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庶子

    云舒都沉默了。

    在她的铺子里,拿了一只她的烤鸭给她做礼物。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敷衍的问候礼物吧。

    她都能想得到唐二公子是怎么不走心地顺手从身边提了一只烤鸭出来吩咐陈平说这是他的问候了。

    她叹了一口气。

    “那就多谢二公子了。”她艰难地说道。

    “没事儿。都是二公子的心意。”陈平也在窃笑,觉得云舒此刻那吞了黄连似的表情太有趣了些,只是见云舒还有些精神不好,看起来还没有痊愈,他便忍着笑对云舒说道,“不过你还在吃药呢,吃烤鸭这么油腻的对你的身体也不好。这样……我和翠柳吃了,一会儿给你预备白粥。”他一边说一边笑起来,显然云舒此刻醒过来了,也叫他有了打趣的余力,连陈白家的都觉得儿子此刻的坏笑带着几分揶揄。

    “行。送给你们吃了。”这么香喷喷的烤鸭在面前,却又不能吃……

    云舒心里觉得唐二公子怕不是和自己有仇。

    有这么馋自己的吗?

    “哥,你赶紧出去吧。”翠柳觉得自己明白了云舒的心情,就忙着把陈平给推出去。他们兄妹之间的感情不错,陈平和翠柳玩笑了一会儿,这才对翠柳低声说道,“那我去忙了。”他见说话的功夫,赵家的两兄弟就过来帮忙给云舒院子里的东西换地方,哪里能干看着,反倒叫人家给帮忙的,因此忙丢了烤鸭厨房,就忙忙碌碌地跟着赵二哥和赵家小三一同去忙碌,几个男孩子也有共同话题,陈平跟着也跟赵家兄弟亲近了不少。

    赵夫人走出来的时候,正见赵二哥与陈平在说话,见陈平俊俏,想到他是唐家二公子身边的贴身小厮,这样的身份亲近一些也更好,因此就笑着走了。

    她对赵家的小三视而不见。

    这是庶子,赵夫人一向都不放在眼里。倒是赵家的小三赵雨,对赵夫人看不上自己,将自己视若无物并没有放在心上,反而很开心地忙忙碌碌,跟着哥哥搬东西。因他年纪小,不过与云舒和翠柳那般大,因此就算是搬东西也搬不了多少,因此赵雨犹豫了一下,便不敢帮倒忙,就去后院拿了好大的扫把,把前院还有后院一些没有收拾干净的积雪都给清扫干净。他忙忙碌碌的,云舒正哄了陈白家的回家去,免得过年的时候家里没有人,叫人觉得不像话,此刻推开窗户见陈白家的走了,不远处的院子里,赵雨正在打扫,云舒便感慨了一声,“赵夫人真是个好人。”

    她是真的觉得赵夫人是个好人。

    翠柳也往外看着,也见到了赵雨忙碌的身影。

    他生得十分俊俏,虽然穿得不过是半新不旧的衣裳,不过唇红齿白,是一副好相貌。

    “那不是赵家小三吗?我觉得赵夫人仿佛不喜欢他。”翠柳和云舒低声说道。

    云舒觉得此刻半开了窗子,有些冷风进来,顿时打了一个寒颤,把窗户关上了,弱弱地歪在床头对翠柳说道,“虽然赵夫人不大喜欢他,不过也只不过是无视他罢了。好歹养大了他。如果是那等心狠手辣的嫡母,生母都没了,那夭折一个孩子算什么?”都不需要赵夫人亲自动手,那婴孩儿刚刚生下来的那几年多么许多,只要不小心一点都会夭折,而且也叫人说不出什么,毕竟这个年代,夭折的孩子不知多少。

    孩子体弱嘛。

    不过不管怎样,赵夫人却叫赵雨长大了,无论是平日里多么苛待,在云舒的心里也已经足够了。

    一个女人,谁能没有半点芥蒂地对另一个女人给丈夫生的孩子好?

    云舒自问做不到。

    因此赵夫人对赵雨冷淡,云舒觉得这也说不出什么。

    她也没有什么立场说。

    “你说得倒也是。”翠柳本觉得自己应该为赵雨抱不平,因此她冷眼瞧着,赵夫人很不喜欢这个庶子,平日里也没有十分疼爱,赵雨年纪小,长得又好看,每天乐呵呵的,心宽而且并不是一个怨天尤人的人,还一口一个母亲,对赵夫人的话十分听从,因此翠柳觉得这是赵夫人过分了。不过如今听了云舒的话,她倒是觉得云舒说得也有道理……天天看着一个庶子,想到这是夫君另外宠爱别的女人生下来的,那赵夫人的心里能好受吗?

    一个女人,谁愿意跟别人分享丈夫?

