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宽仁

    五城兵马司啊。

    云舒不觉有些诧异。

    说起来,这可以算是京城里不错的差事了。

    就算是权贵,能得到五城兵马司的主官的差事,那也算得上是在皇帝的心里分量很足了。

    如今……给了唐国公夫人的娘家兄长。

    那算是唐国公府的姻亲,也算得上是唐国公的势力了。

    云舒诧异了一会儿就对琥珀说道,“这倒是好事。”谁还嫌弃自己位高权重啊。唐国公夫人的娘家,那和唐国公府本家也没有什么区别了。不仅是得到了更显赫的权力的问题,而且五城兵马司可是巡防整个京城的,这说明皇帝对唐国公和唐国公府的姻亲很放心,才会把这样重要的位置给了唐家这头的人。既然得到了显赫的位置,还在皇帝的心里印象不错,云舒想一想都觉得高兴。

    国公府越稳当,她才越能够大树底下好乘凉啊。

    不然跟沈家似的,一夜之间倒了台,下人过得也不好。

    她松了一口气。

    之前还担心唐国公护住了沈家的小辈,皇帝心里多少会不高兴。

    如今见皇帝对唐国公这样的器重,显然在皇帝的心里并没有觉得唐国公不好。

    唐国公好,大家才能好。

    云舒不免露出浅浅的笑容。

    她觉得精神都振奋了一些,对琥珀笑了一下说道,“这真是咱们府里头的大喜事。”她眉眼之间都露出了轻松,一旁的翠柳见她高兴,自己也就跟着高兴,急忙从一旁捧了茶水来给琥珀说道,“姐姐喝茶。”她乖巧地坐在一旁看着琥珀和云舒说话。琥珀微微点头,接过了茶却并没有喝,只是对云舒说道,“听说你病了,郡主还问起你来。说如果你宅子里没有人服侍,那就叫个人辛苦些,多往来国公府与你的宅子,每天来国公府里提滋补的汤水来给你。”

    合乡郡主十分热情。

    可是云舒听了这话,顿时跟翠柳一脸菜色。

    她们都想到了去年中秋的时候,云舒躺在床上装病被合乡郡主用汤汤水水给喂养得惊恐万状的时候。

    一想到那时候合乡郡主的热情喂养,云舒就觉得自己仿佛胃里头都冒酸水儿,急忙和翠柳摇头说道,“不,不用了。宅子里有婆子们呢,郡主的好意我很感激,等回府以后一定去给郡主磕头。只是吃用之物就真的不用了。”那流水一样的燕窝鸡汤等等,叫云舒想想就仿佛灾难一样。她和翠柳的样子真是很有趣,就算琥珀不苟言笑,也微微勾了勾嘴角说道,“我回去和郡主说,说你多谢郡主,只是知道郡主有孕辛苦,不敢麻烦郡主。”

    “多谢姐姐。”云舒急忙说道。

    琥珀这才看着云舒说道,“你安心在家中养病,我不过是来看看你。既然你还好,那我回去告诉老太太,老太太也放心。”她显然是见云舒如今并没有什么要紧的,只需要慢慢地把病给养好就行,因此看着云舒叮嘱说道,“不要太急着回国公府。你还小,来日方长。”云舒还得在老太太跟前服侍很多年呢,不至于现在就急着为了服侍老太太拖累坏了身体,见云舒急忙答应了,她这才站起来说道,“府里世子夫人给你的那些东西我叫人运进来了,放在院子里。有时间你叫人挪到哪儿,我就不管了。”

    “我知道了。多谢姐姐提醒。”云舒见她似乎要走的样子,急忙想要站起来送送她。

    “不必送了。”琥珀压住云舒,对翠柳说道,“老太太说了,你跟小云是好姐妹。她病着,只怕你心里也记挂。你就在这儿陪着她。等她好了,你们小姐妹一同回去。”

    不用回府里头干活儿侍候人有什么不乐意的,翠柳急忙高兴地答应了下来。

    见她们都很高兴,琥珀这才把放在一旁的斗篷重新穿上,打量了一圈儿这屋子里的摆设,见云舒的屋子还真的很素雅干净,她觉得这陈设摆件都很不错,便微微点头,满意地说道,“你这宅子倒是不错。”她一向眼光很高都觉得云舒这宅子不错,那就是真的不错了。云舒心里得意了一下,又想到这不是自己的功劳,还是人家当初宅子的旧主人,那位老翰林有品位,便不好意思地说道,“都是从前老大人与老夫人整理的宅子好。我只是捡了个便宜。”

