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好处

    想到这里,云舒不免担忧起来。

    如果没有大事,琥珀怎么会赶过来找自己呢?

    “老太太听说你病了,吩咐我来瞧瞧你。”

    琥珀走到云舒身边,见她挣扎着要起来的样子,便伸手把她压住说道,“不必这样紧张。并没有其他的事。”不过是大夫人对老太太说云舒病了,听说病得很严重,当时老太太没说什么,只对大夫人说她吩咐得对,是应该叫云舒在家里好好养病什么的,只是等唐国公夫人回去了,老太太一个人跟琥珀背地里说,云舒这病只怕是之前服侍沈公子累着了。因为担心这样说出去叫沈公子与世子夫人不自在,因此老太太忍着没说,却打发琥珀出来瞧瞧云舒的情况。

    没想到正赶上云舒醒过来。

    见云舒一脸病容,看着的确不舒服,琥珀坐在她的床边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还好。”虽然滚烫滚烫的,不过云舒的目光清明,应该还没至于少糊涂的份儿。

    “老太太都知道了?”云舒不由不安地说道,“没想着惊动老太太的。”只是不惊动老太太是不可能的,毕竟如果她过两天不回去,老太太也一定会知道她病了。见琥珀脸色淡淡的,云舒又不好意思地说道,“麻烦姐姐跑这一趟了。”她也没有想到老太太对自己竟然这么上心,竟然还叫琥珀特意出来看望她,一时心里感动得不行,又有些不安地说道,“姐姐回去了就说我没有病得太严重,别叫老太太为我担心。”

    “老太太还叫我把你接回国公府去养着。府里头都是好药,又有人服侍,对你的养病应该更好一些。”琥珀整理了一下云舒的衣裳,扬声叫外头的两个小丫鬟进来。这两个小丫鬟云舒不认识,应该不过是府中其他地方的丫鬟,此刻手里都抱着不少的东西,瞧着许是跑腿儿的,琥珀叫这两个小丫鬟把带来的大包小裹的东西都放在屋子里,叫她们俩出去了,这才对云舒说道,“我就对老太太说,你必定不能答应进来养病的。因此老太太叫我拿了些上好的药材还有滋补之物给你,免得你这儿短缺什么。”

    云舒本来听老太太的意思是要自己回府里养病就想拒绝。

    她不过是个小丫鬟,大过年的病着回府里头岂不是叫人觉得晦气?

    而且府中的下人,不论在主子们跟前多么体面,生病的时候是都不能在主子们面前服侍的。

    不然过了病气给主子可怎么办呢?

    叫云舒回府里老太太跟前养病,云舒还担心会叫老太太也病了呢。

    如今听琥珀说她给拦下来了,云舒顿时松了一口气,对琥珀心里不由生出十分感激说道,“这我就放心了。不然,我真是担心会过了病气给主子。”她对琥珀拦着自己不叫她回去并没有什么埋怨,反而十分感激琥珀。琥珀的嘴角微微勾起,缓缓落下之后才点头说道,“老太太还叫人预备了许多的银丝碳,说你病了,一个原因只怕是累着了。这个是不能提的,不然只怕世子夫人多心,对你也不好。”云舒服侍沈公子一场就累病了,这如果多心一些,会不会叫人觉得云舒这是矫情,或者拿捏人呢?

    会叫人猜忌云舒的话,老太太也不会对外头说,因此老太太的嘴里,云舒就是在自己的宅子里冻病了。

    那些所谓的累着了什么的,或许会有一时的好处,却会叫人装在心里头,越想越不自在。

    老太太打着云舒冻病了的旗号,又因为她是服侍过沈公子十分用心的功臣,因此非常轻松也不落人话柄地就给云舒运过来好大一车的银丝碳。

    这都足够云舒的宅子度过整个冬天了。

    “老太太说叫你不要节省。就算是那些空着的屋子里没有人,也可以拿碳火烧着暖暖屋子,你这宅子才能有热乎气儿。别以为只想着自己这一个屋子里烧着碳火就能暖和。整个宅子都冷冰冰的,光是这一处有热乎气儿也不可能太暖和。”见云舒垂着头,一双手抓着被褥没吭声,琥珀到底见她病恹恹怪可怜的,便摸了摸她的脸和声说道,“还有一些滋补的,给你调养身子的……你这段时间吃苦了,老太太心里都记着呢。后头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吃食补品,我叫人一会儿给你送过来。你只要好好养着,不必急着回府里头。老太太的意思是,别叫你落下病根儿,或者累着了伤了元气。”

