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箱子

    想通了这些,陈白家的就不觉得心里那么难受了。

    她心情好了许多,只是当云舒和翠柳要回国公府去当差了有些不舍。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娘你也经常在府里走动,平常也能遇见咱们啊。”翠柳觉得陈白家的依依不舍的样子叫自己觉得奇怪,毕竟陈白家的也在府里当差,平常也都能看见的。只是这怎么能比得了呢?在主子们跟前当差必定跟在家里快活的时候不一样的。只是陈白家的不能说什么,还是给云舒和翠柳带了许多的吃食叫她们回去了。这些好吃的自然便宜了春华和念夏,倒是过了些天,陈白把云舒给找到一旁跟她说了她之前说的月饼的事儿。

    “国公爷怎么会占你的便宜。说了,既然你愿意把配方献给府里,府里不会叫你吃亏,不如分账给你。”

    “如果是要跟咱们府里分账,那我何必把配方献给府里呢?”分账,就是跟之前云舒和陈平去年中秋那样,把做这门生意所有的花销还有花费都刨除之后的利润,彼此双方丰润。云舒如果是要分账的话,自然是她划算的,毕竟什么都不用做,银子就从天上掉下来,躺着赚钱。不过这不是她的本意,她也不是想跟国公府这样做生意的,见陈白微微点头,云舒急忙说道,“我真的什么都不要。”她得了国公府的庇护就已经足够了。

    不然,她小小年纪如果流落在外,或者不是在国公府做丫鬟,那还不知道会过成什么样儿。

    甚至云舒在想,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被卖掉,而是继续留在家中,那只怕早就被没良心的亲爹还有继母给折磨死了。

    国公府既然庇护她长大,那云舒自然不会金钱上往来得那么市侩。

    说是把配方给了国公府,她就没想要获得利益。

    而且她当初的理想就是有点良田有个宅子以后做个生计不愁的小地主。

    如今这样的理想都已经成功了,云舒也没有宏图大志,要把自己折腾成什么家财万贯的。

    银子对于如今的云舒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

    她只希望拥有吃喝不愁平安安稳的生活。

    如今这样的生活已经有了,她就已经满足了。

    “我也是这么跟国公爷说的。国公爷说无论你对国公府怎么忠心,也不是抢占你私人的东西的理由。”见云舒着急地想说什么,陈白就笑着摆手说道,“我已经劝了国公爷,说你拿着这么多的银钱会不安。因此我提了个主意。”见云舒急忙点头,他便温和地说道,“我跟国公爷要了两箱子的古董字画古玩给你。”他的目光温和,云舒顿时一愣,急忙说道,“那样珍贵的东西,怎么能……”

    “你不必推辞。虽然是古董字画古玩,可是也没有过于值钱的。不过是给你添些底蕴。”云舒就算是有钱,也只不过是平白有些银钱罢了,却没什么底蕴。那些古董字画珍玩什么的,在富贵人家是随处可见,可是在普通的人家却很难得。陈白也知道云舒肯定不是要银子的了,而且她一个小丫头,也有了自己住的地方,宅子也并不需要太多。那些普通的,并不是什么罕见的古董字画之类的,在唐国公府的库房里,一扫能扫出一座山来,可是外头却很难得会有人能够拥有。

    与其要什么到处都能得到的金银,还不如要这些只有富贵人家才有的古董字画。

    无论日后是变卖还是留着自己赏玩,或者拿去送人或者炫耀,这都是体面的事。

    陈白已经为云舒考虑得足够周到。

    云舒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她也不是不知道好歹的人,知道陈白是为了自己想了这么多,不由感谢地说道,“多谢陈叔。”

    “没什么。如果换了别的时候,国公爷未必答应。不过这两天国公爷吃烤乳猪吃得高兴。”见云舒抽了一下嘴角,陈白便笑着说道,“国公爷喜欢大口吃肉。而且这烤乳猪与烤鸭是完全不同的两种风味儿,叫国公爷觉得换了口味,国公爷就很喜欢。”他既然这么说,那云舒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提醒陈白说道,“这烤乳猪也有些油腻的。”当然,吃肉就没有不油腻的,陈白摆手没说什么,对云舒继续说道,“那两箱子东西我已经给你挑好了,回头放到你屋儿里去。”

