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嫉妒

    二夫人不由捂着头坐在一旁。

    “你想收拾谁?她又怎么你了?”

    “过年那会儿……”

    “如果你是说她不叫你去看沈家那小子的事,你就别说了。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当初沈家败落的时候,沈公子被送到了唐国公专门开辟的小院子里,还警告府里头的所有人都不许去看望沈公子,无论是好心的还是恶意的。因为有唐国公这句话,甚至连老太太都摆出一副对沈公子置之不理的样子,可见唐国公的警告是很有分量的。然而就算是这样,唐六小姐却偏偏要去碰唐国公的霉头……二夫人如今想想都觉得害怕。

    他们二房能在国公府里有好日子,只不过都是因为循规蹈矩,而且乖巧懂事。

    如果不懂事了,唐国公都不必做别的,只要把他们母子几个都送到山东去,跟着唐二爷生活,那就是他们的死路一条了。

    二夫人躲在国公府里都不敢闹事,可是唐六小姐却敢这样闹事,怎么能不叫她惊怒交加?

    幸亏唐六小姐是被云舒给拦住了,没有进去看见沈公子落魄的样子。

    不然,不说震怒的唐国公,就说心疼弟弟的世子夫人只怕都要记恨二房了。

    无论世子夫人娘家怎么出了事,可终究是国公府的未来女主人,得罪了世子夫人还能好的了吗?

    因此,虽然唐六小姐当初哭着回来说自己被个小丫鬟给冲撞羞辱了,可是二夫人却没生气,相反庆幸无比。

    从此以后她没少告诫唐六小姐在府里老实点。

    别说唐六小姐不是唐国公亲生的女儿而只是个侄女儿,就说亲生女儿,唐国公难道对唐大小姐和唐二小姐有片刻慈爱不成?亲女儿都那样冷酷,更别提唐六小姐这种隔房的庶出弟弟的女儿了。二夫人想到唐六小姐一副理所当然把自己当国公府正牌大小姐的样子都觉得心里苦闷不已,十分担心唐六小姐再给自己闹出什么来引得府中震怒,此刻便对唐六小姐板着脸说道,“你别攀扯人家小云!小云无论怎样都是老太太身边的人,也对你毕恭毕敬没有主动招惹你,你以后不要和小云争执。”

    “她看不起我!”

    “不管她有没有看不起你,你以后也不要和她争执。”二夫人脸色板了起来,看见唐六小姐不服气地看着自己,便皱眉问道,”刚才你又是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母亲,府里头的这些奴才狗眼看人低!”唐六小姐可算找到抱怨的了,因此也顾不得云舒,急忙对二夫人咬着牙说道,“分明都是主子,可是二房的就跟三房的不一样!五弟不过是个才出生的奶娃娃罢了,用得着叫小厨房特意留着一个炉子专门给他做东西吗?他不过是能吃奶罢了,那些东西也不知道便宜了谁!”她见二夫人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便咬着牙红着眼眶说道,“老太太不公平。明明都是府里头的主子,可是三婶和五弟如今在府里头这样风光。五弟一出生,老太太就大赏府中,叫府里头的人都为五弟祈福,成车成车往三婶的院子里拉了不知多少的好东西。可是咱们呢?咱们二房,就算想吃个炖鸡蛋,还得等着。”

    “你住口!”二夫人气死了。

    她想不到唐六小姐竟然嫉妒的是一个才出生的孩子。

    不过是个婴孩儿而已,小心照顾这有什么错?值得唐六小姐这么胡说八道。

    “母亲,你怎么怎么胆小,在老太太和大伯娘与三婶的面前卑躬屈膝?”唐六小姐见不得二夫人这胆小怕事,谄媚的样子,见二夫人对自己露出严厉的样子,她不由越发委屈地哽咽着说道,“你与三婶是一样的人。三婶还是你的弟妹!可是三婶生了孩子,却要你这个做嫂子的去服侍,还那样心安理得。三婶的心里难道把咱们二房当奴才吗?”她觉得二夫人在合乡郡主面前那样讨好实在是丢脸,为什么不摆出做嫂子的气势来压制三房?

    郡主怎么了?

    既然嫁到了国公府,就是国公府的人,就得按国公府的规矩来。

    凭什么还要做嫂子的捧着一个弟妹?

    就因为是郡主吗?

