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训斥

    “三姐姐,我才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见唐三小姐没有半分站在自己这一边儿的意思,唐六小姐委屈坏了。

    她本来就年纪小,又因为是二夫人最小的女儿,因此被二夫人最为宠爱。

    上头的哥哥姐姐一向都让着她,因此叫她养成了不喜欢被人说教,也不为别人着想的性子。

    此刻见对自己总是十分温和的姐姐铁青着脸说道自己,唐六小姐当然就受不了了。

    她的眼泪都从雪白圆润的脸上滚了下来。

    “你行了,别说了。虽然六丫头的确说错话了,可是你是她的姐姐,你好好儿教她就是。”二夫人刚刚还头疼,然而见唐六小姐哭了,顿时又十分舍不得。她最疼爱的就是这个最小的女儿,见唐六小姐委屈地躲在自己的怀里哭个不停,她不由对唐三小姐叹气说道,“她还小呢,你慢慢儿教她就是了。这样大声,吓坏了她怎么办?”虽然唐六小姐这么多的抱怨,可是二夫人还是相信自己的女儿长大一些就懂事了。

    “她还小吗?过不了几年,她就能嫁人了。”唐三小姐见二夫人犹豫了一下放开了妹妹的手,便急忙皱眉说道,“难道叫她这样抱怨不成?母亲,这可不是做人的道理啊。您也想想,咱们住在这国公府里,每个月国公府里给咱们月钱,吃穿用度也都是公中的,从来不要自己花费什么。从母亲到咱们兄弟姐妹都有的,连使唤的丫鬟婆子小厮的那些花用,也都是公中的帐。咱们可没花一铜钱的钱。”

    “咱们还没分家呢。用公中的怎么了?”唐六小姐见二夫人放开了自己的手,顿时是慌张起来,急忙噘着嘴说道。

    这国公府没分家,他们都还是国公府的一份子,自然是有资格用国公府的银钱的。

    “你只花费了国公府的银钱,那你付出什么了?大伯父还有国公府里的那些出产还有俸禄全都归在了公中,咱们花用的其实不都是大伯父的?还有三叔,打从有了差事,得到的俸禄也都入了公中。倒是咱们二房,母亲,父亲这么多年的俸禄,都只是自己拿着用了,半分都没有给到公中去。咱们还有什么脸面这样在国公府里吃吃喝喝?这不成了蛀虫了吗?老太太,大伯娘从不因为这些说道咱们,可是咱们总得要点脸吧?六妹妹,不说别人,就说你这身上的绫罗绸缎,首饰宝石的,哪样儿不是国公府给置办的?咱们二房付出什么了?”

    二夫人听了这话,顿时脸红无比。

    她不是没脸没皮的人。

    因此,当女儿这样说之后,她就十分羞愧了。

    “那又怎么样?大伯父和三叔有能耐,赚得俸禄多,咱们用些怎么了。”

    “胡说!”见唐六小姐竟然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唐三小姐还没怎么样,二夫人的脸顿时就变了。她刚刚还在心疼自己的小女儿被长女训斥得哭了,可是此刻,她的脸色越发铁青,在小女儿惊讶的目光里呵斥说道,“这话算什么话?!我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不知感恩的东西!糊涂东西,真是……”她才想说女儿是被自己教坏了,可是想了想,还是吞了这些话进了肚子里没有多说,只是脸色难看地对女儿说道,“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咱们吃的住的都是国公府的,就算你不知感恩,也不许说这么没良心的话!”

    “母亲,您也骂我?”唐六小姐哭着问道。

    “去把孝经抄五遍。不抄完不许出屋子。”二夫人冷冷地说道。

    见她摆出一副严厉的样子,唐六小姐委屈得不得了,哇地一声哭着就要走。

    她就知道母亲不会向着自己说话的。

    明明是母亲为了巴结大伯娘与三婶,想求两位长辈给她姐姐寻一门好亲事,因此什么委屈都叫她吞了,什么委屈都叫她受了。

    为了姐姐的婚事,因此就要牺牲她。

    “还有。我就没有听说过一个姐姐要跟还吃奶的弟弟斤斤计较的。再叫我听见你抱怨你三婶和你五弟,你就别想再出屋子了。”二夫人看着唐六小姐可怜的背影冷冷地说道。

    这话怎么得了。

    唐六小姐没想到母亲没有把自己叫回去,反而这样呵斥自己,越发伤心,冲出了屋子就走了。

    见她走了,二夫人才叹了一口气,对皱眉,依旧脸色不悦的长女说道,“我知道厉害。你放心,我会慢慢叫她改正过来。”其实住在同一个国公府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常的磕磕碰碰不是没有,一些小小的抱怨也不是没有。可是唐六小姐这已经不是小抱怨,而是理所当然地觉得国公府就得把她当做掌上明珠一般。这种自负与自信真是叫二夫人苦笑不已,因为她觉得自己都不敢这样高看自己一眼,更何况是女儿呢。

    她已经对自己的生活很知足了。

    儿女双全,虽然唐二爷对她没有感情,对她诸般厌恶,可是上头有明理的婆婆还有正直的大嫂,都可以压住唐二爷。

    这样的生活还有什么不好的?

