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看望

    毕竟,以前赵夫人还想叫翠柳给自己做儿媳妇。

    而且还和陈白家的走得那么近。

    “你也小心些,别叫赵夫人露出痕迹叫婶子察觉。不然,我担心婶子会心动。”云舒告诫翠柳说道。

    赵夫人如果真的对陈白家的说自己相中了翠柳,那陈白家的还不欣喜若狂啊?

    好歹赵家也是官宦之家呢。

    比碧柳嫁的那个秀才的门第还要高一些。

    陈白家的哪儿能不心动啊。

    如果是换了别人,云舒是不担心的。

    可是陈白家的说实话,有点儿……糊涂。

    想到当初为了把碧柳嫁到王秀才的家里陈白家的又积极又卑躬屈膝的样子,云舒觉得自己生病本来就难受的头更疼了。

    “如今婶子还觉得赵夫人人好,乐意跟她这样的世家仆妇往来,也没想到你身上去。不过我瞧着方家如果对赵夫人这么积极的话,把赵夫人逼急了,顾不上先跟婶子好好相处慢慢儿来,直接了当地跟婶子说相中了你,愿意等几年,等你大了再成亲什么的,你说婶子会不会答应?”见翠柳不敢置信地张大了眼睛,显然被自己的话给吓住了,云舒咳嗽起来,脑子晕晕的,只能摆手对翠柳说道,“你还是祈祷方家和赵家的事儿赶紧有个好结果。不然,只怕赵夫人现在正高兴的时候,在婶子面前露出一丝意思来就不妙了。”

    她刚刚醒过来,好容易说了这些话,顿时受不住了,躺回床上。

    见她躺下了,看起来又不舒服了,翠柳从震惊之中回过神儿来,急忙给云舒拿一旁的帕子擦脸,说道,“都怪我,不跟你说这些叫你烦恼就好了。你还好吧?”她十分紧张云舒,云舒说不出话来,只能摆了摆手,倒是翠柳咬着嘴角坐在一旁发愁了一会儿,见陈白家的端药还没有回来,云舒躺了一会儿脸色好多了,便有些忧郁地问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她十分紧张,显然唯恐被赵夫人拉下水,云舒想了想,叹了一口气。

    “如果赵二哥能跟赵夫人说,看中谁也看不中你,肯定对你没意思就好了。”

    翠柳眼前一亮。

    不过她又有些为难。

    人家赵家的意思都是她们俩猜的,根本没有明说。

    那她跑到赵二哥的面前跟他说什么“你别娶我求你了”,岂不是自作多情?

    “或者,先缓兵之计吧。你先把婶子给劝回去,别叫她跟赵夫人往来得太频繁了。”云舒见翠柳急忙点头,便低声说道,“有时间,你偷偷跟陈叔说说这件事。就算陈叔觉得咱们俩自作多情,可是陈叔是你亲爹,总不会笑话你,觉得你丢脸。陈叔会帮你遮掩,而且如果婶子往后真的被赵夫人说动了心,只要有陈叔在,婶子不敢多说什么,叫你也掉这坑里。”如果说以前也就算了,可是如今陈白才在家里发过火儿,陈白家的只怕也正是怕陈白怕得不得了的时候,就算是对翠柳的婚事有些意图,不过只要陈白不答应,她也不敢做什么叫人误会为难的事。

    这可比叫翠柳告诉陈白家的强多了。

    告诉陈白,陈白还会听翠柳的心声,闺女不乐意的人家陈白会拒绝。

    可如果是陈白家的,只怕听赵家有意,那不会理会翠柳的抗议,只觉得把翠柳嫁到赵家是为女儿好,因此不会理睬翠柳的话。

    一句为了孩子好……其实叫人压力也很大。

    “我知道了。等你病好了,咱们要回国公府的时候我跟爹说一说。”翠柳忙说道。

    云舒便微微点头。

    “对了,爹见你病得这么厉害,大夫说得在床上躺十多天呢,得好好休养,因此已经跟府里报备过了。说你病了不敢回府,大夫人说叫你好好儿养着,就算是正月十五赶不回来也没关系。”因为之前说好了云舒正月十五就回府服侍主子,因此这一回见云舒病了,大夫给看过又说她这一病又是病又是累,只怕短时间不能好利索,因此陈白唯恐云舒耽误了回国公府的时间,就去府里把云舒生病的事给说了。

    唐国公夫人发下话来,说叫云舒在家里好好养着不必担心着急。

    因此,云舒就不必忙着康复回国公府了。

    云舒听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说道,“亏了陈叔想到这件事。不然我都忘了。”她觉得在家里养病这是做舒服的了,此刻见陈白家的端着一碗药小心翼翼地进来,急忙跟翠柳都不说话了,自己还撑着起来对陈白家的道谢说道,“多谢婶子。”她见陈白家的手里的那碗药热气腾腾,黑乎乎的散发着苦苦的味道,脸上露出几分畏惧,然而还是一咬牙,端了这碗药直接往嘴里倒了进去。

