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新妾

    云舒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差点没跳起来。

    她一个小丫鬟都觉得不敢置信,更何况是别人了。

    不过老太太倒是淡定。

    见老太太这样淡定,对这个把整个国公府都给炸锅了的消息并不觉得意外,云舒就知道,这件事老太太大概之前跟唐国公都知道。

    她带着这个消息服侍完老太太,就出去透透风,迎面就看见翠柳躲在没人的地方对自己偷偷招手。见她一副很八卦的样子,云舒只觉得很无奈,不由也笑着走过去低声问道,“怎么了?”她这样一问,翠柳哪里还能忍得住,急忙拉着云舒的袖子低声问道,“我听说国公爷带回来个消息……陛下真的把那李家的小姐赏给了国公爷当小妾啊?”这就是叫国公府炸锅的原因了,皇贵妃把李家的小姐送到国公府,本是要抢世子夫人的位置的。

    谁知道这才过了一天,皇帝竟然把这个李家小姐赏给唐国公做姨娘了。

    这怎么能不叫人觉得震惊?

    国公府都因为这,无论是主子还是下人都议论纷纷。

    “国公爷刚刚来跟老太太说的,应该不假。”云舒点了点头。

    不仅是唐国公来跟老太太说的,而且是唐国公夫妻一同过来禀告老太太,可见这件事唐国公夫人也是知道的。

    不仅知道。

    云舒想到刚才唐国公夫人在老太太面前放心安稳的样子,比之前因为这李家小姐要做世子的妻子的那种心浮气躁的不快安稳多了,就知道,如果一定要唐家把这个李家小姐娶进门,那唐国公夫人宁愿这人是唐国公,也不愿意这仿佛祸害一样的李家的小姐去给自己的儿子添乱。反正唐国公姬妾众多,横竖不缺李家小姐这一个。就算没有这李家小姐,唐国公的身边也少不了妾侍,既然如此,多她一个又怎样?

    而且还能叫长子不要再被这种丫头给黏上。

    唐国公夫人更知道唐国公的为人。

    知道他是不可能因为那什么李家小姐年轻美貌,出身李家什么的,就宠爱她超过唐国公夫人。

    既然如此,那多一个小妾算什么?

    唐国公夫人又不是没见过唐国公身边那些姬妾。

    应该是因为这样,因此唐国公夫人对这个结果很满意。云舒见她刚刚和微微点头的老太太说正在给李家小姐整理屋子,等整理好了就把这李家小姐接到大房那头儿,还说等屋子收拾好了,自己亲自给李家下聘,看在皇贵妃的面子上给这李家小姐最风光的纳妾的喜宴什么的,那风风火火的样子,云舒觉得唐国公夫人甚至很希望这李家小姐赶紧进门做唐国公的姨娘,免得夜长梦多,再叫她生出事端来。

    “原来还真是真的啊。”翠柳脸色微微扭曲了一下,觉得这李家小姐和皇贵妃怕不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本是好好儿的要来做世子正室,可是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国公爷的小妾?

    正妻是什么身份,小妾又是什么身份?

    如此一来,李家小姐成了唐国公的小妾,这非要把李家小姐给送到唐家来的皇贵妃会不会恼羞成怒啊?

    毕竟,她怎么跟人家李家小姐的爹娘交待?

    说好了的做世子夫人才把女孩儿带来送到国公府,可是谁知道……

    “皇贵妃会不会恼了?”翠柳觉得那一日自己跟云舒四个小丫鬟站在墙角当壁画的时候看皇贵妃的样子,不像是个大方的人,不由低声问道,“会不会觉得唐家不给她面子?”她听说皇贵妃如今得宠得很,听起来皇帝对她的种种宠爱都觉得为唐国公担心。云舒其实之前也担心了一番,不过到了现在,她倒是认真地想了想摇头说道,“国公爷刚刚跟老太太说的时候,说是陛下赏赐的这件喜事儿。既然上达天听,皇贵妃只怕也不敢对国公爷有什么不满。”

