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生病

    因此云舒一时无语。

    因为看她神色还有些病气,也没有说话,瞧着怪可怜的,翠柳忍不住小声说道,“都怨我。如果我陪着你就好了。”她也知道云舒是个倔强的性子,因为觉得平日里在陈家吃吃喝喝也就算了,多年的时候来往亲戚那么多,她一个外姓人在会叫人瞧着不太好,因此独子一个人回了宅子。这宅子空了一冬天,就算是骤然热乎起来,可是云舒这样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怎么受得住空旷了这么久的屋子的阴冷气呢?

    而且这一回,如果不是婆子赶回陈家求助,她都不知道云舒病成这样。

    “你先别说这些,给小云喝点水。”陈白家的见云舒满脸病容,不由十分心疼。

    云舒在她的跟前喊了她“婶子”这么久,对她一向都很孝顺,陈白家的早就把云舒当成自己的亲闺女一样。

    此刻想到云舒孤零零的在这宅子里,她不由心疼了,对云舒试探地问道,“要不咱们还是回去家里吧?”

    她觉得翠柳的建议叫自己不放心。

    翠柳也只是个小丫头片子,她一个人留在这儿照顾云舒,能照顾好吗?

    云舒一边喝水,觉得喉咙舒服多了,听了这话就笑着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都已经开始好转了。”她声音沙哑,喉咙疼得不行,可是到底是能说话了,见陈白家的不认同地看着自己,她急忙说道,“婶子都照顾我这么久了,您也赶紧好好儿歇会儿吧。”大过年的本就忙碌劳累,在这么照顾了她这么久,云舒都觉得十分愧疚。而且陈白家的作为陈家的女眷,往来只怕都是亲戚还有各处的管事的人家,那陪了她这么久,只怕也耽搁了许多事了。

    云舒就想着,既然现在自己已经醒了,那就不要耽误陈白家的事了。

    更何况她一个晚辈,哪儿有叫长辈成日里在自己床前照顾的。

    这也不太好。

    “你啊,就是这么倔强。”见云舒说什么都不肯跟自己回去,而且见翠柳一心想要留在这儿照顾云舒,陈白家的是倔强不过这两个孩子的,想了想也就罢了,起身对云舒叮嘱说道,“那我去给你拿药过来。你好好儿歇着。你陈叔已经又拨了两个丫鬟过来照顾你们,这宅子里的事儿都不用你们操心。”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身风风火火地出去给云舒张罗吃药的药材,云舒见她走了,便靠在床边。

    “你可别再病了。真是……一年到头儿病不上两场,可是怎么每回病得都吓人呢?”早前云舒病的就是她来到古代的那一场,春天里的时候小云病得一塌糊涂,整个人都要没气儿了。那时候翠柳和云舒之间还很陌生,关系也一般,不过也看着躺在大通铺上病得奄奄一息,似乎最后都要断气的小云有点吓着了。等到了云舒重新康复,而且行事越发稳妥,还在老太太的跟前露了脸,每天高高兴兴的没有烦心事,翠柳也就把云舒当初病得要死的样子给忘了。

    如今,她又想到了那个时候。

    “你怎么一生病就这样儿啊。”她叹气说道,“都说病来如山倒,可是你这山倒得也太快了点儿。才一生病,顿时就昏迷过去,把婆子们吓得够呛。”虽然说都说一生病起来会叫人觉得很快虚弱下去,不过云舒这样直接躺倒并且连知觉都没有了的更是少见。此刻翠柳心有余悸,握了握云舒的手皱眉问道,“怎么你的手上淤青那么多?”云舒的手,她之前就见着了,一向白白嫩嫩的小手青青肿肿,触目惊心,而且云舒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疲惫过度的样子。

    “没什么。只是整理整理屋子。”云舒想到自己和宋如柏之间的约定,唯恐节外生枝,便笑着说道。

    她侧过头去咳嗽了几声。

    “你本来就不是干粗活的人,还整理整理……现在好了,累着了,病了,是不是后悔了?”翠柳点了点云舒的额头,见她已经病来如山倒了,如今这轮到了病去如抽丝,整个人都虚弱得不成样子,虽然是在笑,可是眼里头都没有光彩了,脸上瞧着也病恹恹的不好看,因此也舍不得太逼迫云舒,拉着她的被子对她说道,“你病了这两天,这京城里还出了不少事儿呢。对了,你不是担心宋大哥的吗?宋大哥被放出来了,我听我爹说他和八皇子连夜离开了京城,说是去军伍中去了。其实也挺好的。”

