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9章 取而代之

    云舒微微一愣。

    不过她也没有再说什么。

    虽然说这件事十分叫人不悦,不过这是主子们的事儿,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在她看来,娶过沈家三小姐的显侯府的公子如今又娶了皇贵妃的侄女儿,这的确恶心人。

    毕竟叫如今还活着的世子夫人看来,这皇贵妃明显是在恶心沈家如今幸存的人。

    毕竟那人是沈家三小姐的丈夫,如今却在沈家三小姐死了之后被皇贵妃的侄女儿夺走。

    就仿佛陛下被皇贵妃从沈贵妃的手中夺走似的。

    这么看,只怕皇贵妃虽然是皇帝心尖儿上的人,不过想来对风光在宫中这么多年的沈贵妃意见和仇恨不小。

    不然,不会把自己的侄女儿塞给过世的沈家三小姐的丈夫,简直就是要把所有关于沈家的一切都取而代之一样。

    不过云舒都能明白这是皇贵妃对沈家的抱负,那世子夫人应该更知道了。

    恐怕也是因为这样,世子夫人才气病的。

    “原来是这样。”虽然云舒听过了这件事,不过也没有再为沈家抱不平。毕竟沈家倒霉的事儿多了去了,就显侯府那种没下线的人家,做出什么背信弃义的事都有可能,又何必为了显侯的事儿斤斤计较呢?更何况云舒觉得皇贵妃虽然恶心了世子夫人,不过世子夫人完全可以换位思考一下。就比如说那个显侯府的公子,都已经是沈家三小姐嫁过之后二手的了,那皇贵妃的侄女儿也是个闺中的女孩儿,去只能嫁一个鳏夫,还是嫁给那么一个恶心的,曾经谋害自己妻子的男人,这难道还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儿吗?

    皇贵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其实也没有占到什么便宜。

    不仅这样,还搭上了一个年轻美貌的侄女儿。

    这皇贵妃怕不是没有脑子吧?

    云舒心里这种想法一闪而过,不过也来不及想太多了。

    因为唐二公子即将被唐国公给送到边城去了。虽然早就有所准备,老太太也不是那种慈爱得溺爱孙子到了蛮不讲理,会浪费孙儿们的潜力的性子,不过当这一天就快要到来的时候,老太太还是觉得有些伤心的。她最近每天都叫唐二公子到自己的跟前来说话说笑,叫唐二公子陪她吃吃饭聊聊天,关心唐二公子出行之后的一切。只是虽然这样不舍,可是老太太为了孙子的前程,还是一句话都没有挽留,由着唐国公把唐二公子送去边城的军中。

    云舒看着老太太伤心的样子,就知道老太太是舍不得唐二公子的。

    虽然唐二公子不及唐国公世子这个长兄稳重优雅,可是却活泼又有趣,一向最叫老太太喜欢的。

    “这是叫府里头给二公子新做的衣裳,还有鞋袜,还有各种的药丸子,还有金叶子……”唐二公子都要走了,云舒这一天跟着琥珀一块儿在老太太的房间里打点老太太给唐二公子预备的东西。无论是衣裳鞋袜还有各种细软,还有人参金疮药还有一些治疗各种病症的药丸子,还有一把一把的金叶子,都叫云舒跟琥珀整理好了给老太太看。老太太有些没精神地看了一会儿,便微微点头说道,“你们是不会出错的。这些就足够了。”

    她叹了一口气,有些苍老了。

    “天上的雄鹰总是会振翅高飞的,您想一想,二公子那样的人才,憋屈在京城里可惜了。”云舒柔声说道。

    “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些。”老太太便拍着云舒的手对她说道,“那些只能在京城里无所事事的纨绔子弟,我也是不喜欢的。只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啊。你们二公子从未出过这样的远地,我能不担心吗?你说这些衣裳鞋袜的,只怕你们大夫人也给他预备了。会不会带得多余?”二公子是唐国公夫人的爱子,儿子要走,那想必唐国公夫人能想到给儿子带上的全都给带上了,老太太给预备的这些,未免多余。

    “您的一片慈爱之心怎么能算是多余呢?就算东西再多,可是我觉得二公子心里也是高兴的。这给二公子预备的东西越多,就越说明二公子在您,在大夫人国公爷的心里的位置要紧。我只怕二公子高兴还来不及。”见老太太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显然心里熨帖了几分,云舒便走到了一旁把那些整理好的东西都给打包,琥珀走到老太太身边服侍老太太歇着。老太太一边叫琥珀给自己脱下了外头的衣裳,一边对云舒说道,“那是不是再多预备一些金叶子,银瓜子……这出行在外,身上没银钱可不行。”

    云舒就笑着没有说话。

    老太太给唐二公子塞了那么多的金叶子,那都是老太太的私房,说起来这一包金叶子就已经很不少了。

    不过老太太愿意多补贴孙子,这有她们什么事儿呢?

