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生气

    云舒和翠柳面面相觑。

    她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说起来,她们和方夫人并不十分熟悉。

    方夫人对她们说这仿佛是心里话的样子,倒是有些交浅言深了。

    “既然赵二哥与方姐姐感情好,这其实是好事。夫人不必担心。这些话说开了也就好了。”方夫人把这些事跟她们说有什么用呢?叫云舒觉得,这些话应该去跟赵二哥,跟赵夫人说,才能叫人家明白,方柔之前就已经决定想要嫁给赵二哥,而不是还一心要吊死在宋如柏这颗树上。只有叫人家赵家知道方柔的心意,知道她并未动摇对赵二哥的感情,这才能叫人家觉得方家也不是那么可恶。

    不然,从前那种“你让我滚我滚了,现在你想回头,对不起滚远了”的感觉,叫赵家怎么能舒服呢?

    方夫人不去赵家跟前提方柔对赵二哥的感情,人家也不知道啊。

    因此,云舒就有些疑惑。

    方夫人在她们姐妹面前说方柔和赵二哥感情好,反复地说到底有什么用?

    这些她们都是知道啊啊。

    “你说得对。只要赵家知道了你们方姐姐的感情,那赵家自然也就回头了。说起来这青梅竹马的感情哪里是别人能插足进去的呢?他们一块儿长大,最亲近不过。你赵二哥平日里眼里也看不进去旁人。”方夫人见云舒似乎已经退让了,明白了方柔和赵二哥之间的感情,这聪明人想必就不会再想要嫁到赵家去,不然嫁给一个心里没有自己的夫君岂不是很郁闷?她心里顿时一松,且见云舒还病着很不舒服,便忙说道,“听了你们的宽慰,我心里好受多了。你还病着,好好儿歇着吧。”

    “那我送送夫人。”翠柳忙说道。

    “不必了。你也好好照顾小云就是。”方夫人便笑着走了。

    她看起来仿佛就是为了来云舒面前哭诉一场的。

    “你不觉得方夫人很怪吗?”翠柳觉得方夫人来这哭了一场,其实也没干别的,便对云舒问道。

    云舒本就是聪明人,就算是病糊涂了,一时脑子转不过来,此刻等方夫人一走,外头的风吹进来一些,她突然什么都明白了。

    云舒的脸色格外复杂。

    “怎么了你这是?”翠柳见云舒苍白的病容突然发黑,之后涨红后露出几分无奈,急忙上前摸了摸云舒的额头紧张地问道,“难道是不舒服了?那我叫大夫再过来给你瞧瞧。”她唯恐云舒病沉重了再伤了身子,云舒急忙拉住她,侧头咳嗽了两声摆手虚弱地说道,“我没事儿。我只是知道她过来干什么来了。”她犹豫了一下,叫翠柳坐在自己的身边低声说道,“只怕赵夫人的心思她知道了。”

    “什么心思?”翠柳不由诧异地问道。

    “你说什么心思。给赵二哥娶媳妇的心思。”云舒想了想去都觉得方夫人这突然过来说了许多方柔和赵二哥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又是赵二哥对方柔多么多么好的话,如今想想便叹气说道,“这是说给咱们听呢。叫咱们少参合赵二哥与方家姐姐之间的事。你想啊,这谁听见了他们两个青梅竹马,心里不生出几分畏惧呢?就算是从前对赵二哥有些想法,如今听她说方姐姐和赵二哥之间的感情好,是不是也望而生畏了呢?”

    翠柳一开始没明白。

    片刻之后脸色涨红了。

    “你说她是谁给我听的?”赵夫人不就是想叫她做儿媳妇儿吗?

    “也未必是说给你,或许还是说给我的。赵夫人也没说相中了谁,只是她平日里跑咱们这儿太勤快了,就算是做慈爱的长辈也没有这样照顾的。这落在别人眼里不都是痕迹吗?从前方夫人大概是没放在心上,反而松了一口气,觉得赵二哥相中了别人就不会非要骚扰方姐姐了。可是如今宋大哥走了,方姐姐没有了着落,方夫人可不就担忧起来,因此过来给咱们几句话听,叫咱们自己就退出,别跟方姐姐争吗?”

