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不舍

    更何况唐国公对这门婚事十分冷淡,哪怕显侯很积极,可是瞧着也不热闹。

    不过是走了个过场,唐大小姐就被抬走了。

    不过唐大小姐出嫁之后,二夫人明显就高兴了起来。

    毕竟,她正等着唐大小姐出嫁之后,府里头空下来就可以忙自己女儿的婚事了。

    对于这门婚事,她写信,叫人快马加鞭地去山东送信,询问唐二爷的意见。

    唐二爷的回信也已经快马加鞭地送了回来。

    果不其然。

    唐二爷明确地表示,自己不答应这门婚事,还告诉二夫人,自己在山东认识了几位十分豪爽的乡绅,觉得一见如故,友情非常丰厚,可以当做通家之好一般往来,因此,也觉得这几户乡绅人家对唐三小姐才是最般配的……这封信给二夫人以后,二夫人看了差点没有气死。她真是万万想不到,这世上竟然会有唐二爷这样的父亲。人家旁人,就算是宋王妃这般与唐家二房来往不多的,也知道给唐三小姐说一个书香门第。

    还是尚书府。

    唐二爷怎么也算是亲生父亲。

    可是怎么能给女儿仅仅说一个乡绅?

    还是在山东。

    难道还要叫唐三小姐远嫁不成?

    若是唐二爷说的人家是个好的,二夫人绝对不会拒绝,因为在她的心里还是衣以夫为天,愿意听从唐二爷的话的。可是唐二爷提的这什么莫名其妙的乡绅之家简直叫二夫人气得都要吐血了,并且坚定地相信这给唐三小姐说一个乡绅之家的坏主意肯定是唐二爷心爱的姨娘表妹所为。因唯恐唐二爷真的把婚事给定下来,二夫人就把唐二爷的信一丢,专心地想要先斩后奏,先把唐三小姐的婚事给定下来。

    就算说不成尚书府的才俊,也不能是什么山东的乡绅之家。

    她绝对信不过唐二爷的眼光,也不相信唐二爷会认真给唐三小姐挑个好人家。

    如果唐二爷当真那么慈爱,当初怎么会把嫡子唐四公子给踹得吐血?

    因为这样,因此二夫人就当做没有唐二爷这回事儿一样,只是她一向都对老太太十分恭敬,便这一日把唐二爷是说辞跟老太太说了。老太太一愣,微微皱眉,然而却还是对二夫人说道,“都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夫妻在这婚事上有争执,得说开了才好给三丫头说亲。”她一边说一边把二夫人拿给自己的唐二爷的回信看了两眼,放在一旁对二夫人继续说道,“你看。老二在山东显然已经相看了谁家。你们夫妻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我担心未来这婚事有波折。”

    “您这话从何说起?”见天儿开始慢慢地热了,老太太身上换了透气清凉的葛纱的衣裳,二夫人觉得这衣裳做得十分精巧,看起来宽松,可是却并不难看,相反还有一种翩翩优雅的感觉。这穿在老太太这样的老人家身上,越发带了几分悠闲雅致的感觉。倒是老太太看了二夫人的眼神,便笑着指了指正在一旁给二夫人倒茶的云舒说道,“是小云做的。我觉得在家里穿倒是不坏。”

    云舒便抿嘴笑。

    因最近珊瑚几个已经开始整理东西准备出府嫁人,因此云舒就多在老太太跟前服侍了。

    “小云真是手巧,这心思花样儿也多。”见云舒面容娴静,就算得了老太太的夸奖也并没有自满,二夫人便称赞了一声对她说道,“什么时候你也教教我屋儿里针线上的,也做一身儿。”她既然这样说,云舒也忙笑着说道,“也并不难。也只不过是寻常的针线罢了。只不过是衣裳样子不同。什么时候我把衣裳的图样给夫人屋儿里的姐姐们。姐姐们心灵手巧,看看也就会了。若是觉得哪儿还要改进,便来找我,咱们一块儿参详。”

    老太太也笑了。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可就叫人来问你了。”二夫人见老太太很得意自己的新衣裳,便凑趣儿地说道。

    “是。”云舒给二夫人倒了茶,就把老太太手里唐二爷的回信双手捧给二夫人,站在老太太的身边。

    老太太却看着二夫人等着她的回应。

    二夫人正犹豫得很。

    “您说二爷的意思是……”

    “我担心你不管不顾,先在京城里给三丫头定了亲事,来个先斩后奏,觉得这釜底抽薪之后,老二在山东鞭长莫及,这婚事他就算不高兴也没有法子了,对不对?”见二夫人脸一红,显然是这么打算的,老太太便摆手说道,“老二的性子,别人不知道,难道你还不知道不成?你这头给三丫头定了亲事觉得他管不着你了。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他负气做主,也给三丫头在山东说亲,等到时候一女说两家,人家那头的找到京城来,闹起来,你还叫三丫头怎么做人?不仅如此,你一女许两家,岂不是还要得罪亲家?”

