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回府

    “你说什么?你要娶谁?”她不敢置信地问道。

    她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

    “母亲,阿柔她之前……”

    “你不要和我替她之前!她之前那么对你,把你当成什么?现在你还想着她?她有什么好的,叫你这样惦记?!”赵夫人没想到大喜的日子竟然会听到这样的请求,她顿时忍耐不住了,想到方夫人这几日对自己的卑躬屈膝还有恨不能堵到她的家里来,她一把抓住儿子的手紧张地问道,“她是不是去找你了?你说啊!她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说她心里有你,说她喜欢你,你被她哄两句,就把以前的事全都给忘了?你忘了吗?忘了她从前对你做了什么,忘了她和对门的阿柏做了什么吗?”

    “母亲,阿柔并没有对阿柏动心。”

    “可是她看不起你!”赵夫人看着沉默下来的儿子尖声叫道,“如果她看的起你,怎么还会想过嫁给阿柏?!你如今前程好了,她又回头了。可是当初你不如阿柏的时候,她把你放在心上了没有?!”她觉得儿子是鬼迷心窍了,见儿子站在自己的面前,那样英俊,那样出色,可是面容却带着几分黯淡,显然是因为自己的拒绝因此伤心,赵夫人便握着儿子的手含泪说道,“她从前看不起你过。不管那是多长时间的事儿,哪怕她早就明白过来,可是那一刻看不起你,觉得你不如别人的心情都是真的啊。”

    就算是方柔在宋如柏还没有失败的时候就回头想要嫁给她儿子,可是在更早之前,早在方柔答应去亲近宋如柏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没有想过她儿子。

    “她就那么好,叫你喜欢成那样儿?”见儿子不说话,赵夫人便对儿子轻声说道,“我中意翠柳,并不是因为她是国公府里的丫鬟,日后能提携你。而是因为她性子爽朗,喜怒都在脸上。就算是遇到了不高兴的事儿,也是直接说出来,说出来她自己就不生气了。这样的孩子心胸开阔,也不是那种扭捏的,总是暗自伤怀的性子。你要知道,没成亲的时候,什么性子都是好的。可是成亲了以后,能叫你觉得日子过得高兴的女子才是合适你的人。阿柔很好,可是性子软弱,耳根子软,从前听她母亲的,以后只怕还不可能立事。你以后跟她过日子,太累了。”

    赵二哥沉默地听着。

    “我都知道。母亲,她不是最好的女子。”

    “可是你还是想娶她?”赵夫人有些失望地问道。

    她现在已经能平静下来。

    和刚刚被儿子气得想要尖叫比起来,她变得更加安静了。

    “如果我不娶她,她还能嫁给谁?”赵二哥见赵夫人微微一愣,便低声说道,“她耳根软,如果所嫁非人,只怕就是这辈子都没有好日子过。阿柏如今走了,她和阿柏闹的那一场,这条街上没有人家不知道。传得乱七八糟……她想要嫁到别人家里去,只怕也会被人看不起。母亲,她不能嫁给我,那日后的日子只怕会很难过。我不能……”他沉默很久,在赵夫人微微诧异的目光里缓缓地说道,“她到底和我是青梅竹马。”

    “所以你就愿意接手她这个烂摊子。”

    “当初我们两家不是已经要定亲了吗?母亲,你就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如果咱们家不要她,她怕是活不下去。”赵二哥轻声说道。

    “怎么会活不下去。”

    赵夫人冷笑了一声。

    可是她也知道儿子说得有七八分真。

    方柔的性子,她也是知道一些的。

    温柔柔和,而且也是自尊心很强的性子。

    她因为宋如柏的事就已经觉得很丢脸,如果再被赵家拒绝,失去赵家的维护,那方柔只怕就不想活了。

    想到这里,赵夫人顿时用力拍了拍儿子哭着说道,“你怎么总是这么心软!”她虽然这么说,心里也惊怒无比,然而想到方柔如今的情况,她心里觉得出了气,却到底因为看着方柔长大,因此也担心方柔日后真的有个什么好歹。只是这口气是不能平静下来的,虽然没有再拒绝儿子提议的这门婚事,然而赵夫人却仿佛一口倔强的气儿都散去,心都灰了,顿时就病倒在了床上。

