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庆祝

    更何况唐国公夫人在李家小姐眼里还十分和气。

    不仅和气还大方。

    给李家的聘礼,唐国公夫人也没吝啬,哪怕是做给皇帝和皇贵妃看,唐国公夫人也得把聘礼收拾得值钱些。

    因此,云舒见李家小姐这些天躲在老太太后头的院子里十分高兴的样子,更加放心了。

    显然,在见过唐国公之后,这李家小姐早就把唐国公世子给忘记了。

    她觉得这倒是一件好事。

    反正看唐国公的样子……唐国公跟以前一样脸色威严冷酷,叫人看不出什么其他的表情。

    什么纳妾之喜之类的,也没看出来。

    老太太见唐国公夫人忙碌,便也叫唐国公多关照唐国公夫人几分,唐国公也答应了。不过这件事对唐国公夫人来说,不算是冲击。倒是对唐国公后宅其他的妾室有些危机感,毕竟这李家小姐虽然年纪不大,可身后站着皇贵妃,一旦进门,那日后唐国公后宅之中除了唐国公夫人,只怕都要被这李家的丫头给踩到脚底下了。也因为这样,因此李家小姐还没进门,就已经叫唐国公的妾室姨娘们同仇敌忾,把她当做最大的敌人。

    毕竟,唐国公夫人她们争不过,也不敢争。

    可是难道还要叫她们对一个小丫头片子俯首帖耳吗?

    唐国公的后宅一时风声鹤唳,然而老太太也不会管束这些,也不管其他的事,安安心心地在国公府做自己的老封君。云舒见这一次的事已经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了,甚至皇贵妃都并没有什么异议,相反,还一副很乐见其成的样子,显然也想通了皇帝把李家的小姐赏给了唐国公,也是为了为她拉拢唐国公的打算,因此还给这李家小姐预备了一份不错的嫁妆。虽然不可能有什么成亲的热闹喜事儿,这嫁妆也已经无声无息地送到了国公府里来,可到底皇贵妃没有再因为这件事横生波折。

    主子们安稳了,云舒这做丫鬟的自然也觉得日子好过。

    她每天服侍服侍老太太,之后大半的时间都是清闲的。

    等陈白忙碌完了自己的差事,这一天跟着唐国公来老太太的院子,唐国公自然去老太太的面前说话,陈白这管事就留在老太太的院子里,也顺便看望了云舒和翠柳。这么长时间不见,云舒十分惊喜,急忙把陈白请到了一旁关心地问道,“陈叔,这一路你可辛苦?”她十分贴心,陈白也笑着点头说道,“还好。边城比我想象中好得多。”他从前去过一次边城,条件十分恶劣,本以为还是这样。没想到这一次去,边城倒是比十多年前富庶多了,虽然跟京城没法比,不过唐二公子与陈平在边城的生活他算是全都放心了。

    更何况唐二公子出身唐国公府,唐国公在军中也有几个好友,在边城也有,自然也能做照顾照顾。

    因为看唐二公子很陈平在边城不会过得太艰难,陈白才放心回来给唐国公报信儿。

    “这就好。”云舒和翠柳都笑了。

    “不过边城倒是有些京城没有的土产,我给你们带回来一些,什么时候拿进来给你们。”陈白见云舒跟翠柳眼睛都亮了,显然是很高兴,便也笑着对她们温和地说道,“还有你们之前说的开火锅铺子的事,我也已经帮着陈平开起来了。生意的确不错。”他知道这几个孩子都是鬼精鬼灵的小钱串子,就算是到了边城也不可能忘了赚钱的事,便对云舒温和地说道,“不过你说给阿平的话倒是叫我很高兴。”云舒开火锅铺子一个是赚钱,一个也是想整理一些好吃的菜叫唐二公子和陈平在边城过得舒服一些,这才是难能可贵的。

    因为这样,因此陈白帮着张罗火锅铺子也十分用心,那铺子无论是地方还是里头的装潢都是最好的。

    “我这人也只有吃的本事了。其他的都是想不到的。”云舒笑着说道。

    “能想到吃就不错了。”陈白便对云舒说道,“我叫陈平自己掌管这些铺子。这铺子必然是赚钱的,到时候怎么分配,怎么经营,怎么发展,都是你们兄妹们之间自己的事。我不插手。”孩子大了,总是得放手叫他们自己开始经营家业,就算是年轻没有经验因此走许多弯路,或者破财什么的,可是那也是这些孩子成长之中的人生经历,对于陈白来说,一件事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都是有属于他们自己的好处的。

    不然,他总是在一旁看着,帮着管着,倒是能叫孩子们的生意安稳。

    可是如果有一天他力有未逮呢?

