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求娶

    他感慨万分。

    “不过说起来,也是赵二哥本来就人缘儿不错。他在五城兵马司的资历足够,而且也有几分人缘,平日里也有人服从他。之前屡次没有升迁只不过是因为上头没有缺人的时候。如今因沈家,五城兵马司空出来不少的缺儿,二公子之前见了赵二哥回头就跟我说,就算是没有他引荐,赵二哥这样在五城兵马司里能干又出众的人也未必升迁不上去。不过是缺个把他提出来叫人看见的人罢了。”

    云舒听这意思,仿佛唐二公子也没在这里头出许多的力气。

    赵二哥如果平日里人缘不错,资历也足够的话,如今升迁也不会叫人觉得突兀。

    “不过就算是没用二公子出力,可如今赵二哥与二公子走得近,好歹在外人的眼里也算是与二公子亲近,日后也不担心有人来踩他一脚。”云舒觉得这就是唐二公子的用处了。

    陈平不由点头说道,“这倒是有道理。”

    “那你这是来庆贺赵二哥的事吗?”云舒不由更加好奇地问道。

    “我总不能引荐了人,就不叫赵二哥记住我吧?而且我只希望赵二哥看在我把他引荐给二公子,日后能照顾照顾你们。”陈平叹了一口气对云舒说道,“他在城南做副指挥室,咱们这不就是在城南吗?日后这一片儿来往的地方,有赵二哥在,好歹也能叫我安心一点。不然,谁会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他脸色还有些古怪,云舒总是觉得陈平心事重重的。不过见他不愿意提,她就算是心中困惑,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谁都有秘密。

    “你如果不在这儿吃晚饭的话,那就等一等,我叫人做两只叫花鸡给你带回去,也算是给陈叔与婶子添菜了。”

    “不了。爹这两天忙着在国公府呢,家里没人。我也得回去。”陈平急忙说道。

    “昨儿是正月十五,陈叔想必是跟着国公爷已经开始忙碌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添乱了。不过陈平哥,如果你一会儿回府里去,就帮我跟老太太身边的哪位姐姐透个话儿。我已经病好得差不多了,等好利索了也不过几天的功夫。到时候就回去老太太身边。”云舒在宅子里都待得无趣极了,因为唯恐被卷到赵家和方家的亲事里,她和翠柳都不出门的,闷在宅子里有什么趣儿?

    如果是春夏时节,那在宅子里好歹还能欣赏花草,种些花花草草的当消遣。

    可是如今是冬天,天冷得很,出去了就冻得一个跟头,谁能出去啊。

    都闷在屋子里,整日里憋得要命。

    云舒跟翠柳都要受不了了。

    “行,我知道了。”陈平急忙点头说道,“我去跟琥珀姐姐说一声儿。”他一口答应,云舒总是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陈平一件很叫人疑惑的事。不过这个时候也来不及问什么,陈平今日来是来给赵二哥恭喜他的。因为他似乎有事的样子,云舒也没有留他,看着他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裳就出门去赵家了,云舒这才对翠柳低声说道,“完了。赵二哥这一升迁,赵夫人只怕越发得意,方夫人越发要卑躬屈膝了。”

    赵二哥如今是城南副指挥使,虽然七品官,官职微末,不过五城兵马司巡防内城,还是有些小权力的。

    赵大人是赵二哥的爹,也只不过是五品,赵二哥算是赵家很出息的了。

    他又年轻,日后肯定还有大好的前程,生得又英俊,叫云舒说,赵二哥如今寻一个家世清白的官宦小姐是轻轻松松的事儿。

    就算赵夫人如今看不上她们两个小丫鬟了,中意了更好的人家的小姐,那也不算什么僭越。

    云舒不由露出几分感慨。

    翠柳低声说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方夫人如果早知道赵二哥有这样的好前程,当初还能将赵二哥那么决绝地拒之门外呢?

    她觉得唏嘘,又觉得人生变幻,和云舒唏嘘了一会儿,就把这件事放在一旁。

    毕竟这事儿跟她们姐妹也不算有什么关系。

    更何况赵二哥如今升迁了,赵夫人的眼光想必就会更高,看不上她了吧?

