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李姨娘

    并排四口大箱子里都是古董字画珍玩,云舒每天睡觉躺在自己的宝贝上,睡觉都睡得香甜了。

    她的心态很平和。

    更何况就算是卖配方,能卖出这么多已经出乎意料之外了。

    她笑呵呵的,老太太见她还在为自己的月饼受欢迎感到高兴,不由也微微笑了。

    “不过这月饼味儿不错,再给我……”

    “您不能吃了啊。月饼重糖重油,太医说您不能多吃,您今天都已经吃了一个了。”见老太太还想吃月饼,云舒急忙拦住了,对老太太说道,“外头天儿也挺好的,要不老太太您出去走走吧。”这中秋的时候天气还是不错的,秋天秋高气爽,走动走动也不会冻着累着,而且见老太太似乎对月饼十分喜欢的样子,云舒实在是不敢给她多吃。老太太上了年纪,越发要注重保养,如月饼这样用了许多的糖油的,府里如今都控制着少给老太太吃。

    如果叫琥珀看见云舒敢给老太太吃月饼,非把她吊在国公府的房梁上不可。

    “好吧。”见云舒都知道管着自己了,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

    当她还没有出去走走,听说唐国公之前纳的那妾室李姨娘过来请安的时候,老太太更想叹气了。

    这李姨娘自然就是当初皇贵妃硬是塞到国公府的那位李家的小姐。

    如今给唐国公做了姨娘,唐国公为人冷淡,对家中的妾室的态度都很平常,不过唐国公夫人倒是对这李姨娘很和气,处处都对她关照几分。当然,这也是唐国公夫人看在李姨娘没有成功地祸害了自己的长子,只祸害了唐国公因此才能和颜悦色。不然,如果李姨娘如今嫁给的是唐国公世子,只怕唐国公夫人早就跳起来了。反正唐国公的妾室不少,李姨娘给唐国公做了妾室,唐国公夫人心里还挺高兴的,而且看在皇贵妃的份儿上,对李姨娘也不大约束。

    因为这样,因此这李姨娘竟然还敢一个人来给老太太请安,摆出一副孝顺的儿媳的样子。

    她就算是再得宠,也是个妾室,如今总是自己殷勤地来看望老太太,把老太太置于何地?

    虽然唐国公夫人不在意这种事,随李姨娘去,不过老太太却不愿叫唐国公夫人心里不自在。

    她大多的时间都不见李姨娘。

    就算是见,也得是这李姨娘跟在唐国公夫人这主母身后,知道自己的地位尊卑的时候才见她。

    然而这李姨娘却仿佛觉得自己是皇贵妃的侄女,因此觉得自己和其他的妾室不一样,甚至觉得自己跟唐国公夫人也可以平起平坐,因此完全没有察觉到老太太对她的冷淡。

    她这又来了,老太太揉了揉眼角,对云舒说道,“你出去把她打发了。我不想见她。”她可以善待李姨娘,毕竟这里面有皇贵妃的面子。不过就算是善待,也不能越过唐国公夫人。不然,这嫡不成嫡,庶不成庶的成了什么了?正是因为要分明府中的尊卑家法,因此老太太才不会见李姨娘。云舒也明白老太太的意思,急忙点头出去,见李姨娘一脸春风得意,穿戴得十分华美地走过来,她转身把老太太屋子的门帘给放下,站在廊下给李姨娘福了福。

    “给姨娘请安。”她恭敬地说道。

    李姨娘虽然是个妾室,不过身份不同,云舒自然加倍小心。

    “你怎么出来了?”李姨娘自然认得老太太跟前的云舒。

    “回姨娘的话,老太太午睡着,我担心在屋子里有动静惊扰了老太太,因此才出来了。”

    “老太太睡了吗?”李姨娘听说老太太睡了,不由十分遗憾地说道,“这倒是不巧了。不然,我本是想给老太太请安的。”见云舒嘴角带着几分温顺的笑容站在自己的面前,李姨娘虽然不大讨唐国公的喜欢,不过打从她进门,唐国公也没有冷落她,如今在唐国公的后宅她也算是有宠的,自然日子过得比那些已经失宠了的妾室好过许多。她的日子过得相当不错,不仅唐国公没有无视她,而且唐国公夫人对她也很好,衣裳首饰吃食都是最好的,李姨娘越发想要巴结老太太,以此来叫唐国公觉得自己是个贤良淑德的。

    不然,她也不会总是来给老太太请安。

    她希望能叫唐国公觉得自己是个十分贤惠的女子,然后再多宠爱她。

    或许,她还能成为唐国公夫人之下的第一人。

    如果能得到唐国公的宠爱,就算做不成正室夫人又有什么。

    没见她宫中的姑妈皇贵妃也不是皇帝的皇后,可是那日子过得也得意啊。

    甚至还能把皇后给踩到脚底下,叫皇后不敢吭声。

    因此李姨娘知道,如果想在国公府里过得好,过得连唐国公夫人都要敬畏她,就得讨好唐国公。

    她听人说唐国公是孝子,那讨好老太太,必然就是讨好唐国公了。

    如今总是见不着老太太,虽然她也知道老太太上了年纪,必然嗜睡,或者不舒坦,可是总是见不到老太太的话,她怎么讨好唐国公?