    他是父辈,年纪会越来越大,终有一天会力不从心,帮不上孩子们的。

    因此,还不如趁着他还能看着一些的时候,就叫这些孩子经历一些世上的风雨。

    “我知道陈叔的好意。”云舒跟翠柳对视了一眼,急忙对陈白问道,“陈叔,你打从回京城就一直没歇着,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体啊。”她自然希望陈白这样对自己十分关照的长辈健健康康的,陈白见她和翠柳都关心得不得了,甚至在意自己的身体超过了别的,便忍俊不禁地笑着说道,“我还能不知道这个?你们这些没见识的小丫头。”他突然想了想,对云舒跟翠柳说道,“对了,边城哪里虽然荒凉艰苦,不过我瞧着那儿的田地也不错。陈平还要在那里好几年,如果你想要买那里的良田也可以叫他帮忙。有他看着你们也省心。”

    “虽然二公子和陈平哥在那儿好几年,不过总有一天他们就回京城了。到时候如果那里的田产无人经营,还得往外卖,十分折腾。”

    云舒就对陈白说道,“之前老太太身边珊瑚姐姐出嫁的时候也跟我说过,她嫁的是咱们府中的李庄头。李家看管的那个庄子外头似乎有许多的良田。虽然离得远了些,不过珊瑚姐姐和姐夫日后也能帮咱们照看。而且李家世代为国公府庄头,在那儿都是一辈子一辈子的事儿,也安稳。”这是珊瑚主动跟云舒提的,真心实意愿意帮着云舒买庄子附近的良田帮着她看管,也是为了能叫云舒跟珊瑚之间的关系不要断绝,日后云舒还能在老太太的面前时常提到珊瑚。

    主子们身边被放出去的奴婢,最担心的就是自己不在主子的身边就慢慢被遗忘了。

    珊瑚自然也怕的。

    她在李家的地位是因老太太而来。

    如果老太太把她给忘了,那就算李家厚道,不会因此就对她变了态度,可是珊瑚自己心里就觉得不得劲儿。

    因此,珊瑚在成亲出府之前就跟云舒好一顿叮嘱,叫她日后可以考虑李家庄子附近的良田,她和李家二郎就能帮着照顾。

    这是互利互惠的事,而且云舒也知道,自己买了李家附近的良田,珊瑚只会更高兴更安心,因此跟翠柳都打算好了,日后什么时候去珊瑚那儿做做客,看看那里的田产,再置办一些良田。

    “没错。爹,小云和我都打算得好了。”翠柳也急忙点头说道。

    陈白微微挑眉。

    他倒是没想到这两个小丫头自己就有了能够在外头办事看管田地的交情。

    既然这样,那的确就用不上陈平了。

    毕竟边城的良田再好,也的确比不上这些京城还有京城之外的。

    “既然你们自己有这个能耐,我也就放心了。”陈白面容温和,见云舒跟翠柳相视一笑,便笑着对她们说道,“什么时候你们出府来一趟,只在外头歇一天也行。回家里来咱们一块儿吃个饭,庆祝你们都做了二等丫鬟。”之前云舒升二等的时候,陈白倒是也想张罗一家人吃饭庆祝,只是云舒觉得不好意思,因此推辞了。如今翠柳也升了二等,还都是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这非常体面,陈白自然也愿意热闹一番。

    凭他这段时间来回奔走京城与边城之间的辛苦,国公爷会答应叫这两个丫头出府一天当做奖励的。

    “如果爹是真的庆祝咱们的喜事儿,就别情大姐姐。”翠柳不客气地说道。

    请了碧柳,碧柳肯定阴阳怪气地说些酸话怪话,反正就是一副又眼气,又要装作看不起她们做奴婢的样子。

    到时候好好儿的庆祝的家宴都要被碧柳搅和得再一次不欢而散。

    这话一说,云舒不由垂头看自己面前的一片地面。

    她自然不好叫陈白别把人家的亲闺女给拒之门外。

    不过没有拉着翠柳叫她别这么说话,就已经表明她的态度了。

    看见她们俩难得都这么小心眼儿,不肯跟碧柳一桌儿吃饭,陈白也并不恼火,只是笑着点了点头,对云舒和翠柳说道,“等过两天主子的恩典。”只有主子答应了她们这些内宅的小丫鬟才能出府,陈白也得先跟唐国公开口,唐国公再跟老太太提这件事。因此这件事云舒跟翠柳都答应了下来,等了两天,果然唐国公就跟老太太提了,老太太一向对云舒宽和,听了也笑着说道,“那就叫她们俩出去三天。一天太短了,你可真吝啬。”

    她还对唐国公只提出一天的假有些责备。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