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敌意

    她不会僭越,奴婢去管主子的事儿。

    不过却可以叫唐四公子明白一些人情。

    至于唐四公子能理解到什么程度,那就是唐四公子自己的事了。

    她反正是什么主意都没有出。

    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丫鬟对主子的安慰罢了。

    然而唐四公子的眼睛却微微一亮。

    “你说得有道理。如果姐夫在这段时间不纳妾的话,可见是心疼我姐姐,而且顾忌姐姐心情的。那样的话,母亲的那些想法就只不过是多此一举。”见云舒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唐四公子不由露出轻松的笑容来对云舒说道,“这些后宅中的弯弯绕绕我是不明白的,倒是问了你,我才知道了一些。多谢你开解我。我会在这段时间好好劝劝母亲的。”他其实不觉得二夫人的主意很好,只是作为男子,从不知道后宅女子们的事儿,因此也不知道怎么去处理。

    如今有了云舒的话,他顿时就轻松了起来。

    “只是……如果三姐夫也只是想等三姐姐安胎之后再纳妾呢?”他又有些脸颊微红地对云舒问道。

    云舒沉默了一会儿。

    她怎么能知道得那么多。

    “我觉得三小姐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性子。是好是坏,三姑爷会怎么做,三小姐天天看在眼里应该有数。该不该给三姑爷纳个跟她一条心的妾侍,三小姐的心里也有数。”二夫人虽然心疼女儿的确是一番慈爱的心,可是这手伸得太长了,都管到出嫁了的女儿和女婿的房中。虽然这是人之常情,可是二夫人没有跟三姑爷天天生活,怎么可能知道女婿的人品还有喜好呢?叫云舒想,唐三小姐又不是个傻子,什么给丈夫纳妾这种事,就算二夫人不说,唐三小姐自己也会思量着办,根本不用二夫人操心。

    二夫人这么操心费劲儿的,真是给自己找负担。

    对于二夫人来说,云舒觉得她更要紧的是多求求上天保佑唐三小姐生育顺利就行了。

    只要唐三小姐生一个健健康康的孩子,膝下有了骨肉,无论男女都是以后的依靠。

    什么得宠不得宠的妾侍,那有什么要紧的。

    书香门第最在意的就是规矩了,三姑爷也不可能闹出什么不好的事。

    而且云舒觉得唐三小姐和三姑爷之间夫妻感情特别好,到底是年少夫妻,一个美丽温柔,一个英俊出众,夫妻俩眼里也没有别人。

    她倒是觉得三姑爷不像是妻子一有身孕就急着纳妾的。

    更何况三姑爷正读着书,就准备为自己的前程去科举呢,这个时候如果给他塞小妾,那岂不是叫三姑爷分心?这么多不是贤惠,而是不懂事,耽误夫君的大好前程。科举多难啊,每三年才有一次呢,如果三姑爷因为纳妾有了美人红袖添香因此读书上落后了,那给他塞小妾拖他后腿的岂不是成了罪魁祸首?这些话,云舒没法儿跟唐四公子说,毕竟她素日里和二房的主子走动得不多,说得多了难免会落人口实。

    不过唐三小姐是个明白人,这些话她应该自己都懂。

    从唐三小姐拦着二夫人不叫二夫人把许多的珍贵的补品往尚书府送,云舒就知道唐三小姐的性格了。

    此刻,她含糊地劝慰了唐四公子几句也就完事儿了。

    反正也不是正经的主子,不必交心,就算日后唐四公子嘴大说出什么,也没有她的什么错处。

    “你说得对。三姐姐都嫁人了,那是她和姐夫的家,母亲其实不用多费心。”唐四公子不由露出了笑容,见云舒面容温柔,生性善良,还愿意听自己的抱怨开解自己,便感谢地说道,“叫你跟着听了这些有的没的。”他见云舒微微摇头,便问道,“我瞧见你给老太太做衣裳呢,是为了赛龙舟的时候吗?”他显然也会去看的,云舒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是啊。”

    这又怎么了?

    见她好奇地看着自己,唐四公子没说什么,又跟在她的身边走了一会儿才说道,“赛龙舟那天也不知三哥能不能回来。不然,还可以热闹一下。”

    “四公子在书信上提过没有?”

