐二爷的眼神已经格外犀利危险了。

    唐二爷还要歪缠。

    “母亲,她跟着我在山东数年,里里外外地操持,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还想给金姨娘求情,想叫老太太接见金姨娘。

    毕竟如果老太太此刻如果见了金姨娘,也算是给了金姨娘在山东这段时间的肯定,也是给金姨娘面子。

    老太太话都不想说了。

    糊涂东西,说再多都是没用。

    只是却还心比天高。

    “母亲,我……”见老太太没有看自己,只是垂头喝着茶,脸色不愉,唐二爷本想再接再厉地说点什么,却见唐国公已经霍然起身对他冷冷地说道,“你跟我出来。”他沉着脸,浑身上下都是杀气,别说云舒这样的小丫鬟被这气势给吓得直打颤,就连唐二爷都双腿发软,看着唐国公那要吃人的样子浑身发抖。只是此刻他哪里还敢拒绝唐国公,他以后的前程还挂在唐国公的身上呢,因此他战战兢兢地扶着一个小厮站起来,脚下发软地跟着唐国公去了外头。

    两道人影才出了老太太的院子,云舒身在上房就听到外头传来唐二爷一声惨叫。

    之后,接连不断的惨叫声绵延不绝,叫整个上房的人脸色都发白了。

    他们听着都觉得心底发寒,就算是唐三爷都坐在椅子里没敢出去。

    这惨叫还有求饶的声音一直延续了很久,直到消失了,老太太才吐出一口气,对站在门口的丫鬟说道,“去,看看二爷怎么样了。”

    可别把人给打死了,那就更麻烦了。

    那丫鬟脸也白着,听了吩咐便急忙出去,不大一会儿才颤抖着进来,在众人关注的目光里说道,“回老太太的话,国公爷把,把二爷的腿打断了,拖着他进宫请罪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