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夸奖

    念夏摇头。

    “不知道。只是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珍珠姨娘。她们姐妹不是都会拣高枝儿飞的吗?”当初莺儿的姐姐翡翠不就是觉得在老太太的跟前没前程,因此死皮赖脸地跟着唐二小姐去了荀王府,之后就成了荀王的小妾,倒是还把从前的主子唐二小姐给踩到脚底下了吗?因为有翡翠当初做的事,因此做妹妹的如今抛弃一个没有宠爱的主子什么的,在念夏的眼里完全可以想得到,都并不觉得诧异。

    只是她摇头说道,“去了四公子跟前也未必是好事。”

    难道给四公子做丫鬟就那么好不成?

    不过是打着见不得人的心思罢了。

    可唐四公子可不是当初被唐国公抛弃的唐二小姐,由着奴婢兴风作浪。

    唐四公子的母亲二夫人把四公子当做眼珠子似的,绝不敢有半点差错的,莺儿如果去了唐四公子的跟前,老老实实的也就算了。可是如果敢打一些见不得人的小心思,只怕二夫人能叫她死无葬身之地。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念夏觉得其实还不如在珍珠的面前服侍呢。毕竟虽然珍珠并没有宠爱,只怕日后也没有什么可能,可到底已经有了姨娘的名分,唐三爷和和合乡郡主也没有作践她,服侍珍珠,至少清净清闲。

    珍珠并不是一个厉害的主子,不然莺儿从前怎么会把珍珠这样一个姨娘身份的给拿捏住了?

    一个省心清净,又不刻薄难搞的主子,在念夏的眼里多难得啊。

    “是啊。”云舒轻轻点头。

    她本也不算是上进的丫鬟。

    如果是她的话,如果在珍珠和唐四公子里头选一个给自己当主子,她觉得还是珍珠更好。不仅仅是因为珍珠好说话,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唐四公子到底是男子,虽然他并没有什么怀心事,可是在外头世人的眼中,服侍爷们儿的丫鬟大多都与主子有些亲近……这对于名声来说就不怎么好了。就比如说一个女主子身边的丫鬟还有一个公子身边的丫鬟都要嫁人的时候,大多人都会选择在女主子身边服侍的丫鬟的。

    云舒想到这里,不由失笑。

    她如今在国公府里久了,这些弯弯绕绕的想法也多了起来。

    “不过就算是打点了二夫人身边的嬷嬷,只怕也得二夫人亲自去挑。如果莺儿真的愿意给四公子当丫鬟的话,那就希望她能成功吧。”莺儿这样不安分的性子,就算这一回落选,只怕也得想别的法子去折腾别的事。云舒觉得与其叫莺儿闹事,还不如叫莺儿能成功,从此在二夫人的严密监视之下好好服侍主子,才能叫她明白珍珠姨娘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她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有再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念夏也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就当做是小丫鬟们的八卦罢了,也说过也就算了。

    不过她们念叨了这一回,云舒倒是也听老太太多念叨了两回。只是老太太担心的倒不是给唐四公子多几个丫鬟的事,而是担心唐四公子昼夜苦读伤身。毕竟唐四公子年纪还小,也并不非要这样死活读书地熬坏了自己的身子骨儿,去博取一个少年金榜题名的大好名声。国公府本来就是显贵之下,又不缺唐四公子一口饭吃,为什么不慢慢儿来呢?因为这件事,一日唐四公子来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老太太就多说了两句。

    唐四公子只是腼腆地笑,又谢了老太太的关心。

    他却没有要答应慢慢儿来的意思。

    “咱们家这样富庶,日后也依旧会显赫,读书虽然要紧,你的前程也要紧,可是也要知道休养啊。”老太太温和地说道。

    “您说的孙儿都记下了。我知道。”只是唐四公子想到自己的庶出的兄长因为自己无能,因此也忍着没有科举。自己不出头,就也叫兄长为了自己的缘故也不能出头,他便抿了抿嘴角对老太太说道,“孙儿答应您,不会坏了身子。”他好吃好喝地养着,又年轻,自然身体上就算是熬夜苦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老太太是做祖母的,老人家肯定是要心疼孙儿的。哪怕这个孙儿是庶子的儿子,不过唐四公子打小就心底善良单纯,对老太太也孝顺,和唐二爷完全是不同的人,老太太自然也疼爱他。

