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颐指气使

    这种居高临下的颐指气使,简直就是在羞辱人。

    而且就算是想叫她登门拜访,也不能说叫个普通的奴婢传个话就把她们这样的勋贵女眷招之则来挥之即去吧?

    如果皇贵妃真的想要在家里宴请各位豪门女眷,那就应该亲自下帖子,再叫李家的掌家女眷亲自登门,互相商量着来。

    而不是现在这样,人影都没见一个,只是一个传话就能叫动她。

    因此,唐国公夫人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就算是再得宠的嫔妃,哪怕是皇后娘娘,也不能这样折辱一个勋贵女眷。

    “行了,我知道了。”唐国公夫人叫这丫鬟出去,见云舒还有些不安地看着自己,便笑着说道,“不必在意。不过是些小事。既然你还要去弟妹那里,那就去吧。”她脸上带着笑,显然没有把皇贵妃的娘家对自己这样怠慢要放在嘴上抱怨的意思。云舒一边觉得唐国公夫人真是沉稳,一边急忙起身说道,“那我不叨扰夫人。”她见外头还有许多的丫鬟婆子等着唐国公夫人这个女主人理事,便带着人一同去了二夫人的跟前。

    二夫人简直受宠若惊。

    能得到老太太的羊脂玉观音,二夫人的心里高兴得不得了,也松了一口气。

    毕竟,她不过是个庶子媳妇儿,又不是老太太的亲儿媳,一直都担心自己在老太太的心里不着老太太的喜欢。

    如今见老太太万事还想着她,有唐国公夫人这个嫂子的就也有她的,二夫人自然放心了。

    她一直都担心家里因为唐二爷当初干的破事儿迁怒她这个二房的正妻。

    如今见老太太当真是没有这个意思,二夫人觉得自己在府里就能安稳了。

    想到这里,二夫人脸上带着真切的笑意,一边招呼着云舒跟云舒说话,一边叫丫鬟把羊脂玉观音像送到她的手里爱不释手地把玩,显然是真的喜欢。她虽然也是国公府的夫人,不过因为嫁的是庶子,自己本身也不过是寻常的庶女,因此也没有什么过于丰厚的私房,家底是跟唐国公夫人与合乡郡主不能相比的。这羊脂玉观音像在她的眼里算得上是一件难得稀罕的珍宝,想到这里,二夫人不由摸了摸这触手温润的观音像,想到了自己的长女唐三小姐。

    如果唐三小姐出嫁的时候能拿这个观音像做陪嫁,那该多体面。

    “替我先多谢老太太。等明日我去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再亲口道谢。”二夫人对云舒笑着说道。

    “是。”云舒急忙答应了一声。

    “在我的面前不必这样拘礼。”二夫人是个很干脆明艳的人,之前因为在老太太跟前说话逗趣儿,因此老太太一直都很喜欢她。她又是个有分寸的人,就算是专心侍奉老太太,也绝对不敢压过了唐国公夫人的风头显出她的好来,因此与唐国公夫人之间的关系一向不错。因为知道自己的位置,因此当合乡郡主嫁过来之后,二夫人主动退了些,叫合乡郡主与老太太婆媳之间说笑亲近,自己少了几分活跃,也正是因为看得清自己的位置,从不在妯娌之间挑事儿,因此虽然她不过是个庶子媳,不过唐国公夫人和合乡郡主和她之间都很亲近。

    这一次合乡郡主生了个儿子,算起来就是国公府的五公子了,二夫人因府中十分看重这个孩子,便也时常在合乡郡主跟前帮忙,因此合乡郡主十分感谢她。

    因为二夫人这样和气,合乡郡主还求了娘家母亲宋王妃帮忙,帮二夫人的长女唐三小姐相看亲事。

    毕竟合乡郡主和知道二夫人心里记挂的都是儿女。

    对二夫人的儿女好,那就是回报二夫人。

    因为知道合乡郡主求了宋王妃,就算是如今宋王妃那儿还没有什么动静,也没说挑到什么合适的子弟,不过单纯这片心上来看,二夫人也已经感激万分。

    她因为这件事,对合乡郡主和唐五公子就发用心,毕竟合乡郡主这是头胎,新手的做娘的,就算里里外外不知多少丫鬟婆子的照顾,可是难免十分生涩,有二夫人这养育了两女一子的过来人在身边总是好的。因今日宋王妃来了,因此二夫人很识趣儿地没有去合乡郡主的房里。可也没想到只是在自己的房里休息,竟然还能得到老太太赏给自己的这样贵重的羊脂玉观音像。一想到这里,二夫人不由珍惜地摸了摸这观音像,脸上的笑容越发明艳。

