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吓走

    他一边问云舒安好,一边将她隐隐护在手臂后头,免得宋如柏的继母狗急跳墙又伤害到她。

    “没事。”云舒摇头说道。

    怪不得都说赵二哥面冷心热,原来还真是如此。

    她心里放心了,站在赵二哥的身后看着已经骂骂咧咧爬起来的宋如柏的继母。

    她也不想闹得太厉害。

    只不过是给宋如柏继母一个教训,也叫这条街上偷看的各家都知道,这女人是个什么东西。

    此刻见宋如柏的继母已经看起来很狼狈了,云舒也不想说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免得闹得人尽皆知对自己也没什么好处,因此便笑了笑,对眼里带着怨恨,可是却畏惧站在自己面前的赵二哥因此不敢再扑过来的宋如柏的继母和颜悦色地说道,“大娘,你不是说想搬到这宅子里吗?还是快搬进来吧。”她刚刚还再羞辱她,可是一转眼又非常高兴地叫她搬进宅子,宋如柏看着有些迫切的云舒,突然有些警惕起来,回头看了看紧锁的宅子的门,又看了看云舒。

    她觉得这其中有阴谋。

    “你想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希望大娘你能搬进来。虽然你穿戴得不像是良家妇人,可是总也比那种见罪于朝廷的身份上有问题的人强啊。”云舒便叹了一口气,带着几分忧虑地说道,“宋家大哥住在咱们这条街上,叫人心里怪担心的。毕竟他做错了事,虽然陛下宽容体谅,并没有怪罪他。可是这样的人住在这条街上,来来往往如果总是遇见他,对别人也是晦气事儿对不对?更何况如果他住在这里,天天露面,总是提醒人知道,他是个有罪的人。就算陛下宽恕,那也是陛下的仁厚,也不是他自己没有罪过了呀。这宅子真是晦气啊……”她摇了摇头说道,“宋家的前程算是全完了,我就盼着咱们隔壁这宅子能住一个去去晦气的人,因此觉得大娘你和你儿子住过来也不错。”

    她笑着对宋如柏的继母说道。

    她还十分迫切对看着她。

    宋如柏的脸色却突然变了。

    她似乎听懂了云舒的话。

    这明显是这死丫头心存恶毒,想要拉她下水,跟宋如柏一起死啊!

    是啊,宋如柏虽然被放出来了,可是往后一定在朝廷里是个人人眼中有罪的人。她不也是因为这样才想抢走宋如柏的一切的吗?可是如果住到宋如柏的宅子里,那在京城的人眼里,她们母子岂不是成了宋如柏的一家人?那宋如柏不被朝廷待见,她们母子只怕也是一样的下场,甚至有可能被宋如柏牵连。这可怎么行!不仅是她,她儿子以后还要前程呢!怎么可以被宋如柏拖累!

    “大娘,你是他继母,一定能住过来!正好儿,有你在,能压住宋家大哥,叫他日后安分守己。我们这些街坊也就都放心了。”云舒顿了顿,急忙对跟前转头,用复杂目光看着自己的赵二哥说道,“赵二哥,你还等什么呢?我瞧着大娘一个人过来,想必搬家都是问题。不如咱们多叫几家街坊邻居的,都出些下人,今日就帮大娘母子搬过来。叫宋家那大哥懂事一点。怎么可以不孝敬自己的继母呢?”

    她越发催着赵二哥去叫人来。

    然而宋如柏的继母已经脸色变了。

    她看着十分急迫的云舒,想了想,顿时发现,这丫头要害死自己。

    甚至迫不及待了。

    “你,你这丫头好狠毒的心啊!你是想害死我啊!”她一想到如果自己搬进来,正如刚刚云舒所说,宋如柏就跟她们母子捆到一起去了,顿时不寒而栗。此刻她心里慌乱起来,一想到之前自己竟然还想要占住宋如柏的宅子,如今想来这是一件多么没有脑子的事,一时慌张,顿时退后了一步,在云舒有些疑惑的目光里色厉内荏地说道,“我跟宋如柏什么关系都没有!这小畜生死了爹,还对我不孝顺,他就是个小畜生!我,我不跟小畜生一块儿住!”