    他说的自然是在老太太院子里的那个屋子。

    因为如今屋子里只有云舒翠柳还有春华念夏,都是亲近的小姐妹,因此陈白不担心这些东西有什么丢失的危险。

    云舒张了张嘴。

    “还是不要放回家里。”陈白说的家里自然说的是陈家,显然,陈白对自家还是不放心的。倒不是不放心别人,陈白只担心妻子又被碧柳给哄了,或者碧柳偷偷地偷拿云舒的好东西。这种事,当初碧柳也不是没干过,当初不是还偷拿了翠柳的首饰吗?如今陈白十分防备碧柳偷家中的东西回去补贴王秀才一家。她偷自家的东西也就算了,如果叫碧柳拿了云舒的,那陈白能呕死。

    还不如放在云舒在国公府里的屋子里。

    陈白保证,国公府里算是最安全的了。

    “多谢陈叔。”云舒急忙说道。

    “没事儿。到时候你把两个箱子往床底下一塞,不占地方。”陈白最近也很忙,虽然不去招待那位马帮的女首领,可是还有许多的事。特别是云舒这月饼的事儿,唐国公直接叫陈白去张罗,因此他忙得脚不沾地。见云舒都知道了,便又叮嘱了她一些事,匆匆地走了。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唐国公就跟老太太把赏了云舒两箱子字画古董的事说了,老太太既然知道了,云舒收着这些在屋子里也不算是瞒着主子了,因此也算是过了明路。

    倒是老太太,听唐国公说云舒什么都不要,越发觉得云舒吃了亏,拍着云舒的手嗔怪她。

    “怎么什么都不要?难道国公府差你这点银子不成?”

    “咱们国公府峥嵘显赫,哪里差我这点银子。只是这是我对国公府的孝心,如果要了银子就辜负了我的真心,因此我才不要呢。”见老太太听了自己这话十分高兴,仿佛因为自己把国公府当成自己的家,因此老太太欢喜得不行,云舒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而且到时候您尝尝。不是我自卖自夸。老太太,咱们国公府这回的月饼肯定好吃得叫京城里都夸赞。”她这么得意,老太太便笑着点头说道,“那我是得尝尝。”

    她难得对云舒嘴里的月饼生出几分期待。

    果然,等到了快中秋的时候,唐国公就把月饼给提到老太太面前。

    国公府显赫,每年中秋的时候都有无数的月饼孝敬到老太太面前,无论是外头孝敬的还是自家做的,老太太也都只不过是吃两口应个景儿就算了。

    不过这一回云舒给国公府献了十种馅料的方子,等各色的月饼摆到老太太的面前,老太太便多了几分兴趣。

    她挨个儿尝了,便对云舒说道,“莲蓉蛋黄的格外有趣,味儿也好。”

    云舒觉得老太太眼光好。

    她其实也最喜欢这个味儿的。

    老太太甚至很赏脸,把整个月饼都给吃了。

    老太太这样养尊处优的人都喜欢,那就不要说外头京城里那些人了。

    不说显赫的门第,就算是普通的百姓家中也愿意买两块新鲜的花样儿来尝尝。

    因此云舒听说国公府的月饼最近在京城里卖得十分火爆,听说赚大发了。

    老太太听了这些还逗云舒问道,“怎么样,后悔了没有?”听说还没到中秋,月饼就卖了出了几万两的银子,这虽然说是一时的,毕竟中秋一过月饼就没什么价值了,不会和其他糕饼点心一样一年到头地卖,不过这一眨眼的银子就已经令人很震惊了。老太太没想到月饼竟然会卖这么多银子,不过云舒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毕竟这里乃是京城,天下豪富人家,勋贵世族全都汇聚在京城,本来有钱人就多得数不清,就算是普通的百姓,日子过得个都宽裕。

    突然有了花样新鲜的月饼出现,那自然会惹人眼球,也会卖得好。

    听老太太逗她,云舒不由笑着摇头说道,“这有什么后悔的。若不是咱们国公府的铺子也赚不到这么多,而且还不可能这么省心。”能赚这么多银子的生意,那还不叫人眼红啊?也就是唐国公地位高没有人敢抢他的好处,不然换一个普通些的人家,只怕现在还不一定会被人怎么样呢。就比如说显侯府,云舒可不相信显侯府不眼红这份生意,只不过唐国公太厉害了,显侯府不敢抢罢了。

    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这种新鲜花样的生意,也只有国公府才能做。

    换了她或者别人,是做不下去的。

    既然知道没有国公府她也赚不到这份钱,那云舒后悔心疼什么。

    她还觉得赚了呢。

    因为唐国公当初也没想到月饼生意还能这么火爆,如今见银子流水一样地进来,觉得占了云舒的便宜脸上挂不住。

    云舒的床底下,又多了两个大箱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