    其实她是一个十足的美人。

    只是唐二爷是个混账,因此从来冷待她,并没有发现二夫人的美貌还有这份聪慧。

    不过云舒觉得二夫人的福气也算不小了,虽然唐六小姐十分讨厌,不过唐三小姐和唐四公子也都是二夫人亲生的,对二夫人一向都孝顺。她还听说唐四公子如今闭门苦读,天天玩儿命读书,一读书就一整夜一整夜的,虽然叫人瞧着怪心疼的,可是十年寒窗,只要想要在科举上有成就,想要一举成名天下知,那些状元榜眼探花的谁不是这样过来的呢?唐四公子这么爱读书,而且国公府里的教书先生都是饱学之士,云舒觉得唐四公子会有出息的。

    唐四公子出息了,那岂不就是二夫人这为娘的福气了?

    “这可真是好东西,触手生温。”二夫人还对云舒笑着说道。

    “老太太特意给您和大夫人挑的。是老太太私房里的难得的珍宝。”云舒便笑着说道。

    “没错。”二夫人一边摩挲着这观音像,便对云舒笑着说道,“等往后我给三丫头做嫁妆。”她笑容满面,显然是对老太太赏的观音像十分喜欢,云舒便抿嘴儿笑了,和二夫人恭敬地说话,等过了一会儿二夫人正跟云舒说话,就见唐六小姐一脸戾气地走进来。云舒见唐六小姐小小年纪,一张娇艳美丽的脸却沉得仿佛能滴出墨水来,想到唐六小姐对自己的那莫名的敌意还有屡次为难,云舒便老实地站在一旁,看见唐六小姐过来给唐六小姐福了福。

    “你这是怎么了?谁又招惹你了?”见唐六小姐进来,二夫人一愣,顿时头疼不已。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儿,她自己的性子干脆爽快,长女的性子也开朗大方,可是这个小女儿的性子却十分不好。

    心胸狭窄不说,还时常喜欢生气,有些不高兴的事儿脸色就难看,还不给人面子。

    这样的性子是不讨喜的,二夫人也不知管教了多少回,可是唐六小姐的性子就是这样不好。

    此刻见唐六小姐的脸色难看,对给她请安的云舒一副视而不见,甚至看到云舒十分尴尬的样子,唐六小姐的嘴角还勾起一点冷笑,二夫人便微微皱眉。

    女儿的相貌自然是极好的,娇艳美貌,虽然因为年纪小,美貌之中带着几分稚气青涩,因此多了几分天真可爱,少了几分风韵,不过等长大了,她可以骄傲地说,自己的小女儿一定青出于蓝,是个比她还出众的美人。

    然而就算再美貌,可是如果性子不讨喜也不行啊。

    不说她这段时间发现小女儿还多了几分心机,不仅喜欢在长辈们面前装乖卖好,还喜欢用一张天真单纯的脸给人家上眼药。

    而且唐六小姐如今多了一个毛病,就是见不得比自己生得好的女孩儿,就算是小丫鬟,如果是服侍唐六小姐的,还生得比她好看,就一定会被女儿磋磨。

    这样的性子叫二夫人越发担心。

    此刻见唐六小姐把对平常服侍她的丫鬟的那种态度来对老太太身边的丫鬟,还是得宠的小丫鬟,二夫人唯恐她做出什么叫老太太不高兴,忙对云舒笑着说道,“你出来这一趟很久了,快回去吧。”因为见唐六小姐这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二夫人不愿意叫旁人看见,而且也唯恐女儿说出什么不讨喜的抱怨来。她一边说,一边还小心地叫身边的大丫鬟把手里的观音像给小心翼翼放到了安稳的地方,免得唐六小姐闹起来失手打破了这么贵重的东西。

    云舒见唐六小姐脸色不好,自然不愿意触霉头。

    她再怎么得老太太喜欢也只是丫鬟。

    如果不是如同上一次唐六小姐非要闹着看沈公子的笑话那种场面,云舒不愿意得罪唐六小姐。

    不然如果被唐六小姐骂两句,或者动了手,难道她还能打回去不成?

    不还是自己吃亏?

    因为这样,云舒急忙给二夫人告退出来,见唐六小姐似乎回头想要叫自己站住,云舒便撒腿跑了。

    见她跑得飞快,都没有叫自己来得及拿住她好好儿收拾收拾她这个叫人厌恶的小丫鬟,唐六小姐想到之情云舒冒犯自己的事,越发生气。

    她在唐国公夫人的跟前乖巧可爱,可是在生母二夫人的面前却多了几分娇纵。

    “母亲,你为什么放她走?她之前竟然折辱我,我还没找着机会收拾她!”唐六小姐大声对二夫人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