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央求

    “您都是对三小姐一片真心,难道二爷还要不知感激,反倒不满不成?”

    “他的心里谁知道。”老太太便微微摇头。

    云舒见老太太脸色有些晦暗不明,迟疑了一下。

    按理说,这些话老太太是不应该和个小丫鬟说的。

    能对云舒说庶子的事,显然在老太太的心里很信任她。

    因此云舒就算是僭越了,也忍不住对老太太轻声说道,“您不必担心。实在不行,就叫府里修书一封给二爷。就算二爷在山东,路途遥远,可是只要快马加鞭现在就送过去,二爷也能很快地知道。”如今通讯不方便,路途遥远的时候,一封书信来往就要很久,不过修书一封总是比唐二爷完全不知道,以后叽叽歪歪强得多。见老太太点了点头,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云舒便笑着宽她的心说道,“更何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三小姐这门婚事,是二夫人答应的。您也只不过是给提了个头儿罢了。这答应了婚事的是二夫人,跟您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二爷要埋怨,要埋怨的也不是您。一个从来都没有想过女儿婚事,摊手什么都没做的人,有什么资格去埋怨为他的女儿尽心尽力的人?”

    “你这话也是有道理的。可是你能跟他讲道理吗?”唐二爷如果不讲理呢?

    “那也是他跟二夫人之间的事儿。您为二夫人主持公道就是。不过这件事上,二爷也抱怨不着您。谈婚论嫁,那是二夫人的主意。难道您逼着她把三小姐嫁到尚书府了去不成?”云舒见老太太想了想,对自己微笑着点头,便也笑着说道,“更何况这门婚事,我觉得二爷就算嘴上抱怨,可是心里肯定愿意。一旦和尚书府联姻,那得了好处的都是二房。二爷有个尚书府的姻亲,他还不得意到天上去了?不行的话,如果二爷敢跟您抱怨这门婚事,您就叫他亲自去尚书府退亲去。想来他也不敢这么干。”

    这就是比谁更无赖了。

    云舒只是不想叫老太太的一片维护之心叫唐二爷给糟践了。

    就算唐三小姐再好,可是如果唐二爷真的不识抬举,那云舒为了老太太,也只能对不住唐三小姐了。

    不过想一想,借唐二爷两个胆儿也不敢去尚书府退亲啊。

    那唐二爷是不想在朝廷里混了。

    “这样也好。不过如果闹出来,只怕三丫头要受委屈。”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虽然受委屈,可是总比嫁不到好人家强。”云舒想到二夫人如今十分期盼的样子,便抿嘴笑着说道,“而且我觉得二夫人对这门婚事很看好的样子。如果二爷真的要坏这门婚事,只怕二夫人要跟二爷拼命的。”之前要休妻,给了唐四公子窝心脚,之后还敢闹着退亲,这不是要二夫人的命吗?如果二夫人真的被逼急了,想必就要跟唐二爷分个你死我活的。

    做母亲的,肯定是要护着自己的儿女的。

    “也是这个理儿。这么一想,我心里好受多了。”老太太便笑着说道。

    “那就好。我就想着,无论什么都不能叫您的心里憋闷。”云舒也笑着对老太太说了两句,等外头旁人进来了,云舒也就不说了。只是宋王妃这婚事是跟二夫人说了,二夫人喜得什么似的,天天不是打点唐三小姐的梳妆打扮,就是自己忙着翻箱倒柜地拿好东西来预备给唐三小姐添妆。因此知道府里给唐二爷送了信说了这婚事,二夫人心里有些担忧,担忧唐二爷不同意这门婚事,只是如今也顾不得那个没良心的了,她还是决定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唐二爷远在山东,就算他不乐意,可是她这个做娘的答应了,唐二爷还敢从山东回来京城找她算账不成?

    因此二夫人想一想就觉得无所谓了。

    云舒倒是不知道二夫人如今已经打定主意不听唐二爷的,正陪着老太太最后叮嘱唐大小姐一些事。

    唐大小姐婚期即将到来,面容红润了几分,本来就生得美丽,如今即将做新妇,自然多了几分美貌的韵味,此刻坐在老太太的面前十分孝顺内敛地陪着老太太说话。她对老太太十分孺慕的样子,云舒却觉得这或许是因为婚期将至,因此唐大小姐希望老太太能给给她几分体面……唐二公子不久之前就带着陈平去了边城上任,其实说起来,他本可以等着唐大小姐的婚礼之后再走,毕竟做兄长的等妹妹的婚事之后再离开也是情有可原,可是唐二公子没有理睬唐大小姐婚事的意思,直接走了。