    显然,翠柳并不知道宋如柏和八皇子要去的是那样恶劣的地方。

    “宋大哥这么一走,隔壁可就空下来了。”翠柳还在说道。

    云舒觉得这些话对翠柳说没什么问题,便缓缓地说道,“我生病之前还见着了宋大哥家的那继母,把她给吓唬走了。宋大哥才一落魄她就想来抢好处占便宜,这样无耻,我可看不惯。”她把宋家那继母想要强占宋如柏的宅子的事给说了,翠柳气得不得了,拍着云舒的床头说道,“怎么还有这么可恶的人!她已经拿走了宋家的一切,宋大哥是净身出户,如今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拼搏来的,怎么那女人还想抢夺不成?”

    “你都说她无耻了。她怎么还有可能心疼宋大哥。”云舒又喝了两口水,靠在床头轻声说道,“不过她还是更在意自己和她儿子的活命。我跟她说,如果住在这里,叫人知道她跟宋大哥是一家人,往后她们母子的前程也算完了。她一听就跑了。”她笑了笑,见翠柳微微点头,便转动了一下发疼的身体问道,“还有什么事不成?”她十分好奇,翠柳忙摇头说道,“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我和娘来照顾你的时候遇见赵夫人了。她和娘要好,只是娘忙着照顾你,因此她们俩没有时间说话。我想着如果你醒了,只怕赵夫人知道了,还有可能来看望你。”

    云舒微微一愣。

    “大过年的来看病人……赵夫人不怕晦气啊?”

    “她怎么会晦气呢?她最近买了不少的地,我听娘说春风得意的。”翠柳顿了顿,对云舒低声说道,“就是朝廷卖的那些沈家的地。”

    云舒微微点头,并没有觉得赵夫人不应该买沈家的地。

    因为她和沈家算是有些渊源,因此才不愿意趁火打劫,去买沈家的产业。

    可是人家赵家跟沈大将军府又没有什么关系,更何况都是朝廷发卖的田产,有什么不能买卖的。

    装清高什么的,也不需要非要用到这份儿上。

    云舒对赵夫人买了从前属于沈家的一点田产什么的,并没有觉得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那也挺好的。赵夫人的生活还能过得松快点儿。”有了更多的田产,就有更多的收入,赵家的那位赵大人听说俸禄不高,因为在冷衙门里,也没什么油水,因此赵家的生活一直过得紧巴巴的。如果不是日子过得不太宽裕,那方家也不可能不乐意叫方柔嫁给赵二哥,不也是因为觉得嫁过去了只怕会吃苦嘛。如今赵家如果再多买一些田产,不过别的,只说日常的吃食嚼用,都可以从自家的田产上供给,那就会少花不少的银钱了。

    云舒觉得这样挺好的。

    “可不是嘛。而且你不知道,如今赵夫人抖起来了。我和娘在大门口瞧见她的时候,她不仅春风得意,咱们隔壁的方夫人殷勤地跟她说话,她都不搭理方夫人。真是风水沦落转啊,从前方夫人恨不能昭告天下说自家跟赵家没关系,都不叫方家姐姐跟赵家走动。如今……我瞧见方夫人小心翼翼跟赵夫人说话的样儿都觉得心酸。”方夫人如今是要捧着赵夫人了,翠柳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如今宋如柏是没前程了,方夫人只怕又想吃回头草,想和赵家结姻亲之缘。

    只是世上哪儿有那样的好事,说回头就回头了。

    赵夫人本就是个心高气傲的性子,从前叫方家嫌弃成那样,避之不及,如今方家觉得一条路走不通,想重新走她这条路,那她能答应吗?

    因此翠柳想到方夫人的样子,不由对云舒叹了一口气说道,“方夫人也就算了。无论怎样,她这见风转舵,还趋炎附势我都看不上。可是我只可怜方家姐姐。这往后可怎么办啊。”方家想把方柔嫁给宋如柏这件事,方家也没有避讳,这条街上的官宦人家已经差不多都知道了,这么久以来,有些闲话的也不少。如今宋如柏的事儿落空了,那说不好听的话的就更多了,说的那些什么方家偷鸡不成蚀把米什么的,不知多难听。

    想起来,也真是令人唏嘘。

    云舒听着她的话,不由想了想方柔的处境,便摇头说道,“这件事还有的磨呢。方夫人也好,赵夫人也好……只是你可别再被牵连进去了。”

    这是方家和赵家之间的官司,云舒不会多做出评价,也不会搅和在里面。

    不过赵夫人可别把翠柳拉下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