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和好

    云舒跟翠柳都听得愣住了。

    “这……”

    “没什么。”比起妻子在家中胡思乱想,还是他先退让,叫家中安稳才好。

    虽然说这大好的差事便宜了别人叫陈白心里不太痛快。

    可是和家中和睦比起来,也不算什么了。

    “如果这样才能叫你放心,我已经和国公爷说过了。”陈白的目光落在妻子的身上。

    陈白家的一时哭不出来了。

    “我不是……”

    她不是逼着陈白把差事给别人。

    “没关系。不过是换个差事罢了。”反正都是给国公爷做事,换个差事就换个差事。见陈白家的已经不哭得伤心越近,陈白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对翠柳和云舒说道,“你们俩也不必为家里担心。如果想闹得家宅不宁,我早就纳妾了,何必等到现在。”如果他是一个不体贴的夫君,那何必在意妻子还有儿女的心情,不说如那些达官显贵一般左拥右抱,可是纳进门个小妾也不是养不起。

    可是他没有想过做这样的事。

    既然他和妻子已经生儿育女,那就算是和妻子之间再有什么争执,也不会多看别的女人一眼。

    至于那位女首领,本来就是没谱儿的事儿。不过既然陈白家的为这件事闹成这样,他也懒得日后再继续这差事,叫家里闹腾得住不得人。不过这件事虽然平息了,见陈白家的欲言又止,仿佛又愧疚起来,陈白皱了皱眉,对她冷冷地说道,“只是我这面的事了结了,你却还没有算了。”他站起身,慢慢走到妻子的面前,见陈白家的目光闪烁着看着自己,微微压下嘴角冷冷地说道,“这件事,我承认自己也有疏忽,不该不顾及你的心情。不过……日后有了这样的事,我只希望你和我争执,不要叫孩子们烦恼。”

    “我只是和孩子们抱怨一下。”陈白家的见他对那差事并没有可惜,心里就已经相信丈夫了。

    她的心里不由也有几分羞愧。

    只是此刻看着陈白严厉的眼神,她又觉得委屈。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怎么会伤心成这样呢?

    “就算是抱怨,我也希望你和我抱怨。你和我多年夫妻,我的人品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之前你问我,我说没有这种事,我没有外心。你死活都不肯相信我,对我没有半分信任。我觉得这也没什么,毕竟你的确是对我用心,因此舍不得我。我也或许没有做好作为夫君的身份,做得哪里不对,叫你因此信不得我,我都不和你计较。可是你和孩子们胡说八道什么?……这一次,你和翠柳与小云说也就算了。可是如果你是和碧柳说的,那碧柳的性子,只怕闹得满城风雨,咱们这个家就算不想散,也得散了。”

    幸亏翠柳和云舒都是好孩子,对她们说一些这样那样的话两个孩子也不会在意。

    可是如果叫碧柳知道家中有了嫌隙,岂不是要蹦高儿地闹起来?

    到了那个时候,碧柳不管不顾闹得厉害,那这日子就真的没发过了。

    陈白夫妻恐怕也不能有脸见人了。

    “我没想过和碧柳说。”

    陈白家的见丈夫严厉,顿时慌了。

    “那是因为我不许她回来。不然,只怕你也要如今日这般哭诉一场。”陈白勾了勾嘴角,见妻子讷讷地垂头不说话了,便垂下眼睛看着她说道,“今日这件事,日后我与你都不许再提。在碧柳的面前管住你的嘴!”他这顿时间十分辛苦办差事,因此十分疲惫,见妻子已经对自己没有意见了,便懒得再说,只是对云舒跟翠柳说道,“我听人说老太太的恩典,叫你们能在家里住两天。好好儿歇着,明日我带你们出去走走。”

    “陈叔,你有空的话就好好休息两日吧。我和翠柳自己在外头玩儿就是。”

    云舒知道陈白最近十分辛苦,急忙说道,“又不是外人,难道非要陈叔你陪着才行吗?”更何况,她更希望陈白在家里歇着的时候,陈白家的好好照顾陈白,这样多用心两日,就算陈白心里再恼怒妻子,有了陈白家的的嘘寒问暖,那份恼怒也会慢慢不见的。云舒不希望他们夫妻因为这些事生出什么芥蒂来,哪里还要人陪着什么的,拉了拉翠柳的手,翠柳也急忙用力点头说道,“是啊爹。我和小云彼此是个伴儿,哪儿还用你跟着咱们。你叫个婆子跟着咱们就是。”

