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嚣张

    远不如如今在皇帝的面前越发得到皇帝信任倚重的唐国公。

    因为这样,显侯越发想和唐国公修复关系,至少不要被唐国公当垃圾一样地鄙视。

    能娶到唐国公的庶女给自己的庶子当媳妇,显侯还是很乐意在聘礼上讨好一番唐国公的。

    “那就都给大丫头带去吧。往后守着这样丰厚的嫁妆,她的日子也能过得好一点。”显侯那样的人家,一旦知道唐大小姐不得唐国公的喜欢,那只怕什么嘴脸都能露出来。

    老太太顿了顿便问道,“我恍惚记得当初不是说要把显侯的嫡女给五皇子做王妃吗?怎么没有动静了?”当初似乎说得好好儿的,唐大小姐也都说得言之凿凿,说是显侯府给透过来的话儿,说皇帝对显侯府嫡女很满意,要说给如今盛宠加身的皇贵妃生的五皇子做正妃。可是京城里的人等啊等啊的,这都等到春天了,这婚事还没有个准信儿,这不是很奇怪吗?因此老太太就问了一句。

    “仿佛听说是陛下嫌弃显侯之前办坏了什么差事,因此犹豫了。不过我看皇贵妃似乎对显侯府那丫头印象不错。这门婚事应该错不了。”唐国公夫人笑着说道。

    她听说的是,显侯之前在朝中很是将沈家的几处藏着金银的库藏的地方说给皇帝。

    只是没想到皇帝叫人去了,掘地三尺,只挖到了一半儿的东西,剩下的全都不翼而飞。

    如果不是沈家倒台太快,皇帝的动作迅速,几乎是灭了沈家之后就围住了这几处库藏,皇帝都得以为是被沈家的人给拿走了。

    不过正是因为确定第一时间就围住了所有的库藏,沈家的人肯定来不及拿走库藏,因此皇帝就对显侯这没用的连沈家的家产都看不住的废物很有微词。

    哪怕显侯之前第一个跳出来攻歼沈家,之后又热情拥护了宫中的皇贵妃,可是皇帝的心里,显侯还是有些无能。

    因此皇帝就迟疑着没有宣布婚事。

    云舒听到这里的时候都忍不住替显侯哀悼了。

    白白坏了名声,可是半点好处都没有捞着,真是可怜啊。

    她正魂游天外的时候,唐国公夫人已经对老太太十分关切地问道,“您前日进宫,太妃娘娘可还好吗?”成太妃和老太太之间的关系不错,老太太时常进宫的。因为云舒年纪小,因此进宫没有她的份儿,因此虽然时常见老太太进宫陪成太妃说话,因此都没有见过成太妃是怎样的气度容貌。不过她并不嫉妒能跟着老太太进宫的丫鬟,因为听说宫中的规矩特别多,如勋贵女眷的丫鬟在宫里更是连头都不能抬,没趣儿透了。

    而且见个人就得磕头也叫云舒受不了。

    她乐意给老太太磕头,是因为老太太在她的心目中是长辈,磕头是给长辈磕头。

    可是如果叫她在宫里给各路的娘娘们如同奴婢一样磕头,云舒肯定觉得得郁闷死。

    “太妃娘娘还好。”老太太便笑着缓缓点头说道,“都很好。宫里头无论哪个宫里的,对太妃娘娘都十分尊重。有陛下镇着,没有人敢对娘娘不敬。”成太妃虽然不是太后,不过因为她养育过皇帝几年,因此与皇帝的关系很是不错。如今宫中没有太后,成太妃这个皇帝看重的宫中老人就格外体面一些,虽然宫里如今是乌烟瘴气的,皇贵妃仗着自己得宠,皇帝又因为她之前委委屈屈地做了许多年低阶嫔妃觉得亏欠了她,因此对她十分放纵,因此皇贵妃闹得很不像话,不过皇贵妃不敢对成太妃无礼。

    不过虽然皇贵妃不敢无礼,心里却肯定是恨成太妃的。

    如果不是成太妃求皇帝把八皇子给放了,给了八皇子一条活路,那皇贵妃早就弄死八皇子了。

    哪里会和现在似的不能出气,叫八皇子苟活。

    成太妃坏了皇贵妃的事,皇贵妃都记恨她记恨得不得了,如今不过是努力憋着罢了。

    “那就好。”唐国公夫人也知道如今宫里头不像样。

    皇贵妃比当初沈贵妃得宠的时候跋扈嚣张多了,在后宫之中没有人敢和皇贵妃抢风头,甚至连皇后都不敢对皇贵妃无礼,见了皇贵妃都要避开。

    皇贵妃挟这样的盛宠与威望,带着自己的五皇子,如今真的是春风得意。

    老太太便微微点头。

    “说起来,您和太妃娘娘提了郡主的事没有?”唐国公夫人对老太太关切地问道。

    她其实是想赶在唐二公子离开京城之前把自己儿子和魏王府的郡主,老太太的外孙女儿之间的婚事给定下来的。

    免得夜长梦多啊。

    不过老太太却摇了摇头对她含糊地说道,“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儿。我再问问太妃娘娘。”她这样一含糊,唐国公夫人就知道只怕成太妃对这门婚事仿佛不太看好的样子。她倒是真心想做一个慈爱的舅母,因此便对老太太劝说道,“凭谁家,能好得多咱们的门第,咱们对郡主的宠疼呢?”她这话算是说到老太太的心坎儿上去了,没错儿啊,外孙女儿如果嫁到自己的家里来,那自然是极好的,自己会疼爱入骨的。