    “这便宜能落在你手里倒是你的运气。这样的宅子,等闲是买不着的。”琥珀缓缓地说道。

    云舒顿时想到了之前宋如柏给自己买宅子只怕也花了许多的心思在里面。

    她轻轻点头,还是记得宋如柏为自己做的事。

    “听说是三百两?”琥珀转头问道。

    云舒点了点头。

    “便宜了。”琥珀没再说什么,见云舒怔住了似的,便摆手说道,“我走了。”她本来就是过来瞧瞧云舒,顺便把老太太与世子夫人赏的东西拿给云舒。如今都已经没什么话说了,她就准备离开,倒是才打开门,却见门外站着一个生得十分美貌的夫人,因她陌生,琥珀微微一顿便微微颔首,倒是一旁正跟过来的陈白家的见到了琥珀,顿时脸上露出笑容来,不敢怠慢,急忙上前来问道,“怎么是姑娘亲自过来了?莫非是老太太对小云有什么吩咐?”

    “老太太担心小云的病情,因此叫我来瞧瞧,再给小云送些药材还有补品与吃食。”琥珀见是陈白家的,因为陈白现在是唐国公跟前的红人,很得重用,因此也十分客气。

    她眉目淡淡的,不过说话这样和气,已经叫陈白家的受宠若惊。

    如琥珀这样养在老太太跟前的大丫鬟,说起来,无论吃穿用度还有行事体面,都跟外头官宦人家的小姐妹什么两样了。

    因此,陈白家的对琥珀越发亲近,一边便指着身边的美貌妇人对她笑着说道,“夫人,这位是咱们国公府老太太跟前的最倚重的琥珀姑娘,老太太十分疼爱。姑娘,这位是咱们宅子对门儿的赵夫人,与咱们素日里往来都很亲切。”她笑着把赵夫人和琥珀互相介绍了一边,虽然说琥珀素日里跟着老太太见惯了豪门命妇,五品女眷在她的眼里不够看,不过她也不会小人得志看不起人家这些小官儿家的女眷,因此给笑容满面,用惊叹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赵夫人福了福说道,“见过夫人。”

    “哪里能叫姑娘行此大礼。姑娘是老太太身边的人,自然无需这样客气。”

    赵夫人见琥珀生得美貌端庄,行事举止都充满了大家族出身的持重,举手抬足的,看起来简单,可是却带了几分大气,越发在心中震惊。

    她见过国公府里出来的小云和翠柳,本觉得小云那样的品貌行事气度已经是一等一。

    然而今日见了琥珀,赵夫人才觉得这才叫人外有人呢,怪不得云舒跟翠柳虽然是国公府里的丫鬟,却从不敢在外自鸣得意,十分自谦。

    原来那国公府里头还有更好的。

    这琥珀的举止还有气度,如果不知根底的与她面对面,哪儿能感到这是一个丫鬟,这分明是个大家中的小姐。

    因此,赵夫人觉得今日自己真是开了眼界了。

    而且刚刚陈白家的说的话叫赵夫人也听见了,说这是国公府里老太太跟前最得宠疼爱的大丫鬟,这瞧着不卑不亢的气度,连赵夫人都不能在她的面前放肆荒诞说笑。

    因此,见琥珀给自己请安,她急忙扶住了,一双手顺着琥珀的手臂滑落,划过琥珀的手就感觉到这双手细腻柔软,显然是半点苦都没有吃过的。只是就算是在心里赞叹了几分,然而赵夫人还是觉得琥珀样样儿都好,只是瞧着叫人不敢十分亲近,不太亲切,因此虽然觉得琥珀比云舒和翠柳都出色许多,却叫她感受不到热乎气儿,因此不过是夸赞了几句,艳羡这琥珀的气度还有体面,因此也没有别的了。

    她只是想到自己刚刚站在门口儿听琥珀在里头说话,看向陈白家的的目光更加亲近了几分。

    她又是一个朝三暮四的性子,之前看中了翠柳,就觉得翠柳已经是自己最喜欢的孩子,就算是见了琥珀这样极出色的女孩儿,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别的想法。

    倒是她听见琥珀刚刚说府里头什么郡主的,老太太的惦记云舒,还对云舒与翠柳十分宽容,叫她们可以在自己家里好好休息什么的,越发觉得自己的眼光好。

    云舒跟翠柳在府里头得主子的体面,主子们都看重,赵夫人自然是觉得高兴的,也觉得自己眼光好。

    “姑娘这是要回去吗?”见琥珀被赵夫人扶起来,陈白家的便笑着问道。

    琥珀点了点头。

    “那就不耽误姑娘了。姑娘就忙吧。也别担心小云和翠柳。这两个孩子还有咱们照看呢。”赵夫人便笑着对琥珀说道。

    琥珀又对赵夫人道谢,这才带着两个小丫鬟还有两个推着空了的车子的婆子都走了。

    见她走了,赵夫人笑容满面地转身就进了云舒的屋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