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疑心

    唐国公也没在意。

    他从不在意这种小事,只要老太太开心就行。

    因此,云舒就跟翠柳出了府。

    因为老太太恩典,因此还可以在外头多住几天。

    “咱们还回不回你的宅子那头儿?”因为多放了两天,翠柳便低声问道。

    云舒想了想,不由十分迟疑。

    “还是算了。不过两三天的时间还折腾什么?咱们陪陪陈叔和婶子吧。碧柳姐嫁了人,与陈叔吵了一架必定不愿意回娘家。陈平哥现在在边城,那家里只剩下陈叔跟婶子多寂寞啊。”云舒倒是觉得还是不回去了,毕竟碧柳已经出嫁,而陈平去了边城,这段时间陈白家的必定心里觉得孩子们不在身边寂寞。就算是陈平从前在府里跟着唐二公子也不会天天在陈白家的面前晃,可到底是在国公府这同一个屋檐下,就算见不着儿子,陈白家的心里也是安稳的。

    陈平现在去了边城,那就远远地走了,陈白家的心里能好受吗。

    “你说得也对。我也心疼娘。”翠柳便叹气说道,“如果大姐姐不回来的话,那我愿意多陪陪娘。你也知道,我跟大姐姐总是吵架,只怕娘看着心里也伤心吧。”她如今越发地长大了懂事了,从从前不管不顾地跟碧柳吵架,到了现在也能想到顾念家中娘亲的心情。云舒看着翠柳不由笑着说道,“你这话如果叫婶子听到,婶子不知道得多高兴。”她一边笑一边把之前主子们赏的一些滋补的东西也带着,想着给陈白送去。

    翠柳越发大大地叹气了。

    “我也想懂事一点。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在咱们家,如果懂事那就是要吃亏的。吃亏不要紧,可是我凭什么便宜那姓王的一家?”如果便宜碧柳,翠柳忍一忍没准儿就过去了。可是如今碧柳是带着整个王家趴在陈家的身上吸血……这翠柳就看不下去了,对云舒抱怨说道,“那姓王的怎么也是个秀才,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呢?过年那会儿卖了大姐姐的嫁妆田就已经够可以的了,怎么我听说他成亲到现在,还要大姐姐花自己的嫁妆养他全家?”

    “大概是觉得碧柳姐嫁过去就是他家的人,因此都得把银子花在他的身上吧。”云舒对那个王秀才没兴趣,兴致缺缺地说道。

    “以后我可不能嫁给这样的人。没出息。无论如何,也不能吃媳妇儿的花媳妇儿的,这不就是吃软饭。”

    翠柳哼了一声,与云舒手牵手一块儿回了陈家。

    因为回来得高兴,她进门就叫了一声。

    “娘!”

    只是叫了这一声之后,云舒就觉得这陈家的气氛有些不太好。不仅翠柳这一声之后家里没有动静,甚至陈家的几个小丫鬟都垂着头不敢说话,看见云舒的目光扫过来,都垂着头默默地走掉。这有些异样的样子,陈家过于压抑,云舒不由和翠柳对视了一眼,都觉得有些古怪,急忙往屋子里头去了。才走进门,云舒就听见仿佛传来女子细细的抽噎的声音,一探头,正看见陈白家的正坐在窗子旁边低声哭泣。

    她十分伤心,显然没有听见刚刚翠柳的声音。

    翠柳和云舒都愣了。

    “婶子这是怎么了?”云舒第一次见陈白家的这么伤心,不由与翠柳一同走到陈白家的的身边,见她面上满是泪痕,眼眶红肿,显然不是哭了一小会儿了,不由越发地茫然起来问道,“婶子这是心里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难道是因为自己和翠柳要陈白不叫碧柳回来?云舒心里莫名有些心虚,然而此刻陈白家的看见这两个丫头回来了,不由含泪握住了她们俩的手说道,“原来是你们俩回来了。我吩咐人去做饭去。”

    她一边说一边却没有放开两个女孩儿的手。

    “娘,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想哥哥了?”儿行千里母担忧,翠柳猜想,怕是陈白家的担心儿子呢。

    “你哥哥也大了,又是在二公子身边做事,哪里用得着我担心了?”见云舒和翠柳都关心地看着自己,陈白家的心里一暖,再想到那没良心的,不由心中更加伤心,哭着说道,“不是我非要跟你们说这些长辈们的糟心事,只是如果我不跟你们说,又能跟谁说去?只怕我都要被憋死了。”她哭得这样难受,云舒急忙拿帕子给陈白家的擦着脸上的眼泪低声说道,“婶子这是什么话。无论什么事儿,一人计短两人计长,或许咱们还能帮着出出主意呢。”

    莫不是碧柳没钱了?

