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放心

    云舒就笑。

    “姐姐真是一心为了郡主。”

    “郡主一向待我不薄,我自然要为郡主着想。”

    翠柳恨不得对云舒使眼色。

    她担心云舒顾忌着画书的情分,和三房的妻妾之争没完没了。

    毕竟,云舒这次答应了也就罢了。

    可是如果还有下一次呢?

    画书再求云舒怎么办呢?

    这本就不是云舒的事儿。

    三房里的争斗,为什么要牵连到她们这些无辜的小丫鬟的头上?

    “既然姐姐顾虑得这么多,那这事儿就不合适叫老太太知道。老太太一旦动怒,那只怕珍珠姨娘就保不住了。”见画书十分困惑地看着自己,云舒便笑着对画书柔声说道,“姐姐也想一想,如今珍珠姨娘不得宠,就算是要一个美貌的丫鬟又能翻出天去不成?只要跟她挨了边儿,那就算是天仙三爷也不可能会稀罕了。更何况咱们三爷对郡主的心难道姐姐这些年还看不出来?那府里府外的,三爷没叫郡主因为这种事有片刻伤心,正说明三爷是没有再纳美貌妾侍的心思的,不然也不会耽搁到这个时候。”

    她声音温和,画书的眼睛慢慢地亮了起来。

    “你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她心中沉甸甸的郁闷之气也慢慢地散了。

    “如果姐姐因为这种事闹到老太太的跟前,老太太慈爱自然向着郡主,不会在意。可是这府里头人多眼杂的,那些没口德的非议一二,不是郡主的名声受拖累。”见画书急忙连连点头,云舒心里松了一口气,便笑着说道,“珍珠姨娘不得宠,三爷不过是冷落着她,把她摆在院子里,也是能堵得住悠悠众口的。”有珍珠在,合乡郡主就不会有嫉妒的恶名,而且珍珠又被唐三爷厌弃在一旁,根本不是合乡郡主的对手。

    如果珍珠被赶走了,那唐三爷院子里没有妾室也不好看,若是合乡郡主顾忌名声还得给唐三爷纳妾的话,就算唐三爷不理会妾室,可是看着心里也不高兴啊。

    还不如留着珍珠。

    “可是她上蹿下跳的……”画书说到这里,突然嘴角动了动,若有所思,不再说话,思考了起来。

    珍珠想要争宠,就得使劲儿蹦跶,这落在唐三爷的眼里就是不安分,就是令人厌恶的。

    更何况珍珠还想举荐漂亮的丫鬟给唐三爷,唐三爷只怕也觉得珍珠叫人讨厌,甚至进而不会去看中珍珠举荐的丫鬟。

    如此一来,珍珠更被唐三爷厌弃,甚至连那丫鬟也没什么前程,唐三爷也只会更加守着合乡郡主。

    她们郡主如果手底下只有这么一个被唐三爷再三厌弃的姨娘,那平日里也顺心些。

    “瞧瞧我,还不如妹妹想得明白。”画书一转念顿时就发现,珍珠想要个美貌丫鬟这件事对自家主子是没有坏处的,而且如果足够放心唐三爷的话,她宁愿叫管事的嬷嬷给珍珠找一个极为美貌的厉害丫鬟,到时候如果因为珍珠的缘故那丫鬟不得宠,被堵住了服侍唐三爷的路,那岂不是要恨死珍珠了?到时候主仆两个人有的闹呢,只要那丫鬟能压住珍珠,珍珠就只能被困在屋子里跟一个丫鬟忙着互相厮打,还有精力去想合乡郡主的事吗?

    画书吐出一口气。

    “好妹妹,我知道怎么做了。”她握了握云舒的手。

    云舒不由笑着摇了摇头。

    “这没什么。”如此,既全了合乡郡主对她一向很好,经常赏她的情分,也全了画书对自己的信任。

    而且云舒心里不大想叫老太太再知道珍珠的事。

    如果这件事能三房自己解决,她就算给画书提了个醒儿,也没什么。

    老太太本来就因为当初珍珠背叛自己的心意,给她丢了脸十分伤心。

    云舒在老太太耳边说句话简单,可是叫老太太恼怒,伤心就得不偿失了。

    至于珍珠……

    “你这主意不错。既没有叫咱们参合在里头,也没有袖手旁观,对画书姐姐央求你的事儿袖手不管。”等她们从画书的房里出来的时候,画书已经眉眼飞扬,脚下风风火火,显然已经想到了给珍珠找个怎么厉害的丫鬟。云舒和翠柳抱着画书送给她们的碧螺春踏着夜色往老太太的院子里回去。此刻月明星稀,夜风微微凉,云舒沐浴在这和煦的微冷的夜风里笑了笑,对跟在自己身边十分庆幸的翠柳轻声说道,“这事儿本就是画书姐姐紧张了。三爷是什么人,当初郡主初次有孕的时候就守着郡主没纳其他妾室,可见三爷的心里对这些姬妾之事心里有数,根本不用画书姐姐这么着急。”

    唐三爷的为人,还有老太太的为人云舒都看得清楚明白。

    妻子有孕的时候,唐三爷是说什么都不可能纳妾置美的。

    因此,珍珠折腾什么美貌丫鬟,根本就不是威胁。

    可是云舒是老太太房里的丫鬟,能对画书说要相信三爷吗?