    这才是最严重的。

    因为唐二爷那种人,没准儿就能干得出来。

    “不会吧?”二夫人听了顿时脸色就变了。

    她惊慌地看着老太太。

    因为她没有想过唐二爷会不会这样做。

    “你说呢?”老太太反问。

    她虽然喜欢唐三小姐这个孙女,不过却不乐意背黑锅。

    二夫人打着先斩后奏不顾唐二爷的反对先定亲事这种主意,日后唐二爷指不定在心里怎么非议她这个嫡母。

    而且,如果真的唐二爷闹出一女许两家的破事儿,那唐国公府的名声岂不是也败坏了?还会得罪了京城这头的姻亲。

    因此,老太太希望二夫人不要做这种事,而是先把唐二爷给说明白了。

    至少,叫唐二爷别损人不利己。

    “我知道了。”在老太太的目光之下,二夫人失魂落魄了许久,才想清楚,唐二爷还真的有可能干出这种事。她也知道,如果唐二爷做出这种事,那完全就是在负气,就算是姻亲对唐二爷是有利的,可是他身边有那么个妖精在,怎么可能看唐三小姐过得好?因此就算不把婚事搅黄,也会坏了唐三小姐的婚事。她想到了这里,身上的汗顿时流下来了,急忙对老太太说道,“您放心。我一定先和二爷把这件事说明白。”

    “这就好。”老太太点了点头。

    她把二夫人劝了一会儿,二夫人才有些紧张地走了。

    云舒站在一旁看着二夫人有些颓丧的背影,觉得唐二爷真的有些过分了。

    说起来,如果能说成唐三小姐这门婚事,对唐二爷是有好处的,毕竟唐三小姐是唐二爷的亲女儿,如果嫁入尚书府,那唐二爷就是尚书府的正经的姻亲。户部尚书位高权重,日后多少也能提携自己的姻亲,这不是对唐二爷很有好处的事吗?只是他不答应这门婚事,只怕就是见不得二夫人母女得意体面了。不然,谁会把在国公府长大的嫡女说给山东的普通的乡绅之家?

    她不由觉得唐二爷真不是个好东西。

    这样的人,其实被唐国公丢到山东再好不过。

    不然整日里在国公府里闹腾,那才叫人烦心。

    不过说起来,唐二爷从前多老实啊,摆出一副对老太太毕恭毕敬的样子,从不闹腾。

    现在是撕下脸皮,什么都不顾了。

    云舒心里腹诽了一番,不过二房的婚事并没有影响到老太太院子里更多。这件事之后,二夫人就忙着给唐二爷来回地写信争吵,老太太却不再多过问这门婚事。倒是珊瑚几个大丫鬟都已经准备出府回自己的家中备嫁,等她们来给老太太磕头的时候都红了眼眶。到底是服侍老太太这么多年的大丫鬟,老太太又是心软的人,因此看见几个娇花一样的丫鬟给自己磕头拜别,也十分不舍伤心。

    之后,等几个大丫鬟磕了头,老太太便叫琥珀把一个大大的长盘端到了这几个丫鬟的面前。

    长盘上,每一个丫鬟的面前都是一个大大的金元宝。

    云舒在一旁看着,这应该都是五十两的金元宝。

    “这是给你们的压箱钱。都收好了吧。你们服侍我一场,这就是缘分。”老太太温和地说道。

    珊瑚几个一愣,顿时忍不住哭了起来。

    “老太太。”她跪在老太太的面前,不知自己该说什么好。

    她在国公府里锦衣玉食地长大,比外头平常人家的小姐过的日子都好,如今要出嫁了,老太太已经赏了她们每个人不少的嫁妆,如今,竟然还都给了压箱钱。

    不说五十两的金元宝是何等价值,只说老太太对她们的心,就叫她们到了离开的时候充满了不舍。

    她一哭,身边几个要嫁人的丫鬟也都哭了起来。

    老太太便忍不住眼角湿润了起来。

    “这压箱钱都是你们的私房。”她对几个丫鬟叮嘱说道,“日后要好好服侍你们的夫君,安稳度日,孝顺公婆,生儿育女啊。”

    她一边说,一边叫珊瑚几个把金元宝都收好了。

    珊瑚这才答应了一声,从地上起来,对琥珀含泪说道,“如今,我倒是羡慕你能一直陪着老太太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