    这对于唐大小姐来说其实也算是不小的打击。

    毕竟,这在旁人看,显然是因为唐二公子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的意思。

    因为唐二公子这样冷淡,又有皇贵妃的侄女先一步进门,因此唐大小姐也希望国公府里能给她更多的面子,叫她不至于过于丢脸。

    因此最近唐大小姐跑老太太的院子就跑得很勤了。

    显然她也知道,讨好了老太太,就是讨好了整个国公府。

    “这是孙女儿最近给老太太做的外裳,老太太,您瞧瞧合不合身。”唐大小姐举着一件衣裳给老太太看,老太太看了一眼便笑着点头说道,“这是你的一片孝心,自然是极好的。只是,”她便对唐大小姐和颜悦色地说道,“你如今婚期降临,是该好好调养休息的时候。做衣裳熬心神费眼睛,休息得不好怎么办?你这孩子啊。”她叫云舒把唐大小姐的衣裳给接过去收着,对她和声说道,“嫁了人的生活必然不及你在娘家的清闲。只剩下这几天了,你好好松快松快,往后出嫁了,就没有如今的自在了。”

    她这样慈爱,唐大小姐不由眼眶一红,对老太太含泪说道,“老太太您最疼我了。”

    “你是国公府的长孙女,不疼你疼谁呢?”老太太温和地说道,“等回头我叫小厨房每天多给你炖一些滋补的补品,你也好好儿补补身子骨儿。”

    “母亲如今每天都有给我进补的。”唐大小姐急忙说道。

    “既然她已经给你补身子了,那回头我叫琥珀那些补品给你带走也好。”唐大小姐这声母亲显然说的是唐国公夫人,老太太听了便点头说道。

    “老太太,补品我不缺。我只是……”唐大小姐欲言又止。

    只是既然她欲言又止,显然也是知道自己想说的话是不应该说出口的,因此老太太便当做没看见她为难的样子,没有询问。

    云舒觉得唐大小姐显然也有不知该如何开口的话要说,因此想了想,便抱着唐大小姐的衣裳去了外头,想要给它收起来。才去了隔壁的屋子把这衣裳给收好了,云舒也不想听唐大小姐和老太太要说些什么,因此就躲到了长廊底下,正看见翠柳正手里捏着些小米喂廊下的鸟。她看了翠柳一边不知在低声嘀咕什么,一边给这群叽叽喳喳的各色的翠鸟喂食,不由觉得有趣,走到了她的身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翠柳吓了一跳,急忙转身,看见云舒正带着几分笑容看着自己,不由拍了拍胸口。

    “吓死我了。”

    “没做坏事的话,你怕什么。”

    “怕偷懒儿被姐姐们看见。”翠柳探头看了看外头,见没有大丫鬟往这头看,便把手里的小米往云舒的手里一拍,使唤她帮自己干活儿,一边跟在踮脚给这些小鸟喂食的云舒的身边说道,“这段时间老太太的院子忙得不得了,不是这位夫人来,就是那位夫人到的。天天走马观花似的。”最近京城里其他的豪门勋贵家的女眷的确来了不少,虽然大多数都被唐国公夫人给拦住,不会叫老太太费神,不过因为合乡郡主生子,因此宋王妃还有一些皇族的女眷来看望老太太,老太太自然是要亲自迎接的。

    因此院子里最近很忙。

    “忙忙碌碌的也挺好的。”云舒柔声说道。

    不然,她真的觉得自己在国公府像是被白养着似的了。

    还是多干活儿才好。

    “忙忙碌碌的还好。”翠柳觉得云舒是闲得慌,哼了一声。

    “对了,陈叔回来了吗?”陈白先去给唐二公子打前哨儿去了,不过这么久,应该回来了吧?

    “还没呢。我听娘说爹还得在那头儿多待些时候,总得二公子到了那儿万无一失了才回来。”翠柳听了云舒的话便摇了摇头,见云舒微微点头,突然左右看了看,对云舒小声问道,“你知道大小姐想求老太太带她进宫拜见太妃娘娘吗?”她神秘兮兮的,云舒却愣住了,诧异地问道,“你说她想进宫拜见太妃娘娘?为什么?”她觉得宫中那位成太妃虽然和老太太算是亲家,不过唐家那位嫁给了成太妃之子魏王的姑太太早就亡故了,如今成太妃和老太太之间的交情也只是她们自己的,想来唐国公不愿意和成太妃扯上什么关系。

    不然,听说那位国公爷的妹夫魏王就在京城生活,可是唐国公府从不提及这位魏王。

    老太太不提,唐国公也不提,明显唐家不愿意和魏王往来。

    唐家的几位小姐也没有跟魏王府往来在,自然也没见过成太妃。

    那突然成亲之前非要和成太妃扯上关系做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