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入选

    云舒被琥珀夸得直愣神儿。

    “琥珀姐姐……”她觉得自己抢风头了,琥珀不应该这么夸自己。

    毕竟,她只是二等丫鬟,天天在老太太的跟前晃,这不是很不合适吗?

    “从前你明哲保身,看似懂事乖巧,实则更在意自己。”见云舒脸色微微一变,琥珀便淡淡地说道,“如今看似抢了她人的风头,可是老太太的面前,本就是最关心老太太的人才更应该上来。你一心一意服侍老太太,这有什么错?”她的这话叫云舒的脸上多了几分愧色,低声说道,“从前……老太太对我实在太好了。”

    “正是因为老太太对你好,因此如今你才会对老太太这样真心地服侍,因此我才觉得你和从前不同。”琥珀见云舒越发地羞愧,一向严肃的面容都微微缓和了几分,对云舒温和地说道,“这是好事。你从前也对老太太一心一意,可是却总是顾虑这,顾虑那。可是你要明白,老太太是你的主子,你得全新地在意老太太,而不是在意其他丫鬟的心情。”她这话叫云舒越发惭愧,不过她也明白琥珀的意思,忙点头说道,“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那就继续这样用心下去。”琥珀对云舒叮嘱了一声。

    云舒也急忙答应了。

    她也知道,自己应该更认真地侍奉老太太了。

    至于老太太跟前其他丫鬟们的心情……她觉得如果是想要在老太太跟前出头,那就各自竞争就是。

    难道还要因为旁人服侍老太太不用心,自己顾虑着,就对这种事也当做没见过不成?

    因此云舒想了两天自己就想开了。

    虽然老太太屋子里的丫鬟也有些人抱怨,不过琥珀都弹压了下去。她的威势厉害,丫鬟们抱怨几句也就算了,从这以后,琥珀倒是仿佛觉得云舒比从前更真诚了几分,因此平常就带着她帮着老太太忙前忙后,云舒也知道了更多老太太身边要忙着的差事。这样忙忙碌碌地过日子,等到了唐五公子满月百日之类的都忙活完了,合乡郡主也早就已经重新风光美貌地出来走动,给老太太请安,云舒就见合乡郡主日日抱着唐五公子来给老太太瞧。

    白白嫩嫩的小家伙裹在襁褓里,老太太瞧着也高兴。

    “只是这天日渐地热了。小五还小,你不要时常把他抱出来了。”这天一天比一天热,外头的太阳也热烈毒辣了起来。合乡郡主如果从自己的院子走到老太太的院子,就算有丫鬟帮着遮阳,可是老太太被却还是心疼孙子,对合乡郡主叮嘱着说道,“还有你。这生孩子就是母亲的亏空。别只守着小五。你也得好生调养滋补,把身子养得好一些。”如今合乡郡主一举得男,唐三爷有了后,老太太就越发不会担心唐三爷的子嗣问题,因此对唐三爷院子里的事儿也更不管了。

    唐三爷和合乡郡主如今琴瑟和鸣,整日里陪着娇妻幼子,也没有再收两个通房丫鬟什么的,老太太也不在意。

    比起庶出的孙子,她自然更想要嫡出的,来自于皇家郡主的血脉。

    “这小子壮实着呢。”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她还给老太太看唐五公子此刻有劲儿地挥动小胳膊,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圆溜溜的精神样子。

    云舒也正在老太太的身边,探头一看,见唐五公子生得白嫩可爱,虽然不过是个小婴儿,然而胖乎乎的,瞧着眉庭开阔,笑着咿咿呀呀地叫,不由也觉得有趣。因唐三爷俊美,合乡郡主美艳,这两口子都是十足的美貌的人,因此唐五公子肯定也不会是不好的相貌。不过这样又精神又活泼的孩子自然会更叫人心情更好的。云舒看了一会儿,见老太太正拿着一柄小小的如意逗着孩子,便走到外头去,从外头端了一些清凉的果汁进来给合乡郡主。

    清凉的果汁装在水晶杯里,透着几分沁凉之气,合乡郡主看了就十分喜欢。

    “这瞧着倒是清凉可口。叫人看着心里就凉快。”她笑着称赞了一声,见云舒抿嘴笑着不说话,便对老太太笑着说道,“这天热了,去年的凉茶厨房里又开始预备了。母亲是不知道。最近咱们三爷时常去大哥的书房议事,大哥别的都好,就是喜欢喝凉茶这一点实在叫咱们三爷受不了。”唐三爷锦衣玉食长大的,从吃不得苦,去年夏天就被这凉茶给吓坏了。今年和唐国公商量差事的时候,唐国公的书房只预备一种饮品,就是凉茶。

