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为难

    二夫人听到这里,眼睛越发地亮了。

    那她就更愿意了!

    吃穿不愁,而且生活安稳,这还求什么?

    而且守着一个与她品貌相当的年轻的读书人,那好日子岂不是还在后头?

    毕竟这可不是那种可以轻轻松松考出来的秀才。

    秀才好考,可是举人就艰难,更不要提往后的进士了。

    这年轻人只差进士这一小步,有整个家族都是读书人的熏陶,就算进士在困难,对于这样的孩子也是简单得多的。

    她想到这里,已经是千般的愿意了。

    “只是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因为豪族门庭在读书人眼里都是纨绔,都是骄奢淫逸,因此未必能叫人家看中。

    “王妃既然提了这一家,那就必定有几分把握。”宋王妃倒是很喜欢读书人的样子,不仅把自己的爱女嫁给探花唐三爷,还给唐三小姐找的也是这样的书香门第。老太太见二夫人欲言又止,便温和地问道,“怎么了?”她一边问,一边叫人上了茶水,二夫人喝了一口,这才对老太太有些顾虑地说道,“我们家二爷……老太太,会不会叫老尚书看不上?”唐二爷在朝中干啥啥不行,户部尚书只怕都看在眼里,算得上是唐三小姐的缺点。

    她十分担心。

    老太太想了想,微微摇头。

    “相看媳妇只看她的母亲。虽然三丫头父亲庸碌,可是你却平日并没有什么劣迹,因此不必担心。”教养女儿是母亲的责任,唐三小姐被教养得不错,道理也很分明,而且二夫人在京城里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传闻,因此就算唐二爷无用了一些,不过也不会叫人担心。她宽慰了二夫人几句,倒是二夫人因为老太太提了这门婚事就开始坐立不安了起来。她打从这一天开始就十分紧张,晚上歇息得不好,白天里也时常恍惚,一旦府里头有个风吹草动说是有客人拜访,她就忍不住跳起来去问问来访的是谁。

    因为她担心错过了上门的宋王妃。

    唐三小姐看见她这个样子十分无奈,只是又不知该说点什么。

    按道理,她应该劝二夫人别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就算是人家尚书府看不上自己,那另外寻亲事就行了。

    可是这话她一说出来,顿时就叫二夫人追着唾她。

    “胡说八道!这婚事怎么能说不成呢?你乐意嫁给那些豪族纨绔不成?嫁人就得嫁这样的年轻出息的孩子,才不枉费了这一生的日子!不然,豪族世族里的生活肯定是好的,能叫你一辈子锦衣玉食,可是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嫁给一个纨绔,看着他天天只知道游手好闲不知进取,你心里乐意吗?你愿意嫁给这样的男人吗?”二夫人难得罗嗦了长女这么多,见唐三小姐从此闭嘴,就又忍不住去佛前烧了几根佛香,多拜了拜佛。

    不过她却没有天天泡在佛堂里。

    因为感谢宋王妃与合乡郡主,二夫人对合乡郡主就更用心了,平常大多的时间就陪着的合乡郡主。

    因为担心身上有香火的味道熏了婴孩儿,因此二夫人是不敢时常上香的。

    她每天不是忙着照顾合乡郡主,就是在掐着手指头紧张地算宋王妃有没有跟尚书府说这件事。

    云舒因为在侧间之前听见了这件事,因此见二夫人如今忙得不得了,不由有些莞尔。

    她倒是希望唐三小姐能嫁到好人家去的。

    不管怎样,一个清清白白又行事端庄的女孩子,也应该嫁给好的男子,才不耽误了她的这份美好。

    而且老太太虽然嘴上没说什么,然而心里也应该是希望唐三小姐能幸福的。

    看在这是老太太的心愿,而且唐三小姐对老太太也一向都很孝顺,因此云舒也希望唐三小姐这门婚事没有波折。

    果然过了几天,宋王妃送来了一个好消息,尚书府对这门亲事十分愿意。

    “尚书夫人说了,这婚事啊,还得是他们男方主动一些,给足了国公府的面子才对。”宋王妃笑容满面地对老太太说道,“因此等过几日,她整理好了上门拜访的礼物,就来拜访亲家你。”尚书府的态度也很叫人满意,虽然书香门第很叫人敬重,不过尚书府也没有摆出高人一等,高高在上的样子,相反,还十分和气,这就是叫老太太十分高兴了,因此老太太便笑着说道,“我一定欢迎。”

