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0章 长明灯

    如果生活一直这么太平,云舒倒是觉得很好。

    而且国公府里的确太平了起来。

    唐国公在沈家败落之后,一直都很受到皇帝的信任和倚重。

    或许是当初唐国公在宫变的时候第一时间保护皇帝的忠诚,也或者是当沈家失势的时候唐国公并未落井下石,也没有忤逆皇帝要把沈家连根拔起的意思,这样左右两全还是叫皇帝很喜欢的,至少比喜欢显侯的程度要喜欢多了,因此唐国公在接下来的这两年里,一直都很得皇帝的宠幸,虽然唐国公并没有表露出要扶持皇贵妃所生的五皇子的意思,可是他忠心一片只效忠皇帝,对皇子们的示好完全置之不理,却叫皇帝莫名地满意。

    因此,不仅唐国公得到皇帝的信任,就连唐三爷都因此入了皇帝的眼,加官进爵自然不必多说。

    主子们好了,那云舒的日子过得就更舒服了。

    她如今又长大了一些,做老太太屋子里的差事更加游刃有余。

    就算是比从前忙碌,可是云舒却觉得自己不像是刚来的那会儿做事那么吃力。

    她依旧只管着老太太的针线上的事,虽然平常也服侍老太太,可是却不会跟其他丫鬟那样忙前忙后滴溜溜地在老太太的面前打转。

    不过老太太依旧宠爱她比其他丫鬟多一些就是了。

    “又是一年了。”老太太看着外头的天色,见云舒坐在自己的面前给自己整理新做的衣裳,便笑着说道,“我都说不用再做衣裳,你偏不听。”虽然看起来是嗔怪,可是谁会不喜欢自己好看的衣裳多呢?老太太自然也是这样。云舒因此也只是笑着说道,“等到快端午节的时候,太妃娘娘不是邀请您一同去看龙舟?这是在端午盛宴上穿的。”她笑眯眯的,比从前更加温柔,老太太看着云舒便笑着问道,“那你也过去看看去。今年咱们府里头的龙舟队可比去年的厉害多了。有争龙头的能力。”

    云舒笑着点头说道,“能去看赛龙舟,我巴不得呢。”

    她自然喜欢在外头透透气。

    而且赛龙舟的时候人山人海热闹非凡,云舒当然也是喜欢的。

    “这回咱们府里务必要扬眉吐气。”老太太想到去年的惨败便笑着说道。

    她虽然并不是特别在意输赢,不过这个时候总不能自己认输,塌了自己的台。

    更何况唐国公今年养的龙舟队厉害着呢,老太太也多了几分期待。

    云舒见老太太多了几分活泼的脾气,自然愿意她笑口常开,便对老太太建议说道,“到了那个时候,老太太就多鼓励鼓励咱们府里的龙舟队,再送几篮子粽子,想必他们一定高兴。”她一说这个,老太太便想起来云舒去年的时候把粽子都给玩出花儿来了,那各种咸甜的粽子加在一块儿,凑足了九种之多,叫国公府的糕饼铺子又是狠狠地赚了一笔。因为去年的火爆,因此国公府今年的好几个铺子里都开始早早地预备,自然也往府里头孝敬了。

    这么多的粽子在一块儿,老太太吃着新鲜,自然也觉得极好。

    “你也是个老实的孩子。”见云舒笑了笑,老太太便感慨地说道。

    唐国公府用了云舒好几个献上来的方子了,赚得很不少,可是云舒却不肯要分账,虽然唐国公给了她赏赐,不过比起赚的银钱,那也比不上。

    云舒虽然吃亏,可是每天笑呵呵的,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这有什么亏的。若是没有国公府,我也得不到国公爷这么多的赏赐,也赚不到银钱。”云舒见老太太看着自己微笑,便温和地说道,“更何况如果只是方子的话,哪里值得国公爷赏赐我的那几箱子的古玩字画呢?一份方子才多少钱。”当年唐大小姐买她的奶茶方子不过给了一百两,烤鸭方子一分银子都不想给直接就想拿走,在云舒的心里,其实自己的那些方子,唐国公就算只给一些银子,自己卖了给他也没什么。