    那云舒就真的只能出个耳朵听听,实在是没办法解决的。

    总不能叫自己和翠柳赚钱然后给碧柳花吧?

    “是,是……这话,我都说不出口。”陈白家的见云舒温柔,心里的酸涩都少了几分,握着云舒的手就冲着翠柳说道,“是你爹。”

    “爹又怎么了?”翠柳不由茫然地问道。

    “你爹,你爹生了外心了。”陈白家的不由大声哭了起来。

    她这一句话,叫云舒跟翠柳的都愣住了。

    “娘,你又瞎说什么啊。这话叫爹听见得多寒心啊。”见陈白家的这竟然是怀疑陈白有没有出轨,翠柳都要被陈白家的这天马行空的想象给气笑了。毕竟陈白为人虽然油滑,可是对家人是极好的,不然也纵容不出碧柳那样的性子。而且这么多年,陈白一直都是唐国公身边的心腹管事,外头巴结的人多了,那些想要攀附陈白的女人也多了去了,如果陈白要有外心,想收两个小妾,早就收了,怎么可能跟陈白家的一夫一妻过了这么多年。

    而且之前为了碧柳的事,陈白家的三番两次叫陈白失望,都几乎到了夫妻反目的地步,陈白也没说变心。

    更何况是现在呢。

    因此,翠柳觉得陈白家的是多心了。

    而且她想到刚刚家中的气氛,还有小丫鬟们那低眉顺眼的样子,顿时心里紧张起来。

    “您不是已经因为这个跟爹吵过架了吧?”她紧张得不得了。

    她觉得如果陈白家的把这件事叫嚷出来跟陈白争辩,那她爹得多失望啊。

    “能不吵架吗?我都亲眼看见了!”陈白家的见女儿竟然站在陈白那一边说话,一副完全相信陈白的样子,不由流泪说道,“难道我是那种无风起浪的人?如果不是我亲眼看见他跟那女人来往,我都不会这样对他责问!”她一边说,美貌的面容不由露出几分伤心,云舒微微皱眉,不由对陈白家的低声问道,“婶子是在外头见了陈叔和一个女子往来?”见陈白家的含恨点头,云舒便柔声对陈白家的说道,“我知道婶子这么伤心,是因为在意陈叔的缘故。只是婶子……既然是在外头,大庭广众之下,那陈叔必然不可能与女子有十分亲密的接触。婶子怎么知道那是陈叔生了外心,而不是其他的事情呢?”

    如果是在外头看见,那总不可能看见陈白和人搂搂抱抱吧。

    云舒觉得出轨的男人都很可恶。

    可是她也不希望陈白夫妻之间有什么误会。

    如果真的是猜错了,那陈白家的这样闹,反倒坏了夫妻的感情。

    她想着陈白也不是那种会隐瞒的性子,如果真的喜欢别的女子了,那也不会遮遮掩掩。

    这又不是现代。

    这可是能纳妾的古代,如果陈白真的变心,那就直接纳妾了,怎么可能还会隐瞒呢?

    不过,如果陈白真的变心的话,那云舒觉得自己还是要站在陈白家的这一边的。

    她是女子,自然更在意女子的心情。

    无论他们夫妻俩之前谁对谁错,可是如果陈白纳妾,那伤害的就是陈白家的这个做妻子的,云舒没法儿替陈白理直气壮,觉得理所当然。

    她更希望陈白夫妻好好儿的,不要有其他人插一脚。

    “……他们在酒楼里坐在一块儿谈笑风生的。我从来都没见你爹这么跟我说过话。”陈白家的便流泪说道。

    云舒和翠柳对视了一眼。

    “既然这样,婶子也别急着跟陈叔吵架。”云舒斟酌着对陈白家的说道,“不如请陈叔回来,咱们坐下来好好儿地谈一谈,说一说,问问陈叔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咱们不能忍气吞声,可是也不能伤了陈叔的心啊。”陈白家的说得太有主观意味了,云舒倒是觉得遇到这种事,夫妻俩坐下来好好儿地,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如果陈白说没有……云舒其实是相信陈白不会做这样的事的。

    因此,她觉得如果坐下来都说开了,陈白说没有这样的事,那陈白家的岂不是也心里放心了?

    与其在这里哭着多想多思,自己去想那些有的没的,不如直接开口问了才好。

    “我问了,他说没有。可是我怎么能相信他!”

    “娘,爹跟你夫妻十几年,生了咱们三个。十几年夫妻,难道你这点信任都不肯给他吗?爹说没有,那我相信肯定没有。”翠柳皱眉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