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不要脸

    李家小姐如今住在国公府,日后怎么可能还嫁到别人家去。

    她的终身怕是赖上国公府了。

    一想到这里,谁不觉得头疼啊。

    老太太因为这件事,虽然嘴上不说,也并没有给小辈们什么压力,可是自己却也有些恹恹的。

    云舒看老太太又吃不下去饭了,十分焦急。

    老太太这是心里有事儿。

    就算做出山珍海味来,只怕也是味同嚼蜡。

    因为这样,云舒更希望唐国公赶紧回来了。

    等到了晚上的时候,不仅唐国公回来了,连跟合乡郡主在郊外避暑的唐三爷也回来了。他们俩快步到了老太太的面前,云舒给这两位主子上了茶就自己退了出去。她跟琥珀都守在房门外头不叫人进去,因为听不见里头主子们在说什么,云舒便好奇地问道,“琥珀姐姐,今日那位李家小姐已经安顿好了吗?”她见琥珀已经回来了,自然这样问了一句,琥珀看了她一眼点头说道,“安顿好了。”

    “那她以后是要和老太太一同用膳吗?”

    “今日她在自己房里用膳。老太太吩咐不叫她忙碌。不过我想明日开始,她必然要给老太太请安,那自然要和老太太用膳。”琥珀见云舒点了点头,便问道,“怎么了?”

    “我担心老太太看见她就没胃口。老太太不好好吃饭,我心里怎么能不发愁呢?”云舒叹气说道。

    琥珀不由笑了笑。

    她并不是一个喜欢说笑的人,因此此刻笑了一笑,就叫云舒受宠若惊。

    “没关系。你何尝见咱们府里吃过亏。”她还安慰了云舒一句。

    云舒觉得自己更加受宠若惊了。

    “我自然是相信府里头的。只是……”她看了看左右,见丫鬟们都不敢往老太太这屋子里过来,便急忙压低了声音对琥珀说道,“我只是担心李家小姐不要脸。如果撞见了咱们府里的公子,或者撞见了世子,她直接宽衣解带怎么办?”这可不是云舒看轻了那位李家小姐,实在是她相信李家小姐真的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那李家小姐可是张嘴就要跟世子夫妻一个院子的彪悍的存在。

    那宽衣解带什么的有什么不可能的。

    “你说的这些倒是也没错。”琥珀果然若有所思地说道。

    只是就算知道又能怎么办?

    总不能把这李家小姐关起来。

    如果这样,那皇贵妃肯定又有话说了。

    “先听听主子们怎么想。”琥珀对云舒说道,“你最近别做什么新鲜花样儿的菜色,免得有那眼皮子浅的来讨要。”她嘴角勾起了几分冷笑,云舒顿时就知道琥珀这说的正是唐大小姐。她急忙点了点头答应了,见琥珀冷哼了一声,便对琥珀说道,“国公爷肯定会有法子的吧。”她觉得唐国公是唐家的主心骨儿。只要有唐国公在,仿佛什么都难不住似的,因为这样想,云舒倒是心里觉得轻松了好些。

    她和琥珀在外头等着,说闲话,也不知道老太太跟唐国公兄弟说了什么。

    总之,等唐国公兄弟出来走了,老太太似乎更有精神了些,脸上也带了笑容。

    “行了。好好看着她几日,别的不必担心。”

    云舒见老太太脸上有笑容,便也跟着笑了,还答应了一声笑着问道,“您饿了没有?叫小厨房再做一碗银耳羹吧?”她笑着对老太太问道,“再加几块点心?”这话叫老太太果然露出几分兴趣,闻言便笑着点头说道,“你说得对。我的确是有些饿了。”既然知道饿了,那说明老太太是真的不担心什么了,云舒兴高采烈地去小厨房给老太太端了点心,见老太太吃了几块,剩下碰都没碰的就叫云舒带回去自己吃,琥珀留下来值夜。

    云舒端着刚刚做好的点心回了自己的屋子。迎面春华就扑了过来。

    “加餐!”她最喜欢吃东西了,见云舒晚上还带回来这么多好吃的,自然欢喜得不得了,拿了一块点心就塞进嘴里。

    “你天天这么能吃,也不怕变成胖子。”念夏不由在一旁说道。

    “胖子怎么了?胖子才是福气呢。”春华本就生得圆润,因此一点都不觉得当个小胖丫有什么不对,见念夏看着云舒的点心十分想吃,可是为了保持身材碰都不敢碰,春华越发觉得做胖子才是福气呢。如果为了保持身材想吃什么都不敢吃,那生活还有什么乐趣?她一边说一边手里抓着两个点心坐在一旁,倒是翠柳笑嘻嘻地过来,把一晚冲得酸酸甜甜的山楂水放在她的身边,这才对云舒问道,“那李家小姐到底怎么处置啊?”