    唐国公虽然也来她的屋子,不过她总是觉得在唐国公的眼里,她和他其他的女人都一样儿,没什么叫唐国公喜欢得不得了的地方。

    想到这里,李姨娘就忍不住有些焦急。

    如果不能得了国公爷的真心的宠爱,那她怎么在国公府里风风光光地过日子啊?

    “可惜了,我今日还带了显侯府送来的月饼。你是个小丫头大概没见过,是水果馅的月饼,稀罕着呢。去年有人想买都没买着……”李姨娘说着指了指身后一个服侍的丫鬟手里提着的篮子,那篮子里果然装着一盘子月饼。云舒一愣,之后差点想笑,都觉得显侯府真是……可算是把水果馅儿的月饼给忙活出来了,大概还想着今年能赚一笔,谁知道唐国公府今年就推出了更多口味的月饼,只怕得气死了吧?

    水果馅儿又不是什么稀罕得不得了的,去年火了是因为新鲜,可是只要有些能力的厨子吃一口就能知道是怎么做出来的。

    因此显侯府今年复制出来倒是不奇怪。

    “难为姨娘能想到老太太呢。”云舒脸上却露出几分惊讶,之后在李姨娘满意的目光里笑着说道,“姨娘对老太太真是有心了。只是老太太睡着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要不姨娘把月饼放在这儿,等明天老太太再尝尝看。”她对李姨娘没有半分不敬与懈怠,毕竟李姨娘背后的李家是如今京城里正红火着呢,云舒也不会对李姨娘不敬给国公府惹麻烦。而且她又是唐国公的妾室……捧着人说话云舒还是会的,知道李姨娘只是为了表现她对老太太的孝顺,她就顺着她说了两句。

    李姨娘心里就很舒服。

    只是……“怎么是明天老太太才能吃到?”

    “太医之前来给老太太看过身体,说叫老太太禁忌饮食。月饼这样的糕饼一天只能吃一块,不然身体受不住。老太太今天已经吃过月饼了。”

    不过是吃个新鲜罢了。

    不然,老太太什么点心没吃过,还能喜欢月饼喜欢得不行吗?

    “原来是这样。”李姨娘不由有些遗憾。

    就算她希望老太太今天就吃到,然后在唐国公面前夸她孝顺,也不能逼着老太太不顾身体。

    不然,唐国公非把她扔到冷落的院子里不可。

    她进门已经不短的时间,自然知道唐国公生性冷酷,之前还把荀王妃的生母给扔到别处关起来,现在还没放出来呢。

    如今她听了云舒的解释,心里遗憾,因为到底年轻,便露出了几分这样的脸色。云舒也只当做没有见到,安静地站在李姨娘的身边,一副等李姨娘吩咐的样子。等了一会儿,李姨娘才恋恋不舍地叫丫鬟把月饼拿给了云舒说道,“既然这样,那你等老太太醒了再拿给她看吧。”秋高气爽,天气的确比夏天的时候凉爽多了,不过太阳底下晒着也有些眩晕。李姨娘十分爱护自己的容貌的,觉得这样的天还是不如留在屋子里吃些滋养容颜的补品,便转身走了。

    云舒急忙对她的背影又福了福。

    等李姨娘走了,她把月饼端着给老太太看了。

    “我记得咱们家今年也有水果馅儿的月饼。”老太太看了两眼,却没兴趣吃,便对云舒问道。

    “是。”云舒笑着点头说道。

    “显侯府给咱们家的中秋礼上有没有水果馅的月饼?”如今显侯府是国公府的姻亲了,这样的中秋佳节,显侯府自然也会送中秋之礼。

    一个是为了巴结唐国公府,另一个是做给外人看的。

    不然如果叫外人看着显侯府和唐国公府中秋都不走动,那岂不是叫人都笑话显侯被唐国公厌恶吗?

    显侯如今在朝中很想巴结唐国公的。

    云舒想了想。

    这些来往走礼的事儿,都是唐国公夫人在管,老太太从不操心,也不多问,因此云舒也没有在意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