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没有消息

    “应该是有的吧。不然李姨娘的月饼从哪儿来的。”

    既然李姨娘说这月饼是显侯府送来的,那显然是显侯府的礼已经被唐国公分给李姨娘了。

    “是啊。你去问问。”老太太缓缓地说道。

    “老太太,您这是……”

    “如果这月饼是国公府分给她的,她用不着这么炫耀。”老太太见云舒十分不解的样子,便耐心地说道,“可如果这月饼不是国公府分给她的,那她这是哪儿来的?这说明她和显侯府私下还有往来。一个姨娘……”老太太脸色慢慢地冷淡下来说道,“就算是后头有皇贵妃撑腰,也不应该和显侯府这样亲密地走动。不然,咱们国公府中但凡有些事,难道显侯府也要都知道?而且显侯府私下给她东西,如果你们大夫人知道也就算了。如果不知道,那就是对她太不尊重。”

    唐国公夫人到底是唐国公正室。

    李姨娘可以争宠。

    可是如果她怀了别的心,那老太太是不能容忍的。

    就算皇贵妃是她的靠山,老太太也坚决不能答应。

    “我知道了。”云舒见老太太这样说,便忙去了唐国公夫人那儿。

    她把这些事说了,唐国公夫人自然心里就有数了。

    都是在大宅门里生活的女人,其他的不用云舒多说,唐国公夫人自己就能做得差不多了。

    “你回去跟老太太说,就说多谢老太太提醒,我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唐国公夫人温言叫云舒回去。云舒见她并不惊怒于李姨娘和显侯府私底下还有联系,就知道唐国公夫人应该是知道这些事的。她放下了心回去禀告了老太太,老太太也就算了,高高兴兴地过中秋团圆宴。只是今年的中秋少了不少人,唐二爷,唐二公子与唐三公子都不在府里头,难免显得国公府空旷了些,不过老太太的精神倒是不错。

    趁着中秋,唐国公又叫陈白烤了好几只乳猪,云舒看着桌子上大大的烤乳猪都觉得嘴里都是油。

    她跟在老太太的身边也分到了月饼吃,等主子们都散了,又和一个院子里的丫鬟们一块儿吃了螃蟹。

    今年的中秋这么过去,等过了中秋,又是宫中的菊花盛开,宫中的成太妃又邀请了老太太去宫中,云舒就又忙着给老太太做出行的新衣,一时忙碌得不行。这一忙碌就已经忙到了年根儿底下,因为去年过年的时候宫中发生变故,因此这一回皇帝又召见唐国公进宫赴宴,不说那些丫鬟下人的,老太太都跟着心惊肉跳。哪怕宫中没有什么异常……可是当初沈大将军被治罪的时候,之前也没什么异常。

    老太太对宫中的年夜饭是真的有心里阴影了。

    她十分担忧,因此当唐国公进宫去吃饭了,老太太跟着一大家子一块儿吃饭,她食不下咽,是实在吃不下去的。

    云舒也紧绷着神经,唯恐宫里再出事。

    如今皇帝大权在握意气风发,谁知道他还会不会看朝中的谁不顺眼呢?

    因此国公府里的气氛就不太好,虽然过年的时候本应该热热闹闹的,可是却难得大家都有些安静。不说老太太,唐国公世子夫人去年的时候遭逢家变,沈家满门凋零,如今弟弟与妹妹都不知人在何方,她虽然脸上带着不会叫人为她担心的笑容,不过心里必然是难受的。这样紧张的环境里,云舒饭都没怎么吃,还陪着老太太一晚上没睡觉,求神拜佛的,等第二天,唐国公平安无事地回来了,老太太才高兴起来,这国公府的年关才算是过去。

    听唐国公说,今年皇帝带着皇贵妃母子外加一些宫中如今倒向皇贵妃的人一同吃了饭。

    “显侯进宫了吗?”唐国公夫人十分担心丈夫,也一晚上没睡,此刻不由关心地问道。

    唐国公微微摇头。

    “他又没被陛下召见?”之前显侯在皇帝的面前多风光啊。而且就算是现在,显侯嫡女成了五皇子妃,皇贵妃的侄女下嫁显侯嫡子,和皇贵妃这样亲密的关系,皇帝怎么可能不召见?

