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试探

    陈平不是那种为了自己的心事就叫主子吃亏的。

    唐二公子如今是真心缺人手。

    也是真心需要赵二哥这样忠诚的人在京城里帮着自己打点。

    更何况,陈平自己就算是个推荐人而已。

    能不能入了唐二公子的眼,那是赵二哥自己的事。

    如果唐二公子觉得赵二哥人可以,那才会赵二哥筹谋。

    如果唐二公子看不上赵二哥,那这件事也不会影响到唐二公子。

    “更何况二公子名下不少的产业呢,不都得叫他走走?虽然说二公子的舅舅日后执掌五城兵马司,想必不会有人敢冒犯二公子名下的产业,不过多个人能为自己奔走,二公子也是满意的。”见云舒这才不说话了,陈平便轻声说道,“我也是与赵二哥投缘,想着他在五城兵马司里没有个靠山,想要往上走不容易。更何况这是互利互惠的事,也是我想着,赵二哥人品好,二公子也能放心使唤。如果是用了个忘恩负义的,二公子心里只怕不舒坦。”

    他相信赵二哥的人品。

    因此才想到了这件事。

    之前和赵二哥在前头吃饭的时候,陈平已经又从赵二哥的只言片语里打探着,见赵二哥的确是品行端良,因此才觉得他是个可以来往的人。

    有这样的人在京城里打点上下,来往奔走,不仅唐二公子放心自己名下那些事,陈平也不会再担心云舒和翠柳的事了。

    “原来是这样。”见陈平只是给赵二哥在唐二公子跟前当个介绍人,而不是插手唐二公子的决定,云舒也就放心了。她心里放松了,自然就有了些胃口,因此又吃了一些清淡的火锅,与陈平一同说了说话,就把这件事给放过去了。这些都是他们男子的事,云舒也不打算说什么,插手什么,倒是翠柳把屋子里的这些东西都给清理去了厨房,送了陈平回家,等回了云舒的屋子这才低声对云舒说道,“你觉得哥哥这件事能不能成功啊?”

    “二公子并不是个为难人的性子,我觉得差不多。”

    “那也行。赵二哥面冷心热的,而且为人这么好,如果能有机会升官也不错。”翠柳微微点头。

    云舒就笑了。

    她也觉得挺好的。

    只要不是联手去哄骗唐二公子,如果唐二公子的确能叫赵二哥为他在京城里做事,那对唐二公子也不错。

    赵二哥那样的人,会认真地为唐二公子做事的。

    “咱们以后就不问了。这都是他们外头男人的事,就算咱们问了,咱们也不可能有他们明白。”云舒舒舒服服地窝着,仿佛是因为不舒服的原因,因此头昏眼花的,对翠柳含糊地说道,“咱们就歇着吧。不管怎样,都是陈平哥为咱们费心了。”她没有插手这些的意思,翠柳也觉得这些事儿怪没意思的,因此嗯了一声也就算了。只是没有想到第二天,她们俩正在屋子里说话,翠柳正担心云舒病着还不舒服,就听说隔壁方家方夫人上门拜访。

    云舒觉得自己无奈得不行。

    大家都来看望她,这是好意。

    可是……这也太折腾人了。

    她的病还没好呢,怎么受得了这样折腾。

    如今她起来的时候都觉得骨头疼,头疼,头昏眼花的。

    “请方夫人进来坐坐吧。”云舒又喝了桂花甜水,觉得自己的喉咙舒服多了,这才叹了一口气,叫婆子请方夫人进来。因为这是方夫人关心自己的心意,因此云舒十分感激,披了衣裳叫翠柳扶着坐到了椅子里靠着,且见方夫人进来,她急忙起身给方夫人福了福说道,“多谢夫人过来看望我。”她十分感激,方夫人脸上也带着笑容,伸手扶住了云舒,目光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云舒一番,这才笑着说道,“我瞧着你还没有什么精神。这是还没有痊愈。”

    云舒微微笑着。

    如果没有方夫人,她现在还在床上养病呢。

    不过这种不知好歹的话她可不说。

    “瞧瞧这憔悴的,这是令人担心。”见云舒满脸病容,方夫人便不叫她站着,叫她坐在了椅子里,一旁翠柳也坐过来,便和声说道,“我也没有别的事儿。只是想着你病好了,因此过来看看你。如果这府里头有什么缺的少的,就只管来跟我说。”她为人温和,对云舒也一向都很和气的,云舒便急忙感激地道谢,却见方夫人似乎有话想说的样子。只是云舒此刻病在身上哪里有精力听方夫人想说什么,因此方夫人没提,到底她就当做没发现,也不询问。