    画书想必还是不大相信的,不然不会这么紧张,担心珍珠闹事。

    “你说得也是。三爷倒也不会这么做。”翠柳轻声说道。

    “我若是只一味地叫画书姐姐相信三爷,只怕她会多心,觉得我不愿意帮忙,因此拿这所谓的相信三爷来搪塞她。不如叫她自己张罗去吧。”云舒对唐三爷有信心,这才是她随便出了主意都不担心合乡郡主被珍珠钻了空子的原因,此刻抱着碧螺春对翠柳笑着说道,“不管她怎么算计珍珠姨娘,郡主那儿都只会安安稳稳的。而且我也是心软了。若是叫老太太知道珍珠姨娘做的那些事,只怕顿时就要大怒,她命可能都要没了。我瞧着三爷和郡主能容她到现在,自己心里也都是有数的,何必叫老太太动怒亲自处置她呢?”

    如果唐三爷夫妻想要处置珍珠,早就动手了。

    既然没动手,必然是有理由的。

    何必叫老太太做这个恶人。

    云舒因此微微摇头。

    “你瞧瞧,这就是做妾的下场。得宠的时候被主母忌惮当仇人似的,可是不得宠的时候却都变得叫人不认识了。”翠柳不由感慨地说道。

    云舒看她十分感慨,便笑着问道,“怎么,你还有感而发不成?”

    “难道不是吗?当初珍珠姐姐在老太太跟前的时候何等清丽温柔,咱们这些小丫鬟在她的面前都自惭形秽,觉得不及她万分之一。可是你瞧瞧这才几年,她就人不人鬼不鬼成了现在这样,早年的善良都不见了,满脑子都是这种阴私勾当,下作得不行。”翠柳便摇头说道,“可见这姨娘是不能做的。无论得不得宠,都没什么好结果。”得宠的如二房的金姨娘,把正室夫人踩在脚下何等风光,可是翠柳也不觉得羡慕,只觉得令人厌恶。

    更别提不得宠的珍珠了。

    “可不是嘛。”云舒便点头说道。

    她们那个屋子里都是有志气的女孩儿。

    不说她和翠柳都是等着放了身契就出去过好日子的,只说春华和念夏,念夏已经定亲,春华也说日后是要出去到底。

    老太太跟前的丫鬟想给府里的爷们儿做妾的,一向都不多。

    “不过说起这金姨娘……不是说三公子要回来下场考试了吗?金姨娘回不回来啊?”翠柳十分八卦,想到今日唐四公子来给老太太请安,她便低声对云舒问道,“他跟你去取衣料,说好了回来接五公子的,怎么回头人影都不见了?”她这么好奇,云舒便说道,“叫莺儿给拉走了。”她把今日莺儿怎么怎么对她十分警惕的事说给翠柳听,翠柳听了一会儿不由问道,“她是不是……想学她姐姐?”

    莺儿的姐姐翡翠早年就是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跟着唐二小姐嫁到了荀王府去,不知怎么,唐二小姐没得宠,倒是荀王十分宠爱翡翠。

    翡翠正经在荀王府过了两年好日子,还差点生了荀王的子嗣。

    只是荀王本就是个后宅混乱,姬妾无数的,那王府的姬妾争斗是真的要人命的,更何况荀王也喜欢新鲜的美人,一转眼就宠爱别人去了,翡翠失了宠,又不知怎么就落了胎香消玉殒,因不过是个没什么名分的通房丫鬟,因此连尸身都只不过是随便卷卷就丢去了乱葬岗,早就找不着坟头了。因为翡翠是这么死的,翠柳本以为莺儿应该知道这前车之鉴才是,可是没想到莺儿仿佛是因为没有了翡翠这个做姐姐的给她撑腰,越发鬼迷心窍,想要把控住唐四公子的心,要做唐四公子的屋里人。

    “我瞧出来几分意思。不过二房的事参合多了也不像样,因此我也没有多理会。”云舒便老实地说道。

    如果是亲近的朋友,她就应该劝莺儿别做什么做通房做姨娘的美梦,趁着唐四公子是个念旧心软的主子,好生服侍多赚点儿赏赐,往后放出去了买些良田也能过得很好。

    不过莺儿和她有仇,云舒十分担心自己这么劝她,会叫莺儿觉得她别有用心,觉得她不怀好意坏她大好前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