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强占

    她揉了揉眼角,把手里的汤池放下,站了起来。

    “出去瞧瞧去。”她轻声说道。

    婆子欲言又止。

    “怎么了?”面对赵家给了自己的婆子,云舒一向都很和气。

    那婆子欲言又止半晌,之后迟疑地对云舒劝道,“云姑娘,按理说,奴婢们没有在姑娘跟前乱说话的份儿。只是姑娘一向都对奴婢们极好,因此……”云舒并不是一个刻薄人,相反,还很大方,无论是从前大咧咧地教她们怎么做饭菜,还是她们几个婆子每一次来陪云舒和翠柳的时候,云舒叫她们做的那些好吃的,只要有云舒的,就一定有她们的,并不小气,因此婆子们都很喜欢云舒。

    这一次知道陈白把她们给了云舒,她们都很高兴,也希望日后好好侍奉云舒。

    因此,此刻她们就想提醒一下云舒。

    “宋侍卫说起来,当年也是奴婢们瞧着长大的。他的确可怜,过得艰难。”宋如柏当初跟陈家是邻居,这些婆子当然也知道宋如柏的继母不是人,很欺凌宋如柏,只是再同情宋如柏,她们自己也是要过日子的。因此见云舒果然停下了听着,这婆子便为难地说道,“可是如今宋侍卫都这个样子了,姑娘,如果你为他出头,如果被外头的人知道,只怕会有人迁怒到姑娘的身上。”她们担心云舒一会儿去为宋如柏说话,再叫那些本就想抓住宋如柏罪名的朝廷里的人进而把云舒也给算到跟宋如柏一伙儿的里去。

    如果是那样,云舒只怕也好不了。

    “姑娘,这是宋家的家事,叫宋侍卫自己处理吧。”

    这婆子显然也不知道宋如柏已经离开了。

    云舒听着一愣,不由目光温柔起来。

    她觉得这婆子能在这个时候有勇气劝说自己,是很关心自己的事。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因祸上身的。”她并不是那种路见不平的人,更何况对付宋如柏的继母这种货色,自己太刚烈了反而会引起别人的反弹,因此她笑着拍了拍婆子的手柔和地说道,“我知道怎么做。”她的笑容柔和,并没有婆子刚刚僭越的恼火,甚至还很感动,这样的情绪此刻表露在脸上,婆子也不由高兴了起来,急忙张罗着说道,“是奴婢糊涂了。云姑娘怎么可能想不到这些事。”

    这可是国公府里出来的姑娘,还能想不通这些?

    面对这婆子对自己的那份信任,云舒不由苦笑。

    如果她真的那么聪明,就应该完全不搭理宋如柏。

    只是她不愿意多说这些,也没有精神。虽然说吃了些早饭叫身上舒服了一些,然而她其实还是精神不济。此刻勉强披了一件厚厚的斗篷出了门,她才出了大门就听见不远处宋如柏的宅子前头,一个穿得花红柳绿的美貌妇人正在嚣张地大声叫门,因为大门紧锁,她一边叫人用力地拍门,一边大声叫道,“宋如柏,你别给老娘装死!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回来了不成?不养老娘,不理你弟弟,你这个小畜生还不给我滚出来!”

    她嘴里乱七八糟地叫骂,骂得污言秽语难听极了。

    此刻才刚刚早上,四周还很安静,这样尖利的叫骂声传得很远。

    云舒站在自家门口,拢着身上的斗篷,沉默地看着那嚣张的妇人。

    才多久不见,这女人又是一身儿的花红柳绿,打扮得十分妖娆。

    瞧着不像是个寡妇,看起来也十分泼辣尖酸。

    她垂了垂眼睛,正想着要怎么叫这女人日后都不敢来打搅这条街上大家的生活,也不敢再惦记宋如柏的宅子的时候,就听见安静的街上突然传来吱呀一声,之后,是对门的赵家的门开了,走出来一个英俊逼人的年轻人来。他站在赵家的门口,脸色十分难看,一双眼睛看着那个正在宋如柏宅子前头跳脚蹦高的妇人,之后就关了自家门抬脚走向那妇人。见那正是赵家的赵二哥,云舒顿时心里紧张起来,唯恐赵二哥跟宋如柏的继母发生什么冲突。

    不仅是赵二哥这样的男子不是那种嘴里乱七八糟的女人的对手。

    而是如果赵二哥为了维护宋如柏跟那女人闹起来,只怕还会叫赵二哥不好过。

    云舒急忙也抬脚跟上去。

    “你……”赵二哥才张嘴,云舒急忙在后面叫了一声,“赵二哥!”她快步走到了赵二哥的面前,见他愣了一下看了自己一眼,急忙问道,“你也是早上被扰人清梦出来看是谁家在这里放肆叫嚷的吗?”她飞快地说了这个,不叫赵二哥为宋如柏说话,这才对那正斜着眼睛一副怀疑目光看着自己的宋家继母皱眉说道,“大清早的,你叫嚷什么!这条街上的都是有规矩的人家,轮得着你竟敢在这里惊扰大家的歇息吗?!”

