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心机

    老太太心中沉思,然而皇贵妃却觉得自己已经得到了唐国公府的退让。

    见唐国公府对自己服了软,皇贵妃的嘴角不由露出几分笑容。

    她想到唐国公府从前对沈家的维护,其实心中十分恼火,毕竟如果没有唐国公还有如今回宫的成太妃搅局,那无论是沈家残留的血脉,还是八皇子,早就已经被她给弄死了。可是她本来打算得好好儿的,本以为冬天那阵子就能在宫中把八皇子这个心腹大患给除掉,谁知道皇帝听了成太妃的话,又想起了自己曾经和八皇子的父子情深。哪怕那大多都是在演戏,在迷惑沈家,可是这十几年对八皇子的宠爱,还是叫皇帝用了一些真心下去的。

    就比如死了的沈贵妃。

    想到沈贵妃,皇贵妃的脸色不由有些阴沉。

    她熬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熬死了沈贵妃,沈家倒台,自己和皇帝之间的感情再也不需要遮掩。

    这么多年在沈贵妃的面前卑躬屈膝,就算明知道皇帝对沈贵妃都只是在假装深情,可是看在眼里,她的心里自然也是不好受的。

    可是沈贵妃这样刚烈地自尽,皇帝嘴上不说,皇贵妃却知道,皇帝其实心里还是有些难过的。

    毕竟,沈贵妃那可是深爱皇帝的人。

    或者的时候被皇帝虚伪敷衍,可是当沈贵妃死了之后,皇帝却又想起了沈贵妃对自己曾经的深爱。

    正是因为这样,因此皇贵妃更不可能饶了沈家如今还活着的小辈。那沈家二小姐如今山高皇帝远,不知道跑到哪个山沟沟里,自己找不着她。可是这沈家大小姐却嫁在京城之中,如今还是国公府的世子夫人。一想到沈家大小姐娘家坏了事却还是能够锦衣玉食,风风光光地做着世子夫人,皇贵妃就觉得不能忍受。既然她能把一个李家的女孩子嫁给显侯府上的沈三小姐的夫婿,如今,自然还可以嫁另一个。

    她本以为唐国公府会不答应。

    不过没有想到唐国公府也不过是软骨头。

    听到她搬出陛下来,顿时什么都答应了。

    如今想到自己盛宠在身,乃是京城头一份的关辉荣耀,自己和皇帝之间也更加夫妻和睦。因为再也没有了强横的沈家掣肘,因此皇帝不需要伪装自己的感情去宠爱沈贵妃,也不必再善待那个如今在后宫之中无宠无子的皇后,这后宫只是她一人的天下,皇贵妃美丽的脸上不由露出了几分得意的笑容。她一边和老太太说话,一边漫不经心地修整自己华美高贵的衣裙,还扶了扶自己头上的那七尾的大凤钗。

    这本不该是她能佩戴。

    可是如今有皇帝的纵容,她自然也可以僭越了自己的身份。

    老太太看着对自己笑容带着几分得意的皇贵妃,面上却依旧平静,并没有露出什么愤怒。

    倒是一旁的唐大小姐紧张地看着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见她们还是要听从皇贵妃的话,显然在她们的心里,皇贵妃的话与地位是会被她们忌惮的,唐大小姐顿时松了一口气,心里越发庆幸自己投靠了皇贵妃。虽然在皇贵妃的面前她也依旧要卑躬屈膝,可是如今祖母和嫡母都要在皇贵妃面前平心静气,她又有什么觉得不情愿的呢?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些,唐大小姐只知道自己的确是嫁对了人家。

    甚至想到皇贵妃会因李家小姐这件事对自己如何赞赏,唐大小姐就觉得,就算是被嫡母恼怒,可是自己也不会在意了。

    她如今出嫁显侯府,就是显侯府的人。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自己为夫家谋取利益,这有什么不对吗?

    至于娘家……唐大小姐不由叹了一口气。

    她在娘家已经卑躬屈膝这么多年,也已经足够,不想再继续当个卑贱的庶女被人看不起了。

    “我还听这丫头说,”皇贵妃正指着唐大小姐对老太太笑着说道,“府上的饮食是极好的,有些吃食都十分精致可口。不如咱们在这儿尝尝。”她见唐大小姐对自己赔笑,老太太诧异地看着自己,便问道,“难道有什么妨碍?”

