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相求

    画书见翠柳问自己,便看了云舒一眼,见她垂头喝茶并没有拦着翠柳,就知道云舒并没有要对自己的请求置之不理的意思。

    她不由笑了。

    她心里也放心了。

    此刻,画书倒是觉得自己没看错云舒的为人。

    当初就觉得云舒不是心里藏奸,只看便宜不喜欢帮忙别人的性子,因此她才和云舒这么多年一直关系都不错。

    “说起来这件事,也是咱们三房说不出的事儿,我也不怕两位妹妹笑话。”画书顿了顿,见云舒也抬头看向自己,便笑着说道,“还是珍珠姨娘的事。”唐三爷到了现在,房中一妻一妾,感情深厚的妻子自然是合乡郡主,至于妾侍姨娘,就是当初老太太身边和唐三爷感情极好的珍珠。只是珍珠当年就失了宠,因为唐三爷提起她的时候脸色总是会有些抑郁晦涩,虽然没有和合乡郡主说什么,不过合乡郡主与画书主仆两个猜着,只怕是珍珠做了什么事儿令唐三爷觉得被辜负了,因此平日里也不问。

    珍珠就这么失了宠,这么多年,唐三爷从不踏足她的房中。

    不过到底是曾经服侍过唐三爷的,唐三爷虽然对珍珠冷淡下来,却并没有叫下人们刻薄珍珠。

    平日里珍珠也使奴唤婢,锦衣玉食的。

    又不必再服侍主子,珍珠自己也成了主子,其实说起来,未必能说珍珠如今的日子不好过。

    云舒都觉得,既不用去服侍唐三爷,还能舒舒服服地在府里过日子,其实这种生活也不错。

    当然,生儿育女是不行了,唐三爷看起来也不想宠爱珍珠了,不过这都是珍珠当初的选择,事到如今,总得自己想开吧?

    此刻见画书提到了许久都没怎么见过的珍珠,云舒不由一愣,和翠柳对视了一眼。

    自从合乡郡主生了唐三爷的嫡长子唐五公子之后,珍珠就越发深居简出没有了什么动静,平日里云舒奉了老太太的命令过来给合乡郡主送东西什么的,也从没有见过珍珠出现在三房的院子里过,听丫鬟们说,珍珠就躲在自己的小屋子里总是不出头,不露脸,整个人仿佛都闷在屋子里了似的。不过合乡郡主也不是刻薄的人,见珍珠老老实实地躲在屋子里,也不会叫人折辱她,因此三房一直相安无事。

    只是云舒就奇怪了。

    画书提到珍珠做什么。

    “这……姨娘是三爷的妾侍,咱们两个小丫鬟能做什么呢?”

    “不是做什么,只是求妹妹在老太太跟前吹吹耳边风。”见云舒不由露出几分郑重,画书便叹了一口气坐在了她的对面对云舒说道,“我与妹妹们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只看着几年我们郡主嫁过来,不说对老太太孝顺知礼,对三爷举案齐眉,这都是应该做的。只说郡主对珍珠姨娘,从没有对她不好过吧?”这倒是真的,就算是珍珠和唐三爷感情好的那段时间,合乡郡主看着心里苦闷,可是也没有仗着出身王府,身份显赫就欺负过珍珠。

    云舒不由点了点头。

    “姐姐说的是。”

    “既然如此,咱们郡主也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儿。”画书脸色带着几分阴郁地说道,“就算是她从那儿之后和三爷之间生了芥蒂,可也不是郡主使坏挑拨的。”

    云舒便继续点头。

    这个她倒是知道。

    当初珍珠怎么叫唐三爷失望,令唐三爷厌弃她的,云舒是当事人。

    却是是珍珠自己作死,叫唐三爷给发现了,因此才冷落疏远了她。

    因为云舒都是亲眼看到这些事,也看见唐三爷转身离去的背影和珍珠的哭泣,她才知道画书这些话所言非虚。此刻见画书苦笑,云舒不由关心地问道,“难得是姨娘败坏郡主的名声了?”若是珍珠嚷嚷着合乡郡主做嫡妻的刻薄妾侍,这也说出去不好听,因此云舒十分关切。画书摇头说道,“不是这样的事。今年姨娘身边的丫鬟又要放出去了,她就跟管丫鬟的嬷嬷说,想要一个生得美貌些,伶俐些的丫鬟服侍她。”

    珍珠不得宠,在她身边服侍的丫鬟都不能服侍她长久。

    毕竟珍珠如果不得宠,手上没油水,那丫鬟们服侍她一场没有好处的话,也耽误自己啊。

    因此珍珠大概每年都换服侍的丫鬟。

    因为她不过是个三房的姨娘,因此平日里唐国公夫人也不会把手伸到三房去,这一个姨娘要换个丫鬟之类的事,唐国公夫人这样的国公府女主子当然更不会放在心上关注,只叫府里的管事的嬷嬷去听珍珠的要求,珍珠想要个什么样的丫鬟自己提了给了她就是了。正是因为这样,珍珠在挑自己身边丫鬟的时候是有自主权的,就比如当初要莺儿做她的丫鬟,珍珠也是直接说了,府里就把莺儿拨给她了。