    “提过。”

    “那三公子应该会赶回来的。不过路上都是没准儿的事儿。就算是回不来,可是也有夫人陪着公子。”云舒觉得唐四公子仿佛真是在二房憋得不行,这种没营养的话也跟她说。虽然她觉得没什么意思,不过也顺着说了两句,才走到了一半儿的时候,就见远远的一个生得十分俏丽美貌的丫鬟脚步很快地过来。看见云舒和唐四公子,她猛地就跑了过来,俏丽的脸微微扭曲,看云舒的目光仿佛在看杀父仇人一样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急急忙忙去抓唐四公子的手臂靠过来说道,“公子去哪儿了?!我找了公子好久,原来是被人给绊住了!”她一边说,一边用更加厌恶的目光看着云舒。

    云舒无语极了。

    她看着如今长大之后越发好看,可是却依旧不怎么稳重,很喜欢争风头的莺儿。

    当初莺儿跟她都是老太太身边的小丫鬟的时候就喜欢霸着主子,排挤其他小丫鬟,如今越发地占着唐四公子,觉得旁人都是狐狸精了。

    不过叫云舒觉得她有长进的是,当初莺儿给三房的姨娘珍珠当丫鬟的时候多嚣张啊,可是如今给唐四公子做了丫鬟,却还变得温柔了几分。

    至少没有如训斥珍珠似的那么劈头盖脸地骂唐四公子,反而目光水灵灵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怕二夫人把她赶走的原因。

    “你做什么。”唐四公子见莺儿扑过来就要抱自己的手臂,顿时十分不自在。

    虽然莺儿是服侍他的丫鬟,可是这么亲密却还是叫他十分尴尬。

    “我找了公子那么久,公子人影儿都不见,不知道我心里多着急吗?”莺儿见他对自己十分冷淡,便忍不住露出几分娇滴滴的抱怨。

    她目光盈盈地看着唐四公子,唐四公子不免十分抗拒起来。

    “我跟母亲说了,带五弟去给老太太请安。”

    “可是公子没跟我说。”

    “难道我还要对你一个丫鬟事事禀告不成?”唐四公子急了。

    对于这个之前二夫人挑给他的丫鬟,他觉得她对自己总是太主动,太亲近,有的时候给自己端一杯茶都要靠过来。

    虽然他一心读书,可是也总是觉得莺儿缠着自己有些叫他很不喜欢,只是想到如果跟二夫人说了,二夫人只怕能把这样的丫鬟给打死,他又觉得不忍心。

    想到莺儿年纪也慢慢地大了,他正想跟二夫人说她年纪大了,不着痕迹地把她打发出去,莺儿却越发跟着自己不放。她在二夫人的面前又是一副风风火火,把自己身边的事打理得很尽责,什么都不需要人操心的样子,因此二夫人倒是觉得莺儿活泼可爱,又能干勤劳,正好平常也能给读书苦闷的儿子解解闷儿,对嘴里最是能言善道,知道不敢在二夫人面前嚣张的莺儿有些喜欢看重。

    唐四公子就算说莺儿不好,二夫人也未必会完全相信。

    “公子这话没良心!我一心一意侍奉公子,哪儿做得不好了,叫公子说这样的话!”二夫人不在面前的时候,莺儿就敢对唐四公子撒娇了。

    至于在二夫人的面前,她最懂事,最知道不要和唐四公子纠缠,做出狐媚子的样子了。

    因此二夫人总是觉得莺儿老实单纯,一心做事。

    此刻她眼里泛着淡淡的泪光,的确瞧着可怜可爱。

    “你胡说什么。再胡说,我就告诉母亲了。”唐四公子皱眉说道。

    他对纠缠自己的丫鬟也不知该怎么办。

    “公子告诉去吧。叫夫人知道我缠着公子,喜欢公子,就叫夫人把我打死算了。也好过公子对我置之不理,反倒和旁人亲近说笑。”莺儿便转头瞪了云舒一眼。

    “你这是什么话!”唐四公子心软,自然见不得人命,听到莺儿要死要活的,束手无策了。

    云舒等了等,见他被莺儿这么缠着,想必是不能回老太太屋儿里接唐五公子了,便给唐四公子福了福说道,“那我先回去了。”

    她没有时间跟二房这对主仆玩儿什么争风吃醋的戏码,因此走得更快乐,唯恐莺儿嘴里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叫她恶心着。

    毕竟,莺儿想给唐四公子做通房,云舒却没有这种想法。

    她又不是看不出来,莺儿如今年纪越发地大了,天天服侍唐四公子,自然也生出几分野心。

    她想给唐四公子做通房丫鬟,因此如今整日里缠着唐四公子,其实跟别人没什么关系。

    唐四公子如果喜欢她,把她收了房,和云舒更没什么关系。

    可是千万别把她这么给胡搅蛮缠地搅和进去。

    自己关起门来哭闹,不牵扯别人难道不好吗?

    云舒走得飞快,很快就回到了老太太的跟前,见唐五公子正咧开嘴露出一口小白牙拿着一块磨牙的点心和老太太亲近,不由也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