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看望

    因赵夫人身份不同,到底是官宦女眷,因此云舒不敢怠慢,就算病着也急忙挣扎着起身。

    “你躺着吧。咱们又不是外人。”赵夫人见云舒这真是病得不轻,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还有些晕乎乎的,便笑着把她给摁在了床边笑着说道,“我是听见说你醒过来了,因此来瞧瞧你。真是把咱们都吓坏了。你瞧瞧,好好的人儿,这病了一场都不成样子了。”这就有些夸大其词了,就算云舒病恹恹的,有些消瘦,不过也没有到了叫人觉得可怜的地步,云舒也知道赵夫人的好意,道谢说道,“多谢夫人来看望我。”

    她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赵夫人便拍着她的手背笑着说道,“这有什么。其实你也是见外。既然病了,来不及回去,就应该来对门叫我。你说说,你一个小丫头一个人在这儿,孤单单的,不得有个长辈看着吗?”她带着几分嗔怪,显然觉得云舒十分见外,生病了也没有通知自己。云舒便笑着说道,“下一次病了一定劳烦您来帮我主持大局。”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着下一回必定不敢这么生病了。

    不过想想也觉得不会再这么倒霉了。

    毕竟,想累成这一回这样子也不是很常有的事。

    “这话我倒是满意了些。”赵夫人微微点头,目光扫过云舒屋子里桌上的那些堆得不知多少的匣子,便问道,“这是刚刚那位琥珀姑娘带来的?”

    “都是老太太夫人与世子夫人赏的。”见云舒说了两句便抿嘴笑,翠柳知道云舒这是喉咙不舒服,因此说不出话来了。她心里心疼云舒,又担心云舒这话不多叫赵夫人见怪,因此就算是赵夫人看她的目光慈爱得发麻都顾不得了,硬着头皮说道,“老太太最疼小云了。知道小云病了,本来说想把小云给接回府里亲自看着她养病。只是琥珀姐姐与小云都婉拒了,因此叫小云就在外头养着,什么时候好利索才回去。”

    这做奴婢的,谁不是好一点儿了就赶紧回去服侍主子。

    偏偏云舒却能得主子的恩典,叫她随意。

    所谓好利索了,那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儿。

    如果是不想回去,想在外头自由自在的,只说一句还觉得难受,主子们就还叫养着不必进府里去。

    这真是十分大的恩典了。

    赵夫人自认自己这样一个也使奴唤婢的主子是做不出这样厚道的事。

    更何况还是对云舒这样一个小丫鬟,显然,翠柳口中国公府里的老太太很疼云舒,并不是她们姐妹俩在信口开河。

    就算从前不相信,可是如今瞧瞧那屋子里还有院子里堆得满登登的东西,也不能觉得不可能了。

    “你病了不回去是你懂规矩。”赵夫人见云舒微微点头,便又好奇地问道,“刚刚那位琥珀姑娘也十分得宠吗?都做什么差事?素日里在国公府里只服侍老太太吗?”她十分好奇的样子,只是云舒不大愿意对外人说老太太身边的事。更何况琥珀到底是清白的女儿家,云舒如果说得太多也不好,因此垂头想了想,才谨慎地挑拣着说道,“琥珀姐姐只服侍老太太,老太太身边最受信任的。”

    她其他的一句话都不说了。

    至于赵夫人问的其他的那些瞧着与大家闺秀差不多,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这样的,云舒也不怎么提及。

    她不过是个才进府的小丫鬟,哪里知道琥珀这样大丫鬟的家中的事,因此闭口不言,还对赵夫人露出几分歉意。

    赵夫人见她懵懂着真的不知道,便对云舒说道,“我就是瞧着这位琥珀姑娘实在是个难得的,往外头一站,那全然是个大家的小姐,哪里像是一个丫鬟。你是不知道,前些年对街上有个蒋大人,他的夫人就是侯府里出来的丫鬟,只是如今我瞧着,那蒋夫人的气度还不如这个琥珀。”她其实心里是觉得有些高兴的,因为那蒋大人与她的夫君赵大人乃是同科的进士,只是蒋大人娶了这么一个侯府出来的丫鬟,这些年简直就是平步青云,如今都高升到了叫赵夫人都觉得十分艳羡的地步。

