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庆幸

    原来如此。

    于是沈家就找到了皇帝的头上。

    沈大将军的义子跑了,皇帝肯定会忍不住大怒,一定会想着收拾沈公子。

    只要叫沈公子进宫的话,沈公子在宫里出了事,那就和唐国公府没有半点关系。

    皇帝也不可能会迁怒到唐家的头上来。

    云舒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想得是对的。

    沈公子除了带走荷包只怕也带走了别的自己需要的东西。

    只是也不知道老太太与世子夫人知道不知道。

    以沈公子爱惜姐姐的性子来看,应该是知道的。

    怪不得说世子夫人病了。

    世子夫人虽然温和,不过却并不是一个三天两头就卧病在床的性子。之前因为沈家获罪,世子夫人的确是病倒了,不过却已经都好了。如今又叫人觉得病了,想必是为了叫人都觉得她在悲痛弟弟的障眼法……云舒莫名有这样的感觉。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了左右一眼,却没有再多说什么。毕竟如果这都是主子们的意思,那她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现,什么都不知道好了。

    而且能把手脚动到宫里去,沈公子在不可能动用唐国公府的人免得给唐国公招惹事端的情况下,可见在宫里,还是有能帮助沈家的人的。

    也对。

    沈大将军和沈贵妃在宫里宫外经营了那么多年,虽然被皇帝骤然发难,不过回过神儿来之后,沈公子想要通过人手帮助自己逃跑,也不算是困难的事。

    虽然不能表露出来什么,可是云舒的心情却柔和了起来。

    她觉得沉甸甸地压在自己心头的一片阴霾全都消失不见了。

    虽然离开京城未必会多么安稳,可是当沈家成了这样,八皇子沈公子还有宋如柏都离开京城这样血雨腥风的地方,云舒觉得高兴。

    她心里高兴得很,便越发卖力地把屋子里收拾得干干净净,等着府里有粗使的婆子把所有的东西都拿走了,她就抱着许多的画轴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去,摊开了面前的一张张的画轴,入目的全都是盛开得十分美丽奢华的牡丹,颜色娇艳欲滴,带着无边的富贵与娇艳,叫云舒看着,莫名的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她觉得当自己想通了一切之后,连眼前都春暖花开起来,不过过了正月十五之后,也算是开始慢慢地春暖花开,仿佛一转眼的功夫就到了春天的时候。

    这时候春天到了,天也暖和起来,云舒也换上了轻薄的斗篷。

    因为之前就已经开始给老太太做春天的衣裳,因此云舒如今并不手忙脚乱。

    倒是因珊瑚即将出嫁了,因此时常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老太太也有许多话叮嘱她,叫她不可仗着服侍过自己就在李庄头的家里作威作福。

    云舒听着老太太叮嘱的那些话都觉得有趣得很,珊瑚也笑嘻嘻地听着,仿佛把一切都听进去了。

    “老太太您放心吧。难道我是那等不懂事的人吗?”她因为临近出嫁,因是老太太跟前得脸的大丫鬟,因此不仅老太太赏了她不少的嫁妆,各房的几位夫人也都有赏赐,还有各房与珊瑚要好的大丫鬟也赶着送了许多的帕子荷包之类的给珊瑚做贺礼,一时之间老太太的屋子里好出去好几个大丫鬟,因为筹备嫁妆之类的,因此格外热闹,老太太兴致来了,还叫府里的绣娘给几个大丫鬟统一缝制了好看的嫁衣。

    云舒是小丫鬟,自然跟着小丫鬟的例不敢鹤立鸡群免得叫小丫鬟紧张,因此在明面儿上给珊瑚都送的是几张帕子。

    只是背地里,云舒给珊瑚做了一身儿十分精致的衣裳,红色的百蝶穿花儿的图案,是预备给珊瑚成亲之后当新媳妇儿穿的。

    这衣裳无论是料子还是绣活儿都是顶尖儿的,因为云舒见珊瑚年轻娇艳,因此还特别改动了一下衣裳的样子,叫衣裳瞧着更精致新颖一些,腰身儿也掐得纤细几分,叫珊瑚偷偷儿试穿了一下,顿时云舒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纤细婀娜,面容娇艳,被大红的衣裳映衬得满面红霞的年轻的小媳妇儿。云舒就觉得十分满意,珊瑚更满意,毕竟自己出嫁之后穿戴得精致一些,那也都是她自己的面子。