    翠柳还松了一口气。

    然而她虽然这么想,赵夫人却不是一个一山更比一山高的性子,没觉得儿子升迁了自己就高人一等,看不上从前自己相中的女孩儿了。甚至她的心里还生出了万般的庆幸,觉得自己的眼光极好,此刻见陈平恭喜了赵二哥,两个人往来十分亲近,似乎交情很好的样子,赵夫人越发笑容满面,还留陈平在家里吃饭,见他推说有事直接走了,还叮嘱陈平说道,“你与你二哥交情好,就别外道,我与你母亲说是一贯熟悉的,你只管把这儿当做是自己家就是了。”她笑容十分温煦。

    陈平也笑。

    “多谢夫人抬爱。”他不敢对赵夫人怠慢,又说自己真的有事,这才在赵夫人不舍的目光里走了。

    赵夫人看着他没有回云舒的宅子,直接走了,行色匆匆的,便微微点头。

    可见是真的有事,不是敷衍她。

    待送走了陈平,赵夫人眉飞色舞地回了屋子里,就见自己的儿子已经坐在一旁不知在想些什么。见次子英俊挺拔,面容沉稳,这样出色的青年在赵夫人的眼里是京城里难得一见的。更何况如今次子年纪轻轻就升迁到了七品的城南副指挥使,赵夫人只觉得自己的心里仿佛火烧一样,喜不自胜。因为心里高兴,人逢喜事精神爽,赵夫人急忙安排丫鬟去张罗好菜好酒,想着今日一家好好儿欢庆一番,吩咐完了,这才喜盈盈地走到了儿子的面前,拍了他一把。

    “到底是我生的,就是这样出息!”次子年纪轻轻就是七品,还认识了国公府里的公子,在赵夫人眼里,儿子比她夫君能干多了。

    说不得日后次子升迁的官职比她夫君更高呢。

    指望不上赵大人,赵夫人觉得自己还可以指望儿子帮自己挣一副诰命的身份。

    “母亲。”赵二哥在想什么的样子,此刻见赵夫人笑容满面,便起身说道,“都是陈平与二公子的帮衬。”他心里知道,如果不是唐二公子帮衬,就算他在五城兵马司再能干,也不可能提拔到这个位置。

    “二公子那是高高在上的人,能信任你,那自然也是你的本事。倒是陈家的平哥儿是个急公好义的。你说说这二公子跟前多少人想巴结二公子还找不着门路,平哥儿却这样用心地把你引荐到了二公子的跟前,可见这都是平哥儿与你亲近,对你十分赤诚相帮的缘故啊。”赵夫人见次子微微点头,便含笑说道,“陈家这一家人都是极好的性子。你陈家婶子是个十分热情真诚的,与我往来十分厚道。还有这平哥儿,对你也算是挖心掏肺,对你一片真心了。”

    赵夫人如今觉得陈家人真是极好的。

    陈白家的不用说了,温柔和气,又对人十分真诚,没有坏心眼儿不说,还不是个生事的脾气。

    还有陈平,这在后头推了他儿子一把,真的算是赵家的恩人了。

    赵夫人想到这里,眼睛都是亮的。

    她笑容满面,赵二哥微微点头,显然也是这样想。然而看见母亲眼底还有其他的意思,赵二哥迟疑了半晌,唤了赵夫人一声。

    “母亲。”

    “怎么了?”赵夫人正觉得陈家人好,而且陈平和她儿子这样亲近,日后也是极好的往来,一边想着心事,她一边笑容满面地说道。

    陈家这么好,而且还都是实诚人,她并不是那等有门第之间,看不上奴仆之家的人,也不是过河拆桥,得了陈家好处就觉得陈家如今低微配不上自家的人。

    她想着,如今儿子好歹也是七品官了,也算是立业了。

    既然已经立业,就该盘算着成家的事儿。

    她相中了翠柳。

    虽然翠柳年纪如今还小着呢,不过女孩儿,过个三五年的就到了能嫁人的时候。她也不在意这些,只想着如果先定了婚事,叫儿子慢慢儿等着翠柳长大就是。反正她的长子也因为要科举尚未娶亲,原本说定了的婚事也得等他中了进士以后再成亲。因这一科落地,还得等三年之后的科举,因此长子三年只能不可能成亲,次子不能越过兄长先成亲,那次子怎么也得先等着……这等着兄长成亲之后才轮到他,顺便不就把翠柳给等得长大了吗?

    而且翠柳就算等个几年也还是花朵儿一样的年纪,也不会耽误了翠柳的好时候。

    那时候,儿子前程大好,又有性子活泼讨喜的妻子相伴,她哪里还有不放心的呢?

    赵夫人想得很全面,却不见赵二哥一只手轻轻握紧,之后慢慢松开,露出了几分坚定。

    “母亲,”他在赵夫人笑容满面的目光里缓缓起身,垂下了英俊的脸低声说道,“母亲。我还是想娶阿柔。”

    方夫人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