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有事

    老太太喜欢唐五公子喜欢得不得了。

    因为舍不得叫唐五公子回去,老太太又留了唐五公子在自己的屋子里吃饭,等到了晚上,还在院子里十分难得地跟唐五公子一块儿游戏,虽然只不过是散步一般,可是到底老太太很少会愿意这样劳动身体。云舒见自从唐五公子长大了一些,能跑能跳以后老太太都跟着到处走走,身体也多运动起来,自然心里高兴。等到了晚上的时候,老太太才不舍地摸了摸唐五公子的脸叫云舒和翠柳送唐五公子回去。

    唐五公子小小的孩子,却不用人抱着,自己迈开小腿巴巴儿地往唐三爷夫妻的院子里走去。

    他一边走,还一边转头对云舒跟翠柳招手。

    “姐姐快点儿。”他时常在老太太的身边,对老太太身边的丫鬟们都很亲近。

    翠柳是活泼开朗的脾气,装作凶巴巴地追过来,唐五公子顿时小腿一阵倒腾地跑了起来。

    这路上全都是唐五公子的笑声。

    翠柳跟唐五公子一块儿玩儿的时候,云舒也笑着跟在后头,一双眼睛看着唐五公子,唯恐唐五公子摔了。

    不过合乡郡主虽然疼爱长子,然而却并不是一个特别紧张,把儿子保护照顾得密不透风的性子。也不知是不是听信了唐国公曾经说过的男孩子不经过摔摔打打就养不成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因此不论唐三爷怎么说养儿子也不要养得跟野小子似的,可是合乡郡主看着长房的唐国公世子和唐二公子都是十分出众的人才,因此对唐国公的话深信不疑,平日里对唐五公子虽然关心,不过却是放养。

    唐五公子平日里锦衣玉食,一切照顾都是最好的,身边的丫鬟婆子也都小心着。

    不过如果唐五公子跑跑闹闹摔了什么的,合乡郡主也从不露出心疼,反而顾虑唐五公子自己爬起来,继续玩乐,最多就是给唐五公子用最好的伤药就是。

    因此,虽然唐五公子被养得白白嫩嫩的,可是却很皮实,府里的丫鬟都喜欢逗他玩儿。

    而且合乡郡主还顾虑唐五公子到处跑跳折腾,这叫唐五公子察觉到了长辈们的感觉,越发地自在了。

    翠柳的性子活泼,正合适和唐五公子一块儿闹腾,合乡郡主也是允许的。

    当然,合乡郡主这么养儿子云舒觉得挺好的,毕竟男孩子不捶打着长大,那养成了跟小姑娘似的性子,碰一下就疼得直哭,那也不像话。

    不过她看着合乡郡主这么相信唐国公养儿子的学问,又觉得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她想来,看唐国公世子那优雅斯文的样子,应该也不是粗糙长大的,大概他们国公爷一向端方严肃,可是在养儿子这方面不怎么靠谱,没准儿就是随口说的。没见唐三爷一副有口说不出的样子嘛。然而不管怎样,合乡郡主养出的唐五公子性子活泼可爱,又小小年纪就孝顺懂礼貌,云舒也很喜欢他。他看着唐五公子,都觉得每天也变得开心起来,这样想着想着,她就和翠柳把唐五公子给送回了合乡郡主的房里。

    合乡郡主正和几个大丫鬟们一同说话,见云舒和翠柳把儿子送回来,便笑着问道,“他在老太太跟前没有作怪吧?”

    “五公子最孝顺老太太,怎么会作怪,倒是把老太太逗得开心,难得多吃了半碗饭,还跟五公子一同散步呢,不知多高兴。”云舒见唐五公子闹了一路,如今就已经揉着眼睛困倦了起来,可是他却还是迈开小腿蹬蹬蹬地到了合乡郡主跟前给他母亲亲热了一番,这才看着合乡郡主还不见起伏的肚子好奇地问道,“小弟弟什么时候出来?”他一副天真单纯的孩子模样,合乡郡主自然疼爱自己的长子的,便温和地问道,“为什么不是小妹妹?”她既然已经生下了唐三爷的长子,自然就不再急着生儿子,就希望这一胎生个女儿,儿女双全。

    夫妻美满,儿女双全,她这辈子就没有遗憾了。

    “如果是妹妹,就不能跟我玩儿了。要跟府里的姐姐们似的,天天学规矩,动都不动。”唐五公子说的正是府里的其他几个唐家小姐。除了已经出嫁的唐大小姐唐二小姐和唐三小姐之外,府中还有唐四小姐和唐五小姐不过是寻常的庶女,因为母亲不得宠,因此自己的性子也沉闷些,并不在府中很有地位,也不大出自己的闺房,整日里闷在屋子里守规矩,至于唐六小姐,一向看不惯堂弟在老太太跟前得宠的,因此素日里也不理他。

