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凉薄

    琥珀听了,便微微点头。

    她自然是因为不愿意离开老太太,如珊瑚今日这样哭着离开,才一直不肯嫁人的。

    见珊瑚哭得厉害,她便帮珊瑚擦了擦眼泪。

    老太太也说,“这是什么话!年纪轻轻的女孩儿,就应该早点嫁人。”

    她可不能叫珊瑚把琥珀给哭得更不想嫁人了。

    云舒见老太太有点儿急了,忍不住抿嘴偷笑起来。

    她觉得老太太为琥珀操碎了心。

    因为琥珀的婚事,老太太仿佛也很忧愁似的。

    只是琥珀自己不想嫁人,老太太难道还能硬是把她赛进花轿不成?

    至于珊瑚几个丫鬟说不想嫁人,云舒就想,这也就是眼看离别,因此舍不得老太太才说的糊涂话。

    明明珊瑚之间那么高高兴兴地备嫁呢。

    然而此刻屋子里哭成一团,老太太又是哄着又是劝的,好不容易叫几个丫鬟都含泪不再啼哭,给老太太磕了头各自出府回了家去。老太太的身边也因为这样一下子就冷落了起来。虽然很快之后院子里的丫鬟就都把之前的空缺给补上,可是老太太有的时候还是会叫错名字。这一次大丫鬟里头一共换下去了四个,云舒之前就已经是二等的丫鬟,然而这一次她没当出头鸟,依旧是二等丫鬟,而是叫二等丫鬟里头年纪与资历更大一些的升了一等大丫鬟。

    二等丫鬟里头腾出来的位置,就叫春华念夏与翠柳还有另一个小丫鬟补上,这老太太的院子里头顿时就多了些补充进来的丫鬟。

    这一回,翠柳就跟云舒住在一个屋儿里了。

    “如今咱们才算是出头了。”因为升了老太太跟前的二等丫鬟,这其实就有资格在老太太跟前服侍了,翠柳顿时喜笑颜开。更叫她高兴的是,以后跟云舒,还有春华念夏一个屋儿。比大通铺舒服多了。在大通铺里头,她是财不敢露白,有什么好吃的,得了主子的赏钱什么的,都不敢露出来叫旁人看见,免得生出什么是非来。如今都是自己人,她就觉得不用跟从前那样小心翼翼了。

    因此,她有的许多的东西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拿出来。

    云舒也忙着收拾屋子,见春华与念夏也觉得高兴,想了想便笑着问道,“那不如咱们等闲下来,跟厨房拿几两银子,吃顿好的,就当做是咱们以后一块儿住的庆祝?”她也觉得和翠柳几个一块儿住叫自己更安心,甚至觉得更自在。见几个小丫头的眼睛都亮了,她便也笑着跟大家一块儿凑份子,去厨房跟管事的婆子要了几样大家都爱吃的菜。因为她们是老太太跟前的丫鬟,本就体面,更何况还拿了银子,并没有白吃白喝,因此婆子们也乐意给她们这个方便。

    不然如果是吝啬的丫鬟,就算人家嘴上不说什么,背地里也要议论的。

    “我听说大小姐之前回了府里,跟国公爷不知道说了什么,国公爷把她给骂哭了。”因为都是亲近的小姐妹,因此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春华一向都喜欢吃东西,一边夹了面前的芙蓉鸡片,一边捧着一碗鸡汤面吸溜吸溜地吃面,美味的鸡汤陪着面来吃,香醇滋润。这鸡汤面卷着芙蓉鸡片一块吃,把春华香得都要哭出来了,毕竟从前做小丫鬟的时候,大通铺里那么多的小丫鬟,她就算是想开小灶儿,可是也不敢啊。

    不然,这么好吃的饭菜叫旁人看在眼睛里,多不好啊。

    她虽然家中的父祖都是国公府的大管事,不过家中长辈都不许她在国公府里狂妄的。

    因此,春华嘴馋,忍了好久。

    如今关起门来都是自家姐妹,她以后的生活就轻松多了,也不需要避忌什么。

    “大小姐回过国公府吗?我怎么不知道?”翠柳也坐在云舒的身边吃吃喝喝,听了这话,不由诧异地问道。

    云舒也露出几分好奇。

    如果唐大小姐回娘家,没有可能不来给老太太请安。

    可是她们并没有听到这样的风声。

    “她还没回后宅就被国公爷给骂哭了,国公爷怎么可能让她来见老太太,叫老太太烦心。”因为春华家里的长辈是府里头的大管事,因此也知道唐国公的身边的事。这可比翠柳方便多了,毕竟陈白就算是唐国公身边的心腹,可是因为并不是国公府的世仆,在国公府也没有许多姻亲,因此反倒不及春华这样有个风吹草动就都知道。她一边喝了两口鸡汤,一边对好奇的翠柳和云舒说道,“我听说是大小姐求国公爷向陛下进言上书,提议立太子的事。国公爷就骂大小姐说大小姐不安分,一个女人还妄想左右朝中大事什么的。”

    云舒听了不由呆住了。

    她没想到唐大小姐竟然还要唐国公建议立太子。

    从她的嘴里说出这种话,那希望唐国公提议立谁真是一目了然。

    还能有谁。

    不就是跟显侯府牵扯很深的那位皇贵妃娘娘的膝下的皇子吗?