    “能进献娘娘美食自然是咱们的光彩。不过娘娘在宫中尝遍了山珍海味,哪里会将咱们家的寻常家常菜放在眼里?”老太太看了一眼目光闪烁的唐大小姐,便笑着对皇贵妃说道,“宫中才是这天下美食精粹汇聚之处,若说咱们府中的比宫中的御膳房做得可口,那只怕是娘娘吃多了宫中的美食,因此倒是觉得咱们的和娘娘平日里吃的有些不同罢了。”她笑容温和,皇贵妃其实也觉得老太太这话有道理。

    这宫中的美事盖压天下。

    天下的最好的厨子自然都在宫中。

    说宫中的不及国公府的,那倒是不太可能。

    只是她之前听了唐大小姐的一个央求,因此此刻便笑着说道,“倒也不是。只是这丫头说,贵府上的烤鸭乃是京中一绝。”见老太太嘴角带着几分笑意听着,没看出什么不乐意或者不悦的样子,皇贵妃对唐国公府上女眷对自己这样赔笑讨好自然更加受用,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本宫倒是也没尝过。只是本宫如今想想,这在府上吃饭未免不洁净。”这话其实就已经叫人十分不悦,毕竟皇贵妃嫌弃唐国公府做的东西不干净,这实在令人恼火。

    甚至因为这句话,皇贵妃身边的那个一直带着几分傲然之色的,唐大小姐的妯娌都露出几分诧异。

    她也觉得姑母这话有些过分了。

    “不如府上把烤鸭的方子给本宫抄一份,叫本宫带回宫里去,叫御膳房去做。”皇贵妃却没有察觉,只是继续说道。

    她说完这句话,笑吟吟地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顿了顿,含笑看了一眼沉默垂头的唐大小姐。

    “皇贵妃想吃烤鸭,咱们府中自然是乐意给娘娘抄个方子的。只是……”

    “只是什么?”皇贵妃急忙问道。

    “这烤鸭过于油腻,娘娘生得纤细婀娜,只怕吃了不受用。”见皇贵妃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美丽的脸,又露出几分迟疑,老太太便笑着说道,“娘娘如果自己想吃,那我劝娘娘不要吃这样油腻肥腻的东西。就算我不是做烤鸭的人,可是也知道,这烤鸭得肥一些,油滋滋的才香。”她这样一说,皇贵妃果然就迟疑起来,毕竟,她也是对这什么烤鸭没有多大兴趣,更何况宫中御膳房有专门做鸭子的御厨,都把鸭子给做出花儿来了,想必那什么烤鸭也不过是夸大其词的寻常菜色罢了。

    “可是本宫都答应了……”

    “您是答应了我家的大丫头吧?这丫头,身为庶女,在家里没见识,哪里有娘娘一般的眼界。”见皇贵妃被自己夸得很满意,老太太突然叹了一口气,露出几分伤感来,苍老的面容带着几分皱纹,叫皇贵妃都有些触动,此刻老太太便带着几分伤心对唐大小姐说道,“你想吃烤鸭,就叫娘家做给你吃,或者亲口来跟我要方子才是正理。怎么使唤娘娘出面?难道在你的心里,娘家就只能要你透过娘娘出口?这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个鸭子。可是你却这样使唤娘娘,未免不把娘娘放在心上。”

    皇贵妃一愣。

    她在宫中也历经十几年的风雨,就算一时得意,志得意满,可是也不是个傻瓜。

    如今想想,唐大小姐通过自己来压迫娘家,岂不是把自己当了一把刀子?

    “老太太,我……”见皇贵妃脸色不善,唐大小姐顿时双腿发软。

    如果不是此刻坐在椅子里,她只怕就要跪在地上。

    不仅是老太太的恼怒,还有此刻皇贵妃的不满。

    “好了。既然是你想吃,你就别怂恿娘娘了。这烤鸭的确味道很好,可是也不至于叫你做这样的事。”老太太和颜悦色地对唐大小姐说道。

    唐大小姐一时不知该怎么跟慢慢沉下了脸的皇贵妃解释。

    云舒只觉得自己的背后密密麻麻都是冷汗。

    她没有想到唐大小姐竟然还记得这件事。

    当初她跟自己要烤鸭的方子,被唐二公子给训斥走了,因此这件事云舒本以为已经了结了。

    谁知道,唐大小姐竟然对这件事念念不忘。

    或许,唐大小姐念念不忘的本不是烤鸭方子,而是当初在唐二公子面前被训斥得没脸的那种仇恨。

    唐大小姐也太记仇了。

    这都多久了?

    云舒并不在意这么一个烤鸭方子。

    在她的眼里,这些都只不过是一些平常的东西。

    只是如果叫唐大小姐耍心眼,被人逼迫着献出来,然后大概率会叫显侯府拿着烤鸭方子跟自己打擂台,那就十分叫人郁闷了。

    当然,她在外头的烤鸭铺子如今经过很长时间的顾客的反馈,也在慢慢调整着配料,比留在国公府里的原始的方子已经有了很多不同的改变,味道也更符合广大顾客的口味,因此如今生意兴隆也是因为改变之后的方子,可是唐大小姐不知道这一点。她想要这方子,自然是心里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想拿皇贵妃压迫国公府来完成自己的希望。这种带着外头的人来抄杀自己的娘家的事,云舒更加觉得不喜。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