    翠柳与她一样儿,都笑得亲近,却不开口。

    方夫人见她们小姐妹装傻,再想想昨日听丫鬟说赵家兄弟在她们宅子里吃饭,只觉得自己的心里跟被人捅了几刀似的。

    她昨天晚上闹心了一晚上,今日就忍不住上门,想问问情况。

    别人她也不在意。

    可是赵家兄弟却在她的心上。

    “昨日我在隔壁就听见你们这院子热闹。难道是有什么热闹的宴会不成?”她笑着问道。

    这并不是不好对人说的事,不过是普普通通吃饭罢了,因此云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老老实实地说道,“昨天赵夫人叫赵二哥与阿雨过来咱们家里帮忙收拾东西。巧的是我们家陈平哥也在。夫人也知道,他们男孩子都喜欢一块儿热闹热闹。陈平哥跟赵二哥关系也一直不错,正碰上了,因此一块儿在前院吃了个饭。”她这样说,方夫人顿时一愣,之后笑着问道,“那他们都聚在一块儿说什么?”

    “我与翠柳在后院吃的饭,也没多问。”陈平说的赵二哥的前程的事儿还没有个准信,因此云舒是不会提前就对外头人胡乱说的。

    不然如果这件事不成,那大家的面子全都折里头了,也不好看。

    不过她这样老老实实地说了,方夫人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没在一块儿吃饭就好。

    可见她心里还是可以对赵家有些期盼的。

    不过也是。

    她的女儿方柔是官宦之女,这院子里的不过是豪门大户里的小丫鬟,赵家哪怕有些道理,也不可能会乐意这样的小丫鬟吧。

    “原来是这样。这真是遗憾。如果早知道是他们兄弟几个一同吃饭,就叫你们方大哥一块儿过来热闹热闹了。”方柔还有一个兄长,如今也正读着书,是个斯文的读书人。不过因为是读书人,因此平常也不怎么出来走动,只是一心闭门苦读圣贤书,云舒和翠柳买了这宅子都住过好几回了,对这位方家的大哥也只有耳闻没有见过真人,因此十分陌生。如今听方夫人这样说,云舒只当做是听个笑话一样,微笑了一会儿这才对方夫人说道,“日后总还有机会的。”

    “可不是嘛。只是他如今还要担心你们方姐姐,因此没有心情。”

    方夫人话音一转,就落在了方柔的事情上。

    因为之前云舒给她送年礼的时候,方夫人并没有提及方柔的事,还有些遮遮掩掩的,因此如今她突然主动提到,倒是叫云舒都愣了一下。

    “方姐姐怎么了?”她还在愣神的功夫,翠柳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们方姐姐病了,病得不太好。”方夫人便红了眼眶,见云舒目光之中多了几分了然,显然猜中了方柔的所谓的“病”,这样聪慧,倒是叫方夫人心中顿时生出几分危机。她莫名想到那一天街上的雪地里,云舒抬头对赵家的二小子说话的眉目舒展柔和的样子,还有赵家小子面对在宋家闹事的泼妇的时候对云舒的维护,还有他对云舒的种种温和。那一天的事,方夫人唯恐方柔心里伤心因此没敢告诉她,可是这件事憋在方夫人的心里,叫她看着此刻云舒温柔娴静,虽然病容满面,却依旧十分白皙美丽的脸的时候,只觉得心跟在滚水里来回翻滚似的。

    此刻她的心里难受,急忙拿帕子擦了擦眼角,一边留意云舒的神色,一边对翠柳含泪说道,“都是心病啊。原都是我的不是。你也知道,你们方姐姐与赵家小子之间……是我耽误了她啊。”她一提到赵二哥,翠柳顿时就想到昨日赵夫人看向自己的那慈爱得叫人浑身冒汗的目光,不由不自在起来。哪怕自己心怀坦荡,可是当方家的人提到赵二哥的时候,翠柳还是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含糊地说道,“赵二哥与方姐姐那是青梅竹马,怎么可能会计较一些小事。”

    她十分不自在。

    然而方夫人如今全部的注意都在云舒的身上,也没看出翠柳的异样,见云舒脸色没什么变化,心里不由松快了几分。

    “正是你说的话。他们是青梅竹马长大的情分。打小儿感情就极好,只是都是因为我糊涂,因此耽误了你姐姐。”方夫人这话是真心实意,她是真的后悔了,见翠柳这样善解人意,便哽咽地说道,“你方姐姐之前就跟我说,说心里只有赵家那孩子。是我拘了她在家里,不许她在外头胡说八道。谁知道却害了她的姻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