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举荐

    云舒这个提议好。

    翠柳便认同地响应。

    “不过吃什么呢?”

    “吃火锅吧。”

    火锅随意,自己想吃什么就往里头扔什么,也不必谁招呼谁,痛痛快快地吃吃喝喝就行了。

    “你病着呢,能吃火锅吗?”翠柳便担心地问道。

    “给我一个清汤的锅子不就行了。而且他们在前头吃,咱们俩是女孩子,当然在后头吃。”云舒想了想,对翠柳说道,“更何况他们还有烤鸭呢。再瞧瞧那些食材里面有没有新鲜的蔬菜,不行的话叫厨房里再给做个麻辣香锅。咱们后头叫厨房炖鸡汤,咱们一块儿吃。”她觉得表达谢意,这样应该就差不多了,见翠柳也慢慢地点头,便对翠柳说道,“咱们吃咱们的,他们吃他们的。没有咱们碍眼,想必他们还能说些亲近的话。”

    都是男孩子,自然会说一些男孩子才能一块儿说的话。

    想必没有云舒跟翠柳,赵家兄弟吃饭也能更自在。

    “你说得有理。我记得家里还有酒呢,就叫他们喝些酒也,吃吃饭,也热闹一回。”

    云舒有些心虚。

    宋如柏剩下的酒都在她的屋子里呢,因为她病了,因此也没有拿出去。

    “咱们请他们喝果酒吧。那会儿我泡的果酒都已经好了,虽然甜滋滋的不过瘾,不过别叫人家兄弟俩喝醉了,到时候脸上不好看。”云舒记得厨房里还有自己泡的各种果酒,虽然都是女孩儿喜欢的甜滋滋的味儿,不过也不是男人不能喝,没准儿别有风味呢,她建议了一下,翠柳便点头,见云舒没话说了,翠柳叫婆子提着铜壶去隔壁的侧间,还大声招呼了一声,云舒听见了赵雨的笑声,不由微笑了一下。

    不管怎样。

    这宅子里有人往来,的确多了几分热乎气儿。

    她心里也是很开心的。

    或许是过年的时候没有人陪伴,云舒觉得心里有些寂寞。

    平常她没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当过年的时候,阖家团圆,只有她的家里静悄悄的,这样的寂寞就被放大了。

    想到这里,云舒心里不由叹气,顺便多骂了几句小云的那个还活着的爹。

    那真是个混账,以后肯定没有好下场。

    想着想着,云舒又觉得有些累了,因为翠柳还在隔壁招呼赵家兄弟还有陈平,因此云舒也就没什么事儿干,觉得累了就直接休息了。到了晚上的时候,因为她和翠柳的诚恳邀请,赵家兄弟就没有回去吃饭,留在了这头,叫陈平陪着一同吃饭。虽然说笑的声音是从前头的院子里传来的,不过云舒和翠柳一同在自己的屋子里吃热乎乎的火锅,倒是也觉得高兴,翠柳吃着这不太辣的锅子,便对云舒说道,“听着他们说话倒是热闹。”

    不过大半都是陈平的声音。

    赵二哥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说话的性子,就算是和陈平关系不错,也不会在别人家里大声叫嚷。

    至于赵雨,年纪还小,忙着吃就不错了,哪里还顾得上跟陈平说话。

    因此当陈平送走了赵家兄弟,笑嘻嘻地回到云舒的屋子里的时候,云舒见他脸上笑容满面,就知道他今天说得很爽快,一边看着翠柳拿了热帕子给陈平擦脸,一边好奇地问道,“陈平哥,你今天怎么这么高兴?”她觉得陈平今天高兴得不得了的样子,倒是陈平听了云舒的话便笑着坐在她的对面,见云舒和翠柳吃的火锅没有半点辣味儿,陈平微微摇头,觉得火锅没有麻辣那就没有了灵魂,一边把帕子往一旁的桌子上一扔,对云舒低声说道,“我想到了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啊?”云舒好奇地问道。

    她觉得陈平今日真是非常高兴。

    “赵二哥在五城兵马司这件事,你还记得吗?”陈平低声问道。

    “记得啊。”因为赵二哥在五城兵马司,因此这条街上还清净得很呢,毕竟赵二哥就是干这个的,有些人也忌惮他。

    不过赵二哥不过是五城兵马司的一个小旗,说起来只能说是不入流罢了。

    “五城兵马司之前闹了大动荡了。”陈平眯着眼睛对云舒轻声说道,“沈家倒台以后,五城兵马司之前的主官就请辞了,让出了主官的位置。”

