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升迁

    她打定了主意不搅和到方家和赵家的事里头。

    翠柳自然是一口答应了的。

    因此,云舒和翠柳之后的几天都没有出过宅子。

    也似乎是因为她们看起来真的在养病,因此最近也没有人来上门看望,大概都是想着叫云舒好生静养就是。

    宅子里倒是安静,倒是婆子们有的时候出去,会听见左邻右舍的一些事。

    听说方夫人最近时常在街上偶遇赵夫人,还十分和气。

    倒是赵夫人十分冷淡。

    云舒听着都觉得方夫人那殷勤的劲儿叫人十分无奈。

    只是这都她们无关,因此云舒也没有放在心上。

    过了几天,云舒的病已经开始慢慢好转的时候陈平上门了。

    见陈平来了,云舒本来也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正跟翠柳一块儿吃桂花藕粉,见陈平风风火火地登门,便笑着请他进来做,一边张罗着给屋子里又加了些碳火,就对陈平关心地问道,“陈平哥,你喝一碗藕粉吗?”她最近精神好多了,因为得到了不少的吃食,国公府里世子夫人大概是真的对云舒十分感谢,因此也时常叫人拿些东西过来,再加上云舒和翠柳自己的良田里也有人送东西来,因此躲在家里的这段时间,云舒和翠柳就忙着鼓捣好吃的了。

    她之前刚刚跟翠柳做了两只叫花鸡,好吃得没边儿了,今天还商量着要不再做两只的时候陈平就来了。

    “在这儿吃饭吧。”翠柳也急忙说道。

    “不了。府里头忙得很。”陈平似乎揣着些心事,对笑呵呵的云舒和翠柳想说点什么,然而最后却忍住了,没有说出口。他看起来心事重重的,云舒一边给他挑了一碗藕粉,一边关切地问道,“是不是有事想跟我们说啊?”看陈平那副满是心事的样子,云舒就觉得他想跟自己说什么。然而云舒这样问的时候,似乎是看见云舒还这样憔悴,病还没有好,陈平急忙摇头,挤出了一个笑容来说道,“哪里有什么事儿。不过是因为快要离京了,因此心里有些伤感。”

    “真的吗?”云舒怀疑地问道。

    陈平的脸色可够难看的。

    如果只是因为要离京,他应该早就有准备了,用得着脸色这么难看吗?

    “真的。这离京的事儿啊,虽然早有准备,可是等到日期将临的时候,我这心里头还是不舒坦。”陈平看着云舒跟翠柳花一样无忧无虑的脸,想到国公府里发生的那件事,心里十分苦涩,却舍不得叫云舒还没有病好就心里难过,便对云舒和声说道,“我过来看看你。也是想看看你病好了没有。这都过了十五了,只怕老太太心里也惦记你。”他一边说一边在云舒疑惑的目光里岔开话题笑着问道,“对了,昨儿正月十五,你们没有出去逛花灯吗?”

    “我倒是想叫翠柳去走走。她偏偏不肯。”云舒便笑着说道。

    “我一个人逛什么花灯,有什么趣儿啊。也不热闹。等明年咱们俩一块儿去逛吧。”见陈平心不在焉地吃着藕粉,看起来慢吞吞的,翠柳拍了云舒一下子就急忙问陈平道,“哥哥,你吃了饭没有?家里还有元宵,不然给你煮些趁热吃。你不知道,咱们家的元宵可好吃了。”因为云舒在自己家里,因此自然就十分喜欢做些有趣的吃食,因为正月十五要吃元宵的,她想来想去,想着也别十分忙碌了,因此就叫家里的婆子滚了山楂馅儿和普通的芝麻馅儿。

    不仅煮着吃,还炸了许多金灿灿的元宵,又香又甜,叫翠柳吃得停不下来。

    此刻见翠柳喜欢张罗,陈平便笑着说道,“你们昨儿往家里送了那么多的元宵,我都吃够了。”

    “要不吃汤圆也行。”云舒想了想说道,“家里头还有糯米面儿呢,做些菜色的汤圆来吃吃。”不过是用蔬菜汁和水果汁把面给弄成彩色的,这在现代都不算什么稀奇事儿了,不过在古代大概还没有人鼓捣出来过,因此云舒叫人弄了许多的颜色,五色缤纷的,又用了水果馅儿和芝麻花生的馅儿。这些她和翠柳吃了一些,云舒叫人往国公府里老太太的跟前送了一些,想着这五色的汤圆瞧着叫人心里高兴,味儿未必多么好吃,可到底能叫老太太看个新鲜,如果能多吃两颗,那就是云舒的心意了。