    见她们俩都不用自己陪着,陈白不由笑了。

    “那也行。”毕竟不是外人,他也的确不必那样妥帖。

    然而见妻子小心翼翼的样子,他又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我给你说一句真心话,当着两个孩子的面给你一句准话。日后你也不必再这样哭闹。”他见陈白家的连连点头,一副听自己话的样子,便摇头说道,“我既然与你成亲,咱们也有了儿女,那我的心只会放在这个家里。外头纵然是有许多的野花野草,可是我也不会多看一眼。你我都岁数不小了,我也不会再闹什么纳妾的风波,平白惹人笑话。”妻子虽然不是尽善尽美的,也不是个聪明的,还时常叫他生气,可是既然有了夫妻之缘,那生活里谁会一帆风顺?

    他是做丈夫的,自然会包容她,体谅她,叫她少做叫人生气的事就行了。

    他自然也不可能因为所谓妻子不如自己的意,就再收一个女人进门。

    风风雨雨,也就是她了。

    想到这里,陈白便对妻子轻声说道,“至于如果有人再来胡说什么,你也要对我有信心才对。”他今日能说出以后不会纳妾的话,陈白家的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和陈白坐在一起低声哭着说道,“我如今也不知是怎么了,十分喜欢胡思乱想。”她早年还年轻的时候,虽然有过这样的担心,可是也不会如今日这样。只是她到了现在已经是没有了当年的年少美貌,可是夫君却得国公爷看重,成为国公府里有权有势,被人高看一眼,众人奉承的大管事。

    那些狂蜂浪蝶的也不知多少往丈夫的面前来。

    因此,陈白家的看着镜子里日渐衰老的自己,再看看因为最近碧柳的婚事,还有自己所为的偏心日渐冷淡的丈夫,心里就更加忧虑。

    “我知道。所以我说,还是我没有跟你说明白。只是这之前算是我的错。可如果今日我都跟你说了这样的话,你往后还要找我哭闹,那我就不能原谅你了。”见妻子含泪连连点头,陈白便拍了拍她的手臂说道,“不过今日这件事,你也有作对的地方。”他到了这会儿还能找到陈白家的在这件事里的优点来,别说陈白家的愣住了,就连翠柳跟云舒都惊讶万分,倒是陈白笑了笑说道,“你见了叫自己会误会的事,没有放在心里胡思乱想,而是直接来质问我,这样做就对了。”

    夫妻之间关系最怕那种问都不问,只知道胡思乱想,之后夫妻感情坏了的事。

    陈白家的既然开口问他,无论闹得好不好看,起码这样不藏在心里自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就叫陈白很高兴。

    陈白家的听了他的话,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云舒跟翠柳无语了。

    虽然想想的确是这个理儿,不过陈白也真的很厉害了。

    她见这夫妻俩又和睦了,完全没有刚刚陈白家的哭得跟要上吊了似的,便拉着翠柳默默地退出来。

    “我瞧着也没咱们什么事儿啊。”翠柳跟云舒出了屋子才抱怨说道,“爹的一句话比咱们的十句话都管用。”

    “这件事以后都别提了。”这场风波在陈白退让之后已经平息,云舒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觉得陈白的确是一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不然,妻子这样不讲道理的哭闹,还坏了自己的差事,换一个男人只怕都要休妻了。她看了看左右,见没有人在,便低声说道,“陈叔这是对婶子爱惜的原因,因此才会这样。不过这种事可一不可二,你没听陈叔说吗?如果今日他的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日后婶子还拿这种事烦他,就算他不纳妾什么的,可是如果跟婶子坏了感情,那也不好啊。你说呢?”

    “我知道了,这件事咱们以后都别提了!”翠柳顿时一个激灵急忙捂着嘴说道。

    她也怕家中爹娘因为这种事坏了彼此之间的情分,叫他们这些儿女看了难受。

    “咱们自然不会说。只是担心婶子日后跟碧柳姐姐说。”云舒皱眉说道,“那只怕还得闹个天翻地覆。”

    “娘又不傻。”翠柳低声说道。

    她觉得陈白家的还不能这么傻,陈白都警告她了,这件事不许跟碧柳说,她还拿这种事跟人乱说。

    这又不是什么非要跟人夸赞的好事。

    云舒见她这样说,想到陈白家的好歹也是国公府的管事娘子,这点心机应该是有的,便也放下了心来,把这件事放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