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心事

    他跟着云舒一边走,一边说些自己最近读书的心得。

    云舒虽然没有四书五经地读过书,不过她从前在现代的时候也是学过一些古文的,因此和唐四公子说话的时候,有时也能说一两句。

    比如诗词什么的。

    当然,她可以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知道些这样的学问。

    她那个没良心的混账爹是个读书人嘛。

    唐四公子和她说话的气氛就非常轻松。

    因为说得轻松,因此两个人很快就到了老太太的库房。

    这是老太太的私人库房,和府中的公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儿,都是老太太自己的私产,因此唐四公子没有不懂事地进去看,在库房的门口等着,看着云舒拿了钥匙进去,不大一会儿就踉踉跄跄地抱出了好几匹的料子。见云舒累得不行,唐四公子急忙帮她拿过来,放在了后头两个急忙过来的小丫鬟的手上,见云舒辛辛苦苦地抱了料子出来以后又转身把门给锁上,便笑着说道,“如今你也算是老太太信任的人了。”

    如果不是老太太信任的人,是不可能保管老太太库房钥匙的。

    从前总管老太太钥匙的是琥珀,如今琥珀把布料绸缎的库房钥匙给了云舒。

    这是当初云舒之前负责老太太针线的珍珠都没有过的信任。

    “老太太信任我罢了。”云舒把钥匙挂在腰间,见唐四公子似乎犹豫着想要跟自己说什么,便关切地问道,“四公子还觉得有什么缺漏吗?”她看着唐四公子的时候十分疑惑,唐四公子思考了一会儿才对云舒低声说道,“我想问你讨个主意。”他神神秘秘的,云舒便叫那两个小丫鬟先把布料送到二夫人那儿,自己跟着唐四公子慢慢地往回走问道,“四公子想问我什么?”

    她这段时间和唐四公子还算熟悉,因此倒是并不觉得突兀。

    唐四公子也时常会和她说一些读书时的辛苦与无趣。

    唐四公子犹豫了一会儿,才对云舒轻声说道,“是三姐姐的事。”当初唐三小姐因为二夫人一力做主,没有理睬唐二爷的反对,因此嫁到了户部尚书府上去,这已经有个一两年了。这门婚事很好,不仅户部尚书府对唐三小姐一直都很喜爱,还对唐四公子也很温和。就如唐四公子那位三姐夫,平日里时常关心唐四公子的学问。因为他姐夫已经是举人,而且听说下一刻必然会中进士,自然是读书人里的翘楚,平常提点唐四公子一些,就已经叫他受益不尽。

    因此唐三小姐嫁的其实挺好的。

    他此刻提到唐三小姐,云舒不由愣了一下默默地想了一会儿。

    唐三小姐最近回娘家的时候,在老太太的跟前说话,瞧着也不像是有事的样子啊。

    “三小姐怎么了?”她顿了顿便说道,“如果真的有烦恼的事,四公子不要藏着掖着,去跟二夫人说。如果二夫人不能解决,就和老太太说。三小姐是咱们唐国公府出身的小姐,老太太必然会维护的。”她以为唐三小姐是受了户部尚书府的欺负,可是这也不对啊,户部尚书乃是书香门第,家风很好。那位三姑爷云舒自然也是见过的,一表人才不说,而且对唐三小姐很好,每一次唐三小姐回娘家,他都会一同陪着过来,看起来也不像是对唐三小姐不好的样子。

    “是这么回事儿。”唐四公子思考了一会儿就对云舒低声说道,“母亲说想叫三姐姐给姐夫纳个妾,我觉得不太妥当。”

    因为云舒是女孩子,唐四公子跟她说起纳妾这种事,忍不住有些羞涩,因此俊俏的脸微微红了。

    云舒也有些尴尬。

    这话不应该问她吧。

    难道她还能拦着谁家纳妾不成?

    “这种纳妾之事,我一个丫鬟也不好插嘴。公子是叫我去禀告老太太吗?”

    “不是叫老太太知道。如果老太太知道,必然心里不开心。只是我看着母亲这样一心想撺掇三姐姐做这样的事,劝了好几遍母亲也不改心意,因此我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唐四公子都不知如何是好的事,云舒就更不可能解决了。

    只是见唐四公子有些苦闷的样子,云舒便对他说道,“这件事是二夫人的想法,不如公子去问问三小姐。”她不想管这种事的,唐四公子自然也看出她有些避讳,不过实在是自己的家里没人说,因此只是对云舒说道,“我就是跟你说说,想叫心里这口气出去。不然一直憋着放在心里,书都读不进去了。”见云舒没说话,显然并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唐四公子便振作一些对云舒低声说道,“三姐姐这不是有孕在身了吗。母亲高兴得很,只是想到姐夫身边……她担心姐夫纳个淘气的妾侍,日后叫三姐姐为难。”

    云舒抽了抽嘴角。

    她看着如此天真的唐四公子。

    这种话都能跟她一个丫鬟说,唐四公子大概是真的憋得不行了。

    不过也真的够单纯的了。

    他不怕她把这些话给传出去啊?