    至于那位蒋夫人,赵夫人自然也觉得命好,而且大概是因为她乃是侯府出来的,平日里也十分自傲,在赵夫人的面前也炫耀过几次。

    正是因为有了那位蒋大人的先例,因此赵夫人才把那些所谓的读书人的气节都给放下了,也想着叫自己的次子娶一个大家出来的丫鬟。

    至少,也能提携次子,甚至日后提携全家啊。

    赵夫人不由又把目光落在了翠柳的身上。

    翠柳僵硬地捧着茶给云舒喝,见云舒嘴角还带着几分笑意,顿时觉得云舒这没良心的是在嘲笑自己,忍不住偷偷拧了云舒一下儿。

    “小云,外头琥珀姑娘叫人放下了许多的东西,咱们再叫两个人过来给送到后院去?”陈白家的一向都知道云舒得宠,不过却没有想到不过是云舒病了这一场,竟然还叫府里给赏了这么多的东西,吃的用的烧的碳火全都卸在了前头的院子里,陈白家的都觉得这东西真的不少了,因此快步进来想跟云舒问问。她本是想要打发人回陈家,再叫家里过来两个人给云舒收拾,赵夫人却急忙在一旁拦着她笑道,“哪里还要你折腾一场,兴师动众的。叫人去对门咱们家,今日我们家的老二老三都没出门,叫他们带人张罗吧。”

    她对陈白家的倒是十分亲近。

    并不是敷衍的那种和气,反而与陈白家的真的是关系不错。

    “那我就不推辞了。”陈白家的见她都这样说,便笑着点头说道。

    见云舒和翠柳都坐在一旁,陈白家的便对赵夫人急忙说道,“咱们还是在侧间儿说话。小云这病是风寒,别过了病气给你。那可真是罪过了。”她拉着赵夫人,赵夫人便笑着说道,“哪里那么虚弱了。不过是略坐坐,还能过了病气去不成?”她并没有被吓得不行对云舒敬而远之,无论是因为什么理由,云舒跟翠柳都得承认,这位赵夫人爽朗厉害,却还算是一个亲切温和的人,倒是正拉扯着,门外陈平的声音传来问道,“娘,我能进来吗?”

    “进来吧。”见是儿子过来了,陈白家的眼睛一亮对云舒说道,“你陈平哥这两天都在府里。今天去了你们烤鸭的铺子,说是二公子过去瞧瞧。”

    打从京城里沈大将军府轰然倒塌,显侯府起来了,唐二公子又是要远走边城,这些日子便开始巡视他托庇才他名下的那些产业。

    只是做给显侯府看的。

    特别是烤鸭铺子,如今红红火火,而且虽然京城里也有好几家的烤鸭铺子,不过味儿都和云舒家的不一样,说不出是什么秘方,不是有些鸭肉发柴,就是少了什么调味的感觉。因此,虽然烤鸭铺子不少,不过云舒的还是生意最好的。那显侯府之前就打算过云舒的烤鸭铺子,不过是被唐二公子给吓唬住了。如今显侯府春风得意了,唐二公子就觉得这种小人得志,唯恐显侯府忘了这烤鸭铺子算是谁家的,因此多露露脸,表示虽然他不在京城,不过这铺子还是他的,叫那些觊觎铺子的都少打算。

    这算是帮了云舒的大忙了,云舒心里十分感激,因此急忙点头说道,“辛苦陈平哥,也辛苦二公子了。”

    “这有什么辛苦的。二公子都说了,你是个有心的人。他都记得呢。”唐二公子之前也没想对云舒的烤鸭铺子过于庇护。

    不过打从陈平拿着云舒给的火锅底料在唐二公子面前转了一圈儿,唐二公子就深深地觉得云舒是个再好不过的小丫鬟。

    有心了。

    有心了啊!

    不是有心的,知道为主子分忧的小丫鬟,怎么知道他正在犯愁去了边城的日子不好过,吃不着那些叫自己喜欢的美事了呢?

    如今云舒都把火锅底料还有配方给了陈平,唐二公子觉得自己能庇护云舒一百年!

    因此,去逛逛烤鸭铺子,给显侯府一个震慑算什么。

    唐二公子觉得这都不算什么。

    更何况去了烤鸭铺子,还能趁热多吃两只烤鸭,还吃不了兜着走,提几只回家孝敬老太太与唐国公夫妻,唐二公子觉得自己走这一趟也没赔本。

    陈平都能猜到唐二公子肚子里的小九九,只是见赵夫人尚在,因此也不好胡乱说话,便只笑着对云舒敷衍了一句。

    云舒茫然得不行。

    她都对唐二公子怎么有心了?

    她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不过唐二公子愿意做个帮忙的人还有什么不好的,她微微点头,不过心里倒是真的记得唐二公子的这份人情了。

    “对了,二公子听说你病了,十分担忧,说你病了怪可怜的。这是他送你的礼物,说叫你好好儿养病,不必操心外头的事儿。”

    陈平突然一拍脑袋,把手里提着的东西给云舒晃了晃。

    香气扑鼻,是热乎乎的一只烤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