    因此,二夫人只想好好儿服侍孝顺老太太,侍候老太太长命百岁,能一直这样安稳地住在国公府里,永远都太太平平,然后发嫁自己的两个女儿,再给儿子娶一门好媳妇,这辈子就没有什么遗憾。可是她想得这样美好,却在唐六小姐的身上差点栽了跟头。想到唐六小姐这种性子,二夫人为难得不得了,对唐三小姐继续说道,“不过你不要管她。你都预备着要出嫁了。”

    她希望长女把心思都更多地用在婚事上。

    “我不担心母亲,也不担心四弟。有老太太在,母亲与四弟都不会吃委屈。可是六妹妹这性子太叫人不安了。母亲,如果她这种抱怨传到老太太耳朵里,岂不是叫人齿冷?国公府里上到老太太,下到兄弟姐妹,没有对不住咱们的。可是六妹妹打小就心性偏执。就如小云……她之前见老太太喜欢小云,就三番两次找小云的麻烦。小云都躲开了。之后我就听说,六妹妹竟然去大伯娘的面前说有的没的……大伯娘是怎样的人母亲难道不知道?最聪明不过的人,六妹妹那点小心思在大伯娘面前怎么瞒得住?只怕大伯娘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已经知道六妹妹是什么样的人了。”

    把人丢到长房去,唐三小姐想一想都觉得气得不得了。

    唐六小姐以为她那点小心眼还能瞒得住大人不成?

    把自己的小气还有刻薄歹毒都暴露无遗了。

    唐三小姐这话叫二夫人越发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生了怎么个孽障。”她便哭着说道。

    “母亲别说这些话了。”唐三小姐摇头说道,“子不教父之过。六妹妹如今这样,就是叫母亲给娇惯的。往后母亲切不可再这样惯着她了。不然……母亲,我说一句打嘴的话。这国公府里无论大伯娘还是三婶,就算是看出六妹妹品性不好,也会宽容,因为大家都是家人。可是如果出了国公府,谁还惯着她?她以后也是要嫁人的。难道就要叫她用这样的性子去嫁人?那我只能说,她吃亏倒霉的日子还在后头呢。”

    唐三小姐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二夫人的脸色也不好看了。

    “我知道了。”以前她只想娇养小女儿,谁知道养得唐六小姐成了这样,二夫人又觉得自己有些失败。

    只是看着道理分明正直的长女,二夫人心里不免也生出几分忧虑。

    小女儿不好,可是长女却没有半点不好的,也不知道日后能说个怎样的人家。

    毕竟唐二爷只是国公府庶子,而且折腾了这么多年,才只是一个小小的知县,如果褪去了国公府的虚虚的光环,唐三小姐其实也就是个知县的嫡女,这种身份在京城之中也完全不算什么。因为忧愁长女,因此二夫人心里越发苦闷。然而她正愁着长女婚事的时候,却不知此刻老太太的房里,老太太正和宋王妃说着唐三小姐的婚事,因为是亲家,而且唐三爷和合乡郡主夫妻和睦,因此宋王妃与老太太之间的气氛也非常融洽。

    宋王妃来看合乡郡主与自己的小外孙,此刻脸色红光满面。

    女儿嫁进唐家第一年就给夫家生下了儿子,宋王妃觉得自己摆的那些神佛,在寺里烧的香油真的全都没白费。

    因为这是唐家三房的嫡长子,因此宋王妃越发满意起来。

    她已经听合乡郡主说了,虽然合乡郡主已经生了儿子,唐三爷已经不需要再顾忌孕中妻子的心情,可是这段时间唐三爷依旧守着妻子,并没有往别的女人的屋子里去。

    这样爱惜合乡郡主母子,宋王妃越发看唐三爷这个女婿顺眼。

    此刻,她便和老太太说笑,脸上的笑容也都很真切。

    “这孩子是头一胎没什么经验,照顾孩子的时候难免手忙脚乱。我听说她的两个嫂子帮衬她许多。真是叫我感谢得不知说什么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