    “没什么好处置的。既然是客,就好生招待,横竖上头都有主子做主。”云舒什么也不知道,因此也只能这么说。

    “不过大夫人都叫人把这李家小姐的身份都打听明白了。”春华家的长辈是府里头的大管家,因此府里头有个风吹草动她都知道。此刻喝了一口山楂水,觉得胃口大开,对云舒轻快地说道,“我听说大夫人去打听这李家小姐才知道,她虽然说是皇贵妃的侄女儿,可是这关系其实很远了。只不过是李家不知哪儿冒出来的远房亲戚罢了。只是皇贵妃的本家人丁单薄,他们家投靠了过来,皇贵妃觉得可以利用,因此就认下了。”

    “这么说,他们家岂不是跟皇贵妃关系并不亲密?”

    “再不亲密也是有血缘,一条船上的。”云舒缓缓地说道。

    “没错。不过她的家里也不是什么十分显赫的人家。很平常的人家罢了。倒是嫁到显侯府的那个是皇贵妃的亲侄女儿。不过皇贵妃的娘家的人口不多,小辈也没有几个。因此皇贵妃不得不拿这么一个远房亲戚家的小姐来咱们国公府取代世子夫人。不过她的身份太低了,家里没什么能干的人,说起来,除了占了一个皇贵妃的姓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春华的这一番话,也叫云舒恍然大悟。

    怪不得。

    怪不得这李家的小姐能说出那么不要脸,要跟世子夫妻一个院子这种话。

    有些出身教养的小姐,谁会说出这种被人耻笑轻贱的话。

    原来本来就是破落户,因此就越发地不要脸,只要能巴结上唐国公府,她什么都敢干。

    “怎样的人怎么能做世子夫人。”唐国公府可是大家族,怎么能叫这样不要脸的女子做世子夫人呢?

    那以后谁还看得起唐国公府?

    翠柳这脆生生的一句话,顿时叫春华感同身受。

    “可不是。只是如今人都来了,怎么也不可能送走啊。就算是送走了,你也知道她没廉耻,那嚷嚷积几句自己的清白没了,再有皇贵妃做主,那咱们国公府怎么解释得清楚呢?”她把点心让给小姐妹,见她们都摇头不吃,便急忙都吃了,这才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笑呵呵地说道,“不过既然她的来历大夫人都知道了,那大夫人肯定有应对的办法。”不过是仗着皇贵妃的势罢了,其他的倒是也不怎么叫人放在眼里。

    不过皇贵妃把远房侄女带过来想要占了世子夫人的位置,这也太想当然了。

    那门不当户不对,也不怕惹翻了唐家。

    云舒真是觉得皇贵妃这是被皇帝的宠爱给冲昏头了。

    不过这种话倒是不好多说,因此她们几个也都休息了,等着明日再去做事。

    等到了第二天,云舒大清早上起来就看见外头有丫鬟们在窃窃私语。等听了一会儿,她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异样了。

    听说这位李家小姐大清早地就跑到国公府的园子里去了,见人就打听世子与世子夫人在那个院子里歇息。因为之前有了老太太的话,因此这些下人都不敢跟这个穿戴得十分妖娆的李家小姐说世子住在哪儿,因此只胡乱地指个位置,不会叫这李家小姐说出什么来也就是了。这李家小姐在园子里跟没头苍蝇似的,见人就打听,被乱七八糟地指着乱七八糟地走,因此,她清早上就要去给世子与世子夫人请安,还要跟人家夫妻俩一同用膳这件事府里都没有不知道的。

    这有些城府的,因为不知上头主子们的态度,就当做什么都没感觉。

    那些轻浮些的,大多都在这李家小姐婀娜的身段儿上打量,见她眼巴巴地要去见唐国公世子,因此说出的话很不好听。

    云舒真是觉得大开眼界。

    她一时的都不知道这李家小姐是真的这么不要脸,还是装的。

    这做人总是得有点廉耻心吧?

    怎么还能这样大咧咧地表达自己要抢别人的丈夫,要跟人家丈夫来一段精彩的恋情的样子呢?

    她听了这些话不由摇了摇头,没说什么,直接去了老太太的屋子里服侍老太太。

    见老太太脸色不错,显然昨日安歇得很好,云舒就知道这件事必定是主子们有解决的办法了。

    她心里一松,正要上前服侍,就听见外头传来琥珀的声音。

    “老太太,李家小姐来给您请安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