    唐六小姐想到合乡郡主每次看见自己都脸色淡淡的,对自己并不十分疼爱,就算她在合乡郡主的面前撒娇乖巧,十分亲近体贴,可是合乡郡主还是不把她当回事儿,不由越发气恼起来。她觉得自己被合乡郡主这样冷落都是因为合乡郡主狗眼看人低……此刻见二夫人捂着心口叫自己闭嘴,便冷笑着说道,“不过是生了个儿子,莫非还觉得自己有功了不成?莫非这府里头谁家里没有儿子吗?炫耀成那样儿,还叫王妃……”

    “你给我住口!”就在二夫人气得喘不上气的时候,门口传来唐三小姐严厉的声音。

    她的声音十分厉害,唐六小姐不怕对自己万分慈爱呵护,总是会原谅自己的母亲,反而十分畏惧这个姐姐,顿时吓得转身,瞪圆了眼睛看着门口大步进来的唐三小姐。

    唐三小姐一脸严厉地进来,叫两旁的丫鬟把房门关上,见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在,便快步走到了二夫人的跟前。

    “母亲,你怎么能叫六妹妹这样口无遮拦,大放厥词!”

    她有些埋怨二夫人。

    如果不是二夫人娇纵,唐六小姐怎么敢口出狂言,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我……”二夫人才喘出这口气,握着唐三小姐的手含泪说道,“我怎么生了这个孽障!这些话传出去,我在这府里还怎么活。”她做事干脆爽快,性子也爽朗,然而唯一舍不得大声呵斥的就是自己的儿女了。因为和唐二爷之间夫妻感情不好,唐二爷宠爱妾室和庶子,从不把嫡出的这几个放在心上,因此二夫人心疼自己的儿女们没有父亲的疼爱反而要被父亲当做眼中钉,因此总是恨不得把双倍的疼爱都落在儿女的身上。

    她对谁都狠心,唯独狠心不到儿女的身上,因此如今见唐六小姐成了这样,心里怎么能轻松呢?

    “下一次她再敢说这样的话,您就该掌嘴,叫她从国公府里滚出去。”唐三小姐霍然回头,目光冷冷地看着一脸警惕与不甘地看着自己的唐六小姐缓缓地说道,“我知道你在嫉妒什么。不过是嫉妒五弟刚刚出生就得老太太宠爱,被府里头万众瞩目。你自己得不着这样的宠爱与重视,因此把怨愤的心都落在一个孩子的头上,这何等卑劣。”她的目光犀利,仿佛一下子就看透了唐六小姐的内心,唐六小姐顿时恼羞成怒。

    “三姐姐,你是我的亲姐姐,怎么能这么说我!”

    “你还知道我是你的姐姐,这是你的母亲?”唐三小姐已经是要出嫁的年纪,想到自己即将出嫁,那府里能约束妹妹的只怕就再也没有了。她不由十分头疼,见唐六小姐一脸恼火地看着自己,她便皱眉说道,“你去照照镜子看看镜子里你的脸,何其难看。一个嫉妒却又无能的人永远不会美丽。母亲真是白白把你生得这样美貌。”无能狂怒的人能有什么好看的脸不成?

    唐三小姐看着唐六小姐,忽然觉得自己从妹妹的身上看见了自己的那位如今在山东的父亲的影子。

    父亲……不也总是露出对她大伯父,对她三叔的嫉妒的嘴脸吗?

    他总是怀才不遇,看起来在府里头老实,可是躲在姨娘的屋子里的时候总是抱怨如果自己是长子继承国公府做得不会比唐国公这个兄长差。抱怨如果自己要读书的话,不会比不过是考了个探花就炫耀满京城的嫡出的弟弟差,那个时候唐三小姐冷不防地看见过一次父亲唐二爷的嘴脸,只不过是那一次,那种嫉恨交加却偏偏无能为力因此扭曲得丑陋无比的样子,都叫唐三小姐不能忘怀。

    如今,她却又一次看见了。

    在她妹妹的身上。

    这是不是可以说,不愧是亲父女?

    唐三小姐神色恍惚了一下,看向唐六小姐的目光就多了几分复杂。

    “谁会嫉妒他们。我只是觉得不公平。”

    “是吗?”唐三小姐看了妹妹一会儿,见她仓促地转过头去,便也淡淡地继续说道,“你刚才抱怨母亲的话,我都听见了。不过我不能苟同。你说府里头重视五弟,因此大赏府中。可是这并不是五弟一个人这样做。当年母亲生了四弟,生了你的时候,老太太也重赏了府里,五弟并不是特例。还有母亲去照顾三婶,这是住在一家,同一个屋檐底下,因此做嫂子的去照顾弟妹,这是亲戚情分,没什么卑躬屈膝的。”

    “可是我的炖鸡蛋……”唐六小姐无法反驳,便黑着脸说道。

    “小厨房又不是只有一个灶台,你为什么偏偏只去抢五弟的那个灶台?别的灶台上炖出的鸡蛋能噎死你吗?就算小厨房一时腾不出灶台,可你是姐姐。做姐姐的让着弟弟这有什么不对?如果如你所说,那日后我也不让着你,抢你的东西你就高兴了不成?做人这样自私又小气,还好意思理直气壮地为难母亲?”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