    可是唐国公却并没有这样,也没占便宜,每年都赏她很多的东西。

    这样如果还觉得吃亏,那就太过分了。

    那些月饼粽子的,第一年的时候或许胜在新奇,可是等到第二年,这京城里的大厨那么多,研究研究就研究出来,那就不会再是头一份,独一无二了。

    如果是云舒自己的生意,那在满京城都是自己的模仿品的时候只怕就难以赚到什么银钱了。

    之后这两年国公府的粽子月饼依旧卖得这么红火,就是国公府管事的大本事,跟云舒就没什么关系了。

    可是唐国公依旧没忘了赏她。

    云舒太知足了。

    她因为心里知足,而且生活平安富足,如今眉眼越发平和,也少了几分当年没卖之后的戾气。

    “你说什么都是你的理儿。”见云舒莞尔一笑,老太太便急忙问她说道,“我之前听说冬天的时候你往寺庙之中去送了香油钱,点了几盏长明灯,是祝福什么人吗?”她十分好奇,云舒顿了顿,便柔声对老太太说道,“我不想瞒着老太太,您既然问了,我就不会撒谎。”她仰头对老太太轻声说道,“那几盏长明灯上没写名字,旁人也不知道是给谁点的。若是旁人问起来,我只会说是给我那狠心的爹点的。只是老太太,其实……”她犹豫了一下才对老太太说道,“我是给八皇子殿下和我的一位宋大哥点的。”

    “八皇子?”老太太便诧异起来。

    “当年八皇子曾经赏赐过我,也曾经对我和颜悦色,在我看来,这也算是一场缘分吧。如今八殿下身在北疆,就算是有人挂念,可是也鞭长莫及,我虽然是个丫鬟,可是也想到从前八殿下对我的温煦,因此希望他平安无事。只是八殿下也就算了,我见得不多。我还是想给宋大哥点一盏长明灯,保佑他能平安。”说起来,当年皇帝把八皇子与宋如柏发配到了北疆,其实没打什么好主意。

    为了堵住天下人的嘴,不至于青史之中有自己不堪的话,因此皇帝不能主动杀了自己的儿子。

    可是有皇贵妃吹枕头风,皇帝对八皇子自然已经没有多少感情,因此把他丢到冰天雪地,非常恶劣的北疆去从军。

    更要紧的是,那北疆的主将和已经过世的沈大将军是军中宿敌。

    皇帝也想打着兵不血刃,叫八皇子在和沈家有仇的主将手下被折磨,无声无息地死去的主意。

    那样,就不会有人说皇帝狠心,虎毒食子了。

    只是大概皇帝也没有想到,八皇子竟然在北疆挣扎了下去,到了如今,这都好几年了,依旧没有八皇子在北疆死去的消息。

    不过北疆寒冷,不是什么好地方,就算是活着也是遭罪,因此皇帝虽然心里不快,却也没再说什么。

    当然,这也有八皇子身在北疆过于遥远,皇帝鞭长莫及的原因。

    云舒身在国公府,也能从主子的只言片语之中听到一些,心里也大概有数。

    因为这里是唐国公府,唐国公世子夫人还是沈家的女儿呢,因此云舒自然敢在老太太面前说实话。

    毕竟那长明灯上没有任何标记说是给谁的,谁也挑不出毛病来。

    “宋大哥是我邻居家的大哥哥。”云舒便将宋如柏的身世说给老太太听,说到他父母双亡,后母狠毒的时候便低声说道,“看见宋大哥,就仿佛看到了我自己,因此我觉得对宋大哥格外亲近一些。他如今没爹没娘,因为忠心八殿下,一路追随八殿下,无论生死都要守在殿下的身边,一根筋的人,谁都劝不回他。可是他的后娘巴不得他死在北疆呢,如今惦记他的生死还有平安的已经不多,所以我……”

    “我明白了。”老太太便温和地说道,“你是个有心的孩子。”

    八皇子对云舒只不过是曾经有微小的善意,云舒就能记在心里,祈求八皇子的平安。

    更何况是宋如柏这样与云舒有着差不多遭遇,同是天涯沦落人的人。

    宋如柏父母双亡后母狠毒,云舒生母病故被生父继母卖身为奴,这听起来都是可怜的孩子。

    老太太有着仁慈的心,自然明白云舒的心情,也不会拦着她做事。

    “既然这样,那每年给寺庙里添香油钱的事,你可别忘了。”老太太对云舒叮嘱。

    这是点头同意她的做法,云舒眼睛顿时一亮,急忙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她觉得老太太对自己真的非常好,心里正充满了喜悦的时候,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她便急忙从老太太面前站起来,服侍老太太把新衣裳给换下来继续修整细微的地方,转身便看见一个俊俏的少年牵着一个不过两三岁玉雪可爱的孩子进门,见了老太太便急忙给老太太请安说道,“给老太太请安。”

    “祖母!”那一团雪白的孩子已经咯咯笑着扑进了老太太的怀里。

    老太太笑着抱着这个一团稚气的孩子仿佛抱住了最大的宝贝。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