    如今,旧的丫鬟去了,因此珍珠就想要新丫鬟,还跟嬷嬷提了自己的要求。

    就要美貌伶俐,活泼好看的。

    这样的要求,珍珠自己对嬷嬷说的时候说是自己的生活苦闷,因此想要生得好看,性子好的丫鬟在自己跟前解闷儿。

    可是这府里的管事嬷嬷哪个不是人精,一听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因此笑呵呵地把珍珠送走,就直接找上了画书。

    画书如今是合乡郡主跟前最心腹的大丫鬟,已经准备日后在合乡郡主跟前做嬷嬷的,自然可以做一些三房的主。那管事嬷嬷也是聪明人,知道珍珠只怕心里有些想法,因此没敢去和有孕在身的合乡郡主说,把这件事说给了画书,叫她有个提防。画书对这嬷嬷十分感谢,封了丰厚的谢礼给她,又请她吃了酒,等回过头来自己关上门简直气了个死。她真是万万没有想到事到如今珍珠还不消停,还敢在合乡郡主有孕在身的时候想闹出什么事儿来。

    她看的清楚。

    珍珠只怕是知道自己真的被唐三爷厌烦了。

    因此,她自己是没有得宠的机会,就想把别人给推上来。

    合乡郡主有孕的时候,唐三爷旷着呢,正好是她的可乘之机。

    把美貌的丫鬟举荐上去,还是自己屋儿里的丫鬟,若是唐三爷意动,宠了这丫鬟,这丫鬟就算是个通房丫鬟吧,那也是依附珍珠这个姨娘的通房丫鬟,也算是主仆一体,把唐三爷给留在了珍珠的屋子里。若是有运气有个一儿半女,做通房丫鬟的没资格养孩子,那这个孩子就算是给珍珠生的,珍珠身为姨娘,自然有资格养育唐三爷的庶子庶女。而且若是唐三爷不宠爱这丫鬟,那珍珠就当没事发生过也就算了。可如果唐三爷宠了这丫鬟,那就刺了合乡郡主的心,给合乡郡主添堵,叫他们夫妻感情有了裂痕。

    画书一想通了这件事,就算这件事已经她听了很长的时间,可是也忍不住只哆嗦。

    这种事,她怎么敢告诉合乡郡主。

    合乡郡主不气死才怪。

    合乡郡主最爱重唐三爷,夫妻恩爱这么多年,除了刚刚成亲那会儿因此珍珠生出过些难受,可是这么多年,唐三爷没有再宠爱别的女子,一心一意守着合乡郡主母子过日子,她已经把唐三爷当做自己最重要的人。如果叫她知道珍珠现在还想坏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合乡郡主脾气一向都不怎么样,又怀着孕,如果有个好歹怎么办?因此画书不敢和合乡郡主提的。可是她却没有办法。

    珍珠既然起了这种心,那就是防不胜防的,就算是防得了这一次,也防不住下一次。

    有心算无心的,珍珠万一做了什么,那画书实在为合乡郡主担心。

    她一门心都在合乡郡主的身上。

    云舒不由沉吟起来。

    翠柳欲言又止,见云舒没说什么,便也没说什么。

    她想说这种妻妾之争是三房的事,她们这样在老太太身边的丫鬟胡乱伸手,是不是手伸得太长了。

    云舒也觉得这件事不好办。

    在老太太跟前说一句这件事倒是没什么,毕竟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唐三爷和合乡郡主夫妻恩爱,对珍珠一向都十分厌恶,因此就算是她说了这些话,老太太也不会觉得云舒僭越,反而会觉得云舒忠心耿耿,愿意守护府里的正牌主子。可是画书却有一句话叫云舒有些思考,就是画书说得对,防得住一时,防不住一辈子,珍珠如果想要做什么,画书总不能天天盯着她吧,因此她迟疑地对画书说道,“这句话我倒是能给姐姐带到。只是……这一次老太太不叫姨娘如愿以偿,可是担心姨娘往后再做出什么就不好办了。”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总不能……”总不能因为珍珠要争宠就杀了珍珠吧?

    那好歹也是唐三爷的姨娘。

    姨娘要争宠,那岂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而且画书还有别的担心。

    “这句话妹妹们说给老太太听的时候,别说是我求的。就说……你也是听人闲话的时候听见的,行吗?”她央求问道。

    她担心若是老太太知道三房忌惮珍珠,就觉得合乡郡主这儿媳是个爱嫉妒的媳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