    因此唐五公子觉得姐姐们都很无趣,对自己也没有亲近,还不如府里的丫鬟对他好。

    他虽然年纪小,可是也不是愚蠢的孩子,谁真心喜欢他,谁敷衍他,对他不喜欢,都是能感觉得到的。

    因此唐五公子才希望自己用一个弟弟,而不是可能会叫自己不开心的妹妹。

    合乡郡主见长子张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如果是小妹妹,那你就带着她玩儿,时间久了,她就不会只知道学规矩了,还会感谢你,亲近你,把你当做最好的兄长。”她出身显贵,乃是王府郡主,自然也不喜欢那些规矩约束出来的沉闷的女孩子。自己生的孩子,自然是要教养得开朗活泼才对,因此合乡郡主和唐五公子也说笑了一会儿,见长子的确是困了,便叫身边的陪嫁丫鬟画书送唐五公子去睡觉。

    画书和云舒之间的关系极好,当初合乡郡主刚刚嫁过来的时候,画书就经常和云舒示好,此刻微微躬身牵着唐五公子的小手往外走,画书就对云舒微微使了一个眼色。

    云舒心领神会,脸上却没有露出什么。

    “你们俩送小五回来也是辛苦,快坐会儿。”合乡郡主见云舒和翠柳如今一双美貌的丫鬟,仿佛并蒂的莲花一般,忍不住眼前一亮。她一向都很喜爱云舒,便要云舒坐下和自己说说话。只是云舒见合乡郡主此刻的脸色还有些不怎么精神,显然怀孕的时候是要安心休养的,便也不敢在合乡郡主跟前扰动她的清净,忙笑着说道,“哪里就累了,五公子这一路开心,咱们也都跟着轻快,觉得路都短了。咱们还要回去给老太太复命,就不叨扰郡主了。”

    “那也好。这么晚了,你们也快点儿回去也好,免得路上看不真切。”合乡郡主便微微点头说道。

    她之后又笑着问道,“老太太身体可好好?我如今身子不好动弹,因此只能叫小五过去陪着老太太。”

    “老太太好着呢。这倒是巧了,郡主惦记老太太,老太太也念叨郡主呢,说郡主如今辛苦得很。”云舒见合乡郡主微笑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想到画书刚刚给自己使眼色,心里有些奇怪,不过到底笑吟吟地没说什么,只和合乡郡主又说了两句话,这才和翠柳一同出来。她在合乡郡主的房中耽搁了一会儿,一出来走到了院子的僻静地方,就见去送唐五公子的画书已经靠在那儿等着了,云舒急忙拉着翠柳过去。

    “姐姐是有话好和我说吗?”

    “你瞧瞧,我一个眼色你就知道我心里有事,可见是心有灵犀了。”画书见翠柳仿佛要避开,急忙拉翠柳的手笑着说道,“妹妹去哪儿?我在这儿你就走,仿佛咱们生分了似的。”她也知道云舒和翠柳之间这些年一同长大亲如姐妹,也知道翠柳不是那等乱嚼舌根子的小人,因此也不愿防备翠柳,叫云舒跟着多心,拉着云舒跟翠柳轻声说道,“咱们去我的屋子里喝口茶。”

    她拉着云舒和翠柳不叫走,翠柳便询问地看了云舒一眼。

    见她仿佛是真的有事,云舒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对翠柳点了点头,跟着她过去了。

    相处数年,画书一向对云舒十分亲切照顾,在合乡郡主面前也时常为云舒说好话,而且画书是个有分寸的人,从不和云舒提什么僭越的要求。

    因此云舒倒是并不会觉得画书这是对自己有所图谋。

    她们一同去了画书的屋子,因画书是合乡郡主陪嫁过来的一等大丫鬟,因此这屋子里只有两张床,收拾得也干干净净,陈设摆件瞧着也都精致用心,比寻常人家的闺中小姐的闺房也差不多了。只不过此刻屋子里另一个大丫鬟没在,只有画书一个人给云舒和翠柳倒了茶,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两位妹妹既然跟我过来,我就不遮掩着说话,仿佛还叫妹妹们觉得我心里信不过你们。”

    “姐姐是有事吗?”翠柳喝了一杯茶,喝出竟然是碧螺春,便诧异地看了云舒一眼。

    这碧螺春可是极名贵的茶,画书能拿出来待客,显然是真的有事相求。

    云舒也觉得画书对自己过于郑重了,喝了一口茶品鉴了一番,她觉得自己倒是没喝出这碧螺春多么好喝,不过名贵倒是极名贵的。

    不过如果能拿来泡水果茶,或者炖茶叶蛋或许别有风味?

    云舒一边喝着碧螺春,一边漫无边际地想着心事。

    天快热了,她又开始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