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意难平

    云舒就去看陈白。

    陈白自然随她们俩的心愿的。

    因此,云舒又从帮自家养这些家畜禽类的农户家里抱了只小猪回家了。

    这顿饭吃得很好。

    虽然说烤乳猪实在是费事,吃这么一次把人折腾得要命,可是陈白觉得还是很可以的。

    他从外头不知从哪儿抱了两只回来,第二天烤乳猪去见了唐国公,应该是去孝敬主子去了。

    云舒和翠柳从不在意这些。

    有好吃的就足够了。

    更何况是在家里什么活儿都不做,只知道吃就更舒服了。

    她们俩舒服了一整天,只可惜这好日子匆匆的就要过去,只剩下一天就要回国公府的时候,陈白家的十分舍不得两个孩子回去,只是也知道,做奴婢的不可能随心所欲,因此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叫厨房多做一些好吃的,把两个女孩儿喂得舒舒服服的也就是了。云舒本以为最后一天在家里的时候不会有什么事,只是没想到到了中午的时候,外头有人传话说赵夫人来了,说是来和陈白家的说说话。

    对于云舒宅子对门的赵家,云舒和翠柳都觉得有点烦恼。

    赵夫人之前还想把翠柳说给自己的儿子赵二哥呢。

    虽然如今听说赵二哥说什么都要娶方家的方柔,不过云舒跟翠柳一直都有些避开这两家,毕竟只要没成亲,谁知道会不会节外生枝呢?更何况云舒和翠柳都没有想到,赵夫人好歹是五品官宦女眷,竟然还真的跟陈白家的之间的交往很好,如今似乎还成了好朋友的样子。因此此刻听说赵夫人来了,云舒跟翠柳犹豫了一下,她就问翠柳,要不要去见见赵夫人,毕竟如果她们俩人在家却不去拜见,未免有些失去礼数。

    翠柳想了想,还是点头去拜见赵夫人。

    “不然如果娘一会儿说出来咱们在家,也肯定会叫咱们去拜见的。”

    陈白家的和赵夫人是真的关系很好。

    因此她一定会叫翠柳出来。

    翠柳不由对云舒低声问道,“你说……这婚事都已经差不多了,怎么赵夫人还往咱们家跑呢?”之前赵夫人和陈白家的往来,是因为想要翠柳给自己做儿媳妇。可是现在赵二哥的媳妇必定是方柔了,那赵夫人和陈白家的要好就没有了意义不是吗?更何况赵夫人好歹也是官家夫人,怎么还乐意和陈白家的这样的豪门的仆妇往来?这不是平白没了身份吗?因此翠柳不由十分疑惑。

    云舒倒是心宽一些。

    “大概是投缘吧。”

    “希望是吧。”翠柳和云舒一边说,一边到了前院,才想进屋子,就听见里头赵夫人的抱怨声。

    “二郎性子执拗,我不乐意这婚事也不成,总不能逼着儿子娶别人。只是方家也有些过分了。笼络二郎也就算了,我也没说别的,也答应这门婚事。可是我说的难道没有道理?咱们家大郎如今正读书,预备下一科的科举,这种关键的时刻怎么能娶亲乱了性子呢?我就跟方家的人说,说是长幼有序,请方家再等两年。不过是两年而已,方家那孩子年岁到时候也不大,正好,大郎成亲以后就是二郎成亲,这有问题没有?可是方家却撺掇二郎现在就成亲,说是怕夜长梦多……这不是不信我们赵家的信誉?二郎在我的面前倒是没说什么,也没有答应方家,只是我瞧着他的样子,似乎是想叫我先跟方家定亲,把这亲事定下来。”

    “到底是女孩儿家,总是会担心得多些,你就先定亲吧。左右都是要娶方家的小姐的,定亲不过是给双方两家一个承诺。”

    陈白家的听赵夫人抱怨,就觉得她似乎对方家很不喜欢。

    不过是些芝麻绿豆一样的小事,赵夫人就有很多的抱怨。

    不过陈白家的性子好,也想着这事儿方家本来也没什么大错。

    两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万一有什么变故,那方家的小姐还能活吗?

    因此,方家希望先定亲,然后两年之后再成亲,这并不算什么要抱怨的事。

    她的心性就很平和地劝赵夫人说道,“这儿媳妇儿是你府上二公子自己心里喜欢的人,他自然心里高兴。做爹娘的,谁不是希望自己的儿女嫁娶得好,生活幸福欢喜呢?更何况我听你的意思,方家说了那么多,二公子却没在你的面前和你争执,可见他也是个孝顺的。既然是孝顺的孩子,那成全他和方家小姐这点心情又算得了什么呢?”见赵夫人脸色慢慢地好看了,陈白家的别看在陈白的面前哭闹过,可是还是很讲道理的,对赵夫人继续劝着说道,“如果夫人是为了长幼有序,那也不算什么。贵府大公子的婚事,你之前不是说想定你的娘家侄女吗?就也先定下来,两个公子都定亲,说好两年后再娶亲不就行了?”

