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唐五公子

    云舒一边笑,一边给这少年和那孩子福了福。

    “给四公子,五公子请安。”

    来给老太太请安的就是二房嫡子唐四公子和三房嫡子唐五公子了。

    因为合乡郡主又有身孕了,因此作为唐三爷和合乡郡主的嫡长子,唐五公子来老太太的屋儿里,只能请堂兄帮忙送自己过来。

    合乡郡主正在屋儿里养胎呢。

    此刻,小小的孩童咧着嘴对老太太笑,老太太觉得自己的心里全都是温情与疼惜。

    “你母亲怎么样了?”因为唐五公子年纪还小,老太太也没问什么高深的话,拦着孙子小小的身体关心地问道。

    唐五公子稚声稚气地拉着老太太衣襟上漂亮的络子玩儿,说道,“有父亲陪着呢。父亲陪母亲,我陪祖母。”他笑着一头又扑进了老太太的怀里去,老太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哪里还顾得上别人,先叫唐四公子坐在一旁,又忙叫丫鬟们都忙起来,给唐五公子拿点心的拿点心,拿果汁的拿果汁,因此唐五公子如今还不能吃许多的东西,有许多的忌讳,因此丫鬟们上的大多都是唐五公子平日里吃的。

    因为唐五公子喜欢来这儿,这些吃食都是常备着的。

    至于唐四公子面前,也放着他喜欢的吃食。

    老太太一向心细,不会厚此薄彼。

    此刻见唐四公子坐在自己的跟前,生得俊俏极了,是个十分讨喜的样子,老太太倒是觉得唐四公子跟他父亲唐二爷十分不同,便关切地问道,“你的功课怎么样了?”她自然是要问孙儿功课的,唐四公子便恭恭敬敬地说道,“老师说我今年就可以下场试一试了。”他今年就要考秀才了,因为年少还有些紧张,见老太太微微点头,揽着笑呵呵,小手捏着一块磨牙的硬饼放在老太太嘴边的唐五公子不说话,便继续说道,“三哥今年也要回来,和我一同下场。”

    唐三公子的功课其实比他这个做弟弟的好多了。

    只是因为顾忌唐二爷拿这种事再找二夫人母子的麻烦,唐三公子为了弟弟,这两年都忍着没有下场。

    因为知道兄长对自己的这一片心,唐四公子也努力读书。

    一心苦读了这么久,终于府里的先生松了口,说他可以下场去科举了。

    因此唐四公子急急忙忙给庶兄送了信,叫他今年赶紧回来和自己一同下场考试。

    老太太见他眼睛里带着的都是急切还有着急,便笑着对他说道,“你不必紧张。不过是科举罢了。咱们这样的人家,考不中也没什么要紧的。考中了才是锦上添花,因此,你就用平常的心态去面对科举就是。”她也希望这个孩子不要因为紧张,在考场上发挥失常了,唐四公子道谢之后便低声说道,“如果我靠不上秀才,那三哥就算中了秀才,也不可能去考举人,考进士。”

    唐三公子绝对不会越过弟弟去风光的。

    不然,唐二爷更要闹出不好看的事情了。

    甚至唐四公子母子的日子就要更加难过了。

    虽然老太太是个公平的人,可是老太太已经老了,而且日后如果分家的话,唐二爷就再也没有人能拦着他,到时候岂不是叫唐四公子更加难过?

    所以唐三公子不会比弟弟科举得更好。

    唐四公子不由露出几分紧张还有期待。

    他希望自己高中,能给母亲博取光彩,也能不阻拦自己的哥哥的前途。

    “那你就努力吧。”老太太见唐四公子这样用心,便也微笑着点头,又对唐四公子说道,“若是有什么需要,就跟你大伯母说。你是正读书的人,无论是饮食起居还有营养心情,都要格外注意,不要节省知道了吗?”她殷殷叮嘱,唐四公子便垂头听了,一旁的唐五公子笑呵呵也不知道听懂了多少,倒是抱着老太太不撒手。说来也奇怪,唐三爷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孩子,唐五公子是唐三爷的儿子,也跟老太太格外亲近。

    时不时就闹着要跟老太太一块儿睡,合乡郡主都十分吃醋。

    此刻唐五公子和老太太亲亲热热地亲近,唐四公子便在一旁看着,也觉得是个有趣的乐子。他心情平和,又年纪小,本来是尚且不需要作出稳重的样子的时候。只是如今国公府之中的几个兄弟里,唐国公世子前些时候被皇帝不计较他娶了沈家的长女,被委派了差事去江州出皇差去了,唐二公子如今在边城拼搏自己的前程,唐三公子在山东,这府里头算来算去,眼下只有唐四公子这从前最小的一个反倒成了兄长,因此唐四公子最近格外注意家人。