    就算是想树洞,也得找自己身边的丫鬟树洞吧?

    至少自己身边的丫鬟是他拿捏得住的,绝对不敢把这些话给漏出去的。

    如果自己不是个老实的性子,那如果以后说出些二房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唐四公子想找她算账都找不到。

    因为她又不归他管。

    不过唐三小姐有孕这件事云舒倒是知道,因为唐三小姐嫁到户部尚书府上都这么久,才怀孕,不仅关心她的老太太高兴,二夫人简直欣喜若狂,不知打点出多少的东西送到了户部尚书府上,还时常去看望唐三小姐。只是唐三小姐是个会做人的人,因为户部尚书府虽然风光,不过却并不如唐国公府这样奢侈享受,那些流水的燕窝鱼翅鲍鱼的进门,瞧着不像样,因此拦着二夫人不用拿这么多东西仿佛尚书府委屈她了似的,也不叫二夫人时常去看望她,免得落在旁人的眼中,仿佛尚书府里的照顾,二夫人不放心。

    她这样懂事,老太太自然也高兴,云舒也多少知道一点。

    唐三小姐的夫君因为尚在读书,因此身边现在还没有通房和小妾,一门心地专心苦读心无旁骛,就等着马上要考进士了。

    唐三小姐在这个时候有孕,自然是喜事,只是三姑爷身边却没人服侍了。

    二夫人大概是因为这件事有些担心,担心三姑爷趁着这个时候收小妾。

    她深受金姨娘的苦楚,因此自然知道一个得宠的小妾会令正室多么辛苦,因此就想撺掇唐三小姐赶在三姑爷自己相中谁之前先把身边忠心,能纳妾的送去给三姑爷做小妾。

    这样的话,三姑爷身边的妾侍还是唐三小姐的自己人,而且也不敢闹什么不好看的事。

    这其实想得很有道理,毕竟自己人比其他乱七八糟的人能得信任多了。

    不过云舒刚刚知道的时候,虽然能理解二夫人这种想法,却觉得心里为唐三小姐怪不舒服的。

    刚刚有孕就被生母撺掇给夫君纳妾,怎么听起来这么恶心人呢?

    此刻见唐四公子的样子,也是不赞同的。

    “这些话,二夫人和三小姐说过了吗?”云舒便问道。

    既然唐四公子都张嘴跟她说了,她自然得顺着他问。

    果然,唐四公子正等着呢,便对云舒摇头说道,“还没说。母亲也知道这种事不怎么好张嘴。而且三姐姐正怀孕呢。只是她必然是要说的。如果说了,那三姐姐该多伤心。”他是个单纯只知道读书的脾气,又年轻,自然不知这时候该如何是好,云舒不由露出几分同情,只是这样的事,她是绝不能插手的,不然日后让人知道了好了得?就算她在老太太跟前再得宠,再风光,也没有摆弄主子的道理,努力想了想便对唐四公子温和地说道,“夫人还顾忌三小姐的心情,可见当真是一片慈母心肠。既然这样,那段时间里,二夫人是不能对三小姐说这件事的。”

    “为什么?”唐四公子问道。

    “三小姐如今月份尚浅,最忌讳的就是心情浮动苦闷。二夫人是过来人,应该会明白。因此这前两三个月,二夫人顾忌三小姐的身体还有孩子,不会说的。”

    云舒耐心地说道。

    唐四公子听到这里,俊俏的脸又有些发红,看着云舒目光有些闪烁。

    “你知道得真多。”他低声说道。

    云舒无语,不知道该怎么跟读书似乎都读傻了的四公子说什么。

    这种事谁不知道啊。

    “所以,还有好些时候叫二夫人改变主意呢。”云舒温和地说道,“四公子也不妨这段时间慢慢劝着二夫人,又不是着急的事儿。而且……”她心里叹了一口气,顿了还是对唐四公子说道,“这段时间也可以看看三姑爷那里的动静。三小姐有孕在身,必然不方便陪伴三姑爷。如果三姑爷立刻就纳妾了,那二夫人的话倒是有些道理。可如果三小姐坐稳胎的这两三个月里三姑爷依旧守着三小姐,那说明三姑爷是没有纳妾之心的。不然,之前也就纳了,何必耗着呢?四公子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