    “他是小畜生,那大娘你更得跟他住在一块儿,免得他以后不孝顺你。”云舒急忙说道。

    “呸!他现在一身晦气,谁跟他住在一块儿!”宋如柏的继母见云舒还想追着自己,看着这歹毒的丫头骂道,“你这个死丫头是见不到我日子过得好吗?而且谁说要跟宋如柏住在一起了?!你自己不乐意跟他住在一条街上,还想拉别人下水,你还歹毒啊!”她色厉内荏地叫了两声,唯恐云舒还要叫嚷,却见云舒的目光正频频看向宋家的大门,一副想要把宋如柏给喊出来的样子,顿时打了一个寒颤,顾不得继续骂骂咧咧,带着下人赶紧跑了。

    她跑得飞快,一转眼就消失在了街上。

    见她跑了,还一副头也不回的样子,显然吓到了,云舒这才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对沉默地看着自己的赵二哥压低了声音说道,“赵二哥,多谢你还愿意出来看看。”宋如柏这样晦气的身份,就算是有人在大门外叫嚷,为了那所谓的明哲保身也不会愿意有人出来帮助宋如柏的。可是赵二哥在宋如柏落魄之后还愿意出门来想给他说句公道话,这样的热心肠也叫云舒十分感动,便谢了赵二哥一句。

    “没什么。他也是我的朋友。我也很担心他。他走的时候……”

    “你知道他走了?”云舒诧异地问道。

    她以为宋如柏悄无声息地走了,一开始不会有人知道。

    赵二哥点了点头,想到云舒刚才把宋如柏的继母挤兑走的那一系列的话,目光不由温和了许多,见云舒只披着一件斗篷露出苍白疲倦的脸,他微微抬手想给她整理一下露出了脸的斗篷。只是手抬到半路,他又觉得自己这举动有些不合适,便放下来,脸色平淡地说道,“我今早送了送他。你不要担心被他连累。朝廷里那么多的事,陛下心里还轮不着他这么一个小侍卫的事。”宋如柏只不过是八皇子身边一个小侍卫罢了,能有多大的罪过。那些担心还有紧张唯恐被宋如柏牵连什么的,都是自己吓唬自己罢了。

    赵二哥并没有放在心上。

    毕竟朝廷里,皇帝更想收拾的是那些沈家的党羽,那些手里有权势的大臣。

    宋如柏这种小虾米,人家也没有放在眼里。

    只不过有些人胆小,因此对宋如柏敬而远之罢了。

    云舒听了这话,不由露出了几分笑容。

    “宋大哥能有你送送他也好。”有真正关心宋如柏的朋友们,云舒觉得很为宋如柏感到高兴,因此此刻看了看悄无声息的街道对赵二哥说道,“我想他继母不敢再过来了。这样也好。省心。不然如果宋大哥的心血被这种女人霸占,真是叫人生气。”她又郑重地谢了赵二哥刚才救了自己一次,不然以宋如柏继母那样气势汹汹的样子,云舒就算不吃亏,哪怕被抓两下也受不了啊。

    “没什么。应该做的。还有,阿柏不在,日后如果你家里有什么要紧事就来找我。”赵二哥得了宋如柏对自己的请求,见云舒犹豫着答应了一声,便继续说道,“还有他的宅子……他只怕很多年都不回来。那宅子也不可能会住人,难免荒凉。你住在隔壁如果觉得害怕,就多带些人住过来。”宋如柏就算是被放逐出了京城,可是这宅子是宋如柏的还依旧是宋如柏的,不可能卖给别人,那这宅子就要空许多年。

    云舒一个小姑娘住着,隔壁没有半分人气,还空旷,只怕是害怕的。

    “我知道了。”云舒急忙说道。

    “我会时常四处逡巡,多照看这条街上的安稳还有往来的人。”赵二哥犹豫了片刻对云舒说道,“你不要担心隔壁的宅子会有贼人隐藏,对你不利。”他觉得这些小丫头只怕都会在心里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因此多看顾开解几分也是好的。对于他这份善意,云舒急忙笑着道谢,见赵二哥身上穿得不多,急忙说道,“既然这件事已经没什么了,那赵二哥你还是快点回去吧。”她也觉得累了,因此想要回家好好儿歇歇。

    说起来如果不是宋如柏的继母闹了这一出,云舒都准备吃了早饭就好好儿睡一觉了。

    更何况天寒地冻的,她何必顶着冷风和赵二哥在大雪地里话家常呢?

    “也好。那你回去吧。”赵二哥和云舒这样的小丫头没有太多话说,微微点头转身回去自己的家里。

    云舒也转身,见家里的婆子紧张地出来,便笑着叫婆子小心翼翼地扶着免得滑到,回了自家的宅子。

    她的宅子轻轻地被婆子合上了门。

    然而却不知道,几乎是与此同时,隔壁方家的宅子的大门也从开了一条细细的门缝的状态,重新无声地合在了一起。

    方夫人站在门口,看着已经被自己合上的宅子的大门,想到雪地里赵二哥与云舒四目相对的画面,心里冰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