    那些所谓的贤良淑德,不过是糊弄人的,做女人的怎么可能没有嫉妒之心。

    就不说别的人家,就说唐国公府。

    唐国公夫人就够大度的了吧,前几年不也因为罗姨娘与如今做了荀王妃的唐二姑娘很是不自在了几年。

    至于别的那两房,二夫人先天不足,唐二爷本身就是个宠妾灭妻的,那不必说了。至于三房里,唐三爷也有个珍珠姨娘的,可是合乡郡主大方过吗?她就算是嘴上说不在意,可是又何曾把唐三爷主动往珍珠的房里推过?如今唐三爷不提珍珠一字半句的,合乡郡主就跟着装傻,从来都不跟唐三爷提醒一句,他还冷落着一个女人呢。不说别的,翠柳想想国公府里的事,就觉得世人都受不住这个。

    不过是有的掩饰得好些,叫人看不出心里不喜欢庶子庶女。

    如老太太,看着唐二爷在眼前晃心里未必十分喜悦,不过也能勉强容下。

    如赵夫人那样脸上露出来的,也不过是叫人觉得不好……可是到底不好在哪儿呢?

    “往后我可不能嫁一个三妻四妾的人。”翠柳低声说道。

    她想一想自己的脾气,怕是也得跟赵夫人似的,跟丈夫打起来。

    “你才多大啊,想要嫁人还早着呢。”见翠柳心生感悟,云舒也只是笑了笑,对翠柳和声说道,“不过你也不必面对赵家小三的时候心里不自在。他是赵家庶子,那是赵家自家的家事。可是他帮咱们的忙了,咱们也得感谢他。更何况我瞧着赵二哥对他一向都很维护,兄弟感情不错,咱们又何必搅和人家家的家事呢?”赵二哥对赵雨倒是十分庇护,之前赵夫人使唤赵雨的时候,赵二哥还为赵雨说过话,这就是赵家兄弟之间的事了。

    “你说得对。我都明白。”翠柳摩挲了云舒的手一会儿,忙说道,“我记得你之前还有桂花酱呢。我给你调一碗,你润润嗓子,也甜甜嘴。”她记得云舒的厨房里收着许多的好吃的,这时候不吃什么时候吃?更何况云舒如今生病,嘴里只怕也发苦,更应该吃些香甜可口又滋润的东西。因此她就叫云舒躺下先休息,自己出去忙忙碌碌起来。等过了好一会儿,翠柳才带着个婆子拿着许多的吃食进来,见云舒正靠在床上便问道,“你怎么不躺着?”

    “躺不住。”云舒说道。

    她躺着的时候,屋子里因为没有了翠柳,静悄悄的。

    如果说平时静悄悄的也习惯了。

    可或许是生病过于软弱,因此云舒觉得静悄悄的屋子叫自己心里发慌。

    她躺不住了,因此才挣扎着起来。只是不愿对翠柳提及此刻突然软弱的心情,因此含糊过去。

    “那正好吃些桂花酱。”翠柳心思本就不细腻,因此也没有想到云舒此刻的那些软弱,急忙从一旁给云舒倒了一碗桂花甜水给她。

    云舒便笑着接过来,自己拿着一口一口喝着。

    暖暖的甜甜的带着桂花香气的糖水,叫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好受多了。

    “你说……他都扫了好一会儿了。”翠柳也坐在一旁跟云舒喝了一碗桂花甜水,此刻见云舒果然露出舒服多了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摸了摸手边的一个铜壶对云舒说道,“叫他和赵二哥还有我哥哥进来喝一碗油茶吧。”外头天冷,赵家兄弟干了这么长时间的活儿,翠柳觉得怪麻烦人家的。而且天寒地冻人家在外头忙碌,自己姐妹却坐在暖呼呼的屋子里喝甜水,这到底是谁家,是谁求着谁帮忙干活儿啊?

    翠柳并不是一个不知好歹的人。

    因此刚刚在厨房看见云舒的厨房里有带回来的油茶面,她就叫婆子烧了滚滚的水冲了一铜壶。

    油茶香甜可口,还热乎乎的,喝一碗下去整个人都暖和了。

    她试探地看着云舒。

    云舒见她如今也懂得几分往来人情,心里也很高兴,急忙点头说道,“应该的。”她犹豫了一下就对翠柳说道,“请他们去侧间吧。我这里有病气,难免憋闷。”她想了想又对翠柳说道,“今日府里头送来了不少新鲜的食材,要不,就留赵二哥与阿雨在咱们这儿吃饭吧。总不能使唤了人家,就把人家扫地出门,那成什么样儿了。”这邻居,得有来有往,如果只知道使唤人家干活儿,自己却都不知道感谢,或者拿一些东西就仿佛把人给打发了似的,那叫人也觉得心里不舒坦。

    反正今日琥珀送了那么多吃的,不如就请赵家兄弟吃饭,陈平作陪,都是男孩子,他们自己说自己的,自己吃自己的,倒也算自家的感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