    “她这也太有心眼儿了!”怪不得来跟她们哭诉,翠柳想到自己之前还好生安慰方夫人,方夫人却是来给她们话儿听,差点气死。

    “你也别生气了。但凡她还有其他法子,也不能吃赵二哥这回头草。她难道不要面子的吗?可见方姐姐还真是喜欢赵二哥喜欢得不得了。算了吧。”云舒见翠柳气得脸都红了,知道翠柳是个有小脾气的人,虽然平常嘻嘻哈哈的,可是却不喜欢这种暗中的猜忌,便对翠柳轻声劝道,“反正咱们也没这个心。更何况,她日后如果能去赵夫人面前时常拦着赵夫人,你不是也轻松了吗?我努力赶紧把柄给养好了,咱们就回府里去,眼不见心不烦就是了。”

    她对方家与赵家的婚事并没有放在心上。

    虽然都有各自的小算盘,可是跟她们姐妹有什么关系。

    反正等回头她们就都回去国公府了,谁还能看得见谁啊?

    就算是平日里回宅子里放个假,也没有多长时间,见得不多,就不必与这样的事斤斤计较了。

    她的眉目平和,翠柳气了一会儿,见云舒不生气,便哼了一声坐在她的身边问道,“你不生气啊?她简直跟防贼似的防着咱们。”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反过来想想,这还能表明咱们姐妹的确品貌出众,出色得叫人心生危机。这是对咱们的人品相貌的肯定啊。不然你想想,一个五品的官宦夫人,为什么会觉得咱们对一位官宦小姐是个好大的威胁,还跑来一则装可怜叫咱们心生同情,一则还要给咱们示威说自家相中的女婿是与女儿青梅竹马?这不就是担心赵二哥被咱们抢了去吗?既然有这样的担心,这说明这眼高于顶的夫人把咱们当做威胁,把咱们放在眼里了。”

    云舒心里的确不舒服。

    可是不舒服还能怎么办?

    把方夫人叫过来打骂一通吗?

    因此,还是往好里头去想吧。

    方夫人既然能跑来这一趟,也说明她是真的担心赵二哥被她们姐妹抢走,这也说明方夫人心里没底儿,说明她们姐妹的确是极好的。

    有了方夫人的肯定,云舒想来想去,觉得还是宽心些。

    翠柳本来气鼓鼓的,听到这里,突然噗嗤笑了。

    “你啊,怎么总是会安慰人呢?幸亏你在这儿,不然如果只有我看见她这做派想明白了,只怕气都要气死了。”云舒一向都是温柔和气的性格,从前宽慰翠柳不要嫉妒碧柳,如今也劝翠柳别把方夫人的话放在心里头,翠柳便叹了一声,扶着也一边虚弱喘气一边笑着的云舒说道,“如果不是看在她都是为了方姐姐。方姐姐对咱们还真的没有偏见,我真的会很生气。”翠柳感动于方柔并没有把她们姐妹当做奴婢,反而对她们十分真诚。

    不然,她真是不高兴了。

    “这事儿,赵家和方家有的磨呢。当初方夫人把赵夫人给得罪狠了。”云舒靠在床头叹了一口气对翠柳说道,“这事儿,是方家不地道。当初发现宋大哥比赵二哥前程好,因此后悔了,对两家默契的婚事不乐意了,这说不出什么。可是后悔之后,摆出和赵家一刀两断,嫌弃赵家嫌弃得不行的样儿,仿佛赵家是老虎,拘着方姐姐不许和赵家有任何往来,仿佛很怕被赵家缠上的样儿,这就过了。这样的仿佛耳光一样打在赵家的脸上,赵夫人又是心高气傲的脾气,哪里能忍得了。”

    方夫人当初警惕赵家,把赵家当贼一样防着,这事儿叫赵家哪里能咽下这口气。

    如今想要后悔了……

    “那你说这婚事还能成吗?”翠柳急忙问道。

    云舒看着翠柳问道,“你希望他们成吗?”

    “其实……如果成了最好。方夫人虽然心眼儿多,可是方姐姐是最和善不过的人,对咱们也挺好的。她如果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我也替她高兴。而且赵二哥为人也很好,对方姐姐也真心喜欢。如果婚事成不了,这不是两下都伤心吗?不如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对方夫人做的事儿十分不高兴,可是翠柳却依旧真心地希望赵二哥和方柔能够幸福地生活,这份开阔的心胸叫云舒都忍不住赞叹了。

    她便笑着握了握翠柳的手。

    “肯定能成。”

    “你怎么这么确定?”

    “赵夫人就算不愿意,可只要赵二哥愿意,赵夫人是舍不得勉强儿子的。只是闹还是要闹一闹的。不闹出来,出了心里头的这口闷气,方姐姐就算嫁过去了日子过得也不会踏实。”云舒对翠柳平和地说道,“至于这事儿,是他们两家的事,跟咱们没有关系。正好我病了。咱们就关门谢客吧。就说我病得不太好,要好生安养,你要床前床后地照顾我,分不出精神出去交际。只要咱们自己不参合进去,外头不管发生什么,都牵扯不到咱们头上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