    可是宫里却似乎不太愿意。

    “还是不着急。都还小呢。”难道成太妃是嫌弃自己的孙儿如今还没有官职?

    可是她家小二即将去边城建功立业去了,到时候不就有官职了吗?

    老太太想不明白成太妃到底在想些什么,索性不想了,对唐国公夫人劝慰了几句,叫她还是忙着张罗唐大小姐的婚事,这才对一旁的云舒说道,“回头你再做一个样式新奇些的那种……玩偶。过去了这么久,从前的都旧了。”她说起这些的时候眼里带着几分慈爱,显然郡主喜欢玩偶,她的心里也高兴。云舒也忙一边笑一边点头答应了,因为老太太春天的衣裳都做得差不多,因此云舒就空下来,先做了几个软软又毛茸茸的玩偶。

    因为这是往宫里送的,因此云舒越发精心。

    过了几日她拿出来给老太太看,老太太见都是十分可爱有趣的玩偶,便笑着点头,叫人送到宫里去了。

    她还跟云舒问了问郡主不爱吃菠菜怎么办,本是想叫云舒给想想做个什么样的菜色叫郡主对菠菜刮目相看,不过云舒觉得不爱吃菠菜是每只的,不可能刮目相看的。

    她就是给出了个主意,如同之前孝敬的汤圆一样,把菠菜给捣烂了绞出菠菜汁来揉到面里去,做成绿色的面条,看起来翠绿的面条,比白面条叫人有食欲多了。

    老太太死马当活马医,叫人把这个法子给送到宫里去,过不了几日,宫里还赏了东西出来。

    虽然不过是两匹料子还有两对宫花,不过显然关于菠菜的法子还很奏效的样子,因此成太妃才会这样高兴地赏了东西。

    “怎么,太妃娘娘赏了你东西就这么开心?”见云舒捧着宫里赏赐的东西笑,老太太便揶揄地问道,“平日里难道我赏你的少了不成?”

    “我倒不是为了赏赐高兴。”云舒便笑着对老太太说道,“而是觉得太妃娘娘就因为有人改善了郡主的饮食就欢喜得赏了东西,可见对郡主是真心疼爱。这对郡主是好事,对老太太也是开心的事,因此才高兴。”她说得叫老太太脸上的笑容都收不住了,笑着点头说道,“你说得很对。太妃娘娘对那孩子是真的慈爱。”她说着说着便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太妃娘娘能这么疼爱她,我也就放心了。”

    云舒知道老太太心里伤感,因此便不再多说什么,等老太太自己收敛了情绪,这才告退出来。

    她回了屋子把料子给收起来,把宫花端详了一会儿,见这是一对海棠宫花,一对石榴宫花,因此叫自己的几个小姐妹一块儿选。

    春华跟念夏挑了石榴宫花,云舒和翠柳就把海棠宫花一人分了一枝。

    “到底是宫里的宫花,这纱堆得多娇艳好看。”虽然年纪还不大,不过大家都是爱美的女孩子,顿时就都把宫花戴在头上臭美了一会儿。云舒见春华跟念夏兴致勃勃地比量着宫花,便忍不住笑着说道,“你们怎么仿佛格外高兴似的。”虽然春华跟念夏都是小丫鬟,不过家里头都是国公府里得用的世仆,没见识过宫里的金银珠宝,不过宫里寻常的宫花却也是能时常见到,因此也不大应该见了宫花就高兴得什么似的。

    “不高兴还能哭啊?”春华抱着石榴宫花开心了一会儿,自动在云舒的床边翻吃的,翻到了一碟千层糕,便往嘴里塞,含糊地说道,“不过我大哥最近都要哭了。”

    春华的大哥刚刚跟念夏定亲,是唐国公世子身边的心腹长随,念夏听到这里,不由探身问道,“是办坏了差事吗?”

    “不是差事的事儿。是世子夫人最近的心情不好,世子担心世子夫人,时不时地带着世子夫人出去走走,大哥累死了。”春华低声说道。

    “世子夫人心情不好?为什么?”翠柳好奇地问道。

    “显侯的嫡子,就之前娶了沈家三小姐的那位……续弦的婚事定下来了。定的是皇贵妃的娘家侄女儿……世子夫人心情能好的了嘛。”春华重重地叹气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