    “这件事我知道。而且如今的主官不是大夫人的娘家哥哥吗?”云舒便说道。

    “你只知道上头的事儿,不知道下头的事儿。不仅主官请辞了,而且下头的那些城南城北各处的指挥使副指挥使,还有更下头的总旗之类的,也有不少当初与沈家有关,因为心里害怕,也被人挤兑,因此都从五城兵马司里出去了。如今五城兵马司里的缺儿不少。二公子之前还跟我说过,说是想往五城兵马司里安排几个自己人,你也知道,五城兵马司关着的虽然不过是些街上与内城的安全还有防范,不过也的确是咱们如今需要的帮助。”

    如云舒的铺子,如果没有五城兵马司里的人罩着,只多几日有地痞闹事的过来就开得不痛快了。

    叫云舒说,五城兵马司就跟现代的警察局还有城管似的,非常要紧,特别是对于她这样做生意的人家。

    “二公子为什么会想到五城兵马司?”

    “又不是只有你的铺子托庇在二公子名下。其实二公子名下还有不少铺子。虽然他的名头厉害,不过日后远在边城鞭长莫及,如果真的有人闹事什么的,现官不如现管……二公子说,如果能安排几个与咱们亲厚的在五城兵马司里做事,大事儿不必他们去管,自然有国公府出面。可是一些小事,不必惊动国公府的小事,就叫与咱们亲厚的人去做,至少对外头也有个震慑,叫人知道咱们不是没有来历的人。更何况如今五城兵马司的主官是二公子的舅舅,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如今五城兵马司里有缺儿,就算不是咱们亲近的人,也是便宜了别人。那还不如便宜了咱们呢。”

    云舒听得茫然。

    唐二公子这些话的确有道理。

    可是她怎么没听明白。

    这跟她说有什么办法啊?

    “陈平哥,你的意思是……”她试探地问道。

    “我的意思是,赵二哥你觉得怎么样?”陈平低声问道。

    云舒不由微微一愣,迟疑地说道,“赵二哥人品不错,你莫非是想把赵二哥举荐给二公子?这会不会叫二公子心里不高兴啊?”她如今听明白了一些,显然是如今五城兵马司里有缺儿,唐二公子想往里头安排几个人,因此陈平就觉得赵二哥如果能得唐二公子提携,至少升迁起来一些也不错。不过云舒觉得陈平这有些想当然了,唐二公子又不认识赵二哥,为什么要把缺儿给赵二哥呢?

    “怎么会不高兴。二公子正缺使唤的人呢。赵二哥人品好,而且背后又没有别的靠山,我看赵二哥的性子也不是小人得志的,得了二公子的恩惠升了官,那日后也是能知恩图报,至少能听从二公子的话。”陈平见云舒微微皱眉,便低声说道,“而且还有一件事。我和二公子离京实在不放心你和翠柳。从前有宋大哥在隔壁,我也不担心什么。可是如今宋大哥也走了,隔壁空着十分荒凉不说,还有你们两个小丫头日后如果住在这儿一个是害怕,一个是没有个帮扶的人,形单影只的。”

    云舒跟坐过来听着的翠柳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话。

    “如果我在二公子面前举荐赵二哥,赵二哥能升官,只看在我的这份举荐的情分上,赵二哥日后总是能帮衬你们一些。而且他升官以后,到底对左右都是震慑,这条街上只会更清净,不会有那些贼匪之类的敢过来冒犯。这安全上也是一个很要紧的事。”陈平叹了一口气对眼前都垂着头不说话的小丫头说道,“更何况咱们还有铺子在这儿。显侯府的那些事能叫国公府里给挡住。可是如果遇上些泼皮无赖的,那得谁帮着你们驱赶?赵二哥如果得了二公子的提携,他那样的性子,一定就直接帮着你们给那些泼皮给赶走了。”

    这才是陈平想到扶持赵二哥的原因。

    “如果只为了咱们就动用二公子的关系,我觉得这是不是有些不好。”云舒低声说道。

    她得承认陈平说得都对。

    赵二哥是个念着旧情的性子,只看他还对方家的方柔念念不忘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冷心肠的人。

    如果陈平把赵二哥举荐到唐二公子那里,赵二哥得了唐家的好处升官,哪怕依旧是微末小官,不过这份情谊他也会记得。

    他也会回报给自己和翠柳,至少她们小姐妹俩日后在外头什么都不必害怕,如果有事,求助于赵二哥,赵二哥也会鼎力相助。

    可是这不是叫唐二公子吃亏了吗?

    “我都说了,不仅是咱们的好处,也是二公子的好处。二公子能得赵二哥的感激,能往五城兵马司里插这么个人,日后他行事也更方便。而且二公子如今缺人手,赵二哥如果投到他的门下,也是正中二公子下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