    见唐四公子满口笑着答应自己,老太太便叹了一口气。

    “别叫我担心。”她对唐四公子叮嘱说道。

    “绝不敢叫您为孙儿担心。”唐四公子急忙说道。

    “不过我倒是想起来小云当时跟我也说过。”老太太因为和云舒时常说起家里的事,虽然云舒不敢对主子的事指指点点的,不过也总是会说一些宽慰老太太,或者不涉及是非恩怨的话和老太太分享。因此老太太顿时就想到云舒和自己怎么说的了,便对唐四公子笑着说道,“小云就劝我说,你读书也都是为了家门的荣光,是上进的事,比那些外头的纨绔子弟强得多了。不过读书这件事,熬夜是不可取的。因为你读书熬夜到了后头,不是也困得不行?那就算是在看书,又能记住多少?不如好好儿地睡一觉,然后清醒明白地读书,才能事半功倍。”

    唐四公子果然一愣。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道理,相反,不是都说十年寒窗昼夜苦读的吗?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试试看。小云跟我说的我也不知真假,不过你试试也不过是一两日的事。”见唐四公子专注地听自己说话,神色十分恭敬,老太太便温和地说道,“都说一日之计在于晨。你早上的时候,空气清新,推开窗子,休息得好,脑海也清爽明白。那个时候看看书,看看文章,你自己品一品,会不会比晚上深更半夜地读书更好一些?晚上的时候,还是不要熬夜吧。”

    老太太关切地看着唐四公子。

    唐四公子急忙起身对老太太说道,“您既然这样说,那孙儿就试试看。老太太,您对孙儿的这番慈爱,孙儿其实都明白。”他并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性子,见老太太对自己这样关爱,想想对自己无情的生父,到底是少年人,不由微微红了眼眶。然而他又想到自己到底也是男子汉,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因此又不好意思在老太太的面前掉眼泪珠子,忙对老太太鞠躬,又把老太太的话记到了心里,这才恭恭敬敬地走了。

    他一走,云舒本来正在侧间做针线,把老太太的话都听见了,不由十分无奈。

    她不过是宽老太太的心才说了这些,谁知道老太太还真信啊。

    不过如果能叫唐四公子试试看的话,她也觉得这样也不错。

    毕竟唐四公子也不是什么坏人。

    “下一回您就说是自己的主意就是了。别提我了。”然而云舒还得跟老太太“讲条件”。

    “这可不行。我说的是我说的。可是你也得叫二房知道是你的建议。”老太太见云舒十分茫然地看着自己,便温和地说道,“得叫老二媳妇儿心里知道你的这些好意,日后她也会记得待你更和气一些。不然,她总是记得你与六丫头之间的冲突,就算嘴上说着不在意,可是这心里只怕也要记得几分你的不是。”她显然是担心二夫人这做主子的对云舒这个丫鬟的印象不好,云舒一愣,没想到老太太是在通过这样的法子来叫二夫人对她更和气一些,不由眼角发涩。

    “二夫人心里记得我的好还是坏又有什么要紧的。我是老太太的丫鬟,只服侍老太太,只要老太太不嫌弃我,我也不在乎别人。”她声音有些哽咽地说道。

    她之前因为沈公子的事和唐六小姐闹得有些不像话,十分口出不逊,不过她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二夫人就算因为唐六小姐不喜欢她,对她不满,又怎么了?

    不过是一些冷眼白眼,淡淡的排斥厌弃罢了。

    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都要忘了,然而老太太却放在心上。

    “这是傻话。能不树敌,当然还是一团和气的好。”老太太拍了拍云舒的手温声说道,“我知道你一心只想服侍我,不在乎别人。可是我也得替你想想。”她笑容带着几分温和,云舒越发地觉得心里柔软了起来。而且因为这件事,云舒只觉得老太太对自己的这份爱惜之心几乎叫她不能报答,毕竟老太太护着她,还对她这样好,可是她也只不过是给老太太做几件衣裳,寻思一些新鲜的菜色罢了。

    她打着以后,对老太太就更用心了一些。

    如果说从前她还秉持中庸之道,在老太太的跟前不大殷勤,如今她却开始处处用心起来。

    这样用心,自然在老太太跟前晃的时候多了,也比其他丫鬟看起来更殷勤,抢了别的丫鬟的风头。

    然而叫云舒诧异的是,她开始抢风头了,琥珀却突然非常满意地夸了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