    哪怕是直接喝了,并没有感受到药里面的苦味,可是汤药滑过喉咙的时候,还是苦得叫云舒鼻子眼睛都皱在了一块儿。

    “看看,这就是生病要遭的罪了。苦吧?”陈白家的见云舒的脸被苦得皱成一团,不由也笑了起来,从一旁拿了一枚蜜饯塞进了急忙点头的云舒的嘴里说道,“所以以后你也要留心自己的身体,可别再病了。这叫自己受不了,咱们瞧着也心疼。”不过云舒这样痛快地喝药倒是叫陈白家的刮目相看,她一边拿过云舒放在一旁的药碗,一边对她叮嘱说道,“我还叫厨房里炖着鸡汤呢。一会儿你得喝。还有,我今天晚上就回去,只是你和翠柳两个丫头留在宅子里,不许胡闹。不许病还没好就出去折腾。”

    “我知道了。”云舒喝了药,或许是心理作用,觉得自己似乎好受了点,喉咙也不是那么疼了,急忙点头。

    “这是秋梨膏,你拿着吃,对喉咙好。”陈白家的又把一些秋梨膏放在云舒的面前叮嘱说道,“生病的时候别吃太辛辣的东西。你喜欢吃辣的我知道。不过也忍忍,病好了什么吃不得。”虽然云舒并不是一个挑嘴的人,不过看她平时最喜欢研究的新菜就也能看出几分端倪,什么麻辣干锅,什么水煮鱼,如今连那火锅都是辣的了。陈白家的也尝过云舒之前留在陈家的火锅底料,辣得不行,如今想想都觉得担心。

    云舒跟翠柳可不是听话的孩子。

    “您放心吧。小云养病的时候我看着她呢,肯定不叫她吃辛辣的。”陈白家的婆婆妈妈说了这么多,翠柳听得都头疼了,不过见她还有滔滔不绝的样子,她急忙对陈白家的说道,“娘,您别担心了,有我在呢。”她跟云舒又不是小孩子,虽然她娘这是很关心她们,可是翠柳还是觉得太紧张了一些,急忙对陈白家的说道,“而且家里不是还有事吗?其实您不必等到晚上。您先去补个觉,等休息好了,咱们一块儿吃个饭您就可以回去了。”她是心疼陈白家的,想叫她娘先在云舒这儿睡个好觉,把这两天的疲惫都休息好了再回家去。

    “知道了。你也这么婆妈。”见云舒也点头催促陈白家的去睡觉,陈白家的心里一暖。

    到底是女儿贴心,还知道叫她好好儿歇着。

    “那我再吩咐两句的。”陈白家的端着药碗就走,一边说道,“我再去对门赵家说一声儿。说起来,赵夫人知道小云病了也十分担心。如今你好了,于情于理也得叫人知道,叫人安心才对。”她顾不得云舒跟翠柳的阻拦,风风火火地出去,云舒嘴角抽搐着看了捂着额头十分头疼,仿佛也很想病上一病的翠柳,两个小丫头相顾无言,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说云舒从前机灵,可是谁生病的时候也不可能还精力旺盛脑子灵活,她只要想想事儿就头疼,因此也不想了。

    “我得躺躺。”云舒说着就又躺下了。

    “你这没义气的。”见云舒装死,翠柳也往她的床上爬说道,“叫我也躺躺。”

    “你不怕被我过了病气儿啊。”云舒忙说道。

    “我都照顾你好几天了,就算是过了病气也早就过了,还怕这个不成?”见云舒无奈地给自己让出了个位置,翠柳心满意足地跟她躺在一块儿,才彼此大眼瞪小眼儿一会儿,云舒要败给她了的时候,就听见外头传来了婆子的声音说道,“云姑娘,有位姑娘说是国公府来的,说是要见你。”她的声音都到门口了,显然所谓的国公府里的人也已经到了门口了,云舒心里疑惑,不知道这国公府里的姑娘是哪位,只是还是急忙和翠柳都爬起来,她靠在床头,翠柳下了床去开门。

    等翠柳急忙开了门,看见了外头的人,顿时叫了一声。

    “琥珀姐姐。”

    她才叫了一声,琥珀已经脸色淡淡的微微点头,从她的身边走进了屋子。

    云舒没有想到来的人竟然是琥珀,顿时露出几分诧异,急忙撑起了身有些紧张地问道,“琥珀姐姐,你怎么来了?”

    难道是老太太的身边有什么事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