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配方

    因为这件事之后,陈白家的觉得自己也有些错怪丈夫,十分胡闹,还害得陈白把手里的差事给了别人,因此对陈白十分妥帖小心。

    家里就很太平了。

    云舒跟翠柳放了心,这两天就在外头逛街。

    京城繁华,而且还有许多在国公府里看不到的有趣的事。比如一些简单的民间的杂耍,还有好吃的民间的点心。云舒跟翠柳这是好不容易才放了假,就跟飞出了笼子的小鸟似的,越发地高兴起来。等玩儿了一天,她们俩又被陈白带着去看了自己的良田一回。与之前一次去看自己的田产,那不多的几亩地相比,如今无论是翠柳还是云舒,名下的良田还是都很丰厚的。云舒见自己的田产被打理得很好,而且自家就算是租出去的地也没有刻薄那些农户,就越发地放心了下来。

    只是想到陈白把自己手里的差事给了别人,云舒又觉得为陈白担心。

    “你担心什么。”见云舒和翠柳都很高兴地跟着自己在田间到处走,还去了之前请人养着猪羊鸡鸭的那农户去,见已经养得很是大大的规模,云舒和翠柳都不是吝啬的人,翠柳出了几只羊,云舒还叫人杀了猪都往陈家运,说要在家里大吃几顿,不由笑着对云舒说道,“就算是我没有了这个差事,可是手里的差事也不少。并不会闲着成了在国公爷面前无用的人。”他手里管着的事儿多了。

    就算这个差事油水不小,不过没了也就没了。

    还是那句话。

    家和万事兴。

    家里太平安稳了,陈白也就知足了。

    他如今有儿有女,衣食都很富足,背靠着国公爷这样的主子,还有什么好求的。

    难道还要闹得家宅不宁才叫真丈夫不成?

    “我是想着……”云舒迟疑了一会儿,见翠柳正看着人热热闹闹地杀猪呢,就算是杀猪也不怕,翠柳的脸色红扑扑的,不由也笑起来,一边叫人往猪血里洒了盐,回头做血豆腐下火锅吃,一边带着几分轻松地对陈白说道,“我是想着,这不是就快到中秋了吗?”其实离中秋还有一段时间,不过云舒想到去年的时候自己跟陈平做水果月饼因为晚了,因此没有赚到太多的银子,去年的时候她十分后悔遗憾,可是如今,云舒却并不是那种迫切地要赚钱的心情了。

    她对赚月饼钱的兴趣不大,不过如果能帮陈白赚一笔,能有个新差事,也不知陈白愿不愿意。

    因此云舒想了想才对陈白说道,“去年的时候我和陈平哥做月饼生意十分仓促,因此没有太多的赚头。不过反响极好。”能不好吗?陈平差点儿叫显侯府的公子一把火给烧成了灰,可见虽然京城繁华,大家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不过水果月饼这个噱头还是很引人注目的。云舒想到这里不由自己忍不住笑了一会儿,对微微点头的陈白说道,“今年又是中秋了。陈叔,国公爷愿不愿意做个月饼的生意啊?”

    她突然这么问,陈白倒是十分意外地看着云舒问道,“咱们国公府在京城里倒是有几家糕饼铺子。怎么,你想在国公府下头的铺子里卖月饼?”

    “不是我卖。”云舒沉默了一会儿才对陈白说道,“陈叔,我托庇于国公府,虽然只是个小丫鬟,可是老太太对我这样疼爱,对我的恩典已经不少了。如果不是老太太,不是府里头的主子,我也不能安安稳稳地开着烤鸭铺子,还有了如今的这份产业。”如果没有国公府,她一个小丫头在这京城之中能保得住这么多的家产吗?虽然说她的脑海里的确有不少的点子,可是敢拿出来赚钱用吗?她无依无靠的话,那能生活得这么自在吗?

    云舒是感激国公府的。

    因此,她其实心里也把自己当做国公府的一份子。

    既然这样,她就也想用自己的方式来回报国公府。

    除了这些吃食上的点子,她只怕也没有别的能耐了。

    “府里对我这样好,我自然也想回报府里头。月饼这生意,我不是想仗着国公府赚钱,而是想着把月饼方子给府里头,府里如果有糕饼铺子的话,那就往外卖就是了。就当做是我的贡献。而且外头卖月饼,咱们国公府其实也可以自己做得更精致一些,也能拿来孝敬老太太。”云舒是想要把方子给国公府得了,反正她的精力有限,如今陈平不在京城,她一个人是不可能做月饼生意的。更何况云舒也不敢自己做生意。没有唐二公子这样的人护着,那遇到显侯府那样的坏蛋岂不是一切都成空了?还不如不干呢。可是这么大一个京城,如果自家不做这月饼生意,又便宜了外人。