    哪怕赵二哥在她的病床前认真侍奉,然而赵夫人对他也只是淡淡的了。

    她大概是心灰意冷,因此也由着儿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来。

    然而想到自己相中的好孩子,赵夫人又觉得心里亏得慌。

    翠柳多好啊,直率单纯,又是个能干爽快的性子,虽然年纪小,可是生得俏丽可爱,是个美人胚子,又家里都是国公府里的门人,日子过得也宽裕。不说别的,只单单说曾经她和陈白家的闲聊,听陈白家的说起过国公府里的华丽奢侈,还有那往来的都是大族官宦人家的女眷,这样环境成长起来的女孩儿,有见识,又知道在大官显宦女眷跟前的进退还有往来,这种成长的环境是小户门第还有如同方家这样的门第永远都见识不到的。

    特别是赵夫人曾经见过琥珀。

    见过琥珀就知道,成长在国公府里,就算只是个丫鬟,那气度与修养都是不同的。

    如果翠柳能嫁给儿子,儿子日后出门多体面,就算是后头的女眷往来都不需要人操心,必然会处处妥帖。

    可是儿子如今却只想和方柔成亲。

    一想到这里,一想到虽然方家如今已经知道教训,可是赵夫人心里头还是不好受。

    因为过于失望,赵夫人也不愿意叫方家知道自己的妥协因此得意洋洋,因此虽然她病了,却不叫外头人知道,只叫儿子与女儿照顾自己。

    倒是云舒和翠柳知道了赵夫人生病这件事。

    “我听赵家下人跟咱们家的婆子说话的时候听见的。”翠柳低声对云舒说道,“听说赵家那天上房里赵夫人发了很大的火儿,之后不知道赵二哥说了什么,赵夫人又痛哭起来。之后就病了。你说……咱们要当不知道还是……”她有些诧异,不知道赵二哥升迁之后怎么赵夫人还哭了,倒是云舒沉吟片刻便摇头说道,“赵夫人病了,却并没有叫人知道,只怕是不愿意叫人知道自己病了。咱们也当不知道就是。”

    “赵夫人哭什么。”

    还能哭什么。

    肯定是赵二哥想跟方柔成亲呗。

    赵家就那么点儿事儿,想想就知道了。

    云舒就忍不住在心里叹气。

    “咱们都别管了。这是赵家自己的事儿。更何况我的病好得差不多,咱们该回国公府了。”云舒只求赵家与方家的事儿别牵连到自己和翠柳,如今见赵二哥都把事儿跟赵夫人说开了,顿时松了一口气对她说道,“收拾收拾咱们这两天就回去吧。虽然主子慈善,可是也没有咱们在外头偷奸耍滑的道理。”国公府又不是买了个祖宗进门,就算是善待下人,可是也没有叫人这么一直在外头养得白白胖胖的道理,云舒觉得自己既然病好了,就得赶紧回国公府去。

    她病好了,气色也好多了,翠柳也急忙点头。

    “那我收拾收拾。”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

    她们只不过是吩咐了婆子,叫婆子们好好看家,又吩咐她们家里的吃食可以随意吃用不必节省,吩咐好了之后就一同回去了国公府里。

    在家里躺了那么多天,云舒回到国公府里都觉得恍如隔世了。

    她和翠柳一同走在国公府里的园子里,莫名觉得国公府的气氛有些不好。不过心里虽然奇怪,然而她还是急着想去见老太太,因此也没有在意,一路就去了老太太的上房。

    “可回来了。瞧瞧,病了一场都消瘦了。这怎么脸儿都黄黄的呢?是没养好啊?”老太太见云舒进来给她磕头,等她磕了头就急忙拉她到面前看着她叹气。

    云舒不由讪笑着摸了摸自己其实有些圆润了的脸。

    哪儿有黄黄的,哪儿有消瘦了。

    明明她憋在屋子里阳光都不见,白胖了许多。

    “病一场本就是伤元气的事儿。不过可惜了。小云之前在老太太跟前被养得白白胖胖的,在外头只有翠柳一个照料,宅子里的人又少,还思念府里头,怎么可能长胖。老太太您今儿晚上赏她两道菜,她过几天就能养回来了。”都已经预备嫁人的珊瑚便笑着走进来服侍老太太喝茶,见云舒急忙帮自己的忙,便笑着说道,“你今天才回来,先修整一天。明天就轮到你服侍老太太了,也叫咱们松快松快。”

    “仿佛我累着了你似的。”老太太便嗔怪了一句。

    她对就要嫁人的珊瑚多了几分纵容。

    珊瑚面笑着侍奉她。

    云舒觉得珊瑚似乎有意在努力叫老太太高兴一点。

    这有些奇怪,因为她觉得老太太似乎也不怎么开心似的。

    她心里疑惑,又陪着老太太说了一会儿话,这才出来想要回屋子里整理整理明天好上岗,陡然就见刚刚在院子里和自己分别的翠柳从一旁钻出来了。

    “小云,坏了!出了大事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