    “你说的是这个理儿。可是我跟你说句心里话,我这心里不知是怎么了,想到方家心里就有些过不去心里的坎儿。我也知道我家的孩子的性子,也答应他娶阿柔了。可是……”赵夫人不由苦笑着说道,“到底意难平。”她在方家的面前从不说对方家的不满,半点抱怨都不会说,就是不愿叫儿子难做。可是就算是答应了儿子这门婚事,也默认方柔日后嫁到赵家来,她的心里却觉得有说不出的不舒服。

    不仅是方柔和宋如柏。

    还有,赵夫人看着如今已经在五城兵马司里有了一席之地的次子,就想着,若是次子娶了的是国公府里的翠柳,那日后的前程必然极好。

    不仅自己好,而且还能提携她的长子。

    不然,就算是长子日后科举高中,难道要重复赵大人的旧路,一辈子熬到五品就到头儿了,粗茶淡饭地过日子?

    想一想,赵夫人心里就难以忍下那口气。

    所谓的意难平,陈白家的就不好多说什么了。

    她其实觉得方家小姐方柔没什么不好。

    温柔美貌,家世也算是门当户对,关键是赵二哥喜欢,听说嫁妆也十分丰厚,这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她笑了一会儿,急忙对赵夫人说道,“夫人好不容易来一次,尝尝咱们府里的青梅酒。去年的时候小云泡的,口感极好。而且在井水里镇过,冰凉清爽,吃着也不上头。”她忙叫人去拿一壶井水镇过的青梅酒,见她这样悠闲,比自己这个五品的官眷夫人的日子过得还舒服,赵夫人不由带着几分羡慕地说道,“你在家里倒是自在。”因为赵大人为官没什么油水,因此赵家的日子过得并不奢侈,赵夫人持家有道,就算家里吃用一切都还不错,可是却没什么闲心弄什么青梅酒。

    虽然陈白家的只不过是个仆妇,可是她的日子过得轻松多了。

    赵夫人不由露出几分羡慕。

    陈白家的却想到之前自己和陈白的那场哭闹,讪讪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没好意思回应。

    各家有各家的事,她也说不好谁家的日子过得更好。

    “如果夫人喜欢青梅酒的话,回头带回去些。我听小云说尝尝喝这青梅酒有些好处,只是却不记得了。”

    “小云倒是能干。”赵夫人便笑着说道。

    “这孩子的确能干。关键是贴心。”想到这两天来云舒和翠柳对自己的孝顺,还有在陈白的面前为自己说话,开解自己,陈白家的便感慨起来。

    “你家的孩子都贴心。小云是这样,翠柳也是这样。我家的就不成了。我家那两个丫头,素日里一派酸酸的小姐的脾气,却只知道什么读书写字,从不知道体贴我这个做娘的。若是我做了些不合时宜的事,还要来嫌弃我,觉得我给她们丢脸了。”说起这件事赵夫人就觉得郁闷,也不知道女儿们是跟谁学的,学了一肚子的酸腐,妄自清高的样儿,目下无尘看不得平凡的普通的生计,叫赵夫人为难死了。

    她沉默了片刻,对陈白家的说道,“这两个丫头有些看不上我的做派的样子。”

    “怎么可能。母女之间哪儿会这样。”陈白家的笑着安稳,觉得这个话题也有些危险,见门口云舒和翠柳到了,顿时松了一口气招手对她们俩说道,“你们这么快就过来了?快过来见过夫人。”虽然平常赵夫人也跟她抱怨这些家里的事,不过陈白家的觉得这种话题能不说还是别说,招呼了云舒跟翠柳到了诧异的赵夫人的面前,她笑着说道,“得了主子的恩典,说让在家里歇几天。”

    “府上倒是宽和。”

    “她们是老太太跟前的丫鬟,又都是二等丫鬟,也算是有头有脸,老太太本就慈爱,自然对她们更好。”陈白家的不由十分光荣。

    翠柳能成了老太太跟前的二等丫鬟,这比她之前还要能干了。

    听说翠柳成了二等丫鬟,赵夫人不由也露出几分诧异。

    “这么快?”翠柳才多大,如果说云舒之前小小年纪就成了国公府二等丫鬟是因为她聪慧能干,那翠柳也做了二等丫鬟,说明国公府里很赏识翠柳。

    小小年纪就成了二等丫鬟,那日后晋升一等,如那日见过的琥珀姑娘一派风姿岂不是指日可待?

    一想到这里,赵夫人更加意难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