    从前他是兄弟里最小的一个,因此什么都不用他来管,老太太的面前也无需他来孝顺。

    可是现在兄长们都不在,唐四公子就时常来老太太面前说话,免得老太太跟前寂寞。

    他又努力地在唐五公子的面前做出哥哥的样子,希望自己能保护弟弟。

    老太太看唐四公子年纪不大却要做出一副大人的样子,又觉得有趣,便侧头对一旁的云舒说道,“你去库里找着,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几匹上好的料子,拿来给你们四公子与三公子一同做衣裳。那考场里的时间也艰苦,得注意保暖啊。”如今老太太库房里所有的布料锦缎这一批都是云舒在管了,钥匙也被琥珀拿来给云舒保管,因此云舒答应了一声就要带着两个小丫鬟去抱料子,唐四公子红着俊俏的脸站起来说道,“老太太之前已经赏了我许多东西了。”

    “这有什么。你是我的孙儿,难道我还不能给你东西了?”老太太本来就是大方的人。

    她给身边的丫鬟都不吝啬,更何况是孝顺懂事的唐四公子。

    “只是料子给你了,你得叫你母亲赶紧做出来了。针线上的人我可没法子。”

    唐四公子不好推辞,只能谢了老太太,犹豫了一下,见老太太抱着唐五公子喜欢得不肯撒手,便笑着叫唐五公子跟老太太单独亲近亲近,说道,“我和云舒一同过去,直接拿回去给母亲,再来接五弟。”他站起来就跟着云舒出来了,云舒见唐四公子似乎不好意思的样子,显然得了老太太的赏赐,因此心里很不安,不由便对他笑着说道,“老太太是心疼四公子,念着四公子。若四公子觉得老太太的心意慈爱,那就好好考试,争取叫咱们府里多些光耀门楣的读书人。”

    她倒是不担心给唐四公子心理压力,在考试的时候发挥失常。

    这种期待还有负担,既是压力,也是动力,叫唐四公子每每想到自己的所有要承担的责任,就要努力咬牙,坚持走下去,坚持做到最好。

    她笑着说了这一句,唐四公子便微微一愣,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你总是这么会说话。”他见云舒只是笑着没有说话,便沉默着走在云舒的身边,见两个小丫鬟离得远,便低声说道,“还没来得及谢你。若不是当年你劝的那些话,如今我只怕眼睛都要废了。”他在老太太的面前拘束一些,可到底是少年人,在云舒这样的小丫头的面前自然就少了沉稳,带了几分后怕。

    云舒想了想,知道这是她劝唐四公子不要熬夜读书的事。

    没想到唐四公子如今还记得,她便对唐四公子谦逊地说道,“这算什么,公子也说得太郑重了。不过是一点小事罢了。”她并没有放在心上,如果不是唐四公子提到这件事,她都快旺了。见她这样沉稳,也不在自己的面前表功,唐四公子心情轻松地说道,“你是不知道,我听了你的建议,读书之外还多练习骑射,如今虽然不能如那些武秀才似的百步穿杨,不过身体的确好得很。别看我生得不强壮,可是也有劲儿着呢。”

    “有劲儿好啊。我记得科举的时候人要被关在贡院里三天三夜。没有力气与健康的身体,还不在里头晕倒啊。”云舒随口说道。

    唐四公子便看着云舒说道,“所以,都是你的主意好。”

    他这两年时常来老太太的跟前,因此与云舒也是熟悉的。

    平日里,他对云舒这些丫鬟也不刻薄,更不轻浮,云舒对他的印象自然不错。

    此刻见他这样客气,云舒便笑着摇了摇头。

    “三公子说什么时候回来了吗?”她好奇地问道,“是三公子一个人回来,还是金姨娘也一同回来?”唐二爷是做知县的人,自然无事不能离开山东,可是唐三公子要下场科举这么大的事,云舒猜着只怕唐三公子的生母,那位最讨唐二爷宠爱的金姨娘想必也要回来了。虽然唐二爷不在,可是那个金姨娘一贯是能翻出风浪的人,就算是她一个人回来,只怕这国公府里也要不太平了,到时候折腾的还不是二夫人和唐四公子。

    因此云舒自然十分在意。

    唐四公子见她关心二夫人与自己,俊俏的面容更加温和,摇头说道,“三哥说金姨娘不回来。”

    “那就好。”云舒笑着说道。

    见她这么说,唐四公子的笑容更加温和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