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皇贵妃

    她的心里十分期待。

    不过云舒也知道陈白很忙,因此也不着急给陈白添乱。

    更何况如今皇贵妃省亲了。

    说起来,皇贵妃省亲跟唐国公府没关系。

    皇贵妃出身低微,家族从前也只是京城里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家,平日里跟京城里这些权贵人家也没有姻亲上的往来,因此说起来,皇贵妃省亲的确是一件很盛大的事,不过也只是对皇贵妃的娘家李家很盛大,对别人家也只是平添了一些说话的谈资而已。更何况因为没有姻亲上的往来,也没有什么关系,因此皇贵妃省亲,京城里其他的人家也不可能去舍下脸面与尊严去急吼吼地拜见皇贵妃,因此虽然京城里最近传闻都是皇贵妃的事,然而对云舒来说,这其实跟她关系也不大。

    只不过是多一个八卦而已。

    皇贵妃省亲那一日的确是京城都震动了。

    听说皇帝十分宠爱自己的皇贵妃,当皇贵妃叩谢圣恩出宫的时候,还赏赐了自己的宫车来作为皇贵妃出宫的车驾。

    浩浩荡荡的宫人陪着皇贵妃从宫中出来,前往皇贵妃的娘家。

    这一刻,皇贵妃的风光盖过了京城之中所有的光彩,一时无两。

    整个京城都为皇帝宠爱皇贵妃的程度而震动了。

    云舒服侍老太太,听说外头是声势浩大,许多的京城里的百姓还为了看热闹追着皇贵妃的这些车驾希望一睹传闻中宠冠后宫的皇贵妃的样子,都觉得这样的声势怕是多少年都不会有人超越了。她见老太太只是脸色有些唏嘘,也觉得这跟唐国公府没什么关系,因此也就把这件事丢到一旁,以为跟唐国公府关系不大。然而她也没有想到,当换贵妃省亲,因为皇帝心疼皇贵妃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家人,叫皇贵妃可以在娘家多住几天以后,第三天的时候,皇贵妃竟然上了唐国公府的门。

    还是叫已经出嫁的唐大小姐引路。

    老太太知道唐大小姐陪伴皇贵妃来了国公府,一时沉默起来。

    “换衣裳,迎接皇贵妃吧。”她叹了一口气。

    本以为皇贵妃跟国公府没有关系。

    谁知道唐大小姐竟然把皇贵妃给引来了。

    见老太太的神色有些疲惫,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正巧她不久之前才给老太太做了一件簇新的衣裳,穿上这样华丽簇新的华服面对皇贵妃也不算是失礼了。等过了不久,又有唐国公夫人也一同前来,等皇贵妃的车驾就快到门口的时候,有宫女来传话说皇贵妃只想见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旁的女眷都暂且不见。这有些傲慢的话叫老太太脸色微变,毕竟都是同一家的女眷,皇贵妃却给她们分出三六九等出来。

    然而想到皇贵妃在皇帝跟前得宠,老太太就没说什么。

    虽然唐国公是朝中的重臣,可皇贵妃却是和皇帝朝夕相对,枕头风也要命的。

    之前因为沈家的事,唐家对皇贵妃多有得罪。

    如今,唐家自然不愿再得罪皇贵妃的心意。

    “那就都散了吧。”老太太叫府中的其他女眷都散了,带着唐国公夫人大开中门将一架奢华无比的车驾给迎接了进门。就见此刻国公府的中门大开,两排的奴婢端肃静默,云舒并没有跟着老太太,而是立在远远的地方,就见这奢华的车驾停在了庭院之中,无数的衣裳华美的宫女簇拥着,空气里也弥漫着一种奇妙的香气。之后两个年轻美貌的宫女恭恭敬敬地掀开了车驾的薄纱,就见那薄纱之中探出了一只雪白的手。

    片刻,一个穿着皇贵妃服饰的女子带着淡淡的笑容从车驾中走了出来。

    她踏着小凳子走下了车子,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便迎上前去拜见。

    云舒远远的见皇贵妃生得也很美丽,的确是一位出众的美人。

    可是在后宫之中美人无数,就算皇贵妃生得美,也没有美得艳压群芳的程度,怎么会被皇帝这样宠爱呢?