    “他背叛沈家,陛下当初用着他的时候自然看他顺眼。如今沈家烟消云散,陛下如今心里看到显侯,就又想起显侯背叛沈家的样子。”唐三爷倒是能理解皇帝复杂的心情,毕竟之前要叫沈家万劫不复的时候,显侯这种背叛提携自己的好友的小人是皇帝很喜欢,很需要的。不然,满朝如果都是正直的人,那沈家还能不能倒台了?因为显侯识趣儿,见风转舵得快,还足够卑鄙无耻,因此皇帝很欣赏他,而且也会看重他,因为皇帝知道,只要皇贵妃得宠一天,显侯还是会忠心皇贵妃母子的。

    因为这样,皇帝不介意显侯嫡女成为五皇子妃。

    因为这样做才能叫显侯兢兢业业辅佐根基不深的皇贵妃母子。

    可是虽然这样,可等时间长久了,等沈家不会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了,那卑鄙小人自然也会被皇帝看不起。

    皇帝会用显侯办事。

    不过过年的时候叫显侯跟自己一个桌子吃饭,皇帝又会觉得这种小人不配和他一同吃饭。

    因此,显侯今年还是没能耐进宫去。

    哪怕他是五皇子的岳父。

    唐三爷都看得出的事,自然唐国公也看得出来,不过他懒得说。

    这世上,小人只能一时得意,却不会永远得意,也不会被人放心信任,放心倚重,也不会有人真心对他。

    就如如今的显侯。

    也是因为这样,因为知道显侯靠不住,因此皇帝才不会把沈家倒台之后空出的那些紧要的权势交给显侯。

    “这倒也是。”唐国公夫人微微点头,心里倒是快慰了些。

    不然,如果看见显侯这种小人春风得意,那真是叫人心里郁闷。

    “那陛下今年……”她又急忙问道。

    唐国公喝了一口茶,这才对十分关注自己的家中女眷说道,“陛下的心腹大患只有沈家而已。”因此,灭了沈家以后,皇帝就不会再折腾什么了。只是唐国公没有想到家里对他这么担心,竟然都是一副十分萎靡不振的样子,一宿没合眼看着都有些摇晃了。他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把人都散了,云舒困得要命,因为如今知道皇帝不会再折腾臣子了,唐国公府还稳稳当当的,自己还能背靠大树好乘凉,便放下心,服侍老太太一同去睡觉了。

    没过两天,唐大小姐就带着夫君回来拜年。

    这是她出嫁之后第一年回来拜年,老太太想到当日她带着皇贵妃来逼迫娘家那嚣张的样子就来气,因此做不了慈爱的祖母,就没有见她,只叫人传话打发唐大小姐夫妻去见唐国公。因为老太太没有见她,显然不待见她,唐大小姐也知道她当初做的事惹怒了家中的长辈,越发害怕起来。等到了唐国公的面前,唐国公还不如老太太呢,门也没让进,叫她在门外磕完了头,饭也没留就叫唐大小姐夫妻回家了。

    云舒不由觉得唐大小姐这是要糟糕。

    显侯府那种趋炎附势的地方,当初看重唐大小姐就是因为她是唐国公的庶长女,与唐国公父女之间的关系还行。

    如果显侯府知道唐大小姐不得唐国公喜爱,那唐大小姐还能在显侯府那种虎狼之地好好生活吗?

    她心里猜测了一下,却没有太多的在意。

    唐大小姐又不是她的主子,甚至当初还带着皇贵妃来国公府里,就仿佛引着人上门的内奸似的,就算唐大小姐从前再好,云舒也不会喜欢她这种人。

    因此就算唐大小姐会糟糕,不过云舒也不会觉得可怜她。

    至于唐二小姐,压根就没回来。倒是她所嫁的荀王登门,和唐国公一同喝了一场酒,满意地走了。

    这一个年云舒只觉得来来往往无数的人家。因为去年过年的时候闹出沈家的事,京城里各家都紧绷着神经唯恐皇帝因沈家的事牵连到他们的头上,京城里的气氛不好,谁还有心情到处走动拜年,因此去年的时候云舒除了照顾沈公子累得不轻,并没有觉得国公府热闹。可是今年不同,因为皇帝没有再折腾什么,这京城里自然到处都是过年的气氛,因此云舒才再一次见识到了国公府的热闹。

    不知多少的世家夫人,官宦女眷来了国公府,还有宫里头成太妃的赏赐等等,都叫国公府十分忙碌。

    云舒今年已经跟着琥珀做更多的事,因此越发忙碌。

    不过她和翠柳几年却没有等过年之后出府去。

    府里头的年货她都给陈白家的带回去了,自己也没留什么,一心一意留在府里陪着老太太。

    因为府外,其实也没有什么她更担心的人了。

    去年的时候她是担心宋如柏,因此才回了宅子想打听打听宋如柏的消息。

    今年她倒是没有什么非要过年的时候在外头的想法,又因为陈白不愿过年的时候碧柳扫兴,因此带着陈白家的去外地散心,京城里自然就没有她和翠柳非要出去见的人了。

    只是等闲下来的时候,云舒看着皑皑白雪又在想,八皇子和宋如柏如今在那冰天雪地的地方,应该还安好吧。

    不然,一位皇子如果死了,就算八皇子如今已经失去皇帝的宠爱,也必然会有些消息。

    直到如今,八皇子没有消息传到京城。

    这其实也算是最好的消息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