    想来想去,还不如叫国公府赚这份好处。

    而且她还可以多出几个月饼方子,比如什么莲蓉蛋黄之类的,叫老太太吃个新鲜花样儿。

    这也算是她能为老太太做到的孝心了。

    “你说的是去年你和陈平鼓捣出来的水果月饼?”陈白便沉吟起来。

    他倒是见云舒真心实意,并没有觉得云舒这是在自己的面前作态。

    因此,他就认真地想了想。

    “如果是这样,那你岂不是吃亏了?”

    “什么是吃亏,什么是不吃亏?陈叔,如果没有国公府,那我又算什么?”云舒反问道。

    “你说得倒是没错。只是就算是这样,国公爷也不会占你这小丫头的便宜。”陈白见云舒不好意思,便笑着说道,“你有这份心国公爷就会很满意。不过,你也的确是个诚心的丫头。”他带着几分感慨地看着云舒,想到去年的时候被陈平还是在中秋尾巴根儿那会儿折腾得风生水起的水果月饼,便笑着对云舒说道,“等我回去和国公爷说说。”他这就算是答应了,云舒眼睛顿时一亮急忙对陈白说道,“如果陈叔能管这件事就太好了。”

    “说到底,你是怕我在国公爷面前没了差事,因此给我送一个过来啊。”陈白笑着问道。

    “这月饼生意有时限性,又不是全年都能做的生意。只不过是忙那么一个月罢了。”云舒也笑着说道。

    “虽然有时限性,不过如果月饼做得好,咱们国公府的糕饼铺子生意也会火爆很多。”陈白是个聪明人,听了云舒这些话就知道这事儿可行。而且和云舒唯恐再被如显侯府那样的人家上门抢自己的食谱什么的,唐国公府可完全不怕,只怕那显侯府不敢来。因此这生意的确只有国公府做得,云舒一个小丫头片子是做不得的。更何况这其中的各种物资的采买,还有大量月饼的制作也不是云舒一个人能忙的过来的,陈白想到这里,倒是觉得云舒把这月饼的方子给了府里头是不错的选择。

    “其实大家都是吃个乐子。不过我想着,若是寻常人家采买月饼的时候,咱们再额外送两个咸鸭蛋凑趣儿,岂不是比别人家更有诚意?”

    “送咸鸭蛋?”

    “就当是糕饼铺子回馈大家的心意罢了。”云舒便急忙说道。

    只不过如果买月饼送咸鸭蛋的话,叫人觉得这铺子更有心意诚心而已,也是为了叫人买月饼的时候觉得有趣。

    毕竟,这不是很好玩儿吗?

    云舒不过是随口一说罢了,“我就是随便说说罢了。陈叔不要放在心上。”

    “这倒不是。你说得也有道理。咱们的糕饼铺子素日里顾客很多,都是光顾咱们铺子这么多年的了,虽然鸭蛋不值钱,不过礼轻情意重,也是的确算得上是咱们对顾客的一种回馈还有谢意。除了咸鸭蛋,其他的糕饼也可以送些,这也算是咱们中秋对顾客的祝福。”陈白见云舒看着自己都愣住了,不由笑着对她说道,“你这个想法就很不错。取之于顾客也得回馈于顾客。没有顾客的光顾,咱们的铺子能开得下去吗?中秋这样的佳节,也的确是咱们应该感谢顾客一番。”

    “不会赔本吧?”云舒不由心虚地问道。

    “小丫头,这不是你的点子吗?”陈白揶揄地问道。

    “就算是我的点子,可是我也没想咱们国公府亏本啊。”云舒更心虚地说道。

    陈白便笑着摇头。

    到底是个孩子的心性。

    “不会亏本的。生意上的事儿,我比你算得清。”见云舒松了一口气,陈白倒是觉得今日带着云舒跟翠柳出来散散心的确是一件正确的事。

    他的心情看着这两个活泼的孩子,的确好了很多。

    因此,见云舒放下了心,一副完全不管了的样子,陈白便笑着对她问道,“你现在放心了?”

    云舒急忙笑着点头。

    她还撇下了陈平,跑去跟翠柳站在一起,看着人收拾那只好大的一只猪,心里很轻松地对翠柳冲着那猪比划了一下说道,“可以吃烤肉排,特别香!如果有小猪就好了。还能来个烤乳猪。”

    翠柳看着云舒遗憾的样子,眼睛亮了。

    “这个可以有。”她急忙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