    “这……这等事关国本的朝中大事,大小姐也不应该这样轻飘飘地要求国公爷来做啊。”

    “国公爷就是这个意思。更何况国公爷如果提议太子之事,那就麻烦了。如今陛下显然宠着皇贵妃,那想立谁做太子大家都能看得出来。如果国公爷提议,陛下又一口答应,那国公爷岂不是得罪了其他所有的皇子?”春华也不太知道哪些朝廷里的事,因此含糊地说道,“我爹反正是这么说的。不过朝中的大事,还是国公爷自己心里有数的吧。”唐国公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见识过,还能在立太子这件事上翻了船不成?

    云舒也觉得,唐国公既然从前一直那么安稳,那也不是她们几个小丫鬟要担心的。

    “只是没想到大小姐这才嫁过去多久,就已经一门心地向着婆家人了。”唐大小姐显然是为了显侯府的显赫与风光才来求唐国公这个父亲,而完全没想过唐国公如果答应了她,会在朝中被人怎样敌视,毕竟其他皇子对唐国公只怕一定会生出怨恨之心。至于皇贵妃……云舒一点都不相信皇贵妃会因为唐国公为她们母子说了话因此才被人敌视就对唐国公伸出援手什么的,只会把唐国公跟用过的痰盂一样丢到一旁。

    因为唐国公之前在沈家的事上是为沈家说过话,并且保全过沈大将军的儿女的。

    皇贵妃那么小气,甚至还把自己的侄女嫁给沈三小姐的丈夫,可见她的心性。

    那唐国公护着沈家的儿女,在皇贵妃的心里能不记恨吗?

    想必都给唐国公一笔一笔地记着呢。

    那就算唐国公之后对她示好,她想必也不会忘记曾经的这些记恨的事。

    既然这样,凭什么叫唐国公给她做急先锋啊?

    如果皇帝想立太子了,那自己就提议了,又何须唐国公这样做。

    “这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以前大小姐对咱们老太太,对咱们夫人多孝顺啊。可是这打从嫁人以后,你自己算算,她除了回门那一天必须得回来,不然不吉利,会叫人说是非,因此不得不回来之外,还回来过吗?”唐大小姐可没跟唐二小姐那样被国公府给拒之门外。唐二小姐嫁给荀王,做了荀王妃之后一直都没有回娘家,是因为唐国公厌恶她和她的生母罗姨娘,因此不叫她回来。可是唐国公却没有叫唐大小姐以后都不许回娘家。

    可就算是这样,唐大小姐也把娘家丢到脑后,如今一心奉承婆家了。

    说起这种事,春华忍不住对云舒几个压低了声音说道,“所以说,这不是亲生的就不是亲生的。从前大夫人对大小姐多好啊。虽然大小姐只是个庶女,可是大夫人把大小姐当亲生的一样疼爱。可是这一转眼,大小姐嫁了人,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哪里还把大夫人给放在心上?”这种话,她也只能跟小姐妹们自己说,不过说的也是实情。如果唐大小姐的心里头装着唐国公夫人这个嫡母,那就算是时常回娘家不方便,不合适,那至少也应该有些书信,或者叫人传话问候两句吧?

    唐二公子还远在边关呢,都时不时地叫人送封家书回来给家中的几位长辈。

    这就是把长辈们放在心里了。

    可是唐大小姐除了这一次来求唐国公,其他时间是完全没有个动静。

    春华不由觉得唐大小姐从前看着温柔端庄,可是其实这心也挺狠的。

    云舒对春华这种感觉感同身受。

    唐大小姐……那可是曾经在沈家倒台之后,劝家中长辈无毒不丈夫处置了自己亲大嫂的猛人啊。

    因此,嫁人之后不乐意侍候娘家这些长辈,唐大小姐也算是能做得出来。

    “大夫人心胸宽阔,应该是没有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唐国公夫人又不缺人孝敬,唐大小姐不乐意侍候她,不愿意在她的跟前低声下气了,那对唐国公夫人也没什么损失。

    想要孝敬唐国公夫人都找不着门路的不知多少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