    唐三爷喝得很痛苦。

    虽然凉茶的确管用,也都是好东西,可是唐三爷还是受不了。

    他就和合乡郡主抱怨。

    合乡郡主听了,如今就当笑话给老太太说。

    老太太笑着听了,觉得唐三爷与合乡郡主夫妻之间倒是和睦,这样的抱怨都带着几分亲昵,心里不由高兴起来。

    “你大哥也是的。既然老三不喜欢,那就预备些别的,就算不要喝茶,可是新鲜的瓜果不是有的是?”老太太便嗔怪地说道。

    “这跟大哥没关系。我只对三爷说,他也该吃点苦了。更何况这凉茶喝完了,他嘴上叫苦,过了一会儿又说舒坦。”合乡郡主见老太太笑着看着自己,显然是带着几分戏谑他们小夫妻的意思,不由有些脸红地对老太太说道,“我们也只是随便说说。母亲。”她便对老太太问道,“三爷前些时候在城外买了个小庄子,避暑最好了。比城里凉快。三爷的意思是,您要不要出城避暑去?”

    “不用了。”老太太想了想便温和地说道,“城里也并没有那么炎热。”

    更何况,府里头才更叫她熟悉。

    还有听说皇贵妃终于要省亲了,她正想着这件事呢。

    “你们带着小五去吧。他年纪小,还是个小孩子,受不得府里头用冰的那种冷。可如果在府里头就太遭罪了。”见合乡郡主想拒绝,老太太便摆手叫她不要拒绝,笑着说道,“而且不过是两三个月你们就能回来。更何况城外离京城也不远,你们也能时常回来。何必拘束在府里头?”她心疼孙儿,自然是愿意叫唐三爷带着合乡郡主母子去外头的小庄子里避暑的,合乡郡主见老太太的确是一番慈心,便也点了头。

    “既然这样,那我都听母亲的。”

    “这才对。”老太太笑着说道。

    她更乐意叫唐三爷与合乡郡主单独相处地住着,这大家族住在一块儿时间久了,小夫妻俩独处的时候会更觉得这样的时光珍贵。

    如果能感情更好,更和睦恩爱,老太太就更高兴了。

    她已经上了年纪,心里只希望儿孙幸福,自然不会与别家的婆婆似的见不得儿子儿媳夫妻恩爱,反而希望他们越和睦越好。

    “那叫府里头多给预备些凉茶。就算去避暑,我也天天灌给三爷喝。”合乡郡主笑着说道。

    老太太便点头说道,“这是你们自己的事儿。”她既然答应了下来,唐三爷就带着合乡郡主与唐五公子去了城外避暑。因三房走了,因此国公府里就越发少了差事。云舒见唐三爷带着妻子儿子走了,却把珍珠给留在了国公府里,心里也不知是该为珍珠难受,还是该为合乡郡主感到高兴。她只是过了一阵子以后就听说二夫人还真的看中了莺儿,听说觉得莺儿伶俐有眼色,把莺儿给要到了唐四公子的身边。

    云舒知道这件事以后,觉得有些不合适,到底没说什么。

    无论怎样,莺儿以前是服侍唐三爷身边姨娘的丫鬟。

    二夫人这么做,岂不是和三房抢人?

    不过因珍珠如今实在没有宠爱,是翻不了身了的,因此府里倒是没有对这件事有什么说法。

    自然也没有人在意莺儿从前的出身。

    不然莺儿还可以说,她不仅是从前姨娘身边的丫鬟,更以前的时候,还是老太太院子里的丫鬟呢。

    老太太的丫鬟给唐四公子做了丫鬟,这就没什么叫人非议的地方了。

    只是因为二夫人看着,莺儿在二房初来乍到,因此很是低眉顺眼,少了几分从前在别处的争强好胜,刻薄尖酸。

    她在唐四公子的身边老实,云舒也就放心了。更何况她也没有时间来和莺儿的事计较,因为没过多久,陈白就千里迢迢地从边城回到了国公府,给唐国公复命。他本就是唐国公派去给了唐二公子整理边城起居的,如今可算回来了,自然还有许多的禀告之事,还有要和唐国公说说边城的那种的事物。另外京城里他从前管理的一些事,时隔这么久也要重新理清,因此难免忙碌起来,只是叫人给云舒和翠柳打了一个招呼,叫她们知道他回来了也就是了。

    云舒知道陈白回来,不由心里有些好奇,也想早日和陈白见一面。

    她自然是要问问自己和陈平在边城的火锅生意了。

    也不知道生意好不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