    云舒本来很感动,等听到这儿顿时哭笑不得了。

    “姐姐,我又不是千金小姐,之前服侍主子累一些,难道还能伤了元气不成?老太太太紧张我了。”

    琥珀想到老太太小题大做的样子,也觉得有趣,只是她一向严肃惯了,因此只微微抽了抽嘴角,也没有笑出来。

    本来就是。

    做丫鬟的服侍主子就算累着了,可是难道能累到哪里去不成?又不是叫云舒挖煤去了,不过是照料病人几日罢了。

    “这是老太太心疼你。”见云舒急忙答应了,琥珀缓和了脸色对她说道,“老太太说了,你尽管在家里吃用。送来的东西可着新鲜的吃,新鲜的用。别舍不得。等过两天,她再叫府里头给你送新鲜的。你之前的差事那么用心,也没有出半点错漏。而且……”她想到世子夫人在老太太的面前十分感激,说仿佛沈公子说他难受的时候云舒还安慰他了,便和声说道,“而且这些吃的用的都是世子夫人出的大头,就是想要谢你之前对沈公子用心出力。你不必拘谨,吃得越多,用得多多,世子夫人心里头才越高兴。”

    正是这个道理。

    因为世子夫人想要感谢云舒之前对沈公子的照顾服侍特别是宽慰,也只能用这样的办法来表示感谢了。

    云舒如果不要,世子夫人反倒要不自在。

    “那就行。”云舒一开始担心老太太给自己恩典太过会叫府里头有人看着眼红。等知道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世子夫人的,那也算是出师有名,因此就放心了。只是琥珀提到了沈公子和世子夫人,云舒顿时就想到了已经离开京城的八皇子,不由有些担心地问道,“世子夫人和沈公子可还好吗?”八皇子前往北疆,这或许对于世子夫人还有沈公子也是挺大的打击了,毕竟,他们可能以为有成太妃在皇帝面前求情,皇帝会宽恕八皇子,把八皇子放出来既往不咎。

    如今,八皇子却被赶出京城了……

    “八皇子离京,世子夫人神色有些恹恹的,不过沈公子仿佛松了一口气。我听老太太说,沈公子到底聪明,知道八皇子如果在京城,在陛下和皇贵妃的眼皮子底下天天叫人看着不顺眼,只怕皇贵妃没准儿什么时候就想到个坏主意,在陛下的面前说说谗言,八皇子就死定了,太妃娘娘能求陛下饶恕八皇子一次,难道还能求他一直饶恕吗?如今虽然八皇子离开京城,不过也算是远离京城的是是非非,就算皇贵妃想要斩草除根,可是也鞭长莫及。她在北疆可没什么势力,八皇子虽然吃些苦,不过却安稳。”

    琥珀见云舒轻轻点了点头,便说道,“老太太这话只是偷偷跟我说了。在国公爷跟前也没提。如今国公爷是不管沈家的任何事了的。”唐国公到了现在已经完全不管沈家的一切的事了,如今朝中想怎么闹,想怎么给沈大将军鞭尸他都不会去插手,无论是有朝中大臣要求对沈家再次议罪,或者有朝臣想要牵连沈家的同党往来,唐国公都是袖手旁观不再求情,也不在插手的,倒是皇帝如今对这些朝臣们正月十五还没到就忙着在朝中争权夺利十分头疼,越发看重完全不搅和在朝政之中的唐国公。

    这些朝臣们十五都没处就忙着在皇帝的面前各种闹腾,其实也只不过是想趁着沈家倒台多抢一些好处,抢夺一些权力。

    毕竟沈家倒台了,之前与沈家过从甚密的几家也十分有眼色地让出了朝中一些显赫的位置,这些位置空了,当然就需要有人补上去。

    这谁的人上来,谁的人抢不上,自然就是这些朝臣年还没过完就吵闹起来的根由。

    唐国公完全没有对这些位置插手的意思,反而安安分分的,皇帝这段日子见多了那些之前没看出来多么忠君,现在却拼命想着抢好处的朝臣就厌烦起来。

    他想到更多的是唐国公当日宫变不顾一切保护自己的画面。

    因此,想到忠诚自己的唐国公如今没有什么好处,甚至拒绝了他要加封他为太子太保的意思,皇帝觉得不能这样对待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朝臣,给了唐国公一个好处。

    “五城兵马司的主官是沈大将军的旧部。沈大将军犯了事,陛下虽然说既往不咎,不过五城兵马的主官是不敢继续干下去碍眼了,自己告病让了位。陛下把这个位置给了大夫人的娘家兄长兼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