    她只指责宋家继母乱闹了大家,并不指责宋家继母想要无耻抢占宋如柏家的宅子。

    “是你。”宋家继母突然看着云舒说道。

    云舒微微挑眉,看着她问道,“你认识我?”

    这丫头上一次差点把她给挤兑死,就算是化成灰她也认得她!更何况她还出现在这里,宋家继母今日本就盛气凌人,夹带着所谓的孝道还有宋如柏现在已经完蛋了,他如果不听自己的,她有能耐把宋如柏给告到衙门里去,告他一个不孝之罪,想必如今正想拿捏沈家旧日余孽的朝廷很愿意把宋如柏直接给砍了。因为想到了这些,宋如柏这继母便越发硬气了起来,上下看着云舒声音尖锐地问道,“怎么,你又想和那小畜生沆瀣一气不成?!”

    “大娘,你说的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你的声音就是太大了。就想是想要住到宅子里,也小点声行吗?”云舒却格外温和。

    她的称呼顿时叫宋如柏的继母脸色一沉。

    “你管谁叫大娘?!”她正是风韵犹存的时候,叫她大娘算怎么回事儿?

    只是云舒的下一句话却叫宋如柏的继母顿时眼睛一亮。

    “你刚才说什么?宋如柏也同意叫我搬进去了吗?”眼前这小丫头从前个宋如柏走得很近,似乎还很熟悉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不过想来既然她能说出这种话,想必是宋如柏也知道怕了。宋如柏的继母顿时心里冷笑了两声,看着一脸笑容,脸比雪还白皙美丽的云舒不屑地问道,“这么说,那小畜生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哼!当初还想甩掉我,敢不孝敬我,不给我养老,还敢怠慢他的弟弟!如今他可知道厉害了?不孝不友爱兄弟,就是个不得好死的命!”

    她恶狠狠地唾了一口。

    云舒脸色微微一变。

    她看着这个无耻的女人。

    把宋如柏家里祸害成那个样子,现在竟然还不放过宋如柏吗?

    不过她也只是沉着脸看了这女人片刻,慢条斯理地说道,“大娘,您想住到宋家的宅子里,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就算是你在宋家大伯父入土还没一年就花红柳绿,在我之前提醒你以后还忍不住穿得如此妖娆引人欣赏,叫你如今得许多男子瞩目,还打扮得这么好看,非要和血气方刚的继子住在一块儿也是人之常情。”她的声音不高,不过此刻想必这条街上因为被惊扰起来的人家都躲在门后听着呢,因此云舒脸上的笑容更加温和了起来说道,“毕竟,你是继母。想和宋大哥住在一块儿这是情有可原啊。”

    她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个女人。

    宋如柏的爹才死了不到一年,可是这个女人身上穿戴得就这样华美,脸上还涂脂抹粉的十分妩媚,瞧着就不像是个正派人。

    也对。

    正派人也干不出逼死正房,薄待继子的恶心事。

    因此,就算云舒的声音不大,可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此刻宋如柏的继母一身妖娆,在所有人的眼中,云舒也没冤枉了她。

    她本来就像是个不守妇道的寡妇。

    因此云舒这话,虽然没有为宋如柏开口,可是却仿佛鞭子一样狠狠地抽打在了这女人的脸上,叫她的颜面扫地。

    “你说什么?!”宋如柏的继母并不是个什么都听不出来的傻瓜,听到云舒这样说,一愣之后顿时勃然大怒,看着这个竟敢羞辱自己的死丫头,她气得脑海之中所有的理智都没有了,顿时脸色扭曲扑上来叫道,“下作的小娼妇,你敢骂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她气急败坏,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一个小丫头的身上栽倒了两次,之前那一次就在街坊的面前丢尽了脸,现在,她竟然还敢羞辱自己。

    她来势汹汹,云舒顿时吓得退后了一步,正想着叫自家的婆子快过来护着自己,却见一旁正沉默不语的赵二哥上前一步,猛地将宋如柏继母张牙舞爪的手抓住,用力地丢了出去。

    宋如柏的继母踉跄两下,顿时摔进了雪地里去,骇然看着突然动手的赵二哥。

    “没事吧?”赵二哥看都没看她一眼,转头对云舒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