    甚至皇帝的宠爱一直都没有断绝。

    她心里有些好奇,又想着,或许是皇贵妃的什么内涵引得皇帝倾心,毕竟女子的美不仅仅是容貌,内涵与内在更加重要,这才是能够真正令一个男子倾心的地方。她心里正好奇得不得了的时候,就见皇贵妃的身边走过来了几个年轻的女子。其他年轻美貌的女子都很陌生,只有一个脸上堆着笑容,此刻一脸光彩照人地站在皇贵妃身后的女子叫云舒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嫁到显侯府上去的唐大小姐。

    见唐大小姐气色极好,此刻以一种卓然的姿态站在皇贵妃的身边看着迎接皇贵妃的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云舒犹豫了一下。

    她或许是眼花了。

    因此她在唐大小姐的眼里仿佛看见了一种得意的感觉。

    是因为觉得自己站在皇贵妃的身后十分风光的原因吗?

    她只是多看了两眼,就急忙转身往回跑,将皇贵妃带着多少多少人还有带着谁谁拜见老太太这些信息都告诉了琥珀。琥珀听了她的这些回话,就忙着叫人张罗一会儿给皇贵妃侍奉的茶点之类的。因为云舒虽然在老太太跟前得脸,不过年纪小,上前侍奉未免显得对皇贵妃不放在心上似的,因此琥珀就叫云舒叫了翠柳春华念夏四个小丫鬟,都站在了老太太屋子里的角落里,当做喜庆一些的摆设似的。

    其余的年岁大的丫鬟都忙碌着熏香预备茶点整理屋子里的各处细小的地方,当万无一失,没有对皇贵妃失礼的地方,琥珀就带着人在外头等候。

    片刻之后,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引着笑容满面的皇贵妃走进了上房。

    云舒就见皇贵妃的身后除了唐大小姐,带着的其实是两个生得与她有些相像的年轻的女子。其中一个高高地晚起了头发,额发尽去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无论穿戴还是形容都应该已经嫁人。看唐大小姐对她带着几分敬畏与奉承的样子,云舒不由心里有些揣测。倒是后头跟着的那个年少的女孩儿,十分美貌,带着年少女子特有的婀娜美丽。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尚在闺阁之中云英未嫁的模样,如今能被皇贵妃带出来见客,想必应该是个十分得宠的。

    此刻上房之中一片静默,国公府中的丫鬟无声地上前端茶倒水。

    “突然来了国公府未免失礼,您别和我见怪才好,”皇贵妃的声音很和气,见老太太微笑,便笑着指着下头的唐大小姐笑着说道,“因为这孩子说起国公府,说是十分想念家中,因此本宫心里一软,就带着她过来走动走动。咱们日后都是姻亲,也不必十分客气。不然多了礼数岂不是疏远了?”她这话说起来倒是也有些道理,毕竟唐大小姐嫁给显侯府庶子,显侯府与皇贵妃之间又数次联姻,如果这么说起来,那还真是姻亲。

    老太太便笑着说道,“娘娘驾临,唐家蓬荜生辉。只是唯恐怠慢了娘娘。”

    “这怎么可能。”皇贵妃见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都对自己十分恭敬,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侧头指着下方的那两个陌生的年少女子笑着说道,“这是本宫的两个侄女儿。这个不久之前才嫁到显侯府上去。”这已经出嫁的自然就是唐大小姐的妯娌了,却见她上前给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福了福,虽然眼底带着几分傲然之色,显然自负自己乃是皇贵妃的侄女儿,不过老太太与唐国公夫人的身份也很贵重,因此她不敢十分倨傲,行礼也是毕恭毕敬。

    老太太在她福了福之后,便笑着叫人上了表礼给她,对皇贵妃说道,“的确与娘娘品貌一般无二。”

    皇贵妃似乎十分喜欢老太太这句话,闻言便掩唇而笑。

    “不过是寻常脂粉罢了。”她笑了一会儿,见老太太眉目温和,唐国公夫人又是个十分端方的模样,眼底越发满意。似乎是因为坐了一会儿,她觉得自在了些,因此就看着老太太突然笑着说道,“我和您从前在宫中见的时候,就觉得您十分亲切。您是上了年纪的长辈,我心中十分亲近。只是从前在深宫之中,没有能与您亲近的机会,因此时常引以为憾。”她见老太太微微一愣,便笑着把后头那个已经羞红了脸走上前的年少的女孩儿指给老太太看。

    “您看她如何?这是我的另一个侄女儿。”

    这女孩儿生得花容月貌,年轻美貌,就算是皇贵妃自视甚高,看着这样美貌的侄女也忍不住露出几分得意之色。

    “既然是娘娘的侄女,那自然是极好的。”老太太摸不着皇贵妃这话的头脑,便含糊地说道。

    皇贵妃却并不在意老太太的这份含糊,见老太太称赞了这女孩儿,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既然您觉得她好,我又觉得您是位亲切,叫人觉得尊重的长辈。不如叫这丫头留在国公府中,做服侍您的丫头吧。”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