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省亲

    今日长辈们都在,唐国公与唐三爷应该也不会缺席。

    可是却不见这两位长辈的影子。

    “大早上就走了,”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说是宫里有些事,也没说是什么事儿。”最近宫里时常叫唐国公进宫,也因为唐三爷算是皇家的女婿,因此皇帝对唐三爷最近也十分看重,虽然并未提拔唐三爷,不过跟着唐国公在宫里走动却是时常的。这并不是坏事,因此唐国公夫人也不过是笑着和儿子说了,见唐二公子点了点头,唐国公夫人便关切地问道,“等陈白和陈平到了边城,要不要给你买两个丫鬟放在宅子里服侍?”

    陈平是个小厮,就算能干,可是也未必能面面俱到。

    丫鬟大多心细,也能好好服侍。

    “母亲,我是去打仗的,又不是去享受的。有阿平一个就够了。不过可以叫陈叔帮我买两个灶上的婆子,至少做做饭也行啊。”唐二公子听说唐国公进宫了,便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旁很得意地说道,“等儿子立了军功,升官发财以后,咱们再提享受的事儿也不迟。”他一副自己去了边城就能建功立业的样子,幸亏唐国公不在,不然一定骂他得志猖狂。不过也正是因为唐国公不在,因此唐二公子才少了几分拘束,唐国公夫人和老太太都笑了。

    云舒站在老太太身边,见唐二公子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也觉得有趣。

    不过似乎是因为唐二公子十分轻松,并不觉得去边城是负担,因此老太太心里的难过也少了几分。

    过不了几日,唐二公子就走了。

    他离开的时候来给老太太磕了头,叫老太太伤心得偷偷哭了一场,之后精神就一直不太好。倒是宫里头的成太妃知道老太太心里不舒服,因此就时常请老太太进宫开解,似乎是因为这样,老太太的精神也好了很多,脸上也有了笑容。云舒见老太太笑容多了,也觉得高兴得很,虽然不知道宫里的太妃娘娘是怎么和老太太劝说的,不过只要老太太高兴,她们这些小丫鬟就都高兴了。

    之后老太太就更高兴了。

    因为合乡郡主生了。

    还生了一个儿子。

    因为这是唐三爷的第一个儿子,而且还是嫡出,合乡郡主的身份又十分尊贵,因此老太太高兴得什么似的,不仅大赏府中的下人,还叫人开了个大大的宴席,又去外头舍粥放米为唐三爷的长子积福,这府里头顿时一片的欢笑。也正是因为这个稚嫩的心生的婴儿的降临,叫老太太心里惦记唐二公子的那份难受都消散了,整日里三房传来的婴啼叫老太太听着都觉得高兴,精神也好了些。

    如今在她的眼里,为唐三爷生下长子的合乡郡主是最大的功臣。

    因此府里头的好东西流水一样进了三房的门。

    唐三爷本就是老太太最喜欢的儿子,人又孝顺风雅,特别是跟唐国公这个长子不同,唐三爷人温和,在老太太的面前温柔妥帖,是个最大的孝子,因此老太太心里最要紧的就是唐三爷这个幼子。如今唐三爷和合乡郡主夫妻琴瑟和鸣,又生了嫡长子,这也算是延续了唐三爷的香火,因此老太太高兴一些也没什么。不过也正是因为老太太十分高兴,开了许多的库房,因此云舒才知道,老太太的私房不知道有多么丰厚。

    反正她觉得自己是开了眼了。

    金山银山她本以为是传说中才有的,可是却不知原来就是老太太的私房。

    那堆得高高的金子银子各种宝石,珍稀的古董,还有各种名贵的珍宝,叫云舒看得眼花缭乱的。

    不过老太太本也是个大方的人,虽然因为合乡郡主是小儿媳妇儿多偏爱一些,不过也没有冷落了其他的儿媳,因此这一天云舒就听老太太的吩咐,去她的库房里捧了两件十分精致的玉雕去了唐国公夫人和二夫人的房中。这两件玉雕都是羊脂玉观音像,不说雕琢得栩栩如生,观音面带慈悲,有悲天悯人之相,不用多看都知道,这等雕工必然出自大家,而不是普普通通的小作坊里能做出来的,更何况一尺多高的羊脂玉观音像,入手细腻,乃是最好的羊脂玉,这是价值连城的东西。