    “我跟她说了,这件事得等你们府上的大丫头嫁人以后的。她不是离成亲没几天了吗?别叫她这个时候上门添乱。”唐大小姐和显侯府的婚事一直都在继续,如今也到了当初显侯府给定的良辰吉日了。说是良辰吉日,只是这婚事的日期其实往后拖了拖,因此显侯府之前死了原配沈三小姐的那位嫡出的公子得抢在庶出的兄弟之前续弦。更因为续弦的这位继室的身份不简单,乃是皇贵妃的亲侄女,显侯府真是万分看重,哪里还顾得上唐大小姐,正忙着嫡子的婚事。

    自然,因为往后拖了婚期,因此显侯上门跟唐国公赔罪,然而唐国公没搭理他。

    显侯只能讪讪地走了。

    不过因为唐国公并没有退亲,因此显侯觉得唐国公对自己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是因为沈家的事一时恼火自己,等气儿消了,俩人还是好兄弟。

    因此显侯倒是没觉得唐国公对自己的那些厌恶有多么叫他没脸。

    自然,显侯的这些自我安慰唐国公府是肯定不知道,因此也没在意,不过唐大小姐却觉得自己被打了脸。

    婚期当初是她先定下来的。

    可是最后却是那位皇贵妃的侄女先进了门,这岂不是还没进门就先踩了她一脚?

    唐大小姐哭了一场,觉得万分委屈,却不敢对旁人说,唯恐叫唐国公夫妻知道了,就一句“既然委屈就别嫁了”,直接坏了这门婚事。她是知道唐国公府都不喜欢这门婚事的,可是如今唐大小姐却只觉得这是家里人对她这个庶女随意摆弄她的命运。她并不觉得显侯府的婚事有什么不好,前些时候陛下已经下旨将显侯嫡女嫁给了皇贵妃生下的皇子,即将做皇子妃。如今显侯嫡子又续弦了皇贵妃的侄女儿。

    日后显侯府是京城未来第一门第,只要日后陛下封皇贵妃生的皇子为太子,那她就再也不是要在国公府里小心翼翼侍奉讨好嫡母的庶女了。

    她相信自己,当初能凭借庶女的身份与唐国公夫人母女情深,自然也能在显侯府如鱼得水。

    因此,这点委屈虽然叫她难堪,可是她却没有多抱怨什么。

    如今轮到她的婚事,唐大小姐自然在等着这门婚事赶紧进行。

    “你说得对。是得操心大丫头的婚事。”听宋王妃这样说,别管老太太怎么想的,她还是对宋王妃笑着点头。

    宋王妃见她十分高兴,也觉得这个媒做得不错,因此高高兴兴地去看望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去了。

    等她走了,老太太才捧着差一脸思索地想着心事。云舒正捧着些袜子抹额之类的针线过来给老太太看上头的花色,见老太太仿佛怔住了似的,便也不打搅她,安静地站在一旁等老太太回神。倒是老太太片刻之后见云舒老老实实地站在自己的跟前,不由笑着问道,“等多长时间了?”她笑着叫云舒过来,翻看她手里的针线,见这些琐碎的针线的用料都很考究,上头的花色越是极好的,便微微点头说道,“你在针线越发地好了。”

    云舒便抿嘴笑了。

    “这段时间忙活得不得了。不过如果能发嫁了三丫头,老二媳妇也能放心。”老太太一边拿了抹额在手里摩挲,一边对云舒问道,“我听说你之前给珊瑚做了一件嫁衣?你们的感情倒是极好。”她的笑容温和,云舒便坦然地说道,“我来了老太太的屋儿里,珊瑚姐姐一向都照顾我的。如今她要出嫁了,我自然也想给她的婚事出一份力。大忙儿帮不上,可是嫁衣却不难。”她笑吟吟的,半点都不觉得辛苦,老太太目光温和许多。

    “你与她一直都这样好。”她拍了拍云舒的手,顿了顿问道,“你说三丫头这门婚事怎么样?”

    “我虽然没什么见识,不过如果二夫人都这么高兴,想必是极好的。”

    “我是担心老二那儿有什么埋怨。”老太太便叹气说道,“老儿如今在山东,这事儿如果叫他知道是我帮二房做主,只怕嘴上不说,心里也要记一笔。这婚事如果日后完美无缺也就罢了。可如果有半分不好,只怕埋怨还有挑拨就要落到我的头上。”唐二爷是个不知感恩的性子,之前闹着要休妻杀子的时候,对老太太就有些冲撞,虽然被唐国公给压下去了,不过也暴露出他心里对老太太肯定没有脸上表现出的那么孝顺。

    而且他宠爱自己的表妹,正说明心里对老太太是有不满的。

    如今老太太插手他的长女的婚事。

    “如果不是三丫头的确是个好的,我是不愿意插手这件事的。”说到底,也只不过是老太太对唐三小姐的一份慈爱爱惜之心罢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