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丫鬟

    “可不是嘛。不过我只是觉得大小姐这样的做派叫人觉得怪心寒的。”

    这就是唐大小姐和唐国公夫人自己的事了。

    云舒笑了笑,也没有说话。

    春华正满足地吃饱了,见云舒正慢条斯理地吃饭,急忙说道,“我还有件事儿想求你。”

    “什么事?”云舒好奇地问道。

    “你之前不是编了好看的花结吗?能不能帮我也编两个?”见云舒没有拒绝自己的意思,春华便对云舒说道,“我堂姐是服侍大夫人的,今年也要出来嫁人了。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做小丫鬟的,也没多少私房钱,因此想着求你帮我做两个吉祥如意的大大的花结,又是我的心意,我也能承受得起。”她全家都在国公府当差,有一个堂姐是服侍唐国公夫人的二等丫鬟,年纪到了今年正好出来嫁人,春华也想表达一下自己的心意。

    不过她每个月能动用的就是那点儿月钱,虽然外头也有良田出产,可是都在爹娘的手里,自己轻易动不得。

    云舒倒是觉得没什么。

    因为最近给老太太做的针线能忙的过来,她也并不觉得这是负担。

    “行。我给你编两个大大的。”

    “那我给你……”

    春华就要给云舒银子。

    云舒却笑着摆手说道,“有没有多少。不过是用些功夫罢了。难道你我之间还要因为这两个花结就要银子不成?”她自然不会要春华的银子的,春华想了想,也觉得怪生分的,急忙讨好地凑过来给云舒说道,“那我给你捏肩膀。”她伸出手就给云舒捏肩膀,只是云舒本来正笑着呢,就看见这一双爪子上油乎乎的,顿时想到这贪吃鬼刚刚还啃了一只大鸡腿。急忙站起来,看着自己的肩膀无奈地说道,“这可是我的新衣裳。”

    “我赔给你。”二等丫鬟的衣裳都是一样儿的,云舒和春华的身量也差不多,春华急忙把自己的衣裳捧出来拿给云舒。

    云舒越发地笑了。

    “不用。洗洗就干净了。”

    “那我帮你洗。”春华又殷勤地给云舒洗了衣裳。

    见她这样殷勤,云舒也不会叫她失望,过了两天就把两个极大却十分精致的吉祥如意的花结给了她,看着春华兴高采烈地抱着这两个大花结出去了。云舒这才笑着回了屋子。她的心情不错,也因为跟亲密的小姐妹一个屋子,因此平日里就没有一贯的那样拘谨,屋子里也多了从前没有的活泼还有说话的声音。此刻翠柳正跟念夏一块儿说话,见云舒一个人回来,便问道,“春华把花结拿走了?”

    “是。她说今天得去大夫人那儿,正好把花结给她堂姐。”云舒坐在翠柳的身边倒了一杯自己带进国公府的桂花蜜水,喝了一口好奇地问道,“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神神秘秘的,叫云舒觉得有些好奇。念夏看了看外头,见屋子外没有人,便细细地对云舒说道,“我听说二夫人正想给四公子再挑两个服侍的丫鬟。最近府里头谈论最多的就是这件事了。”国公府这样的豪门,除了云舒这样运气好进来就分到了老太太这样主子跟前的,其实还有许多虽然也灵巧能干,却运气不好,分到了国公府各处的。

    就比如什么空屋子,什么花园里,并不是每一个都能到主子们面前露脸的。

    这些丫鬟如果只能在府中做这样的活儿,那怕是不能有出头的那一天,因此对于能到主子们跟前服侍非常憧憬。

    只是主子们跟前的名额都是有数的,说实话,一个萝卜一个坑,哪里有那么多的机会给这些丫鬟呢?

    因此,有了一个机会,自然就会被许多人惦记。

    因唐四公子打从去年开始就非常认真地读书,二夫人心疼四公子,因此想着再给四公主添两个服侍的丫鬟,叫四公子能更加安稳地读书,不必为俗事烦恼。

    这个口风一传出去,自然丫鬟们都很在意。

    自然,最近国公府里说得最多,早就不是什么合乡郡主生子,也不是唐大小姐嫁人,而是四公子身边要两个懂事的丫鬟服侍。

    云舒也听说过这件事,听了就轻轻点头。

    “我听二夫人跟老太太和大夫人提过这件事。说是四公子十分辛苦,平日里如果读书的时候,时常就读到后半夜去。二夫人瞧着都心疼四公子,因此就想再要两个丫鬟,也不叫她们惊扰四公子,只是如果半夜时分四公子累了饿了,总是得有个跑腿儿的,有个给四公子磨墨铺纸的叫四公子轻松一些。”这倒是一件正事,因此二夫人对老太太和唐国公夫人提了,老太太就一口答应下来,叫二夫人不仅要丫鬟,再给唐四公子身边多放两个小厮,务必不要耽误四公子的功课。

    可见老太太是很喜欢府中的孩子愿意读书的。

    这样重视,二夫人自然也很高兴,因此也十分感激。

    “这么说还是真的了。”翠柳不由说道,“那二夫人想要什么样的丫鬟啊?”