    老太太这对儿媳妇儿是真的十分大方。

    云舒觉得这样的两件羊脂玉观音十分珍贵,便先送了一尊去了唐国公夫人那儿。

    唐国公夫人十分惊喜。

    无论这观音像价值多少,可是老太太能惦记她,还知道分给儿媳东西,这说明老太太的心里自己这个儿媳是她喜欢的。

    这才是唐国公夫人高兴的。

    “你也辛苦走这一趟了。”唐国公夫人见云舒如今又长了一些个子,似乎是因为年纪长大,因此神态越发温柔安详,没有年少轻浮的模样,心里不由多了几分喜爱,叫云舒坐在自己的跟前笑着问道,“今日母亲可用了什么?”她十分关心老太太的饮食起居,这并不是不能跟唐国公夫人说的,因此云舒便笑着说道,“用了两个灌汤包,又用了一碗小米粥,还有一些酱菜。”这么简单的东西,不过老太太却人逢喜事精神爽,吃得十分香甜。

    唐国公夫人便笑了。

    “用得不少了。”

    “老太太吃了这些以后,还用了半碗羊乳。”羊乳用蜜糖和桂花一同熬煮,因此少了羊乳的腥膻之气,十分香甜,因此老太太也十分喜欢的。听云舒说这个,唐国公夫人便笑着点头说道,“这羊乳的味儿不错。对了,之前你叫小厨房做了奶糕,母亲也分给我尝了,这味儿也不错。而且香甜可口,乳香四溢,吃着也跟豆腐似的,老人家吃起来应该更合适一些。”她觉得云舒在老太太身边服侍,时不时就鼓捣出一些新鲜的吃食给老太太吃着,倒是叫老太太的胃口大开。

    能叫老太太有胃口,唐国公夫人自然高兴。

    “老太太与大夫人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呢?因此我才想着,只怕是山珍海味只多了,因此觉得不耐烦了,才想着弄一些乡野小吃来换换胃口。”云舒一点都不觉得这是自己的手艺有什么特别的,虽然说古代的食物没有现代的那么多的花样,可是古代的豪门之中吃的也都是顶级的饮食,并不缺少美味。老太太喜欢她想出来的那些吃食,也只不过是因为新鲜有趣儿,滋味儿和从前吃的不一样罢了。

    她十分谦虚,唐国公夫人看向她的目光越发温和。

    谁都不希望老太太这样的大长辈身边服侍的是个轻浮淘气的丫鬟。

    特别是老太太又宠爱云舒。

    云舒小小年纪就稳重温柔,也不恃宠而骄,也没有什么花花肠子,唐国公夫人怎么可能不喜欢。

    “就算是这样,也是你用心了。”唐国公夫人叫一旁的丫鬟把羊脂玉的观音像给捧起来安放好了,这才对云舒笑着说道,“有你和琥珀在,老太太这院子里缺了人,我们也还能放心。”几个大丫鬟都要备嫁走了,老太太的院子里虽然会提拔几个二等丫鬟起来,不过刚刚升了一等丫鬟以后只怕差事上还会有些晦涩,不过琥珀这个一等大丫鬟在,还有云舒,唐国公夫人想了想,觉得一开始的新磨合应该没什么问题,便笑着对云舒问道,“你一会儿就回去服侍母亲?”

    “老太太叫我去给二夫人送东西。”云舒笑着说道。

    老太太本也没有瞒着的意思。

    唐国公夫人知道老太太一向不偏不倚,给了自己必然会给二夫人,便缓缓点头,正说着话,就见外头有个身边的大丫鬟脚步轻轻地进来对唐国公夫人低声说道,“夫人,皇贵妃的娘家传了话儿过来,说是下个月皇贵妃娘娘得陛下恩典。陛下心疼皇贵妃娘娘在宫中远离家人几十年不能回到娘家,因此恩典皇贵妃可以出宫回府省亲。李家今日就传话过来说,邀请夫人那一天也来李家,也拜见拜见皇贵妃。”

    这话一说出来,唐国公夫人脸上的笑容都猛地一沉。

    “这是什么话!就算要见皇贵妃,也是在宫里。在宫外拜见皇贵妃算什么?”

    皇贵妃出宫省亲这种事,从来都没有过。

    不仅做妃嫔的没有过,就如同做皇后的,嫁入宫廷就一辈子都不能随意出宫,也没听说开朝到现在有皇后娘娘能出宫回娘家省亲的。

    好吧,这可以算是皇贵妃得皇帝的宠爱,因此有了特权,不过唐国公夫人赶到不快的是,李家把皇贵妃当成什么?把她这堂堂国公夫人当成什么?

    皇贵妃出宫一次,自己这样的国公夫人就得巴巴儿地过去给皇贵妃请安?

    这岂不是卑躬屈膝?哪里还有半点自尊,也太丢脸了。

    更叫唐国公夫人恼火的是,李家竟然还敢用这种事来“通知”她,就仿佛下了命令叫她一定得去似的,这种事叫她心里怎么能高兴?

    无论怎样,她的夫君是皇帝倚重的臣子,她是豪族唐国公夫人的女主人,皇贵妃一家就仿佛传一个奴才似的,想一句话就把她传到皇贵妃的面前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