    “一会儿再去我的库里头拿一匣子金叶子,再拿一匣子银瓜子。金子在外头只怕不好花用,这银瓜子就简单得多了。”老太太叮嘱琥珀说道。

    琥珀管着老太太私房的,便答应了一声。

    “还有,我记得库房里还有前年宫里赏下来的人参,前儿给了大哥儿媳妇儿一些,剩下的都叫你们二公子带走吧。”这里面的大哥儿媳妇儿自然就是唐国公世子夫人,因前些时候身体不爽快,老太太便将宫里赏赐的人参给了孙媳妇儿叫她补身体。如今还剩下了的其实也有不少,不过唐二公子这一离开京城也不知道多少年在边城里扎根不能回来,老太太心里心疼,便索性都叫他给拿走。

    琥珀想了想便问道,“还有些大补之物……边城十分枯燥,而且物资不多,二公子不如多带一些。”

    “不显眼儿的多带一些去吧。不过不要叫人瞧着大包小裹的,那只怕会叫人说闲话,怀疑你们二公子是个吃不得苦的。”老太太是个有分寸的人,不会因为自己舍不得孙儿就叫孙儿的风评变得不好,见琥珀全都记下来了,她便坐在一旁看着忙忙碌碌的云舒叹气说道,“我听说他身边的陈平也过去。也好,陈平那孩子行事伶俐活泛,有他在身边服侍,我心里头也放心。”想到唐二公子说陈平手里还有许多的吃食的方子,比如什么火锅之类的,想必唐二公子就算去了边城在饮食起居上也不会过于懈怠,老太太便放心了。

    她这屋子里忙忙碌碌地整理了一晚上的东西。

    其实其他几房也都没消停。

    等第二天唐二公子看见老太太唐国公夫人还有二夫人与合乡郡主,甚至连世子夫人也拖着还有些病气的身体把许多的东西都堆到自己的面前,顿时觉得夸张极了,眼睛转了转便说道,“这么多东西,我可怎么上路?这叫人看了多不好。”他虽然这么说,可是一张英俊的脸都笑开了,显然被长辈们这样疼爱,就算是如今唐二公子的岁数也不小了,可是心里也忍不住高兴。

    “我们还能叫你被人笑话啊?”合乡郡主笑着甩了甩帕子。

    她如今有孕本就身体笨重,然而一张脸却依旧美貌,此刻看着对长辈们团团作揖的唐二公子笑着说道,“怎么也不会叫你落人话柄的。这些东西先启程去边城,等你到了的时候,这些早就安顿下来了。”她一边说一边去看唐国公夫人,唐国公夫人便笑着点头说道,“没错。我和你父亲商量过,叫陈白还有陈平父子先走一步。陈白是个能干利落的人,等他先到了边城,把一切都打点下来,再给你买个宅子安顿好这一切,就叫陈平在边城等你。你到了边城就有休息的地方,也不耽搁什么。”

    唐国公虽然为人严厉,看起来叫人害怕,不过却并不是一个非要逼死儿子,叫儿子吃苦才觉得应该的性子。

    在有可能的条件之下,叫儿子过得舒服一些,唐国公怎么可能会拒绝。

    因此,他甚至为了叫唐二公子在边城的日子不至于一开始就手忙脚乱,因此还要叫陈白大老远地跑一趟,先把这一切都给收拾好。

    云舒听着,都觉得唐国公真的对唐二公子很好了。

    不过这也是因为唐二公子出息,对于去边城从军,从微末的小将做起并没有异议。

    不然如果换一个不听话的,也不知道唐国公会怎么干。

    就比如唐大小姐与唐二小姐,不听唐国公的话,如今如何,云舒都不用细说了。

    “那真是麻烦陈叔了。”陈白是唐国公身边最心腹得力的管事,唐国公把陈白叫去给唐二公子先行开路,的确是对唐二公子用心了。

    那一刻,唐二公子感动死了,顿时觉得自家那总是叫自己跪祠堂跪祖宗的老爹,对自己还是充满父爱的。

    不过这话他没敢说出来,唯恐唐国公听到自己这么戏谑的话,一时恼羞成怒,再把他给塞到祠堂里去。

    “不过父亲今日怎么不在?”唐二公子感动了一会儿,却见唐国公不仅不在,唐三爷也没在,不由好奇地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