    汤圆还有剩的,云舒也馋了。

    她昨天还叫人包了羊肉馅儿的汤圆呢。

    陈平无奈地看着这两个只知道吃的丫头。

    “昨儿你孝敬给老太太的汤圆叫老太太好一顿夸赞,说是心里不舒坦了这么久,难得……”

    “老太太怎么心里不舒坦了?”云舒听到这里,突然开口问道。

    “……没什么。”陈平目光闪烁,见云舒十分关切,唯恐叫她看出什么端倪便垂头喝藕粉,对云舒含糊地说道,“打从过年,老太太这心里就没高兴过。我就是这个意思。反正老太太喜欢得很,吃得也香甜。往年那汤圆儿吃个两颗就到顶儿了,今年老太太有兴趣,你孝敬的汤圆,各种颜色的老太太全都吃了一个,说是好吃。只是你的那白色的汤圆里怎么还是羊肉馅儿的?老太太都说,你这小脑子里的想法还真是不少。”

    汤圆大多都是甜的。

    云舒给拾掇出了肉馅的汤圆,关键是吃得还味儿不赖,因此老太太也觉得有趣。

    “那老太太喜欢吧?”云舒急忙关心地问道。

    “喜欢。不过老太太不敢多吃,担心不消化。”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不敢多吃糯米这种东西,担心吃了不消化,因此老太太很赏脸地兴致勃勃地把几种颜色的汤圆各吃了一个,又觉得有趣儿,见云舒孝敬得多就有了几分兴趣。此刻陈平便笑着说道,“老太太往宫里给成太妃娘娘住的地方也送了这种五色的汤圆。除了太妃娘娘因为礼佛茹素没有送肉馅的,其他的几种有趣的都送了。剩下的都分给了府里头的各处的主子。”

    云舒没想到老太太与那位传说中的成太妃还有这样亲近的关系,不由露出几分诧异。

    “老太太与成太妃……”

    “你不知道啊?咱们府里过世的姑太太当年就是成太妃娘娘的儿媳妇儿。”陈平见云舒是真的不知道,倒是有些诧异了。不过他似乎乐得云舒不跟自己问如今国公府里的事儿,急忙对云舒说道,“陛下的弟弟,成太妃娘娘亲生的魏王是咱们老太太的女婿,只是姑太太过世得早,只生养了一位郡主,是咱们老太太的亲外孙女儿。如今这位郡主跟着成太妃娘娘生活,太妃娘娘平日里都在京城外头,郡主因为要陪伴祖母,也在京城外头,因此你进府里来这么久也没有见过。而且当年……姑太太病死的时候魏王府有许多的事端,老太太不愿提及魏王府,因此这府里头不大传从前姑太太的事儿。不过老太太对郡主倒是十分疼爱,有什么喜欢的,有什么好的都往京城外头送。”

    云舒微微点头。

    她记得早前老太太叫自己做了许多的玩偶还有手鞠球什么的。

    “你还不知道一件事儿吧?”陈平提起这个话题,因为是在云舒的家里也不担心隔墙有人,因此压低了声音对云舒低声说道,“老太太与大夫人都一直想要叫二公子娶郡主。因为老太太心疼郡主,说是唯恐郡主嫁到别人家里去受委屈,毕竟你也知道,姑太太过世得早,郡主没有同胞兄弟,孤身一个又不得王爷喜欢,因此也没什么靠山。就算是靠着国公府的威势,可是哪儿有直接嫁到国公府里叫人放心?”

    云舒不由动了动嘴角。

    她刚才就想到了。

    一位郡主,不跟着父亲在王府里长大,却跟着祖母在京城外头不怎么回来,可见是那王府里没有她的地方。

    或者是她也不愿意在王府长大。

    “原来是这样。那这婚事定下来了吗?”把郡主给娶回国公府,老太太自然会万般疼爱,而且自己心爱的孩子就在自己眼前,老太太也能放心,云舒觉得这门婚事不错啊。

    更何况唐二公子是个正直的人,如果能娶郡主,肯定会对她好。

    老太太必定是觉得唐二公子是个极好的性子,因此才会放心的。

    “还没定呢。太妃娘娘似乎有点迟疑。”陈平含糊了一声,见云舒微微点头不说话了,似乎被自己引导开了思绪没有再和自己多问国公府里的事儿,心里松了一口气对云舒笑着说道,“别说这些了。我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儿。赵二哥的升迁差不多了。”见云舒和翠柳都诧异地看着自己,他笑容满面地说道,“还是赵二哥争气。我把他引荐给了二公子,二公子就觉得赵二哥不错,跟赵二哥一见如故。这不……赵二哥如今升官儿了。南城副指挥使。虽然南城四个副指挥使呢,这副指挥使也不过是七品芝麻绿豆的官儿,不过到底是升官了,赵二哥也算是出头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