    甚至云舒觉得,皇帝会把这李家小姐赏给唐国公,应该是打着笼络唐国公的心思。

    皇贵妃如果反过来想想,如果能用这个不过是李家远房其实没什么身份的丫头拉拢一个手握重权的国公,其实比嫁给如今还没什么权势的唐国公世子划算多了。

    她想叫李家小姐嫁给唐国公世子,不过是出一口女人之间的闲气,为了自己对沈贵妃的那点嫉妒的心。

    可是如果这李家小姐做了唐国公的小妾,只要能的聪慧,能得到唐国公的喜爱,或许还能撺掇着唐国公辅佐她的儿子五皇子。

    那才是更重要的事。

    正是因为如此,因此云舒想,唐国公这也算是自我牺牲了。

    贡献出位高权重的自己,纳了一个闹心的李家的小妾,拯救了自己的儿子啊。

    “李家小姐的身份不够高,如果强行嫁给咱们世子,驱逐了世子夫人,可皇贵妃娘娘就算如愿以偿了,也得想一想会不会得罪咱们国公府。”毕竟唐国公世子乃是日后唐家的掌舵人,可是皇贵妃如果把这么一个远房没有根基,并不门当户对的硬是塞给唐国公世子,就算勉强成了姻亲,难道唐国公府会高兴吗?皇贵妃也应该得想想这一点才是。如今也好,那远房的家中其实是个破落户的女孩儿,其实给唐国公做小妾,都是国公府看在皇帝的面子上勉强答应。

    不然,这样的身份唐国公也未必看得上眼。

    “那就好。其实这样也好。不然,我也觉得……”

    皇贵妃之前把人送来的时候,太气人了。

    不就是想膈应人,然后逼死世子夫人吗?

    世子夫人打从嫁过来以后,无论是沈家兴盛的时候还是衰败的时候,对府中的下人都是一样的温和,并不是一个刻薄的主子。而且她和唐国公世子夫妻和睦,唐国公世子每天满面春风的,大家都知道这门婚事叫自家世子觉得很幸福。既然如此,那皇贵妃这种妄图棒打鸳鸯的,就跟那拆散了牛郎织女的王母娘娘一样可恶。之前翠柳虽然人微言轻,可是都暗地里觉得这皇贵妃太狠毒了,如今知道了这个消息,她觉得很高兴。

    “可不是。更何况……”云舒顿了顿,没说什么。

    更何况李家小姐身后有皇贵妃撑腰,如果非要唐国公府出一个人来收了她,那云舒觉得最好的人选就是唐国公。

    背靠皇贵妃的李家小姐这样有靠山,皇贵妃日后也必然会十分关注她,一般的人是压不住的。

    就比如世子夫人。

    如果李家小姐嫁给唐国公世子,哪怕是个小妾,家世败落的世子夫人也未必能压住她。

    可是唐国公夫人就不同。

    唐国公夫人的娘家十分显赫,兄长刚刚掌管五城兵马司,还生了两个出息的已经成年的儿子。

    这样的身份,哪怕那李家小姐是个飞天神猴也翻不出唐国公夫人的五指山。

    甚至就算这李家小姐能生儿育女,只怕最多也就是跟如今被关着的那位罗姨娘一般了。

    老实的话就好好养着,不老实的话,直接关起来,所出的儿女也不闻不问。

    唐国公又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这点还是能拿捏得住的。

    云舒想到这里,甚至都觉得自己的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件皇贵妃带来的麻烦总算是能平息了。

    她一个没见识的小丫鬟都觉得这件事平息了,更何况是老太太呢。更何况这门婚事是皇帝赏赐的,比皇贵妃所谓的皇帝的口谕厉害多了,因此老太太也就放下心来,叫唐国公夫人收拾出了一份不错的聘礼送去了李家。因为不过是纳妾罢了,哪怕这李家的小姐身份不同寻常,可做了妾室就是妾室,不可能跟三媒六聘一样风光郑重,能送过去一份聘礼都是看在皇帝和皇贵妃的面子上了,因此老太太根本不去操心这种事。

    她身为唐国公生母,亲自操劳儿子的小妾的事,岂不是给了李家太多的脸面?

    唐国公夫人才是国公府的主母,而且这是给唐国公纳妾,自然一切都是唐国公夫人张罗。

    老太太只是叫唐国公世子夫妻最近不要出门,免得撞上了这位日后的李家庶母,闹出什么麻烦事来。

    因此,唐国公世子夫人也知道这场不小的官司,就打着世子夫人又病了的旗号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也不出来。

    云舒本以为那李家小姐心愿落空,本是以为自己能做世子夫人,可是现在却要做唐国公的小妾要哭闹,要反抗,甚至要国公府给个说法什么的。

    谁知道几天下来,这李家的小姐特别的安分,还喜笑颜开地开始张罗着要给唐国公做姨娘了。

    云舒都觉得大开眼界。

    当然,她觉得能叫这李家小姐乐意给唐国公做小妾的原因,是那一日,本来泪水涟涟,知道了自己被赏赐给唐国公做小妾的李家小姐带着人一路哭着要去老太太面前哭诉自己可怜的遭遇的时候,迎面就见到了下朝回府给老太太请安的唐国公。

    威严成熟的一朝国公的气场自然不是年轻人能比得上的。

    李家小姐当时就不哭了,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

    她又乐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