    “这身儿衣裳好,小云,你有心了。我得压箱底儿去。”珊瑚也知道这是云舒偷偷给自己做的,也不想叫人知道。

    不然,不仅是云舒的贺礼压过了别人的问题。

    还有一同出嫁的大丫鬟好几个,云舒只给了珊瑚做衣裳,旁人都没有的,只怕旁人也不自在。

    不过虽然都是服侍老太太的,素日里面上也都十分亲近,然而珊瑚对云舒是真心照顾,云舒自然念着珊瑚对自己的这份情分。

    “姐姐喜欢就好。”云舒笑眯眯地说道。

    她如今又被养得白皙水嫩了起来,珊瑚便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说道,“等往后你能出来的时候,就往李家去。我到时候好好儿招待你。”她虽然是次子媳,不过李家一定会重视她这个在老太太跟前服侍过的儿媳,虽然不敢说在李家当家做主,不过招待老太太跟前的小姐妹还是能做主的,珊瑚并没有觉得这事儿艰难。因此她一说,云舒也知道李家只会更高兴珊瑚和府里的姐妹往来,便笑着点头说道,“到时候我一定叨扰姐姐去。”

    她觉得珊瑚此刻脸上的笑容幸福无比。

    或许是因为即将嫁人,珊瑚笑容都更多了,每天都很高兴。

    云舒看见珊瑚这样高兴就想着,或许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真的是一件幸福的事。

    当然,得嫁给人做正头老婆,不然如果只给人做个小妾的话,初时柔情蜜意的,只怕过些时候就被撇在一旁了。

    就如同珍珠。

    想到如今时常在三房院子处守着唐三爷都快成了笑话,无论唐三爷和合乡郡主怎么说都还是痴痴期盼的珍珠,云舒都觉得心里头有些伤感了。

    不过一年的时间,珍珠完全变成了叫她不认识的人。

    只是在珊瑚的面前,云舒是不说扫兴的话的,陪着珊瑚嘻嘻哈哈地整理嫁妆,等收拾得差不多就一同去老太太跟前服侍。正巧今日老太太正在跟唐国公夫人说话,唐国公夫人身边坐着脸色依旧有些苍白的世子夫人。见云舒和珊瑚进来,老太太也没在意,只是关切地看着世子夫人温声说道,“这养了一冬天,我瞧你的身子还没养利索。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我知道。可是如果身子虚弱,就别不把自己的身子当回事儿。回去好好歇着,等你全好了再来我的跟前说话就是。”

    “也没什么打紧了。”世子夫人便微笑着说道。

    “你还年轻,因此觉得不打紧。可是身体是最要紧的。如今年轻不在意,等上了年岁你就知道后悔了。”老太太嗔怪了一句。

    世子夫人知道老太太是好意,帮答应了一声。

    “叫小厨房再给她炖些补品。冬天里受了冷风,偏偏她还是个孝顺知礼的孩子,天天来我这儿请安。”老太太对唐国公夫人叮嘱说道。

    “您放心。我看着她呢。她不敢再任性了。”唐国公夫人便也笑着说道。

    她拍了拍世子夫人的手背安慰她说道,“如今老太太都跟你说了,你就应该听长辈的话了。记得了?好好地养着。春天的时候最是养人的时候。”她一边对世子夫人说了话,一边对老太太说道,“还有件事。母亲,大丫头的嫁妆筹备得差不多了。前儿显侯府给送来了许多的聘礼,国公爷没搭理,倒是我叫人都给拉进府里来了。咱们这样的人家,哪里将显侯府的那点聘礼放在心上,因此我想着都给大丫头当做嫁妆,都叫她带回显侯府去吧。”

    唐国公夫人可不会刻薄掉唐大小姐的聘礼。

    不然,谁知道日后唐大小姐会说出什么来。

    过年的时候唐大小姐闹的那几场都叫唐国公夫人怕了她了。

    “也好。”老太太顿了顿便问道,“显侯府的聘礼怎么样?”显侯府的聘礼多少代表着显侯府对这门婚事的重视态度,老太太还是想知道的。

    世子夫人听到显侯府,沉了沉眼色,却没有露出半点憎恨与厌恶的痕迹。

    经历了一个冬天,世子夫人本就是沉稳的性子,如今越发不会在脸上露出什么来了。

    云舒站在老太太的身边,见世子夫人面无异色,都觉得世子夫人够能忍耐的了。

    “显侯府的聘礼不少,虽然不及……”唐国公夫人本想说不及显侯府之前给嫡子定亲的女方家里下聘的数目,不过想到那女方家里正是沈大将军府,毕竟当初显侯嫡子娶的是已经亡故的沈家三小姐,她便笑着说道,“虽然不及京城中各家给嫡子媳的聘礼,不过却比各家的庶子媳的聘礼多一些,难得是给了咱们国公府面子的。”显侯当初出卖了一番沈大将军府,把沈大将军府又往地上踩了两脚,京城里公认他就跟个叛徒差不多了,虽然得了皇帝的喜欢,不过其实没得到什么更多的好处。

    与沈家亲近的朝臣虽然让出了许多位置,不过被手快的,还有皇帝信任的朝臣分一分就差不多了。

    显侯什么都没有捞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