    “我听二夫人跟老太太与大夫人说的时候,说是懂事能干的。不需要过于伶俐,只是得知道如何照顾四公子。你也知道,四公子体弱,也更要看顾一些。”其实云舒觉得所谓的熬夜苦读并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毕竟熬夜对人的身体不好,而且唐四公子本就当初被唐二爷踢了一记窝心脚,虽然心脉无损,可是总还是少年吐血,这是应该好好调养的。与其疲惫困倦得不行地读书,倒不如好好儿地歇着,只取那最精神,记忆里最好的时候心无旁骛地认真读书,倒是应该比浑浑噩噩地读书强许多。

    她心里是这么想的,不过倒是觉得唐四公子这件事上没她说话的份儿,因此只不过是在心里想想,也没跟人这么说过。

    毕竟如今的人都觉得熬夜通宵苦读是一件值得赞许肯定的事。

    不然,能有什么头悬梁锥刺股这样的典故吗?

    云舒不由觉得如今这年月,这么读书真的是格外辛苦。

    “如果只是这点要求,那咱们府里头的丫鬟都能达到啊。”翠柳便说道,“怎么二夫人还没挑出来?”

    “二夫人想挑最好的呗。”念夏见云舒没有吭声,显然不愿说主子的是非,便接过话来细声细气地说道,“二夫人的眼里四公子是最好的,那服侍四公子的丫鬟自然也应该是最好的。而且二夫人要两个懂事能干的丫鬟,可见这两个丫鬟日后是要陪着二公子昼夜读书,与二公子朝夕相处的。如果一不小心挑一个心术不正的,勾搭了四公子,坏了四公子的清净怎么办?因此,二夫人想要挑两个人品好,不敢勾搭四公子的明白丫鬟。而且,我觉得二夫人也不乐意挑长得太好看的。”

    把如花似玉的丫鬟放在苦读书的儿子的身边,二夫人又不是疯了。

    因此,看似二夫人对两个丫鬟没有挑剔的地方,其实可挑了。

    能早早地选出来才奇了怪了。

    “原来是这样。”翠柳顿时恍然大悟。

    念夏便叹了一口气。

    “这些如今想要去服侍四公子的,有多少心里是想着日后做四公子屋里人的?只怕是不少。只是二夫人一向把四公子当眼珠子似的疼爱,如果有人敢动这样的心,只怕没有什么好下场。”她觉得想给府里的主子做屋里人的丫鬟都是傻子,只是她这样想,可是别的丫鬟不是这样想的。最近国公府里想要给四公子做丫鬟的不知多少,因此念夏唏嘘了一声,便对云舒问道,“你还记得莺儿吗?”

    提到莺儿,云舒和翠柳相视一眼,都诧异地点了点头。

    莺儿她们怎么可能会不记得。

    想当初都当小丫鬟的时候,莺儿仗着她姐姐翡翠在她们中间掐尖要强的,最见不得别的小丫鬟好,因为云舒被琥珀举荐到老太太跟前,莺儿就把云舒给恨上了,不知说了多少酸话怪话。只是自从莺儿去服侍唐三爷身边的姨娘珍珠,之前又怂恿珍珠在沈家倒台,云舒去服侍沈公子的时候以为云舒落魄失宠因此去嘲笑她,被云舒驳斥灰溜溜地走了之后,因为三房合乡郡主生子,如今珍珠在府里和三房越发仿佛隐形人,莺儿就算雄心万丈也蹦跶不起来,因此云舒觉得自己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莺儿的消息了。

    如今听见念夏提到莺儿,云舒自然觉得有些奇怪。

    “她怎么了?”唐三爷打从合乡郡主生了儿子,并没有再去宠爱珍珠,因此珍珠最近也没什么动静,云舒不由好奇莺儿能做什么。

    “我有一次瞧见她打点二夫人身边的大嬷嬷了,似乎也想去服侍四公子。”

    “那珍珠姨娘怎么办?”云舒不由问道。

    就算珍珠如今已经不得唐三爷的喜爱,可到底也有个姨娘的名分,只要安分守己,其实锦衣玉食的生活是不愁的。

    可失宠的姨娘就是失宠的姨娘,珍珠的房中冷落是肯定的了,肯定没有多少丫鬟愿意去服侍。如果这个时候莺儿也走了,那珍珠怎么办?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